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回【无底洞】

唐僧师徒离了比丘国,继续一路西行。这一天,他们来到一片密松林。
 
悟空掏出金箍棒护住师父,在前面探路。走着走着,忽然听见有人喊:“救命,救命啊!”唐僧问:“悟空,你听!这是什么声音?”悟空知道这树林里凶险,不敢停留,就笑道:“师父,没什么。像是风吹动树叶的声音!”说着,又牵着马往前走。
 
刚走了几步,那声音又响起来:“救命啊,救命!”唐僧又问:“八戒、沙僧,你们听见没有?”沙僧知道悟空的心意,说:“师父,我挑着担子走路,没听见。”八戒怕悟空打他,也说:“师父,我老猪耳朵大,遮住了。没听见!”
 
悟空笑道:“嘿嘿!师父,怎么就你一个人听见了?”唐僧说:“不对,我分明听见是个女子的声音!”说着,他一圈马就往回走。“师父,师父!”悟空拦也拦不住,只好跟着。
 
走了没多远,果然看见一个女子被捆在树上,有气无力地说:“师父,求求你,救救我吧!”唐僧下了马,就要走过去。悟空拦住他道:“师父,这女子来历不明,定是妖精变化的!”那女子忙说:“师父,我是良家女子,只因陪父母上山扫墓时,被一伙强盗捉住,才将我绑在树上。”
 
八戒插嘴说:“师父,你看她多可怜哪!救救她吧。”悟空斥道:“呆子!你懂什么?师父,这荒山野岭的,哪有什么良家女子?”唐僧说:“悟空,为师明明看她是个女子。”悟空笑道:“师父,妖精都会变化。你可还记得那白骨精?”
 
唐僧说:“这……可这女子实在可怜!”悟空又说:“那你可还记得那红孩儿?”沙僧也在旁边劝道:“师父,大师兄火眼金睛,不会看错!”唐僧却说:“见死不救,枉为佛门弟子!”悟空笑道:“师父,莫非是你见她美貌,动了凡心?”
 
唐僧正色道:“你这猴子,休要胡说!八戒,去把她解下来。”八戒一听,赶紧过去动手松开那女子的绑绳。那女子跪在地上,拜谢说:“多谢长老救命之恩!”唐僧说:“女施主快请起!你赶快回家去吧。”谁知那女子却哭起来,说道:“长老,我如今已经无家可归了!呜……”
 
唐僧被她哭得六神无主,说:“悟空,我们把一个弱女子独自留在这荒山野岭的也不是办法。你看,我们是不是带她一程,走到山下,再替她找一个好人家?”悟空听了,笑道:“师父,几个和尚带着一个年轻女子,你就不怕人家说闲话吗?”唐僧板起脸来说:“你这猴子,谁和你说笑?你们几个,谁驮她走一程呀?”悟空笑道:“八戒肯定愿意,你让他驮吧!”八戒耷拉着脑袋说:“猴哥就爱拿我取笑,我才不驮呢!”唐僧说:“悟净,你驮她吧?”沙僧扭脸说:“师父,我不驮。”悟空笑道:“我也不驮。”
 
唐僧生气地说:“你们都不驮,好!为师把马让给她骑。女施主,请上马吧!”那女子说:“多谢长老!”翻身上了白马。不料那白马却长嘶一声,将那女子摔下地来。悟空嘻嘻直笑,心想:看来拦是拦不住了,不过有俺老孙全神戒备,谅那妖精也耍不出什么鬼把戏来!
 
于是,悟空掀起马耳朵说:“别再摔她了!”白龙马这才不吵不闹,驮着那女子出了松林,忽然听得“当,当,当……”的声音。唐僧说:“徒弟们,前面有钟声。”八戒说:“有钟声就有寺院!”沙僧笑道:“有寺院就有馒头!”八戒笑道:“对呀!”悟空也笑。五人加快脚步往前赶去。
 
走了一二里路,眼前果然出现一座规模不小的寺院。看门僧人行礼说:“几位长老,这是要到哪儿去?”唐僧还礼说:“我们是东土大唐来的和尚,是到西天大雷音寺拜佛求经的。”看门僧人说:“几位长老请进吧。”唐僧道了谢,迈步往里走。
 
八戒看见看门僧人身上的大红僧衣,就问:“猴哥,这里和尚穿得怎么和我们不一样?”悟空笑道:“这要问师父。”唐僧微笑着说:“这里是黄庙,我们是清教,虽然分支不同,但都属佛门弟子。”八戒听了点点头。
 
看门僧人把他们领进禅房,见到大喇嘛。唐僧向大喇嘛见礼,大喇嘛笑道:“长老远道而来,快请坐!徒儿,快上茶。”他抬眼望见唐僧旁边的女子,问道:“敢问长老,为何带着一名女子行走?”唐僧连忙解释说:“请不要误会,她是我们在路上解救的一名女子,无家可归!”
 
大喇嘛说:“哦,原来如此。今日天色已晚,几位长老就请在寺里住一夜。明日一早,我陪几位师父到山下给她找一户人家,安顿下来。”唐僧抬手行礼说:“多谢!”大喇嘛道:“不必客气。来人,准备斋饭,带几位长老去安歇!”
 
唐僧师徒用过斋饭,回到各自的客房里,那女子被安排在另一间客房里,一夜无话。
 
第二天,唐僧早早起来,听见寺里有哭声,就说:“悟空,你去看看怎么回事!”悟空答应一声,循着哭声来到大殿里。只见一群喇嘛蹲在地上,围在一起哭。悟空跳过去问:“一大清早,你们为何在此啼哭?”喇嘛们指着地上的一堆白骨说:“长老你看!”悟空过去一看,只见白骨上面还有血迹和没有啃干净的肉,显然是新死的,就问:“这是什么人?”大喇嘛走过来,叹口气说:“唉,这是我的两个徒弟。昨晚还在这里念经,不想今天早晨就……”悟空眼珠一转,说:“哦?”他打定主意,今天晚上要一探究竟,看看是不是与那女子有关。
 
当天,大喇嘛由于忙着料理两个徒弟的丧事,也没时间送走那女子,唐僧师徒就仍然留在寺庙里。
 
当晚,唐僧师徒用过了斋饭。悟空说:“八戒、沙师弟,你们好生保护师父,俺老孙前去捉妖!”唐僧嘱咐道:“悟空,你千万小心啊!”悟空应道:“师父放心!”说完,就悄悄开了房门出去了。
 
院子里静悄悄的,漆黑一片。悟空来到昨晚出事的大殿,“嘎吱”一声推开大门,里面一个人也没有。悟空心想:俺老孙也变成一个小喇嘛,看看是什么妖精害人!于是,他摇身一变,变成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喇嘛,盘腿坐在地上,假装念经。
 

约二更天时分,正是夜黑风高,忽然“嘎吱”一声门开了,进来一条黑影。悟空回头一看,正是昨天救下的那名女子。只见她穿着薄薄的轻纱,笑盈盈地朝悟空走来,伸手抬起他的脸说:“哟,多俊俏的小兄弟呀!”
 
悟空装做不好意思地问:“女施主,你也是来烧香磕头的吗?”那女子笑道:“我是来许愿的。”悟空问:“许什么愿?”那女子搂住他的脖子笑道:“求上天赐给我一位如意郎君哪!”悟空暗想:昨天那两个小喇嘛一定是被她的美色所迷惑,送了性命!
 
悟空突然把脸一抹,笑道:“嘿嘿,妖精!你看看我是谁!”说着,掏出金箍棒就朝那女子打去。那女子惊叫一声,化作一阵轻烟不见了。悟空一棍打在地上,冒起一股青烟,再一看,原来是一只绣花鞋。
 
那女妖逃到客房外,悄悄打开窗户。只见唐僧正在打坐念经,八戒在一旁打瞌睡。女妖冷笑一声,扇起一阵妖风,就把唐僧卷走了。
 
悟空追出殿外,那女子已经不见了。悟空担心师父的安危,连忙返回客房。推门一看,只见窗户大开,师父已经不见了。悟空大怒,一把揪住八戒的耳朵,提起他来,喝问:“师父呢?”八戒惊醒说:“不是在那儿念经吗?咦?刚才还在那儿!”
 
两人正说着,沙僧端着水碗从屋外进来。悟空急道:“师父不见了!”沙僧大惊道:“啊!”失手将水碗摔在了地上。悟空责问道:“你干什么去了?”沙僧一脸委屈地说:“师父喊口渴,我打水去了!”悟空怒道:“叫你们看好师父,你们是怎么看的?”
 
八戒说:“猴哥,如今师父丢了,你骂我们也没用。俗话说,‘打虎还得亲兄弟’呢,你带我们一起去找师父吧!”悟空叹了口气说:“唉,好吧。”
 
八戒扛上耙子,沙僧提着禅杖,跟悟空沿着山路一路寻找。八戒说:“猴哥,山这么大,我们分开找吧?”悟空说:“好,你走那边,我和沙师弟走这边!”.
 
八戒转过一个山口,听见有两个女子欢笑的声音,就顺着声音寻过去。只见两个女子抬着水桶有说有笑地走到一眼泉水边,一个说:“你瞧,这里的泉水多清啊!”另一个说:“是啊。”她们放下水桶,就开始打水。
 
八戒喊了一声:“妖怪!”就举起耙子,向那两个女子打去。哪知两个女子一个拿扁担,一个拿水瓢,反把八戒狠狠地打了一顿。八戒抱头捂脸,乱叫着跑了回来。见到悟空,八戒才放开手说:“猴哥,快给我看看,打坏了没有?”
 
悟空和沙僧见八戒鼻青脸肿,一起哈哈大笑。八戒说:“原来你们都看见了!”沙僧捂着嘴偷笑。悟空笑道:“该打,我看还打得轻了!叫人家妖怪,人家还不打你?”八戒说:“那我叫她什么?”悟空道:“见到年轻的,要叫姑娘;见到年老的,要叫奶奶!”
 
八戒说:“猴哥,你怎么不早说?害我白挨了这顿打!”悟空笑道:“你这呆子,这都不懂?”八戒揉着脸说:“你们在这儿等着,我再去打探。”说着,转身又往那泉边走去。
 
这次八戒走近泉边,多留了个心眼,他想:别让我这张猪脸吓坏了那些小女子。于是喊了一声:“变!”变成一个又黑又胖的喇嘛,笑嘻嘻地走过去。那两个女子刚打完水,正要抬走。八戒走上前去,叫道:“两位……两位……”他一时忘了刚才悟空教的,脱口而出:“奶奶!”两个女子一听,先是一愣,随即呵呵娇笑。八戒连忙改口说:“不对,不对。两位姑娘,贫僧有礼了!”
 
一个女子说:“这个和尚还很懂礼貌!”另一个说:“长老,你从哪儿来呀?”八戒眨眨眼睛,指了指他来的方向说:“我从那儿来!”女子又问:“那你要到哪儿去呢?”八戒顺手一指,说:“要到那儿去!”
 
一个女子问:“你叫什么?”八戒反问:“那你叫什么呀?”两个女子扑哧一笑,说:“原来是个呆和尚!”说着,抬起水桶要走。八戒赶紧抓住水桶问:“两位姑娘,你们家在哪儿呀?”
 
一个女子说:“我家住在陷空山无底洞,今天我家夫人要和一个和尚……”另一个连忙打断她说:“快走!”
 
八戒看她们走远了,自言自语地说:“夫人……和尚……坏了!”他一拍大腿,急忙跑回去找悟空。见了悟空,八戒慌慌张张地说:“猴哥,师父的下落打听到了,在陷空山无底洞!”悟空一听,忙说:“什么?陷空山无底洞!八戒,你带路,领我们去!”
 
八戒领着悟空和沙僧来到两个女子打水的地方,指着前面说:“刚才她们就走到那里,忽然不见了!”悟空说:“附近肯定有妖洞,赶快找!”师兄弟三个就在树林里找起来。时间不大,只听沙僧喊:“大师兄,洞口找到了!”
 
悟空跳过来一看,原来是一口枯井,旁边立着一块石碑,上面刻着:陷空山无底洞。悟空笑道:“八戒,你先下去,打探一下虚实。”八戒低头往里面一看,黑洞洞的,什么也看不见,有些害怕,就说:“猴哥,你看洞口这么小,我这肚皮这么大,怎么下去呀?”沙僧往井里扔了一块石头,半天也听不到落地的声音,说:“大师兄,这洞好深哪!”悟空笑道:“二位师弟,你们守着洞口,待俺老孙先下去打探一番!”说着,腾地一下跳了进去。
 
悟空忽忽悠悠,也不知道下降了多久,才到了洞底。悟空朝四周一看,这洞里竟十分开阔,方圆一二百里。只见到处怪石林立,生长着各式各样的石笋。悟空听见远处有说笑的声音,就睁开火眼金睛,循着声音向洞里探去。
 
见前面有一片亮光,悟空蹑手蹑脚地走过去,只见里面别有洞天:到处是亭台楼阁,桌椅板凳一应俱全,四根巨大的蜡烛把洞里照得灯火通明。唐僧正端坐在那里,面前摆了许多水酒果品,却一动不动,闷闷不乐。
 
悟空激动不已,立刻变成一只苍蝇,飞到唐僧身边叫道:“师父,师父!”唐僧看见一只苍蝇说话,知道是悟空变的,惊喜道:“悟空,赶快救我!那妖精要逼我成亲呢!”悟空听了,看两边没人,就嘻嘻一笑,现出真身说:“师父,留在这儿成亲也好让她给你生个小和尚!”
 
唐僧一摆手说:“悟空,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心思说笑!”悟空笑道:“师父莫急,徒儿这就救你出去!”两人正说着,忽听脚步声响。悟空使个隐身法,不见了。那女妖笑眯眯地走到唐僧身边,说:“师父,你我在这无底洞里做一对神仙眷侣,岂不很好?”
 
唐僧连忙站起来说:“不,不。”女妖倒了一杯酒,递给他说:“来,把这杯酒喝了。”唐僧不敢不喝,皱着眉头一饮而尽。悟空附在他耳边说:“师父,我变成小虫飞进酒杯里,你也给她倒一杯酒,叫她喝了,我好摆布她!”说完,变成小虫飞进杯里。
 
唐僧听了欢喜,就也倒了一杯酒,递给女妖说:“贫僧也敬你一杯!”女妖喜出望外,接过来刚要喝,低头看见悟空变的小虫,笑道:“哪里来的小虫子?污了这杯酒!”说着,用指甲挑出小虫,将它弹走了。唐僧一看,大惊失色。悟空见一计不成,只好招来一阵狂风,吹得墙上的蜡烛都熄灭了,桌上的果盘掉在地上,桌椅板凳东倒西歪,然后乘机逃出洞去。女妖没了兴致,吩咐两个丫鬟重新点灯,备办酒席。
 
见悟空钻出洞来,八戒和沙僧赶紧过来。沙僧问:“师父怎么样?”八戒问:“是被蒸了还是煮了?”悟空一摆手道:“都不是,这一次妖精逼着师父成亲呢!”八戒说:“沙师弟,你快去把行李拿来,咱们分了!”沙僧说:“二师兄,怎么又要分行李?”
 
八戒说:“师父都要成亲了,咱们还取什么经啊!”悟空掏出金箍棒,呵斥道:“你这呆子,师父一有事,就吵嚷着要分行李,看我不打断你的腿!”八戒边躲边喊:“师兄别打,下次不敢了!”沙僧也劝道:“大师兄,还是救师父要紧哪!”
 
悟空收住铁棒,想了想,笑道:“有了!八戒、悟净,你们两个守着洞口,俺老孙这就去救师父!”说完,又跳下无底洞。
 
悟空使个隐身法,趴在唐僧耳边说:“师父,你去请那妖精逛一趟花园,俺老孙自有办法救你!”唐僧大喜,连忙对丫鬟说:“去请你家夫人来,我有话说。”那女妖正好在门外听见,走过来娇滴滴地说:“长老,我来了!”唐僧说:“我心中烦闷,想到你那花园里走走,不知你可愿相陪?”
 
那女妖听了,喜出望外道:“好,我来相陪!”于是,两个人一前一后,来到后花园。时值初夏,满园的桃子红艳艳的,十分诱人。唐僧正信步走着,忽然一根树枝挂住了他僧帽上的飘带,树枝上的一只鲜桃不住地朝他摇晃。唐僧知道是悟空变的,连忙摘下那只鲜桃,递给女妖说:“你看,这桃子如此鲜美,你把它吃了吧。”女妖喜滋滋地说:“你我一日夫妻未做,竟已这般恩爱!”说着,她拿起那只鲜桃,刚张开嘴,悟空急性,一下就钻进去了。
 
女妖奇怪道:“我还没咬,它怎么自己就进去了?”唐僧还没答话,悟空已经在女妖肚子里叫开了:“妖精,快放了我师父!”女妖大惊,慌忙问:“是谁讲话?”唐僧说:“这是我大徒弟孙悟空。”女妖又问:“他在哪儿?”唐僧说:“他在你肚子里!”
 
女妖吓得花容失色,捂住肚子跪在地上说:“唐长老,我请你来并无加害之意呀!求你放了我吧!”唐僧于心不忍,便说:“悟空,就饶了她吧。”悟空在女妖肚里说:“你把我师父送出洞去,我就饶了你!”女妖连声答应:“我送,我送。”
 
女妖使一个法力,唐僧便腾空而起,飞出洞去。八戒和沙僧见师父出来了,高兴地迎上前去。那女妖也跟了出来。八戒一看,举起钉耙要打。唐僧拦住他说:“别打,你大师兄还在她肚里呢!”“啊?”八戒又笑嘻嘻地收住钉耙。
 
女妖说:“孙长老,我已经放了你师父,你快出来吧!”悟空说:“你张开嘴,我就出来!”女妖张开嘴,悟空跳了出来,也举起金箍棒要打。唐僧说:“悟空,就饶了她这一次吧。”悟空就收起棍子说:“好吧,看在师父的分上,就饶她这次。请师父上马吧!”
 
悟空扶唐僧上了白马,牵着马快步往前走。那女妖悄悄地在后面跟着。悟空猛然回头一看,见那女妖仍然图谋不轨,大怒,掏出金箍棒朝女妖打去。女妖转身就跑,悟空在后面追。
 
八戒牵过马缰绳,继续往前走。那女妖使个分身法,骗过了悟空,又来到沙僧身旁探头张望。沙僧见了,放下担子,举起禅杖追去。
 
这下只剩了八戒牵着马,和唐僧一起往前走。女妖又用同样的手段,甩掉了八戒,扇一阵妖风,悄悄把唐僧捉走了,逃回无底洞里。
 
话说悟空一棒打去,那女妖惨叫一声,又变成一只绣鞋。悟空拿着绣鞋去追八戒。一会儿,沙僧也举着一只一模一样的绣鞋赶来了。
 
悟空一看马上空空的,大叫:“八戒,师父呢?”八戒回头一看,说:“咦?刚才还在马上的。”悟空气得把绣鞋摔在地上,说:“中了妖精的‘调虎离山’之计了!”
 
师兄弟三人又回到无底洞口,悟空说:“八戒,你弄丢了师父,这回咱们两人一起下去。”八戒没办法,只好趴在井口上,先把耙子扔下去,接着又把两条腿伸了下去,肚子却被卡在洞口,上下不得。悟空急了,伸脚在八戒的头顶上用力一蹬,把他蹬了下去,自己也跟着跳下去。
 
两个人下到洞底,见到前面有亮光。兄弟俩循着亮光走过去,原来是一张供桌,上面放着两块牌位,点着两只大蜡烛,还摆着一些供品。八戒抓起点心和水果就吃起来,悟空拿起牌位,只见一块上面写着:“先父托塔李天王之灵位”。另一块上写着:“先兄哪吒三太子之灵位”。
 
悟空嘻嘻笑道:“八戒,这回妖精有主了!”“啊?”八戒吃了一惊。悟空让他拿着一块牌位,自己抱着另一块,一起出洞来。 
 
沙僧见他们出来,赶紧过来问:“师兄,抓到那妖精了吗?”悟空笑道:“沙师弟你放心,俺老孙这就上天打官司去!”沙僧不解,问道:“打官司?”悟空指着牌位道:“这就是凭据!嘿嘿……”说着,悟空就带着两块牌位,一个筋斗翻到南天门。
 
悟空也不用通报,径直走上凌霄宝殿。玉帝微笑着问:“孙悟空,你又遇见什么难处了?”悟空往宝殿上一站,大声说:“俺老孙这次是来打官司的。玉帝,你可不能护短!”玉帝和众神仙都笑了,问:“哦?你要状告谁呢?”
 
悟空说:“我要告托塔天王,他纵女行凶,强逼我师父成亲!”玉帝笑道:“竟有这等事?”悟空说:“你不信,我有凭证在此!”说着,从腰上取下两块牌位,捧着给玉帝看。玉帝弯腰一看,手捻胡须说:“不想真有此事!太白金星,命你陪大圣去找李天王对质。”
 
太白金星说:“臣遵旨!”悟空对玉帝拱一拱手,说了声:“告辞!”就和太白金星一起下殿来。
 
太白金星领着悟空来到托塔天王的府邸。李天王出来相迎,抱拳说:“金星,来此有何贵干?”“这……”太白金星把他拉到一边,说,“李天王,这猴子在玉帝面前将你状告了一番!说你纵女行凶,强逼他师父成亲。”
 
李天王一听,立刻火冒三丈,大叫道:“哎呀,金星!这猴子的话你们也信?我的家事你也应该知道:大儿金吒,陪伴如来;二儿木吒,侍奉观音;三子哪吒,在我身边。只有一个女儿,年方七岁,怎能下界为妖呢?这分明是那猴子栽赃陷害,我岂能善罢甘休?!”
 
李天王越说越气,从架上取下一把宝剑,就冲悟空奔来。金星忙拦住他说:“天王息怒,他说手上有凭据!”天王哪里听得进去,大叫一声:“来人,把孙悟空给我绑了!”手下天将拿着绳子过来就要捆悟空。谁知悟空竟然不闪不避,就站在那里让他捆。
 
金星过来劝解说:“大圣,你怎么也不躲一躲?”悟空冷笑道:“嘿嘿,俺老孙就是要让玉帝看看,走,找玉帝评理去!”说着,在地上打起滚来。李天王气冲脑门,提着宝剑就要来戳悟空,却被哪吒拦下说:“父王息怒!”李天王怒道:“你拦我做什么?”
 
哪吒说:“父王,您忘了?您的确有一位女儿在凡间!”李天王说:“哦?”哪吒接着说:“是您的义女:十年前,有一只白鼠精在灵山偷吃香油,玉帝派我父子前去捉拿。当时父王看她可怜,就把她放了。后来,她为了报恩,就认父王为父,认孩儿为兄……”
 
李天王一拍脑门说:“我想起来了!来人,快快给大圣松绑!”手下天将赶忙过去给悟空松绑,却被悟空一脚踢在一边。李天王不好意思亲自去认错,就对哪吒说:“儿呀,快去给大圣松绑!”哪吒答应一声,刚要过去,也被悟空做个鬼脸,喝在一边。
 
悟空满地打滚,只是叫嚷着:“我不要松绑,我要见玉帝!”李天王没办法,只得找金星说:“金星,还是你去说个情吧!”金星小声说:“天王啊!你也不是不知道,这猴子最难缠,你惹他做什么?”金星无奈地走到悟空面前说:“大圣,看在我的薄面上,就算了吧!”
 
悟空依旧撒泼说:“不行,不行!”金星吓唬他说:“你要知道,天上一日,地下一年哪!”悟空躺在地上问:“那又怎样?”金星说:“你要再磨蹭,别说成亲,恐怕连小和尚都有了!”
 
悟空大叫:“不好!险些误了我的大事!”连忙挣断绳索,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。李天王走过来说:“大圣,是我的错!”悟空道:“不说这些了,快跟我去降妖!”
 
李天王跟着悟空来到无底洞上空,将宝塔往空中一抛,那女妖就被吸进宝塔里。李天王手托宝塔说:“大圣,我回去向玉帝交旨,告辞了!”
 
悟空救出唐僧,唐僧双手合十,向天空拜谢。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