第三十一回【天竺收玉兔】

唐僧师徒过了玉华州,继续西行。只见沿途两旁都是巨大的椰子树和芭蕉树,宽阔的树叶和中原的大不相同。到处春光明媚,野花遍地,鸟语花香,一派热带风情。
 
师徒四人一边走路,一边欣赏风光,不知不觉来到一所寺院。只见那寺院金碧辉煌,又与中原的宝塔不尽相同:圆圆的塔尖,尖尖的屋顶,石刻的大佛……
 
四人抬头看见大门上一块匾额,上面写着“布金禅寺”四个大字。唐僧默念道:“布金寺……布金寺,莫不是到了舍卫国界了。”说着,迈步往里走。八戒说:“我跟师父这么些年,也没见师父认识过道,怎么今天认识路了?”
 
唐僧笑道:“徒弟们,不是我认识路,而是为师在经文上读到过一个故事,提到过这里。”悟空说:“师父,那你就讲讲吧。”八戒、沙僧也说:“是啊,讲讲吧。”
 
唐僧说:“好吧。书上说,这里本是舍卫国王子的花园。有一位给孤长老,想请我佛如来到这里讲经说法,就想把这里买下来。可是王子却说:‘这花园不卖,非要卖时,须用黄金布满地面!’”
 
悟空三人听了,大吃一惊。悟空问:“用黄金布满地面,那要花去多少金子?”八戒说:“谁舍得呀?”唐僧微笑道:“给孤长老舍得。他用黄金布满地面,盖了这布金寺,才请得我佛如来到这里讲经说法。”
 
八戒听了,满脸堆笑说:“造化,造化!总算没有跟师父白来西天一场。”说着弯下腰去,伸手就往地上摸。沙僧问:“二师兄,你干什么?”八戒说:“我摸两块金砖,回去送人!”悟空听了,笑道:“你这呆子!师父讲故事呢,你还当真?”
 
师徒四人说说笑笑,来到寺院长老的禅房外。寺院长老把他们请进禅房,坐下看茶。长老手持一串佛珠,举手行礼问:“几位师父从哪儿来呀?”唐僧还礼说:“贫僧唐三藏,从东土大唐而来,到西天拜佛求经的。”
 
长老听了,吃了一惊,说:“大唐高僧不远万里来到这里,一路辛苦了!”唐僧问:“请问这里离大雷音寺还有多远?”长老笑道:“不远了,不远了!这里已经是天竺国境内,离灵山不到一千里了。”唐僧大喜,双手合十说:“阿弥陀佛,善哉,善哉!”悟空三人也笑。
 
不一会儿,长老安排唐僧师徒用饭。唐僧一看没有筷子,就问:“请问这里用什么餐具?”长老说:“不用餐具,洗净了手就可以吃了。”说着,用手抓起一小撮米饭,放进嘴里。悟空笑道:“师父,只好入乡随俗了。”唐僧说:“也只好如此。”大家便都用手抓着吃。
 
八戒笑道:“也好,这样更省事!”说着,用手抓起一大把饭粒,放进嘴里,嘴边还沾了一些。唐僧冲他说:“八戒,斯文一点。”八戒边吃边说:“斯文?斯文当不了饭吃!”长老笑了笑。唐僧摇头说:“让长老见笑了!”长老说:“高僧言重了。”
 
当晚,师徒四人就住在布金寺里。
 
第二天,长老请他们在寺里游览。经过一间小屋时,忽然听见里面传出女子呜呜的哭声。唐僧问:“长老,这是……”长老叹了口气说:“唉,说起这个女子,实在可怜!三年前,忽然刮来一阵怪风,将她吹到寺里。她自称是国王的女儿。我看她疯疯癫癫,就把她关在这里。”
 
“哦?”悟空趴在门上从门缝往里一看,只见一个女子披头散发,蓬头垢面,样子有些怕人。悟空说:“师父,咱们先把她寄养在这里,等进城倒换关文时,替她打听一户好人家,如何?”唐僧说:“如此甚好!”
 
唐僧师徒辞别了布金寺,牵着马进城来。只见城墙高大雄伟,行人来来往往,川流不息,十分繁华。进了城,街市两边做买卖的吆喝声此起彼伏,街道上的行人熙熙攘攘、摩肩接踵,热闹非常。
 
师徒四人正在看热闹,忽见前面的人群一阵骚动,纷纷往两边散开。只听有人高喊:“公主来了,公主来了!”唐僧抬眼望去,只见迎面走来一支队伍,披红挂彩,吹吹打打。一个衣着华丽的女子头戴纱巾,身披纱丽,耳戴金环,鼻穿金链,端坐在一头大象上。
 
围观的人们纷纷议论道:“公主好美呀!”八戒笑道:“师父,这天竺国的公主打扮如此奇特,却也十分艳丽!”唐僧双手合十说:“阿弥陀佛!出家人空即是色,色即是空。”
 
八戒见公主身披红纱,手里握了一只绣球,笑道:“师父,原来这里的风俗跟咱们国家一样,公主是在抛绣球选驸马呢!”唐僧没有答话。
 
那公主骑在大象上,忽然看见唐僧站在人群里,仪表出众,便点头微笑,把绣球向他一抛。那绣球不偏不倚,正好砸在唐僧的头上。当即有一伙官差,过来向他弯腰行礼说:“贵人,请吧!”唐僧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,就被他们连拉带拽,拖进队伍里带走了。
 
唐僧急得回头高喊:“悟空,悟空!”悟空被挤在人群里,也跳起来高喊:“师父,你先随他们进宫去,俺老孙随后来救你!”
 
一行人簇拥着公主和唐僧回到皇宫,公主先一个人上殿。国王见了她,微笑道:“女儿呀,今天是你成年选驸马的大喜日子,你给父王选回来一个什么样的好女婿呀?”公主双手合十,蹲下行礼说:“父王,是一个和尚!”
 
国王把脸一沉,说:“和尚?女儿,你怎么能找一个出家人做驸马?”公主撒娇地说:“人家可是大唐的高僧啊!”国王还是不答应,说:“我堂堂的一国之君,怎么能找个和尚做女婿?”公主急得哭起来,拉住他的手摇晃说:“父王……”
 
国王没办法,只得说:“好好好,就依你!”公主这才破涕为笑,把脸靠在国王的肩膀上说:“多谢父王!”国王用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,说:“来人,宣大唐和尚进殿!”内侍官连忙高声喊:“国王有旨,宣大唐高僧进殿!”
 
唐僧整整衣冠,迈步走上金殿。他见了国王,抬手行礼说:“贫僧唐三藏,参见陛下!”国王见他仪表不凡,风度翩翩,也点头微笑,偏过头来对坐在身边的公主说:“我儿眼光不错!”公主娇羞地低下头,小声说:“父王……”
 
国王哈哈大笑,说:“大唐高僧请坐!”唐僧道:“谢陛下!”便坐在了一边。国王笑道:“圣僧,你万里迢迢来到这里,偏偏赶上我的王儿招女婿;我这城里有数万人,可绣球偏偏砸中了你!你说,这不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吗?”
 
唐僧赶紧摇手说:“不,不。贫僧是到西天取经,路过此地,偶然被公主的绣球砸中。还请陛下为我倒换通关文牒,放我西去取经!”国王听了,把脸往下一沉,说:“放肆!你当我王儿是什么人,容你这般羞辱?我以一国之富招你为驸马,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!再要啰唆,便拉出去砍了!”“啊!”唐僧吓得张口结舌。
 
“父王……”公主忙拉住国王的手,使劲摇晃。国王笑着拍拍她的手,悄声说:“放心,父王只是吓吓他。我怎么舍得我的宝贝女儿还没成亲,就变成寡妇呢?”公主这才换了一副笑脸,喜滋滋地望着唐僧。
 
唐僧心想:先保住性命要紧!就岔开话题说:“陛下,贫僧还有三个徒弟,正在殿外候旨。”国王说:“在外面干什么?快让他们进来!”唐僧说:“陛下,我那三个徒弟相貌丑陋,我怕惊吓了贵人!”国王说:“无妨!叫他们进来!”
 
内侍官传令下去,悟空便一蹦一跳地进来,后面跟着八戒和沙僧。国王一见他们,大吃一惊,差点从宝座上摔下来,连忙定了定神,说:“吓煞寡人了。”
 
悟空火眼金睛,见那公主头上有一股妖气,再一看容貌,竟与布金寺里关着的疯女人一模一样,便已经猜出个十之八九。那公主见了悟空,也心里发虚,不敢正视他。
 
国王对唐僧笑道:“圣僧,婚期定在三日后,请先到馆驿歇息!”唐僧还要推辞,国王挥挥手说:“去吧,去吧。”悟空便过去拉着唐僧说:“师父,走吧。”唐僧只好跟着他们下了大殿。
 
国王退朝后,问公主道:“女儿啊,那大唐高僧的相貌如此英俊,怎么他的几个徒弟却这般凶恶?”公主乘机又拉住他的手说:“父王,孩儿见了他们也害怕。既然如此,不如赶快替他们倒换关文,让他们西去呀。”国王知道她的心意,笑道:“好,好,好!”
 
侍从领唐僧师徒进了馆驿,是一座圆拱形的房屋,里面雕梁画栋,香炉里冒出淡淡的檀香。侍从端上茶点,都是异国风味。八戒一屁股坐在绣墩上,大吃大喝起来。唐僧却没心思吃喝,急道:“悟空,那公主三天后要跟我成亲,如何是好?”
 
悟空还没答话,八戒就抢着说:“要我老猪说,这是好事啊!有什么不乐意的?”悟空斥道:“八戒,休要胡说!”八戒嘟囔着说:“要是我老猪,高兴还来不及呢!”唐僧道:“悟空,给他二十棍!”悟空道:“是!”于是掏出金箍棒,把八戒按在桌上就打。
 
八戒连声说:“别打,别打。驸马爷饶命啊!”唐僧正在烦恼,听他取笑,就朝悟空摆了摆手。沙僧说:“就你这模样,公主连夜逃婚还来不及!”八戒说:“我这模样怎么了?除了师父,咱们几个,谁也别笑话谁!”悟空和悟净都捂着嘴偷笑。
 
唐僧被他们吵得心烦意乱,说:“悟空,你们别闹了!快帮为师想想办法。”悟空笑道:“师父,依我说,你就先答应跟公主在这里成亲。等倒换了通关文牒,俺老孙再想办法帮你离开。”
 
正在这时,内侍官进来通报:“国王有旨:请大唐高僧即刻上殿,倒换通关文牒!”
 
唐僧一听大喜,立刻带着徒弟上殿。唐僧恭恭敬敬地递上文牒,国王命人取出玉玺,盖上宝印。唐僧欢欢喜喜地伸手去接,不料国王却收回文牒说:“驸马,三天后你就要跟我女儿成亲了。取经的事,就交给你几个徒弟去做吧!”唐僧缩回手,说:“这……”
 
国王一摆手说:“驸马,请坐!”唐僧只好在国王身边坐下。国王拍了拍手,内侍官便端上来一盘金银。国王对悟空三人笑道:“几位长老,这是孤王送给你们的一点盘缠,请笑纳!”八戒见了金灿灿的黄金和白花花的银子,笑得两眼眯成了一条缝,抓起金银就往袍袖里装。
 
唐僧拦住他道:“八戒!”八戒笑道:“师父,你都留下当驸马了,我们总得留几个盘缠啊!”唐僧真是有苦难言。悟空上前接过通关文牒,笑道:“多谢陛下!我们这就告辞。”唐僧急忙站起身来,叫他道:“悟空,悟空!”
 
唐僧走到悟空面前,轻声问:“悟空,你们真要撇下为师不管吗?”悟空小声答道:“师父放心,你还信不过俺老孙吗?”唐僧这才松开手,放他们三人走了。
 
见唐僧依依不舍地追出去,国王叫道:“驸马,驸马!”唐僧只好又赶紧回去。国王笑道:“驸马,我已经为你和公主在御花园里准备了盛大的歌舞晚宴。来人,快带驸马去更衣!”“是!”内侍官便不由分说地把唐僧请出去了。
 
悟空三人来到殿外,沙僧问:“大师兄,我们真要留下师父在这里成亲呀?”悟空笑道:“自然不是!两位师弟,我看那公主头上有妖气,定是个假的!”八戒和沙僧惊问:“假的?猴哥,那你怎么不当场打死她?”
 
悟空笑道:“一来是怕伤到师父,这二来嘛,那国王也未必肯信!”八戒问:“那怎么办?”悟空说:“你们还记得布金寺里的疯女人吗?”沙僧说:“记得,怎么了?”悟空说:“她和这假公主长得一模一样,很是奇怪,回去一问便知!”
 
八戒说:“猴哥,那你可得快点!”悟空说:“知道了,你们在这儿等着。”说完,就化作一道金光向布金寺飞去。
 
悟空到了布金寺,向长老说明了情况。长老立刻打开房门,放悟空进去。那女子见了悟空,吓得缩成一团。悟空蹲下身,说:“姑娘,你有什么委屈,可以跟我说。”见那女子一脸狐疑地看着悟空,长老在一旁劝道:“这位是大唐派往西天取经的高僧,你放心讲吧。”
 
那女子听了,激动地抓住悟空的袖子,又摇头叹气说:“没用的,我跟你们都说过,可是你们都把我当成疯子,没人相信我的话!”悟空道:“我信!我问你,你是不是国王的女儿?”那女子听了,两眼放光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 
悟空笑道:“我们去拜见国王时,见到他的公主,长得跟你一模一样。”那女子一听,捂住脸痛哭起来。悟空忙劝道:“你先别哭,告诉我是怎么回事!”
 

 
女子抽噎着说:“三年前,我正在花园里赏月,忽然刮来一阵狂风,把我卷到天上。等我醒来时,已经在千里之外了。我只好沿路乞讨,好不容易回到天竺国。我找到皇宫,可是守门的卫兵看我的衣服破烂,就把我赶了出来,还说:‘哪里来的叫花子,竟敢来冒充公主?我们已经有一位公主了!’于是,我只好流落到这布金寺,找一口饭菜吃。”
 
悟空听她说得可怜,道:“这么说来,你才是真正的公主?”那女子点点头。悟空问:“那你敢不敢跟我回去,找那假公主对质?”真公主咬牙说:“敢!我要当面戳穿她!”悟空说:“好!”转头对布金寺长老说,“长老,我这就带她回去。”布
 
金寺长老也深感愧疚,连声说好。悟空就背起真公主,腾空而起,往皇宫飞去。
 
到了皇宫上空,悟空落下云头,问沙僧道:“师父和八戒呢?”沙僧说:“大师兄,你可回来了!师父被他们带到御花园参加宴会去了,二师兄也跟着去了,好保护师父。”悟空说:“好,咱们找他们去!”说着又背起公主,让沙僧带路,往御花园赶去。
 
他们来到御花园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悟空躲在一棵大芭蕉树后面观察动静,只见草地上已经点起篝火,一群青年男女穿着五彩缤纷的衣服,正在围着火堆载歌载舞,十分欢快。悟空定睛一看,见师父换上了一身白袍,头戴一顶插着羽毛的帽子,被围在场中。假公主正拉着他跳舞。
 
忽然,礼仪官喊道:“吉时已到,送新人进入洞房!”那假公主便羞羞答答地拉着唐僧走。唐僧苦着脸连连摇手说:“不,不。”
 
正在这时,悟空从树后跳出来,大声喝道:“住手!这样拉拉扯扯,成何体统?”假公主吓得急忙松开了手,躲进国王怀里。悟空掏出金箍棒,拦在师父面前,说:“大胆妖精,你看这是谁?”说着,往旁边一指。
 
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,只见从树后面又走出一个人来,长得竟然跟公主一模一样。大家都愣住了,连国王也分不出真假。假公主急道:“这和尚不知从哪儿找来一个乞丐,快把他们抓起来!”
 
真公主慢慢走过来,对国王说:“父王,您还记得女儿脖子上的胎记吗?”说着,她撩起长发。国王借着火光一看,真公主的脖颈上果然有一块红印,再看假公主的脖颈上却没有。国王一把推开假公主,抱住真公主大哭道:“女儿啊,这么多年,让你受苦了!”
 
假公主见事情败露,只好现出本相,从身后取出一支玉杵,咬牙切齿地向悟空打来。悟空“嘿嘿”冷笑一声,躲过玉杵,举
起金箍棒,一棒打在假公主的手腕上。假公主拿不住玉杵,将它丢在地上,化作一道白光,飞走了。悟空在后面追赶,只见白光钻进一座山里,不见了。
 
悟空记住了那山的位置,回到原地。唐僧正在祝贺国王父女团圆。国王说:“多谢神僧出手相救!”沙僧接过话来说:“只是让那妖精跑了。”悟空拾起地上的玉杵,问道:“悟净,你可认得这是什么兵器?”沙僧拿过来看看说:“这东西像是捣药的玉杵!” 
 

 
这时八戒跑过来说:“我知道这东西的来历!”悟空惊喜道:“哦?快说!”八戒扭扭捏捏地说:“我老猪曾在广寒宫里见过。”悟空一听,哈哈大笑。沙僧问:“大师兄,怎么回事?”悟空说:“你们看好师父,我去找这玉杵的主人!”说着,一个筋斗跳上天空。
 
悟空直奔广寒宫,将玉杵交给嫦娥。嫦娥仙子接过来一看,说:“不错,这确是我广寒宫之物。大圣从何处得来?”悟空道:“有个妖精变成天竺国公主,要和我师父成亲,被俺老孙打败,这东西就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。”
 
嫦娥仙子问:“她是怎样打扮?”悟空一边回忆着,描述了一番。嫦娥仙子说:“它是我捣药的玉兔,不知怎么偷跑下界!也罢,我随你去收服了它吧。”
 
悟空于是领着嫦娥仙子来到那座山的上空。嫦娥仙子站在半空,高喊:“畜生,还不快跟主人回去!”那女妖一听,立刻趴在地上,现出原形,果然是一只雪白的玉兔。嫦娥仙子将玉兔抱在怀里,向悟空告了辞,就返回广寒宫里去了。
 
悟空欢欢喜喜地回来,向师父讲述了捉妖的经过。八戒瞪着眼睛问:“猴哥,嫦娥仙子呢?”悟空说:“回广寒宫去了。你问这干吗?”八戒嘟囔道:“这个嫦娥仙子!怎么说和我老猪也算老相识,也该来叙叙旧才是。”悟空上去一把揪住他的耳朵说:“你这呆子,还凡心不死?”
 
唐僧打断他们说:“徒弟们,前面就是灵山了!我们加紧赶路吧!”悟空就放开八戒,师徒四人继续往西天而去。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