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回【狮驼岭 上】

唐僧师徒一路西行,这天,来到了一座大山前。
 
悟空抬头一望,只见眼前的大山高耸入云,再往四周一看,山峦起伏,一眼望不到边。唐僧说:“悟空,你看这里杂草丛生,荒无人烟,恐怕藏有妖怪。”悟空笑道:“师父几时也认得妖怪了?”唐僧道:“悟空,不要取笑。”
 
悟空笑道:“师父放心,就是有个把妖怪,俺老孙一顿棍棒,也打过去了,保你无事!”正说着,天上降下来一个白胡子老头。悟空忙护住师父,定睛一看,原来是太白金星,便笑着迎上去,说:“老倌儿,你怎么来了?”
 
太白金星落下云头,拱手行礼说:“大圣,玉帝知道你们师徒走到此山,特命我来送个信。”悟空说:“哦?这山里有什么妖怪?把你们吓成这样!”太白金星说:“大圣,这座山叫狮驼岭,方圆八百里,山上有个狮驼洞,洞里住着三个老妖。”
 
悟空笑道:“我和八戒、沙僧正好一人打一个。”太白金星说:“大圣,这几个妖怪神通广大,不可大意呀!别的不说,单是他们手下的小妖,南岭上有五千,北岭上有五千,东路口有一万,西路口有一万,再加上把门的、烧火的、打柴的,总共有四万七八千人!”
 
悟空想了想说:“金星,回去告诉玉帝,俺老孙要是遇到难处,还要向他借兵呢!”太白金星笑道:“大圣放心,就是借十万天兵也是有的。”悟空道:“如此这般,俺老孙就多谢了!”太白金星拱拱手说:“告辞,告辞。”说完,又返回天上去了。
 
悟空说:“八戒、沙师弟,你们好生保护师父在这儿等着,俺老孙前去打探一番。”说完,一个筋斗翻上半空。八戒扶唐僧下了白马,拣了一个荫凉地方打坐休息。
 
悟空飞到大山上空,远远望见山路上走过来一名小妖,一面敲着梆子,一面喊着什么。悟空心想:待俺老孙飞下去,听听他喊些什么。于是,悟空就变成一只小鸟,停在路边的树枝上。
 
只听那小妖边走边喊:“弟兄们听着:大王有令,唐朝和尚要过狮驼岭。谁若看见,立即回报,不得有误!”悟空吃了一惊,心想:不好,这些妖怪已经知道我们要来,还事先做好了准备。待俺老孙摸摸这几个老妖的底细再说。
 
于是悟空飞到那小妖身后,摇身一变,也化作小妖的模样,叫住他说:“前面的等一等!”那小妖回头一看,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悟空跑上前去,说:“都是自家人,怎么不认得了?”那小妖看了他半天,说:“脸生得很,没见过。”
 
悟空笑道:“我是洞里烧火的,你当然不认得我。”那小妖说:“烧火的兄弟我都认得,没一个像你嘴这么尖的!”悟空扭过脸,用手一抹,回头说:“你看错了吧?我的嘴哪有那么尖?”那小妖说:“奇怪,奇怪!刚才明明是个尖嘴,怎么一扭脸就不尖了?”
 
悟空笑笑。那小妖又问:“叫住我干什么?”悟空灵机一动,变出一支和他一模一样的梆子来,说:“大王叫我来巡山的,咱们俩一块儿走。”那小妖道:“胡说,胡说!山洞里有几万弟兄,每人只管一样,大王怎么会又叫你烧火,又叫你巡山呢?”
 
悟空随机应变,笑道:“你不知道,大王见我火烧得好,就升我来巡山了。”那小妖还是不信,又问道:“那你有腰牌吗?”悟空没有见过小妖们的腰牌,强作镇定地说:“当然有,不过先把你的给我看看!”那小妖就解下腰牌,递给悟空道:“你看吧。”
 
悟空接过来一看,见是一块刷着金漆的木牌,上面写着“小钻风”三个字。悟空嘿嘿一笑,把腰牌还给小妖说:“你这腰牌是真的。”那小妖接过来说:“当然是真的。你的腰牌在哪里?拿出来让我看看!”
 
“我?”说话间悟空变出一块一样的腰牌递给他。小妖接过来一看,惊问:“我们的腰牌上都写着‘小钻风’,你的怎么是‘总钻风’?”悟空笑道:“你不知道,大王见我火烧得好,就升我做总钻风,就是专管巡山的头儿。”
 
那小妖一听,立刻换了一副笑脸,恭恭敬敬地把腰牌还给悟空,赔笑道:“原来是长官,以前没见过您,刚才失礼了!”悟空板起脸来说:“你连我都不认得,兴许你就是唐朝和尚变化的,跑到这里来冒充小钻风。”那小妖忙连声说:“我是真的,我是真的!”
 
悟空道:“好!那你说说,咱们大王都有些什么本事?说对了你就是真的。”那小妖赶紧说:“我知道,我知道!咱们大大王神通广大,本领高强,一口能吞下十万天兵!”悟空喝道:“你是假的!”小妖忙说:“我说的是真的。”
 
悟空问:“咱们大大王的嘴有多大,怎么能一口吞下十万天兵呢?”那小妖说:“有一年,王母娘娘设蟠桃宴,没有请大大王,大大王就上天去搅闹。结果玉皇大帝派下十万天兵来捉拿,大大王就张口去吞天兵,张得像城门一样大,吓得天兵们逃回南天门,这不是一口吞下十万天兵吗?”
 
悟空心想:这种事,俺老孙也曾干过。又说:“好,算你说对了!再说说二大王有什么本事!”小妖又答道:“咱们二大王力大无比,皮肤像铠甲一样厚。与人交战时,他只要用长鼻子一卷,就算对手是铜头铁臂,也会粉身碎骨!”
 
悟空暗叫:厉害,厉害!又问:“这个也算你说对了,那三大王呢?”那小妖接着说:“咱们三大王号称‘云程万里鹏’,武艺高强,来去快如闪电,一展翅,已到了天边。他还有一样宝贝,叫做‘阴阳二气瓶’,人若被装进去,过一时三刻,便会化为脓血!”
 
悟空暗自心惊,又说:“好,三个都算你说对了。你再说说,是哪个大王要吃唐僧肉?”那小妖心中疑惑,反问:“长官,难道您不知道?”悟空大声呵斥道:“我当然知道,就是要考考你。快说!”
 
那小妖只得老实回答:“是三大王要吃唐僧肉。几年前,三大王并不住在这里,而是住在西边四百里外的狮驼城。他听说取经的唐僧要从这里经过,而那唐僧的大徒弟孙悟空又十分厉害,害怕一个人斗不过他们,就来到这狮驼洞和两位大王结拜为兄弟,好共同捉拿唐僧。”
 
悟空听到这儿,不由得心中大怒,就掏出金箍棒将小妖一棍打死,又取下他的腰牌,挂在自己腰上,再摇身变成小钻风的模样,拾起他的梆子,一路敲着沿路寻找妖洞。
 
悟空走了三四里,沿途看见一伙妖兵正在练习刺杀。悟空心想:这岭上小妖这么多,一会儿打起来肯定碍手碍脚,不如想个办法先把他们除去。反正他们只听过俺老孙的名头,却没有见过我……想到这儿,悟空就故作慌张地跑上前去。小妖都围过来问:“小钻风,你怎么了?”悟空气喘吁吁地说:“不好了,我遇到孙悟空了!”“啊?那孙悟空长得什么样?”小妖们都惊奇地问。悟空瞪大了眼睛说:“那孙悟空身高有十几丈,像座铁塔一般。我遇见他时,他正在山下磨一条铁棒。那条铁棒足有碗口般粗细,若是他用那铁棒往咱们山洞里一戳,整座山都会塌下来!”
 
“啊?”众小妖一听,个个吓得目瞪口呆。悟空又说:“弟兄们,想那唐僧肉剥皮剔骨后能剩几斤?还不都是三位大王享用,哪里能轮到我们嘴里?我们又何必留在这里,白白送了性命呢?”众小妖听了,都说:“是呀,是呀!”便一哄而散了。
 
悟空高兴得拍手大笑,继续往狮驼洞而来。进了山洞,过了三道关口,悟空来到了大堂。只见大堂上端坐着三个妖王:中间一个金发青脸,大鼻头;左边一个肥头大耳,长鼻獠牙;右边一个鹰勾鼻子,满身黑毛。长相都十分凶恶。
 
悟空走上前,单膝跪下叫了声:“大王!”那大怪探过身子问他说:“小钻风,你巡山时遇见孙悟空没有?”悟空道:“回大王,遇见了。”大怪吃惊地问:“那孙悟空是什么模样?”悟空说:“小的遇见他时,他正蹲在山涧里磨一根铁棒。他蹲着时,像一座小山;站起来时,足有十几丈高。他一边磨一边嘴里直嘀咕,说是要把铁棒磨亮了,好来打大王。”
 
那大怪一听,对两个兄弟说:“那孙悟空如此厉害,还是不要惹他,放唐僧过去吧。小的们,快关起大门!”悟空一见那妖怪如此害怕,心里好笑,就想:让俺老孙再吓一吓你!于是又说:“大王,小的听说那孙悟空还会变成苍蝇和蚊子,神出鬼没!”
 
大怪听了,惊慌地说:“小的们,我们这里常年没有苍蝇,若是见到了,准是孙悟空!”悟空听了,心中暗暗发笑,想:好,就让俺老孙变个戏法,耍耍你们这些妖怪!于是,悟空悄悄拔下一根毫毛,吹一口气,变成一只苍蝇在山洞里嗡嗡地乱飞。那大怪看见了,慌得从座椅上跳起来,大叫:“不好,孙悟空钻进来了!快打!”众小妖听了,赶忙拿起扫帚,东奔西跑地朝那苍蝇乱打。
 
悟空见了,忍不住嘻嘻地笑出声来。哪知这一笑,却把猴脸露出来了。他赶紧把脸一抹,又变回小钻风的模样。不料那三怪眼尖,一把抓住他,大叫:“大哥,他不是小钻风,是孙猴子变化的!”悟空急忙说:“大王,我是小钻风呀!”
 
大怪又看了他一眼,说:“三弟,他是小钻风。早上点卯时,我还见过他。小钻风,你的腰牌呢?”悟空取下腰牌来给他看。大怪接过去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,说:“没错,这是我发的腰牌。”悟空也说:“不错,不错!”那三怪却拉住他说:“不对!我刚才明明见他一笑时,露出一张尖嘴猴子脸。大哥,二哥,帮我把他按住。”大怪和二怪便过来,一人按住悟空的一条胳膊,将他摁倒在地。三怪冷不防伸手在他的腋窝底下一挠。悟空忍不住笑出声来,露出本相。三怪大叫:“小的们,快把我的阴阳二气瓶抬来!”时间不大,两个小妖吃力地抬来一只大瓷瓶,放在地上。三怪又叫:“小的们,快拿绳索来!”
 
小妖们连忙递上绳索,三怪接过来将悟空双手背在身后捆住。二怪掀开瓶盖,大怪提着悟空的双脚,将他头朝下丢了进去,盖上瓶盖。然后,三个妖王便哈哈大笑,互相搂着喝酒去了。
 
悟空用力撑了撑瓶壁,却一点儿也撑不破。忽然瓶里吹过一阵冷风,悟空不禁打了个寒战。渐渐地,瓶子里越来越冷,冻得悟空的上下牙齿直打架。过了一会儿,瓶里又热起来,瓶壁上现出四条火龙,对着他喷出烈火。
 
悟空马上念起避火诀,边念边想:这样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,过上一时三刻,就算不被化成脓血,滋味也不好受!还是赶紧想办法出去吧。突然,悟空想到:观音菩萨曾送我三根救命毫毛,此时不用,更待何时?
 
于是,悟空拔下一根救命毫毛,捏在手里,喊了一声:“变!”就变出一把金钢钻,在瓶壁上使劲钻了起来。没过一会儿,只听“哧”的一声,阴阳二气瓶被钻出了一个孔。悟空就变成一只小虫,飞了出来。
 
三个妖王喝了一阵酒,大怪问:“三弟,孙悟空该化成脓血了吧?”三怪说:“把瓶子抬上来我看看。”小妖过去,一只手提了起来。三怪一看,叫道:“不对!怎么这么轻?”小妖凑近了仔细一看,报告说:“大王,瓶子上被钻了一个眼儿。”
 
三怪接过瓶来,见瓶上果然有一个小洞。他气得把宝瓶狠狠摔在地上,叫道:“哥哥,那猴子准是逃走了!”大怪吃惊道:“兄弟,那猴子如此神通广大,这可怎么办?”三怪说:“不要紧,到时候咱们一起对付他!”
 
悟空飞出妖洞,欢欢喜喜地回到原地,对唐僧笑道:“师父,我回来了!”唐僧说:“悟空,你这一去就是半天,叫为师好不担心!路上可曾遇见妖怪?”悟空笑道:“遇见了,遇见了。俺老孙还和他们交过手了呢!”
 
唐僧说:“悟空,听说那几个妖怪法力高强,为师担心你寡不敌众,遭他们暗算!”悟空说:“师父说得是!我想那三个妖怪是结义的兄弟,我们也是三个师兄弟,难道还没那妖怪讲义气?所以想叫八戒跟我一起去降伏妖怪!”唐僧说:“八戒,你大师兄说得有理。你就跟他去吧,这里有悟净保护我,不会有事!”八戒于是扛起耙子说:“猴哥,走吧。”
 
两人驾着云来到狮驼洞。悟空站在洞门外对小妖大叫:“快去禀报,就说孙爷爷又来了!”小妖慌忙跑进洞里,对三个妖王说:“报——大事不好!那孙猴子又来了,还带了个帮手!”大怪怒道:“二弟、三弟,你们在这儿等着,我去看看!”说着就拿起一把钢刀,率小妖出洞来。
 
大怪指着悟空叫道:“孙悟空,你既然已经逃走,为什么又找上门来?”悟空冷笑道:“哼,你们商量吃我师父在先,又把我关在瓶子里冻了半天,烤了半天,难道就这么算了?”大怪问:“那你想怎样?”悟空道:“咱们就在这儿赌个输赢!”
 
大怪说:“好!你要是能经得住我这三刀,我就放你们师徒过去;要是经不住,嘿嘿,那唐僧还是我嘴边的肉!”悟空笑道:“好!就依你,只是要说话算话。”说着,把脑袋伸了过去。
 

大怪举起钢刀,向悟空头上猛砍下去。只听得“当”的一声,钢刀被弹起老高,悟空却纹丝不动。大怪手臂被震得发麻,抽回刀来一看,刀口上已被崩出了一个缺口。大怪不禁吃惊道:“好硬的头!”八戒笑道:“妖怪,要照这个砍法,恐怕你砍到明年也砍不动他。”
 
妖怪听了大怒,运足了力气又朝悟空头上劈来。悟空想耍他一耍,就使了个分身法,在大怪刀口劈下的一瞬间,变成了两个悟空。大怪以为自己眼花,揉揉眼睛,自言自语道:“奇怪!怎么一刀下去,一个变成两个了?”八戒笑道:“妖怪,你再砍一刀,就变成四个了!”
 

 
大怪知道自己被戏弄了,大怒道:“孙悟空,你这是分身法,不算真本事!”悟空听了,又收起分身术,变回一个人,问道:“哦?那依你说,怎么才算真本事?”大怪把刀一横,撇着嘴说:“是好汉,我们就真刀真枪地打一场,比武论输赢!”
 
悟空掏出金箍棒,往地上一戳,叫道:“好,就怕你不是好汉!”那妖怪大叫一声,举刀冲杀上来。悟空举起金箍棒劈面打去,两人就在山上大战起来。八戒见那妖怪和悟空打得难解难分,大喝一声,举起手中的九齿钉耙,也加入战团。
 
那大怪本来就不是悟空的对手,又见八戒杀来,更加心慌。他趴在地上,大叫一声,现出原形:原来是一头青毛雄狮。青狮张开血盆大口,来咬八戒。八戒慌了手脚,连忙丢下耙子,一头钻进草丛里。青狮又来咬悟空,只见悟空往前一迎,竟被它吞进了肚里。
 
八戒赶紧跑回去报信,唐僧听了大惊失色,跌坐在地上。大怪得了胜,便洋洋得意地返回妖洞去了。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