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回【比丘国】

唐僧师徒离开狮驼城,走了两个月,又来到一座大城里。
 
悟空牵着白马在街市上走着,只见来往的人都满脸愁苦,见了他们也都躲躲闪闪。悟空觉出这城里气氛诡异,心底生出不祥的预感。再往前走,只听八戒说:“猴哥,你看这里的人家,门外怎么都挂着一只鸟笼?”
 
悟空一拍脑门说:“对呀,从一进城我就觉得哪里不对劲,原来问题在此!”只见街道两旁的人家房檐下面都挂着只大笼子,笼子外面用青布罩着。
 
悟空一时好奇,说道:“八戒,你们好生照看师父,待俺老孙进去看看!”说着摇身一变,化作一只蜜蜂钻进一块青布里。原来笼子里关着的却不是什么稀奇的鸟儿,而是一个活生生的小孩,正在吃饼子。悟空又飞进另一只笼子里,见里面也坐着一个小孩,正在啼哭。
 
悟空一连看了七八只笼子,里面都关着小孩:大的七八岁,小的才四五岁,有的在玩耍,有的在哭闹。他变回原形,把事情告诉了唐僧。唐僧也不明就理。于是师徒四人带着一肚子疑惑,先找了一家客店住下。
 
用过斋饭,唐僧把店家叫来,问道:“早上我们进城时,看见家家户户门外都挂着一只笼子,里面关着小孩,请问这是什么风俗?”那店家看看左右没人,就叹口气压低了声音说:“各位长老不知,我们这里原来叫做‘比丘国’,如今改叫‘小儿城’了!”悟空问:“哦?为什么?”店家说:“三年前,有个老道士领来一个美貌女子献给国王。国王见那女子貌美,就封她做了王后,称为美后,又拜老道士为国丈。可没过多久,国王就病了。国丈说,这病要用一千个小孩的心肝做药引子,才能治好。国王于是就下令凡是家里有小孩的,都要主动献上,否则就要砍头!”
 
唐僧听了,双手合十说:“阿弥陀佛!这要坑害多少孩子的性命?悟空,你快想办法救救他们吧!”悟空说:“师父放心。明天你去倒换关文时,俺老孙跟你一起去见国王,看看那国丈是个什么妖怪,竟然如此狠毒!至于那些孩子嘛,老孙今晚就变个戏法,让他们明天一个也找不到!”唐僧惊喜万分,向他行了个礼,说:“悟空,为师替那些孩子的父母向你道谢!”悟空连忙扶住他说:“有师父这句话,比什么都强!八戒、悟净,你们在此保护师父,俺老孙去去就来!”
 
悟空跳到屋外,鼓起腮帮,吹起一阵大风,带着所有装小孩的木笼飞到早晨经过的一片树林旁边。悟空把木笼放在一片空地上,掏出金箍棒往地上一戳,叫道:“土地,快来见我!”土地公赶紧拄着拐棍上前施礼说:“大圣,有何吩咐?”悟空指着地上的木笼说:“这些是比丘国的小孩,国王要拿他们的心肝做药引子。你替我看管一两日,送些茶点给他们吃,不要饿坏了他们。等俺老孙除了妖怪,再来接他们回去!”土地公道:“大圣放心!”悟空拜谢了土地,又转身回来。唐僧正焦急地坐在床上等消息,听悟空把经过说了一遍,这才放心,安心地睡了一觉。
 
第二天,唐僧早早起来,身披袈裟,手提禅杖,去见国王。悟空怕妖怪认出自己,就变成一只苍蝇,叮在唐僧的僧帽上。
 
唐僧来到宫门外,对黄门官说:“我是东土大唐派往西天取经的和尚,要见你们国王。”黄门官进去通报。时间不大,就听宫里有人喊:“圣上有旨,宣唐朝和尚进殿!”唐僧迈步进了皇宫,只见国王面黄肌瘦、萎靡不振地歪坐在宝座上。唐僧上前行礼说:“贫僧唐三藏,奉唐王之命去往西天拜佛求经,途经贵国,还请陛下为我加盖贵国宝印。”说着,递上通关文牒。国王接过来看了看,命人取过玉玺,盖了个印,把它还给唐僧。唐僧说:“多谢陛下!”又接过文牒收好。
 
这时,只听内侍官高喊:“国丈进见!”就见一个怪模怪样的老头,拄着一根龙头拐杖,阴阳怪气地说:“参见陛下!”却只弯了弯腰,并不下跪。国王忙说:“国丈免礼!”国丈便大模大样地坐下,连正眼都没有看唐僧一眼。
 
唐僧站起来说:“陛下公务繁忙,贫僧不便久留。告辞了!”国王欠了欠身,说:“请便,恕不远送。”唐僧转身出来,问悟空道:“悟空,你看那国丈是妖怪吗?”悟空说:“他身上妖气很重,错不了!方才我隐隐地看见他头上有角,只是不知是个什么妖怪。咱们先回客店,再慢慢查探吧。”
 
唐僧走后,国丈问道:“陛下,刚才的和尚是什么人?”国王说:“是个大唐派去西天取经的和尚,好像叫什么‘三藏’。”国丈一听,两眼立刻放出贼光,奸笑着说:“恭喜陛下,贺喜陛下!”国王不解地问:“寡人喜从何来?”
 
正在这时,一名将官慌慌张张地跑来禀报:“陛下,大事不好!昨晚忽然刮起一阵怪风,一夜之间,城里的小孩都不见了。”国王急得直跺脚,说:“哎呀!这不是要我的命吗?”国丈说:“陛下,现在上天给您送更好的药引子来了!”国王一听,问道:“药引子在哪儿?”国丈笑道:“就是刚才的唐朝和尚。陛下不知道,吃了他的心肝,不但能病体痊愈,还能长生不老啊!”国王说:“可是寡人已经替他倒换了关文了!”国丈说:“不要紧。陛下马上派兵去抓即是!” 
 
唐僧正在客店里休息,一队官兵闯进来问:“哪位是唐朝和尚?”唐僧站起来说:“我就是。”一名军官说:“我们大王有请!”悟空一听,就知道是那国丈要加害师父,于是趴在唐僧耳边说:“师父,你跟他们说要换件衣服,叫他们在门外等候。”唐僧照着说了,官兵就出去守住了门口。
 

 
悟空说:“师父,这肯定是那国丈要加害于你!”唐僧吓得说:“这便如何是好?”悟空道:“不要紧,咱们两个换换:我变成你,你变成我。我替你去!”唐僧为难道:“你变成我容易,可我不会变成你呀!”悟空一笑道:“这个容易。”
 
悟空从花盆里抓了一把泥巴,往唐僧脸上一抹,迅速捏出一张猴子脸,又在唐僧脸上吹了一口气,叫声:“变!”唐僧就变成了悟空的模样。悟空刚变成唐僧,官兵们就推门进来了。他们把假唐僧推推搡搡地带走了,悟空笑嘻嘻地回头冲唐僧一笑,唐僧却神色凝重,很是担心。
 
悟空见了国王,见国丈也在一旁坐着,故意问:“陛下找贫僧来有什么事?”国王说:“只因寡人身体有病,国丈替我配了一副药,现在还缺一味药引子!”悟空问:“可我两手空空,也没带什么东西呀!”国王笑道:“不用长老准备什么,只要借你的心肝用用就可以了。”
 
国王怕悟空逃跑,向卫兵使一个眼色,要两边的卫兵过来截住悟空。不料悟空却哈哈大笑说:“我的心肝有好几副,不知你要什么颜色的?”国王听了大吃一惊,转过头看看国丈。国丈咬牙切齿地说:“和尚,单要你的黑心!”
 
悟空微笑道:“好!待我看看,要是有便给你。”说着伸出一只手说,“拿刀来!”国王命令说:“给他。”旁边一位官员就解下一把牛耳尖刀,递给悟空。悟空撩开僧衣,在肚皮上一划,一堆心肝就掉了出来:只见红的、绿的、黄的、蓝的、白的都有,就是没有黑的。
 
国王见了,吓得赶紧说:“快收了吧,收了吧。”悟空一抹肚子,收了法相,现出原形大叫:“你这昏君!我们和尚都是红心,只有你那国丈才有黑心!你若不信,等我掏出来给你看!”说着就从耳朵里掏出金箍棒,朝那国丈打去。
 
那国丈大吃一惊,连忙举起龙头拐杖招架。两人“叮叮当当”一路打出大殿,飞上半空。国王看得呆了。那国丈哪里是悟空的对手?勉强支撑了二十个回合,便化作一道寒光,落在后宫,抱起美后,逃得不知去向。
 
悟空也不追赶,又落回地面。国王和大臣们吓得战战兢兢。悟空喝道:“看清楚了吧?你的老丈人是个妖怪!”国王颤抖着说:“神僧,你刚才模样还俊得很,怎么一下子就变了?”悟空说:“模样俊的是我师父,要不是我变成他的模样,他不早被你们害死了?”国王连忙跪下道:“不敢,不敢。请神僧恕罪!”悟空一挥手说:“罢了,快派人去把我师父请来!”国王当即派人把唐僧师徒请来,重新见礼。悟空向国王要了一盆清水,让唐僧洗了脸,又朝他脸上吹了口仙气,喊一声:“变!”唐僧就变回了原来的模样。
 
国王和大臣都看得目瞪口呆。悟空拉住国王问:“那妖怪从哪儿来的?告诉老孙,我好替你除了后患!”国王回忆说:“三年前,我到城南七十里外的柳林坡打猎,碰见了那妖道。他说自己是当地清华庄人氏。”
 
悟空道:“好!沙师弟,你在这儿保护师父。八戒,你跟我去捉妖!”八戒揉着肚皮说:“猴哥,这肚子里没食,哪来的力气捉妖啊?”国王赶紧说:“各位高僧,恕寡人怠慢了!来人,快传膳!”
 
不多会儿,一桌丰盛的素宴摆下。八戒立即坐下,风卷残云般地吃起来。一会儿,八戒吃饱了,挺着肚子,扛起钉耙说:“猴哥,这下我老猪有力气了!”悟空拍了一下他的肚子,笑道:“你这呆子,快走吧!”两人便腾空而去。
 
悟空和八戒向城南飞出七十里,来到柳林坡,按下云头。只见中间一条运河,河两边尽是柳树,却没有什么清华庄。八戒说:“猴哥,会不会是那国王故意骗你?”悟空道:“俺老孙再借他十个胆子,他也不敢!待老孙唤出土地来问一问。”于是掏出金箍棒,往地上一戳,叫道:“土地,快来见我!”地上立刻冒起一股青烟,土地公拄着拐棍出来说:“小神参见大圣!”悟空说:“我问你,这里可有个清华庄?”土地公说:“有是有,可是寻常人看不见。大圣,你到河对岸,找到一棵有九个枝杈的大柳树,围着树干左转三圈,右转三圈,然后用手在树上一拍,喊一声:‘开门!’就能进去了。”
 
悟空说:“好!这里没你的事了,你去吧。”土地公说:“小神告退!”冒一股青烟不见了。
 
悟空和八戒来到河对岸,仰起脖子找了半天。还是八戒眼尖,数着树上的枝杈:“一、二、三……七、八、九,猴哥,找到了!”悟空跳过来问:“哪里?”八戒指着一棵两人合抱那么粗的大柳树说:“就是这一棵。”
悟空说:“好!俺老孙进去把那妖怪赶出来,你在这儿守着,堵住他!”八戒扛起耙子,往手心里吐一口唾沫,两只手搓了搓,笑道:“猴哥,你就放心吧!交给我老猪了!”悟空点点头,按照土地公的指点,绕着那树干左转三圈,右转三圈,然后用手往树上一拍,喊一声:“开门!”那大柳树的树干真的裂开一条缝,现出两扇大门,从里面透出光亮来。八戒一看,笑嘻嘻地说:“有了,有了!”悟空又说:“八戒,你藏在树后,等妖怪一出来,就给他一耙子!”八戒摇头晃脑地说:“猴哥,你就瞧好吧!”悟空朝里面探一探头,慢慢地走进树洞里去。进去一看,原来别有一番天地,只见春光明媚,野花遍地,流水鸣蝉,彩蝶飞舞。悟空暗赞:这妖怪倒会享福,占了这么个好去处!边想边顺着一座小桥一直往前走,脚下清澈的河水哗哗流过。
 
悟空走了约一二里地,眼前出现了一座洞府。悟空上前一看,石壁上刻着“清华仙府”四个字,里面传来一男一女说笑的声音,再探头往里一看,只见那国丈正陪着一个妖艳的女子饮酒调笑。悟空暗想:看来那个女子便是国王的美后了。想到这儿,悟空掏出金箍棒,高叫一声:“妖道,不要走!”就抡起铁棒朝那国丈打去。妖道和那妖后惊慌失措,连忙逃散。悟空的金箍棒打在石桌上,将石桌打了个粉碎。妖后惊叫一声,跑出洞去。妖道忙从旁边扯起龙头拐杖,和悟空斗了起来。那
 
妖道原本就是悟空的手下败将,此时更加心慌,只战了几个回合,又化成一道寒光冲出洞去。悟空挥舞着铁棒追出洞来。
 
再说八戒守在外面,听见里面悟空叫骂的声音,早已在树后藏好,举起钉耙。听到风声,八戒转过身来,一耙子打下去。哪知那妖道出来得快,闪身躲过八戒的耙子,反将他一头撞了个跟头,向东逃走了。
 
悟空追出来,见八戒倒在地上,急忙过去扶起他问道:“八戒,你没事吧?”八戒说:“没事,那妖怪往东逃走了!”悟空说:“你放心,他跑不了!”说着,驾起筋斗云往东追去。
 

 
悟空正在追赶,只见迎面飘来了一个白胡须老头儿。悟空上前施礼,笑道:“原来是南极寿星,你来这儿干什么?”寿星笑道:“来帮你捉妖啊!”悟空也笑,说:“想必已经捉到了吧?”寿星道:“不错。畜生还不现出原形!”那妖怪听了,就在云里打了个滚儿,变成一只白鹿。悟空说:“原来是你的坐骑。”寿星笑道:“多谢大圣高抬贵手!告辞了!”
 
说着就骑上白鹿,返回南极去了。悟空返回清华庄,问八戒:“那个女妖呢?”八戒指着地上的一只死狐狸说:“这不是!”悟空说:“原来那国王每晚搂着这么个东西睡觉。”师兄弟两人哈哈大笑。两人正准备回去,八戒又用耙子挑起死狐狸,扛在肩上。悟空问:“你扛它做什么?”八戒笑道:“把它带回去,让那国王好好看看他的美王后!”
 
悟空、八戒驾着云,有说有笑地回到皇宫。国王、大臣、唐僧、沙僧都出来观看。悟空和八戒落在地上,八戒把死狐狸往地上一扔,大笑道:“皇帝老儿,好好看看你的美王后吧!”国王羞得满脸通红,连声说:“多谢神僧,多谢神僧!”悟空和沙僧大笑不止,唐僧也摇头暗笑。过了一会儿,国王厚着脸皮问:“神僧,那我这病……”悟空笑道:“你这糊涂的国王!你哪有什么病,就是被那只狐狸精迷晕了!”八戒、沙僧又捧腹大笑。国王红着脸低下了头。
 
悟空说:“还有一件事情未了。”他暗中念动咒语,把土地公叫来,对他说:“这里的妖怪已除,你把孩子们都放回来吧。”土地公应了声:“是。”便念动咒语,刮起一阵风,把关在木笼里的小孩送回了各家各户。
 
悟空告诫国王说:“这次就饶了你,下次再让俺老孙知道你干什么伤天害理的勾当,决不轻饶!”国王连声道:“不敢,不敢!”随后恭恭敬敬地送他们师徒四人出城去。老百姓纷纷夹道欢送,鞭炮齐鸣,好不热闹!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