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回【计盗紫金铃】

话说唐僧师徒过了盘丝洞,来到一座大城外,只见城头写着:“朱紫国”。悟空笑道:“师父,到了朱紫国了!”师徒四人说说笑笑进了城。
 
只见街市上人来人往,都是西域的穿戴打扮,头上用锦布缠成帽子,衣服袖子都是窄口,靴子前面尖尖翘起,与中原大不相同。街道两边熙熙攘攘,有卖烤馕的,有卖葡萄干的,还有卖烤羊腿的。八戒见了,馋得直流口水。
 
悟空让他遮起脸来,一路推推搡搡,来到馆驿住下。唐僧和沙僧都累了,立即坐下来歇息。悟空闲不住,对八戒说:“呆子,俺老孙要到街上去转转,你去不去?”八戒一听要上街,立刻站起来说:“猴哥,你可得带上我呀!”悟空笑道:“好好,咱们一起去。”
 
悟空和八戒从馆驿出来,在大街上东看看,西转转,不知不觉来到了皇宫门前。只见城墙上贴着一张皇榜,上面写着:“本国国君突患怪病,如有能医好此怪病者,国王愿以千两黄金作为酬谢。”悟空眼珠一转,笑了笑。
 
八戒说:“猴哥,你笑什么?你又不会看病。眼看着一千两金子,却拿不到手!”悟空笑道:“八戒,你想要那一千两金子?”八戒说:“想,你有办法吗?”悟空笑道:“有啊!咱们把这皇榜揭了,不就行了?”八戒也笑道:“猴哥,你就别逗了!”
 
哪知悟空却道:“谁和你说笑。”说着,就冲那皇榜吹了一口仙气,那皇榜便落在了八戒怀里。看守皇榜的两名官兵立刻持着长枪走过来,喝道:“大胆,你们是何人?竟敢揭去皇榜!”八戒还未察觉,傻笑道:“谁揭你们皇榜了?”两名官兵说:“这皇榜不是明明在你怀里吗?”
 
八戒低头一看,骂道:“这该死的猴子,定是他变着法儿害我!猴哥!猴哥……”叫了半天,也没人答应。两名官兵等得不耐烦,扯住他说:“既然你敢揭皇榜,就一定有本事给国王看病;如果看不好,定要治你个欺君之罪。走!”说着,拉起八戒就走。
 
八戒大叫:“慢着,我知道是谁揭了你们的皇榜——是我大师兄孙悟空。你们跟我来!”两名官兵将信将疑地跟着他回到馆驿。八戒喊道:“猴哥,我把看守皇榜的官兵带回来了。你快出来呀!”
 
两名官兵问:“哪位是懂医术的孙长老?”唐僧听了,双手合十出来答话说:“两位官差,我们是东土大唐来的和尚,是到西天拜佛求经的。贫僧是有一个徒弟姓孙,可他并不会医术,两位官差是不是弄错了?”
 
两名官兵笑道:“大唐高僧,他既然敢揭了皇榜,一定是医术高明。否则这欺君之罪,可是要砍头的,这个玩笑开不得!快把贤徒请出来吧。”唐僧听了,大吃一惊,说道:“悟空,这……”
 
悟空这时已换上了一套当地的服饰,还变出了一撮小胡子。他两步跳出来,笑道:“师父,那皇榜是俺老孙揭的!”唐僧大惊道:“你这猴子,我从来不知道你懂什么医术,怎么敢胡乱揭了皇榜?”
 
悟空笑道:“师父!俺老孙自幼学得医术,您还没见识过呢!两位官差,咱们走吧。”两名官兵恭恭敬敬地说:“神医,请!”悟空也笑道:“请,请!嘿嘿,嘿嘿……”
 
两名官兵把悟空带到宫门外,说:“神医请稍候。”进宫去把悟空揭去皇榜的消息向管事的官员报告了。那官员出来上下打量了一番悟空,过来与他行了见礼,悟空也微笑着还礼。接着那官员就把悟空带到金殿的台阶下,进去禀报说:“恭喜陛下,今天有一位大唐高僧揭去皇榜!”
 
朱紫国王正扶着额头,歪坐在宝座上,一听有人揭去了皇榜,大喜道:“快快有请!”悟空便上了金殿,学着当地人的样子向朱紫国王行了个弯腰礼,问道:“陛下,听说陛下身体欠安,不知您哪里不舒服?”
 
“这……”国王看了悟空一眼,见他其貌不扬,心下有些怀疑,就向站在旁边的大臣使了个眼色。那大臣会意,说:“大唐高僧,你既然敢揭去皇榜,说明你的医术高明。倘若不让病人开口,就能说出他的病情来,那才是真本事!”
 
悟空心想:原来是想考我!好,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俺老孙的手段。于是悟空就说:“好!请陛下伸出手腕,让我看看脉象。”国王又使个眼色,那大臣又说:“我们万岁是尊贵之人,怎么能随随便便伸出手腕!还有没有别的办法?”
 
悟空心想:这明摆着是为难我!俺老孙就陪你们玩玩。于是悟空答道:“有,我还会‘悬丝诊脉’!”国王一听,来了精神,忙问:“哦?什么叫‘悬丝诊脉’?”
 
悟空笑道:“陛下,俺老孙自幼习得医术,不用看病人的面,只需用三根细线搭在病人的腕上,就能知晓他的病情,说个一清二楚。” 
 

国王惊喜道:“好,就请神医即刻为寡人诊病!”说着,便走进旁边的卧室,躺在龙床上,命人放下幔帐。准备停当之后,国王就命大臣叫悟空进来。
 
悟空进屋一看,只见离龙床十几步远的地方,摆着一张椅子,中间还隔了一道幔帐。大臣叫他坐在椅子上,从幔帐里牵出三根金丝线来,对悟空说:“就请神医为我们陛下看病吧。”
 
其实那三根金丝线并没有搭在国王的手腕上,而是拴在幔帐里的一张桌子上。悟空心想:这国王还想试我,看来还是信不过俺老孙!也罢,就露一些真本事给你们看看!想到这儿,他牵了牵金丝,笑道:“陛下,难道您是要我为一张桌子治病吗?”国王听他试了出来,却还不放心,又叫过来一名侍女,将金丝拴在她的手腕上。这一切岂能瞒得过悟空的火眼金睛?他假装牵了牵金丝,笑道:“陛下,这脉象如此阴沉,该是个女子吧?”这回国王彻底打消了疑虑,惊喜道:“神医,真是神医!快把金丝系在寡人手腕上!”
 
悟空于是伸出三根手指,搭在金丝上,装模作样地给国王看起病来。其实他早已看出国王面容憔悴、神色哀伤。悟空问:“陛下一日三餐的饮食如何?”国王说:“没有什么食欲。”悟空笑问:“陛下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”
 
这一句话问到了国王的心坎儿里,他用力地叹了口气。悟空一听有门儿,就继续问道:“陛下身为一国之君,富有四海,还有什么烦心事?”国王说:“一国之君也有办不到的事情啊!”悟空又问:“哦?有什么事情办不到?说来听听!”国王有些犹豫,说:“这……”
 
悟空道:“陛下,您不说出病因,叫老孙如何为你下药呢?”国王把心一横,说:“好吧!三年前,寡人和王后金圣娘娘正在花园里赏月,忽然刮起一阵怪风,吹得人睁不开眼。等风停了,寡人睁眼一看,王后已经不见了。寡人就派人四处寻找,却至今也没找到!”
 
悟空笑道:“陛下,你的病根俺老孙已经找到了。我替你开一剂药,你按方吃药,不久就能痊愈!”国王感激地说:“多谢神医!”又命大臣说,“快随神医前去抓药!”悟空与那大臣一起出来,问道:“你们的药房在哪里?你带老孙亲自去抓药。”
 
大臣以为悟空不放心别人抓的药,就把他带到太医院的药房门外,说:“神医,这里就是药房。您需要什么药材,尽管写出方子来,我叫他们去抓。”
 
哪知悟空笑道:“不用,不用。你只一样取一两来,包成一包,让俺老孙带回去!”大臣不解道:“这里总共有五百味药材,每样取一两,也有几十斤,叫国王怎么吃得下去?”悟空呵斥道:“谁是神医?”大臣忙说:“当然您是神医!”悟空道:“那还不快快抓药!”大臣没办法,只得将药材一样取了一两,包成一个大纸包,交给悟空。悟空接过药材,笑道:“今晚我回去配药,你明天派人到馆驿去取。”大臣连声道:“是,是,遵命!”
 
悟空回到馆驿,唐僧已经睡了。八戒凑过来问:“猴哥,国王的病看得怎么样?”悟空笑道:“兄弟放心,你就等着收银子吧。”八戒笑道:“太好了!”沙僧问:“大师兄,那国王得的到底是什么病啊?”悟空笑答:“相思病!”
 
“啊?相思病?这猴子真会说笑!”八戒撇撇嘴说。悟空小声说:“嘘……不要吵醒了师父!八戒、沙师弟,俺老孙还有事要你们做呢!”沙僧问:“大师兄,你拿来这么多药材干什么?就是治病也用不了这么多呀!”
 
悟空笑道:“这叫‘虚虚实实’,俺老孙要叫他摸不清我的药方!”悟空边说边从包袱里取出钵盂来递给八戒,说:“八戒,你去接一些马尿来!”“马尿?猴哥,我老猪没听错吧?”八戒瞪大了眼睛问,“这马尿也能治病?”
 
悟空道:“呆子,你懂什么?马尿能清热下火,正好去去国王的心火。叫你去你就去!”沙僧问:“大师兄,我干些什么?”悟空想了想说:“沙师弟,你去取些锅底灰来。”“锅底灰?大师兄,这……”悟空说:“锅底灰能安神养心,快去取来!”沙僧只得答应一声下去了。
 
“马尿?锅底灰?嘿嘿……”八戒摇头晃脑地走进马棚,蹲下身子说,“白马呀,猴哥要给国王治病,向你借一些尿。等治好了国王的病,俺老猪给你买上好的饲料!”白马撒了一些尿,八戒用钵盂接着,捏着鼻子端了回来。沙僧也把锅底灰取来了。
 
悟空笑道:“好!八戒,你把锅底灰和马尿搅在一起,拌匀了,搓成几个药丸子。”八戒只好忍着腥臊味,用马尿和好了锅底灰,搓成几个药丸子。
 
第二天一早,大臣就来到了馆驿。见到悟空,大臣问道:“神医,药制好了吗?”悟空笑道:“好了,好了。你先走一步,我和师弟亲自把药送去,随后就到!”大臣告辞先去了。悟空让八戒换上一套西域当地人的衣服,将药丸子放在一只小木盒里,让他端着去见国王。
 
进到皇宫,八戒忍不住左顾右盼,悟空呵斥他说:“呆子,看什么?好好走路!”八戒捧着盒子,跟着悟空拜见了国王。国王笑问:“神医,寡人的药制成了吗?”悟空回答:“陛下,药制成了,多亏了我的两位师弟帮忙。八戒,把药丸呈上!”八戒一愣神,才明白悟空说的是马尿丸,连忙呈上。
 
国王拿起一颗看了看,问道:“神医,这药丸叫什么名字?”悟空信口胡编道:“叫乌金丹。”国王一听,称赞道:“好名字!是用什么药物制成的?”八戒口快,说:“就是马——”悟空连忙一把捂住他的嘴说:“陛下,是马兜铃。”
 
国王问旁边的太医说:“马兜铃是治什么的?”太医回答:“马兜铃能定喘消痰、宽中理气。”国王连声笑道:“用得好,用得好!”悟空又说:“陛下,服食此药还需要一味药引子!”国王问:“什么药引子?”悟空说:“须用‘无根之水’服下。”
 
国王又问:“什么叫‘无根之水’?”悟空笑道:“陛下,凡是河里或井中打来的水都是有根之水;这无根之水嘛,须是从天上降下来的。”国王犯愁道:“要等到下雨,不知还要多少时日!神医,你有什么补救的办法吗?”
 
悟空心想: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上西。于是说:“陛下,贫僧还会求雨,你快些让人准备接雨的器皿来!”国王大喜,马上吩咐人照办。悟空默念咒语,呼唤东海龙王。转眼间阴云密布,悟空留一个假身在原地,真身一个筋斗翻上了天。
 
东海龙王见到悟空,施礼问:“大圣,叫小神来有何吩咐?”悟空道:“老龙王,俺老孙有礼了!俺给朱紫国王治病,想向你借一些无根之水。”龙王为难地说:“大圣,小神来得匆忙,没带行雨的工具呀!”悟空道:“不用很多,打几个喷嚏就够了。”龙王依言打了几个喷嚏,地上就下起了一场阵雨。
 
仆人赶紧端着陶罐接了半罐雨水,递给大臣。大臣倒出一些雨水在瓷碗里,交给国王。国王便就着雨水吃下药丸。悟空问:“陛下,感觉怎么样?”国王摸摸胸口说:“舒服多了,真不愧是神医呀!”
 
悟空哈哈大笑,说:“陛下,俗话说‘心病还需心药医’!若想彻底根除此病,还需迎回金圣娘娘!”国王一听,两眼垂下泪来,说:“可是王后无影无踪,叫寡人到哪里去寻找?”
 
正在这时,忽然刮起一阵妖风。众人抬头一看,只见云头上站着一个巨耳獠牙的妖怪,手持一把钢叉。国王、大臣和仆人都吓得抱头蹲在地上。悟空掏出金箍棒,指着妖怪大喝道:“呔!你是哪里的妖怪,来干什么?”
 
那妖怪哈哈大笑说:“我乃麒麟山赛太岁手下的先锋官,大王命我来捉两名宫女回去服侍金圣娘娘。你是什么人?”悟空冷笑道:“好个不知死活的妖怪,连你孙爷爷都不认识!”说罢,举起金箍棒跳上云头,照那妖怪就打。
 
起初,那妖怪不知悟空的厉害,举起钢叉招架。只几个回合,就知道自己不是对手,于是掉头回身就跑。悟空也不追赶。朱紫国王上前来拜谢说:“原来高僧是罗汉转世!”悟空道:“陛下,如今已有了娘娘的下落。那麒麟山在什么地方?”
 
国王说:“在西南方三千里外。”悟空道:“你可有什么信物?给我一件!”国王从手腕上取下一串珍珠彩链,交给悟空说:“这是她平时戴的,她一眼就能认出。”悟空接过手链,吩咐八戒说:“你回去好生保护师父!”说完,一个筋斗翻上半空。
 
悟空向西南方飞出三千里,果然看见一座高山。他按下云头,正要找人来打探,忽见不远处有一个小妖一手拿铜锣,一手拿木锤,边敲打边吆喝着走来。悟空摇身一变,也化作一个小妖,上前问道:“老兄,这里是麒麟山吗?”
 
那小妖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正是。你是哪儿来的?”悟空笑道:“我是来投奔赛太岁的。”小妖说:“那好,跟我回去禀告大王吧。”说完,转身要走。悟空掏出金箍棒,在他脑后轻轻一敲,那小妖便当场毙命。
 
悟空解下他的腰牌,翻过来一看,见上面写着:“巡山小妖一名,有来有去。”悟空笑道:“原来叫‘有来有去’,待俺老孙变成他的模样,进洞去打探消息。”于是摇身一变,化作有来有去的模样,拿了他的铜锣和木锤,一面敲着,一面顺着小妖的原路寻上山去。
 
到了妖洞前,悟空见洞口没有人把守,便径直走进去,只见山洞里面坐着一位女子,身穿绫罗绸缎,长得十分美丽,神色却十分哀伤。悟空心想:莫非她就是金圣娘娘?待俺老孙试她一试。
 
悟空就走上前去,叫了一声:“娘娘!”那女子果然回头,问他道:“有来有去,大王命你去巡山,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悟空答道:“回娘娘,小的在山路上捡到一串手链,特地回来献给娘娘。”说着便递上朱紫国王交给的手链。
 
金圣娘娘一见那手链,两眼立刻有了神采,忙问:“这手链你是从哪里捡到的?”悟空现出原形说:“娘娘别怕,我是朱紫国王派来救你的,这手链就是他给我的信物。”金圣娘娘惊喜万分,问:“你几时救我出去?”
 
悟空忽然想起件事来,问道:“娘娘,你在妖洞三年,那妖怪没有欺负你吧?”金圣娘娘说:“你回去告诉陛下,请他放心。有一位仙人送了我一件仙衣,只要穿在身上,别人便不能碰,一碰就扎手。因此那妖怪至今没有沾过我的身子。”
 
悟空点头微笑,又问:“那妖怪有什么本事?”金圣娘娘说:“他的法力我不知道,只知他有一件法宝,十分厉害!”悟空问:“哦?是什么宝贝?”金圣娘娘说:“是一串紫金铃,共有三只铃铛——第一只放出烈火,第二只放出浓烟,第三只喷出毒沙。”
 
悟空想了想,说:“既然如此,你想个办法让那妖怪把金铃交给你保管,免得他拿宝贝来对付俺老孙。”金圣娘娘点点头,说:“好吧,只要能早日与我王团聚。”悟空笑道:“好,我去把那妖怪引来,娘娘自己小心!”
 
说完,悟空又变成有来有去的模样,跑去见妖王,边跑边喊:“大王,大喜呀!”妖王问:“喜从何来?”悟空说:“刚才小的骗娘娘说,我被大王派去朱紫国查探,发现那朱紫国国王已经娶了新王后。娘娘听了回心转意,着急要见大王呢!”
 
妖王听了,喜出望外,哈哈大笑道:“果真是大喜事!自从我把金圣娘娘从朱紫国掳来,她一直对我不理不睬。有来有去,本大王给你记一大功,你一会儿去领赏!”悟空笑道:“谢大王!”退在一旁,又使个隐身法回到金圣娘娘身边,把刚才对妖王的话跟她也说了一遍。
 
妖王笑呵呵地来见金圣娘娘,问道:“娘娘,找我有事?”金圣娘娘笑道:“大王,刚才有来有去断了我回朱紫国的念头。我愿意从此侍奉大王!”妖王听了高兴得合不拢嘴,连声说:“好,好,好!”
 
金圣娘娘亲手为妖王倒了一杯酒,递给他说:“大王,请!”那妖王哪见她这样热情过,几杯酒下肚,早就高兴得忘乎所以。金圣娘娘乘机说:“大王,咱们既是夫妻,你有什么宝物,尽可交给我保管,也见得大王对我是真心的。”
 
妖王立即从腰上解下紫金铃,交给金圣娘娘说:“我对娘娘确实是一片真心,天地可鉴!这紫金铃是我贴身的宝物,现在就交给娘娘保管!”金圣娘娘欢喜地接过紫金铃,继续笑着向妖王劝酒,不一会儿就把妖王灌醉了。
 
金圣娘娘轻声喊:“孙长老,孙长老!”悟空立刻现出真身,答道:“娘娘,我在这儿呢!”金圣娘娘把紫金铃交给他说:“那妖怪已经被我灌醉了,这是他的宝贝!”悟空接过紫金铃,笑道:“多谢娘娘!你等着,俺老孙这就救你出去!”说完,一个跟头翻出妖洞。
 
悟空跳出妖洞,取出紫金铃来。他见一根红色的带子上拴着三只金色的铃铛,十分可爱,就摆弄着玩。一不小心,悟空拔出了一只铃铛里塞着的棉花。只听得“当”的一声,火光四射,很快就把妖洞外的干草烧着了。悟空大吃一惊,连忙把紫金铃丢在地上,跳在一边。
 
小妖们见洞外火光冲天,大喊:“不好了,着火了!”妖王听见外面吵嚷,一激灵站起来,跑出洞去一看,见是自己的宝贝紫金铃被丢在地上,正放出大火。妖王赶紧从棉袍里扯下一块棉花,塞进那铃铛里,大火立刻熄灭了。
 
妖王拿着紫金铃气冲冲地回到洞里,金圣娘娘忙问:“大王,怎么回事?”妖王答道:“不知什么人,把我的宝贝盗走了,又不会使,竟然拿它来放火!”这时悟空已变成一只苍蝇飞进洞去,又变做有来有去的模样,走过来说:“大王,请喝茶!”
 

趁妖王接过茶水的当儿,悟空拔了一撮毫毛,往他脖子上一吹,变做几只虱子。那妖王立刻抓起痒来,边抓边叫:“哎哟,怎么这么痒?”金圣娘娘说:“想是衣服穿久了,生出虱子来。”妖王羞道:“我今天怎么偏偏在娘娘面前出丑啊!”
 
娘娘笑道:“不要紧,你哪里痒?脱下衣服来让我给你挠挠。”妖王怕她的仙衣扎手,推辞说:“不劳娘娘动手,我自己来!”说着,脱下衣服,把紫金铃也摘了下来。悟空乘他转身的当儿,把紫金铃藏进自己怀里,变了一串假铃铛放在原地,退出洞去。
 
要好好保管,不要再被贼人偷去了!”金圣娘娘接过假金铃,说:“大王放心!”
 
悟空已跳出洞外,大叫:“小妖听着,我是朱紫国派来的外公,来接金圣娘娘回宫去的!”
 
妖王正在喝酒,忽然有小妖进来禀报说:“大王,不好了!外面有个朱紫国的外公来接娘娘。”妖王扭过头问:“娘娘,你们朱紫国有个姓‘外’的吗?”金圣娘娘说:“这倒没有听说。”妖王说:“不管他。小的们,随大王出战!”
 
妖王披挂出洞,手持一柄宣花巨斧喝问:“那朱紫国姓外的在哪儿呢?”悟空笑道:“你这个强霸人妻的妖怪,你外公在此!快快交出金圣娘娘!”妖王哈哈大笑说:“瘦猴子,你还没有三两肉,哪里经得住我这一斧啊!”
 
悟空冷笑道:“妖怪不要夸口,今天就叫你知道孙爷爷的厉害!”说着,掏出金箍棒便打将过去。妖王举起宣花斧招架,却被震得手臂发麻,没几个回合就败下阵来,回头对悟空说:“猴子,你原本打不过我,只因我没吃早饭,亏了力气,有种的等我吃过饭再战!”
 
悟空笑道:“好,俺老孙就放你回去!吃饱些,好来领死!”妖王逃回洞里,朝金圣娘娘大叫:“快把宝贝拿出来,我去烧死那猴子!”
 
金圣娘娘没办法,只好把假金铃给他。妖王拿了假金铃出来,得意扬扬地说:“我也不和你斗,只要摇摇铃,就能叫你粉身碎骨!”悟空笑道:“你有铃,我也有铃!”说着,也从背后取出一串铃来。妖王看了一愣,问道:“你这铃是从哪儿来的?”悟空反问:“你这铃是从哪儿来的?”
 
妖王说:“我这铃,是太上老君从八卦炉里炼出来的!”悟空笑道:“我这铃也是从那里来的。”妖王撇嘴说:“我不信!”悟空笑道:“不信?你不知道,老君的八卦炉里一共炼出两串金铃,你这串是雌的,我这串是雄的!”妖王说:“这宝贝还分什么雌雄?”说着,就拔下棉花摇起铃铛来。
 
可他摇了半天,竟一点烟火也不起。悟空笑道:“你那串雌的,见了我这串雄的,就不灵了!”说着他也学起妖王的样子,拔下棉花摇铃。顿时,烟火四起,沙尘滚滚,令妖王无法抵挡。
 
悟空收起金铃,举棒要朝妖王打去。正在这时,空中传来一个声音:“悟空,休伤他性命!”悟空抬头一看,原来是观音菩萨。悟空收住铁棒,笑问:“菩萨,你怎么也来了?”菩萨指着地上的妖王说:“专为这孽畜而来。它原是我的坐骑,趁牧童睡着,却咬断铁索逃下界来!”
 
悟空笑道:“原来如此。看在菩萨面上,就饶它去吧。”观音喝道:“孽畜,还不现出原形!”妖王就趴在地上,打了个滚儿,变成一头满身金毛、巨口大眼的怪兽。悟空笑道:“原来是这么个东西!”说着,转身就要走。
 
菩萨叫住他道:“悟空,把我的金铃儿还来!”悟空眼珠一转,笑道:“什么金铃,老孙不曾见过!”菩萨笑道:“要不是被你盗走了金铃,就是十个悟空也不是他的对手!”悟空还狡辩道:“老孙当真不曾拿!”菩萨板起脸说:“再不拿来,我要念紧箍咒了!”悟空连忙笑道:“菩萨莫念,铃儿在此!”观音菩萨便接过金铃,挂在怪兽的脖子上,骑上它飞走了。
 
悟空返回妖洞,打死小妖,救出金圣娘娘,带她回到朱紫国。国王见了娘娘,立刻伸手去抱,却被她扎得生疼。这时,天上传来一阵笑声。悟空抬头一看,笑问:“紫阳真人,你来干什么?”紫阳真人笑道:“特来取回我的五彩仙衣。”说着,用拂尘轻轻一拂,将仙衣收了去。
 
国王和王后拜谢了紫阳真人,又要送给唐僧许多金银,唐僧婉言谢绝了。师徒四人又继续往西天进发。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