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回【连环洞】

唐僧师徒离开了无底洞,又往西行。走了一个多月,这一天,师徒四人来到一座青山里。
 
唐僧抬头一看,只见天高云淡,四周绿树成荫,景色十分优美。
 
忽然,山坳里腾起一阵黑烟。悟空掏出金箍棒,大叫:“不好!有妖怪!八戒、悟净,你们看好师父,俺老孙前去打探一番!”说完,他驾起筋斗云飞到半空。
 
悟空站在云头往下一望,只见山坳里一群小妖正在操练。悟空心想:八戒那呆子平时好吃懒做,待我骗他一骗,寻个乐子。
 
于是,悟空又返回原地,按下云头。八戒和沙僧过来问:“怎么样,有没有妖怪?”悟空摆手笑道:“没有妖怪,是俺老孙看错了。那阵黑烟是山坳里人家的炊烟。”八戒一听,忍不住流下口水,立刻解开包袱,取出钵盂,笑道:“师父,你们等着,我去化斋。”说完,就笑呵呵地向山坳跑过去。
 
八戒念动咒语,喊了一声:“变!”变成一个黑胖的和尚,举着钵盂去化斋。八戒踩着山路上的石头,转过了一个山口,东看看,西看看,自言自语道:“这里哪儿有人家?”原来那些小妖见他过来,都悄悄地躲到了山口后面。
 
小妖们趁八戒转身,就扑上去捉他。八戒还以为是好心人请他去用斋,笑道:“别扯,别扯,待我一家一家地吃来!”回头一看,吃惊道,“啊!你们不是斋僧吗?”小妖们大叫:“你这和尚,净想美事!我们还饿着肚子呢,正要捉你回去吃!”
 
八戒没带耙子,只好一晃身现了本相。小妖们看到他的相貌,吃了一惊,八戒就乘机逃走了。
 
见八戒气喘吁吁地回来,唐僧问:“八戒,斋饭化来了吗?”八戒一甩袍袖说:“别提了,哪里有什么斋饭?我老猪差点让妖怪吃了!”悟空听了,拍着腿嘻嘻地笑。八戒气呼呼地说:“都是这猴子,骗我说有什么斋饭。我过去一看,却原来是一群小妖!”
 
悟空笑道:“八戒,你别生气呀!我知道那些小妖你对付得了。”八戒气鼓鼓地说:“以后再也不信你的话了!”唐僧劝道:“你们不要吵了!既然有妖怪,我们就赶紧赶路吧。”悟空说:“师父说得是!”于是,他牵起马加紧赶路。
 
再说那些小妖回到妖洞,向老妖禀报说:“大王,山下来了一个长嘴大耳的和尚。”老妖问:“怎么不把他带回来?”小妖说:“那和尚长相凶恶,又力大无穷,让他跑了。”这时,老妖旁边的一只狼精问:“是不是长得像一只猪?”小妖说:“正是,你怎知道?”
 
狼精说:“那一定是猪八戒。恭喜大王,大唐取经的和尚到了!”老妖问:“哦?哪个和尚?”狼精说:“就是大唐派往西天取经的唐僧,吃他一块肉,可以长生不老!”老妖哈哈大笑说:“小的们,快快把他抓来,吃唐僧肉!”
 
狼精说:“大王别急,要是唐僧肉这么容易吃,他也到不了这里!”老妖听了,探着身子问:“这是为何?”狼精说:“他手下有三个徒弟不好惹:大徒弟孙悟空、二徒弟猪八戒、三徒弟沙和尚。猪八戒和沙和尚倒好对付,只是那个孙悟空,又凶狠又狡猾,法力无边!”
 
老妖不解地问:“你怎么这么清楚?”狼精叹了口气说:“唉!大王,小的原本是狮驼岭三位大王的手下。只因那猴子被惹恼了,请下西天佛祖来,将三位大王收了去,我们死的死,逃的逃,小的才来到这里,投奔大王。”
 
老妖听了,皱起眉头道:“照你这么说,那唐僧肉就吃不成了?”狼精笑道:“那倒不是,只要想办法调开了孙悟空,吃唐僧就容易得很!”老妖听他话里有话,就问:“你有什么办法?”狼精说:“大王,我们就使一个‘分瓣梅花计’!”老妖听了,瞪大眼睛问:“什么叫分瓣梅花计?”
 
狼精狞笑着说:“大王,您从小妖中选出三个武艺高强且会变化的,让他们变成您的模样,逐一前去,分别把孙悟空、猪八戒和沙和尚引开。然后大王就亲自去捉唐僧。那唐僧还不是手到擒来吗?”老妖听了,点头笑道:“好!捉到了唐僧,我升你做先锋。”狼精欢喜道:“多谢大王!”“哈哈,哈哈……”两个妖怪相视大笑。
 
再说悟空正牵着马赶路,只见一个妖怪头戴铜盔、身穿铜甲、身披黄袍,咆哮着赶来,拦住他们的去路。悟空掏出金箍棒,拦在唐僧马前,喝道:“大胆妖怪,快快闪开!”那妖怪大笑道:“留下唐僧,放你们过去!”
 
悟空见他手里拿着一根铁杵,笑道:“我的儿,原来你是个染布的。”那妖怪一愣,问道:“我怎么是染布的?”悟空笑道:“要不是染布的,拿着棒槌干什么?”那妖怪大怒,举起铁杵向悟空打来。悟空微微一笑,抡起金箍棒和他斗在一处。那妖怪不是对手,只几个回合就落荒而逃。悟空举着铁棒,向前追去。
 
八戒嘟囔说:“这猴子,也不打个招呼!”说着牵过马来,继续走。没走出多远,只见又来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妖怪。八戒说:“这猴子就是靠不住!跟个妖怪还能跟丢了!”说着,举起钉耙,向那妖怪打去。那妖怪招架了几下,也转身就跑。八戒在后面追赶,跑进树林里去了。
 
沙僧有些心慌,腾出一只手来,打了一下马屁股,喊:“师父,快走!”自己挑着行李担子,在后面跟着。不一会儿,那妖怪又从树林里闪出来,直奔唐僧。沙僧放下担子,举起禅杖冲了上去,大叫:“妖怪,休走!”妖怪一见,转身就跑。沙僧去追他,也不见了。
 
唐僧慌了神,坐在马上向四周张望,一边喊:“悟空!八戒!悟净!你们在哪儿?”忽然,一阵妖风刮来,云雾里有一个妖怪哈哈大笑,把唐僧从马上轻轻一提,便夹在腋下捉走了。
 

悟空师兄弟三个分别打死了妖怪,回到原地一看,哪里还有师父的影子?悟空埋怨道:“俺老孙去捉妖怪,你们干什么去了?”八戒说:“猴哥,你追那妖怪半天不见回来,那妖怪撇下你,又来捉师父,是我老猪赶去,把他打死了!”
 
沙僧摇手说:“二师兄,你走后,那妖怪又回来捉师父,是我追上去,打死了他!”悟空一听,觉得蹊跷。他想了想,忽然说:“不好!两位师弟,我们中计了!”八戒、沙僧一齐问:“中计?”悟空说:“这叫分瓣梅花计,妖怪把我们一个个引开,把师父捉走了!”
 
八戒一听,叫道:“这可怎么办呀?”悟空说:“不要急!我想那妖怪就在这山中,我们一起去寻找。”师兄弟三个便顺着山路寻找。
 
老妖把唐僧捉进洞来,丢在地上,吩咐说:“小的们,快快架锅烧火,一会儿好吃唐僧肉了!”小妖们乐得嗷嗷直叫。有的说:“大王,蒸着吃有味。”有的说:“煮着吃吧,可以省柴。”还有的说:“还是腌着吃,吃得长久。”
 
这时,狼精站过来说:“大王,现在还吃不得唐僧啊!”老妖问:“为什么?”狼精说:“他手下的三个徒弟发现师父不见了,肯定要来吵闹要人。咱们先想法儿让他们死心,等过两三天,他们走远了,再放心吃唐僧肉,不是更好吗?”
 
老妖点头微笑说:“好!就依你。小的们,把唐僧绑在后面的柱子上。狼先锋,你如此足智多谋,我升你做军师。”狼精笑道:“谢大王!”小妖们就把唐僧推下去,绑在洞后的一根石柱上。
 
小妖走后,唐僧见旁边还绑着个人,就问:“这位施主,你是?”那人说:“我是山下的樵夫,昨天上山砍柴,被妖怪捉来的。长老您是?”唐僧说:“我是大唐派去西天取经的僧人。”樵夫叹道:“唉,可怜我家中还有八十岁的老娘,无人奉养!”唐僧说:“施主莫要担心,我徒弟会来救我们的!”
 
悟空三人找到山洞,只见洞门上刻着“连环洞”三个字。悟空说:“悟净,你留在这儿看守行李。八戒,你跟我去救师父!”八戒答应一声,扛起钉耙。悟空大叫:“妖怪,快放出我师父,你孙爷爷来了!”
 
老妖听了大怒,说:“这孙悟空有什么本事,竟然如此狂妄!看我去会会他!”说着,就点起妖兵,带领狼精出战。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!悟空也不答话,举起金箍棒便劈头打下来。老妖举起铁杵招架,两人只打了二十个回合,老妖便敌不住,气喘吁吁地逃回洞里。
 
老妖命小妖用大石板将门堵住,惊魂未定地说:“厉害,那猴子着实厉害!狼军师,你快想个办法退敌。”狼精说:“大王,那孙悟空虽然勇武,但也很宽宏大量。要是我们卑躬屈膝地骗他说唐僧死了,断了他的念头,他就会退去了。”老妖说:“好,就交给你去办!”
 
狼精点头领命。他找了一块烂柳树根,削成一个人头的形状,在上面喷了一口人血,扔出洞去,向洞外喊道:“孙大圣,我们洞里的小妖不知好歹,把唐长老啃的啃、咬的咬,现在只剩下一个头颅了。请大圣息怒!”
 
八戒跑过去,抱起假人头就哭。悟空说:“八戒,你看清楚再哭!”八戒哭着说:“那些妖怪好狠心哪,把师父吃得只剩下一颗头了!”悟空笑道:“那是假的。”沙僧问:“大师兄,你怎么知道是假的?”悟空说:“人的骨头是空的,扔在地上有响声;刚才那东西扔在地上,却闷声不响,所以知道是假的。”八戒还是不信。
 
悟空说:“不信我打给你看。”说着,掏出金箍棒,朝那颗假头颅打去。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那假头颅顿时裂成两半。三人围过去一看,原来是一块柳树根雕成的。八戒气得哇哇直叫,也举起钉耙一耙子将树根打了个稀烂。 
 
悟空和八戒吵吵嚷嚷,奔到妖洞门前。八戒一耙子将洞门砸了个大洞,叫道:“妖怪,快把我师父放出来!”
 
洞里的小妖听了,慌忙跑去向老妖报告。狼精说:“猪八戒和沙和尚都瞒过了,只是那孙猴子有些见识,被他瞧破了!”老妖问:“那怎么办?”狼精说:“不要紧!这次拿一颗真的人头去骗他。”老妖问:“我们哪有人头?”狼精笑道:“把洞后吃剩下的人头挑一个送去,他哪里认得?”老妖说:“好,就这么办!”
 
狼精就从洞后选了一颗人头,把上面的皮肉都啃干净,只剩下一具骷髅头。他两手捧着骷髅,小心翼翼地走出洞来,哭丧着脸说:“大圣,刚才怕你们见了伤心。这回可是真的了!”说完,把骷髅往地上一丢,慌忙逃回洞里去了。悟空蹲在地上一看,见果真是一颗血淋淋的死人头,信以为真,就抱起头来大哭。八戒和沙僧赶紧跑过来问:“猴哥,怎么了?”悟空哭着说:“师父真的被妖怪害死了!”“啊?”八戒和沙僧都惊呆了。
 
八戒也捧过人头来哭了一阵,说:“这老和尚命也真苦,眼看就快要到灵山了,却让妖怪给吃了!”悟空一抹眼泪说:“我找如来老佛评理去!他既然让师父去西天取经,怎么又让师父被妖怪吃了?”沙僧说:“大师兄,还是快让师父入土为安吧。”
 
悟空说:“师弟说得对。”他手捧着头颅,八戒用耙子在地上刨了个坑。三人将头颅埋了,又堆起一个小土堆。八戒折下几条柳枝插在坟前,又捡了几块石头,也摆在坟前。沙僧问:“二师兄,你这是干什么?”
 
八戒说:“你们不懂。这儿没有东西祭奠师父,这几条柳枝权当是三炷香,这几块石头假作是几个馒头,就算师父的祭品,也算是我对师父的一点心意。”悟空抹着眼泪说:“八戒,还是你想得周到!”八戒憨憨地笑笑说:“这没什么。”
 
悟空在坟前跪下大哭起来,说:“师父啊!你的命好苦!”八戒和沙僧也站在旁边,陪着垂泪。一会儿,八戒收住泪说:“猴哥,现在师父也不在了。咱们还是商量商量,把行李分了吧?”悟空怒道:“师父尸骨未寒,先等我去见了如来,回来再说!”
 
悟空偶然间一回头,见洞里有个小妖嘻嘻偷笑,见悟空向那边望,又猛地缩回头去。悟空眨眨眼睛,觉得事情不对,就变成一只苍蝇跟着那小妖飞进洞去。
 
那小妖一路跑,一路笑。老妖见到他,就问:“外面的动静怎么样?”小妖忙跪下禀报说:“恭喜大王,那唐僧的三个徒弟见到人头,信以为真!他们埋了人头,大哭不止。那猪八戒还嚷着要分行李呢!”老妖听了哈哈大笑,说:“这下可以放心地吃唐僧肉了。”
 
悟空一听,大喜:原来师父没死。于是,他径直往洞后飞去,果然见到师父被绑在柱子上。悟空见左右没人,就现了真身。樵夫吃了一惊,唐僧惊喜道:“不要怕,这是我的大徒弟。”
 
悟空一步跨上前去抱住唐僧问:“师父,你没事吧?”唐僧也激动地说:“悟空,为师没事。”悟空低下头,在唐僧背后一吹,唐僧身上的绑绳就断了。唐僧说:“悟空,这位樵夫是个好人,你也救救他吧。”悟空说:“好!”又吹了口气,樵夫身上的绑绳也断了。
 
樵夫说:“长老,我知道这妖洞的后门。”悟空说:“有劳你在前面带路。”樵夫就轻手轻脚地在前面带路,悟空背起唐僧在后面跟着。
 
走到门口的时候,樵夫停住了,回头说:“前面有小妖把守。”悟空笑笑说:“不要紧!”就拔下一撮毫毛,放进嘴里咬断了,一口喷出去,喊了一声:“变!”毫毛就变做一群瞌睡虫,向看门的小妖飞去,钻进了他们的鼻孔里。
 
那些小妖张嘴打个哈欠,伸个懒腰,便七扭八歪地睡下了。悟空背起师父,抬脚从小妖的身上迈过去,逃出了妖洞。
 
悟空背着师父找到八戒和沙僧。八戒揉揉眼睛,说:“悟净你看,师父显魂来看咱们了。”悟空说:“你这呆子,好好看看,师父活着回来了!”八戒和沙僧连忙上前,拉住唐僧说:“师父,你没有死啊?”
 
唐僧眼里闪着泪花,说:“八戒、悟净,为师害你们为我担心了!”沙僧说:“师父,这是哪里话?”八戒拿起耙子,气呼呼地走到坟堆前,举起耙子就刨。唐僧问:“八戒,这是谁的坟墓?”
 
悟空笑道:“师父你不知道,那妖怪把你抓进洞去,怕我们讨要,就弄了一个死人头送出来,说是你的。我们几个一时被他蒙骗了,赔了不少眼泪,八戒还没少给它磕头!”唐僧说:“原来如此。八戒,那虽不是为师,但总归是被妖怪害死的,你还是把它埋了吧。”八戒答应一声,又把坟堆重新埋好。
 
悟空说:“沙师弟,你好生保护师父。八戒,走,找妖怪算账去!”八戒扛起耙子说:“猴哥,那妖怪在门口堵了一块大石头,进不去呀!”樵夫说:“两位师父,我有个办法。我们多找些柴火,在洞口放火,堵住两个洞口,把妖怪困死在里面。”
 
悟空说:“好!就这么办。”于是,三个人从山上抱来许多干柴,堆在妖洞门口。准备好了,悟空说:“你们闪开!”便念动口诀,喷出一团烈火,点燃了干柴。悟空说:“八戒,你在前门守着,俺老孙去守住后门。”说着,化作一道金光,向山洞后面飞去。
 
八戒用两只宽大的衣袖不住地往里面扇火,浓烟进到洞里,熏得小妖们睁不开眼。大火很快引燃了洞里的干草,山洞里变成一片火海。妖洞的前门烧着大火,又有大青石挡着,打不开;后面被悟空堵住了,小妖们也冲不出来。
 
小妖们一片鬼哭狼嚎,全部被烧死在山洞里。老妖晕头转向地冲出来,被守在后门口的悟空当头一棍,打死在地。老妖蜷缩成一团,现出原形。悟空一看,原来是一头金钱豹。
 
悟空扛了死豹子,把它交给樵夫,让他拿回家孝敬母亲。师徒四人欢欢喜喜地又上路了。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