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回【盘丝洞】

唐僧师徒过了小西天,又走了两三个月,已到了夏天。
 
这一天,他们来到一座山岭。唐僧骑在马上,只觉得臭气难当,掩着鼻子说:“悟空,你去前边问问这是什么地方。”悟空敲开一户人家,问开门的老头儿道:“老人家,这里是什么地方?为什么如此腥臭难当?”
 
老头儿说:“这里叫做‘七绝岭’,有八百里。岭上满是柿子树,一到夏天,柿子掉在地上烂了,就发出恶臭。山里的鸟兽也抵挡不了这恶臭,都死绝了!”悟空听了,便去告诉师父。唐僧一听,叹气道:“这便如何是好?”
 
悟空笑道:“师父,徒弟倒有个办法过这七绝岭。”唐僧忙问:“什么办法?快说!”悟空笑道:“就怕八戒不肯答应。”八戒一撅嘴说:“你这猴子,又有什么馊主意?”唐僧呵斥他说:“八戒,不得无礼!悟空,你说吧。”
 
悟空笑道:“让八戒现出本相,变成一口大肥猪,把那烂柿子吃了,不就行了?”八戒一听,急道:“师父,我就知道这猴子准没安好心!”旁边的老头儿听见,连忙过来施礼说:“要是这位师父真能替我们解除了灾祸,我们愿准备上等的斋饭款待各位长老!”
 
唐僧弯下腰说:“八戒,积德行善是功德无量的好事。”八戒一听有斋饭,也改口说:“既然师父都这么说了,我老猪就卖卖力气,把那烂柿子拱开吧!”悟空拍着他的肩膀笑道:“好八戒!老头儿,还不快去把全村人都叫来,给我这位师弟准备斋饭,他的食量可大得很呢!”
 
那老头儿听了,立刻把唐僧师徒请进自己的宅院里,召集全村的男女老幼来给八戒做饭。不一会儿,热气腾腾的白馒头就摆了一桌子。八戒敞开肚皮,伸手抓起白馒头大吃起来,一会儿工夫就吃了八九十个。老头儿看着他笑,小孩围着他又蹦又跳,就像过节一样。
 
八戒吃饱了,把上衣一脱,由村民指引着,走上七绝岭。到了岭上,越走越臭,村民们纷纷捂着鼻子说:“长老,前面那条沟里,全是烂柿子。我们不能再往前走了!”
 
八戒道:“你们回去吧。”说着,趴在地上,摇身一变,化作一头小山大小的白猪。白猪将鼻子拱在地上,一路往前走,把那些烂柿子全都拱到山涧底下去了。
 
没有了烂柿子,七绝岭自然就不臭了。八戒又变回人形,回到村里。百姓们无不欢呼雀跃,拍手称快,有的还打来清水,叫他洗脸。悟空笑道:“八戒,这回你可是立了一大功啊!”八戒见百姓如此拥戴自己,心里也十分高兴。百姓们敲锣打鼓,欢送唐僧师徒过了七绝岭。
 
这一天,师徒四人又走进一座山里。周围山青水秀,风景十分秀美。唐僧说:“徒弟们,往日都是你们辛苦去化缘。今天这顿斋饭,就让为师去化吧!”悟空牵着马笑道:“师父,您有这份心,徒弟们当然高兴,只是别走远了!”
 
唐僧说:“悟空,你放心吧。”说着就下马解开包袱,取出紫金钵盂,沿着山路走去了。悟空师兄弟三个有说有笑,在后面跟着。
 
再说唐僧一路走来,经过一片树林时,听见里面有女子欢笑的声音。唐僧本想绕道走开,又怕错过了这家便没处化缘,只好硬着头皮走进去。原来树林里有七个妙龄女郎,穿着七彩的丝衣,正在玩捉迷藏。
 
唐僧走过去,一个黄衣女郎正好扑倒在他面前,摘下蒙眼布说:“不玩了,不玩了!”睁眼一看,却见面前站着一个和尚。唐僧双手合十,说:“女施主,贫僧有礼了!”黄衣女郎站起来问:“长老自何方而来?”唐僧低着头说:“贫僧自东土大唐而来,特向女施主化一顿斋饭。”
 
黄衣女郎转向一个红衣女郎问:“大姐,你看……”红衣女郎说:“长老远道而来,就请跟我们回去吧,我家就在前面。”唐僧忙施礼说:“多谢女施主!”便跟着她们出了树林,来到一座茅屋前。红衣女郎说:“长老,这里就是我家,请进吧!”
 
进了屋,红衣女郎说:“长老请稍坐片刻。姐妹们,还不快去准备斋饭!”“是。”其他六个女郎答应一声,就笑盈盈地转身出去了。
 
时间不大,六个女郎一人端来一只盘子,放在桌上。红衣女郎说:“长老,请用膳吧。”唐僧说:“多谢女施主!”一看,却见里面全是鸡蛋大小的苍蝇、飞蛾和瓢虫,险些吐出一口酸水来,勉强咽下去说:“多谢女施主,贫僧不吃荤腥!就此告辞了。”说完便站起来想走。
 
红衣女郎一把将唐僧按在座椅上,说:“你这和尚,我们姐妹好心为你准备斋饭,你倒说走就走!”唐僧忙说:“女施主,贫僧还有三个徒弟,怕他们等急了。”红衣女郎忽然把眼一瞪,冷笑道:“唐僧,进了我这盘丝洞,你还走得了吗?”
 
“盘丝洞?”唐僧仔细一看,哪还有什么茅屋?眼前只有一座山洞,山洞里到处是蜘蛛网,上面还粘着各种昆虫。唐僧吓得大叫:“悟空!”七个女郎哈哈大笑,掀开衣服,露出肚脐。唐僧赶紧把眼睛闭上。
 
七名女妖纷纷做法,从肚脐眼里喷出绳子般粗细的蛛丝来,编成一副绳网,把唐僧牢牢地捆起来。红衣女郎笑道:“姐妹们,听说吃了这唐僧肉,可以长生不老!”其他六位女郎听了又惊又喜。红衣女郎说:“咱们先去河里洗个澡,一会儿回来好吃唐僧肉!”
 
再说悟空和八戒、沙僧等了半天,也不见唐僧回来。沙僧问:“大师兄,师父是不是遇见妖怪了?”悟空想了想,掏出金箍棒,往地下一戳,叫道:“土地,前来见我!”地上立刻冒起一阵青烟,土地公拄着拐棍赶来说:“大圣有何吩咐?”
 
悟空问:“这里是什么地方,可有妖怪?”土地公说:“这里叫盘丝岭,前面有个盘丝洞,住着七个女妖精。”悟空点头说:“果真有妖精!她们的法力如何?”土地公说:“这小神可不知道。不过往南三里,有一座濯垢泉,本是七仙女的浴池,却被妖精占了去。”
 
悟空问:“哦?她们占那濯垢泉干什么?”土地公说:“她们每天要到那泉水里去洗三次澡。现在时至正午,那些妖精又要去了。”悟空说:“八戒、沙僧,你们留在这儿看守行李,待俺老孙前去打探一番。”
 
说着就跳上了云头。悟空变做一只蜻蜓,飞往盘丝洞。不一会儿,就见七个女妖穿得花花绿绿的,从山洞里出来,有说有笑地朝南方走去。悟空趁她们出去了,振翅飞进洞里,只见唐僧被一张大网罩住,挣扎着出不来。
 
悟空飞到他的肩膀上,轻声说:“师父,我是悟空啊!”唐僧睁开眼睛,惊喜道:“悟空,你快救我!”悟空向两边看了看,见洞里没人,就现出真身。他伸手抓住丝网,觉得黏黏的,用力扯了扯,又扯不断。悟空怕打草惊蛇,就说:“师父,你先忍一忍,等我打死女妖再来救你!”
 
说罢,悟空向濯垢泉飞去,只见七个女妖欢欢喜喜,正脱衣下水洗澡。悟空把脸扭向一边,等她们都下了水,才睁开眼。悟空心想:要是俺老孙现在掏出铁棒来打死她们,不费吹灰之力;但若被人知道了,定会说我乘人之危,不算好汉!不如先想个办法,让她们一时出不了水。
 
悟空灵机一动,喊了一声:“变!”化作一只老鹰飞到泉边,一爪子抓起女妖的衣服就飞。女妖在水里急道:“不好了,恶老鹰把我们的衣服叼走了!”红衣女妖说:“这该死的老鹰!不要紧,等天黑了我们再出去。”
 
悟空叼着女妖们的衣服回到原地,把衣服往下一扔,落在地上,又现出原形。八戒捡起丝衣,闻了闻,说:“猴哥,你从哪儿弄来这么多女人的衣服?”沙僧问:“大师兄,找到那些女妖了吗?”悟空说:“找到了,可我又把她们给放了。”
 
沙僧问:“大师兄,为什么不打死她们呢?”悟空笑道:“沙师弟,你不知道。俺老孙追到泉边,那几个女妖正在洗澡呢!我要是这时打死了她们,岂不坏了俺老孙的名声?”沙僧点头。八戒说:“那也不能不救师父!你们等着,我去收拾那几个女妖。”说着扛起钉耙就走。
 

 
沙僧叫住他说:“二师兄,你就不怕坏了名声吗?”八戒回头道:“我打死妖怪,好救师父!”说完,一溜烟儿去了。悟空掩着口偷笑说:“去吧,去吧。”
 
八戒来到泉边,躲在树后偷看,只见七个女妖脱得赤条条的,正在戏水。八戒心里痒痒,站在岸边说:“女菩萨,待我和尚也进去洗洗吧。”说着,脱了长袍就要下水。那几个女妖大叫:“哪里来的和尚?不知羞耻!哪有和女子一起洗澡的?”
 
八戒涎着脸皮笑道:“这天太热,也顾不了许多了!”说着,只穿着短裤就下到水里。七个女妖一起泼水赶他,八戒摇身一变,化作一条鲇鱼,钻进水底,在她们两腿中间游来游去。那些女妖一声尖叫,都来捉鱼。
 
八戒逃上岸,举起钉耙,怒道:“好哇!我老猪身为堂堂的天篷元帅,岂容你们戏耍?”说着,抡起钉耙,就向女妖们打去。女妖们慌了手脚,乱跑乱叫。红衣女妖就说:“姐妹们,快快做法!”于是众女妖也顾不得羞,一个个露出肚皮,从肚脐眼里喷出蛛丝,将八戒缠住,吊在一个亭子里。
 
七个女妖哈哈大笑,摘下几片树叶遮住身体,逃回妖洞去了。红衣女妖说:“姐妹们,收回法力,放了那呆头呆脑的胖和尚吧。”七个女妖就一齐做法,将蛛丝收了回来。八戒扑通一声掉在地上,摔了一个大屁股蹲儿。
 
红衣女妖又说:“姐妹们,听说唐僧的大徒弟孙悟空法力高强,咱们去请大师兄来对付他。”其他女妖都说好。于是,红衣女妖叫道:“孩儿们!”立刻过来几个小妖说:“在!母亲有何吩咐?”红衣女妖吩咐道:“我们去请你们的大师伯来,你们在家好好看住唐僧。”小妖们齐声答应道:“是!”
 
七个女妖就从后门出来,驾起一阵妖风,往西边去了。
八戒揉揉屁股爬起来,“哎哟哎哟”叫着,一瘸一拐地走回来。悟空和沙僧见了,笑道:“八戒,你这是怎么了?”八戒咧着嘴说:“猴哥,别提了!那几个妖精跑了,你赶紧去救师父吧。”悟空一听,立刻掏出金箍棒,驾云来到盘丝洞。
 
进洞一看,女妖们都不在,只有几个小妖看守着唐僧。悟空大喝道:“小妖怪,快放了我师父!”小妖说:“休想,母亲命我们好生看着他。”悟空冷笑道:“原来是那女妖的儿子!”说着就举起金箍棒,一棍一个,把他们打倒在地。小妖们纷纷现出了原形。悟空一看,原来是些七星瓢虫。
 
悟空扯不断蛛网,就喷出一条火舌,烧断了蛛丝,救下唐僧,扶着他离开妖洞,又喷了一把火,将盘丝洞烧了个精光。
 
悟空背着唐僧找到八戒和沙僧,扶唐僧上了白马,一路向西而去。师徒四人走出约七八里,老远望见前面一座金碧辉煌的楼阁。唐僧说:“悟空,你去看看前面是什么去处。”悟空跳在半空,望了望,落下来说:“师父,像是一座道观。”
 
唐僧说:“赶了一天的路,我们就进去化顿斋饭吧。”八戒说:“就是。”于是便急急地牵了马,走上台阶。悟空抬眼一看,只见匾额上写着三个大字:“黄花观”。
 
看门的道童问:“几位师父从哪儿来呀?”唐僧施礼说:“我们从东土大唐而来。”道童说:“我们师父最好结交朋友,几位师父请进吧。”唐僧说:“多谢了!”悟空就牵着白马,和八戒、沙僧跟了进去。
 
进了大殿,道童说:“几位师父请稍候,我进去通报。”说着,走进后堂去了。时间不大,出来一位穿大红色道袍、脸色紫黑的老道,笑着拱手施礼说:“大唐高僧远道而来,失迎了!几位请坐!”唐僧师徒于是便坐下,和那老道说一些闲话。
 
不料,这黄花观主正是那七个女妖的师兄。女妖们从后门进来,听见说话声音熟悉,撩起门帘一看,说:“原来是仇人到了!童儿,快去把你师父请来,就说我们有话要说。”
 
小道士应声出去,在老道耳边说了几句话。老道听了,笑着站起来说:“几位,失陪一下。”唐僧双手合十说:“道长请便!”八戒小声嘟囔道:“这老道也真是,也不说给准备斋饭,连口茶水都不让喝!”
 
老道见到七位女妖,问道:“师妹,你们怎么来了?”红衣女妖说:“师兄,门外那几个和尚是我们的仇人。中间那个白胖的就是唐僧,旁边尖嘴猴腮的是孙悟空,长嘴大耳的是猪八戒,满脸大胡子的是沙和尚!”老道吃惊道:“哦?听说吃唐僧一块肉可以长生不老!”女妖们说:“正是。”
 
老道嘿嘿冷笑道:“几位师妹放心,师兄不动一刀一枪,就能让他们师徒命丧黄泉!”红衣女妖听了,又惊又喜地问:“师兄有何妙计?”老道笑着取出一只木盒,红衣女妖打开盖子一看,里面是一只一尺来长的大蜈蚣。
 
老道捏住蜈蚣的尾巴,往四杯茶水里分别挤了几滴毒液,用手指搅匀了,又分别放了几粒红枣。接着老道又拿过一只茶杯,在里面放进一枚黑枣,吩咐道童说:“一会儿我叫‘上茶’,你就把这几只茶杯端上去。”道童说:“徒儿知道了。”
 
老道转身出来,赔笑道:“让师父们久等了!童儿,上茶。”道童端来一只托盘,上面放着五只杯子,放在老道面前。老道端起一只放红枣的茶杯,递给唐僧说:“长老请用茶!”唐僧不知是计,接过来喝了一口。老道自己端起那只放黑枣的茶杯,让道童把剩下三只茶杯递给悟空、八戒和沙僧。悟空眼尖,就问:“咦,道长,你这杯里怎么是黑枣?”老道笑着说:“小师父不知道,我这黑枣不如你那红枣香甜哪!”
 
唐僧说:“悟空,观主乃是一片爱客之意。快喝吧!”八戒也说:“就是,管他黑枣红枣,先垫垫肚子再说!”说着,咕咚咕咚把茶喝了。沙僧也喝了一口。悟空惊道:“不能喝!快吐出来!”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只见唐僧捂着肚子,一头栽倒,八戒、沙僧也疼得直叫唤。
 
老道哈哈大笑说:“喝下去,就吐不出来了!”悟空大怒,掏出金箍棒,骂道:“妖道,还我师父命来!”说着,一棒向那老道打去。老道闪身躲过,冷笑道:“孙悟空,你看看今天还走得出去吗?”话音未落,只见七个女妖一字排开,露出肚脐眼,朝悟空喷出蛛丝来。
 
悟空舞动金箍棒,却被蛛丝缠了一手。他急中生智,向被缠住的双手喷出一股烈火,那蛛丝立刻被烧断了。悟空又朝七名女妖喷出一口烈火。此乃三昧真火,那些女妖如何抵挡得了?都只惨叫了一声,便被烧焦在地,现出原形,原来是七只二尺长的大蜘蛛。
 
老道一看死了众师妹,怪叫一声,手举宝剑向悟空刺来。悟空挥动金箍棒迎了上去。两人大战了四五十个回合,老道不是对手,渐渐手软,败下阵来。悟空嘻嘻直笑,正要追赶,那老道忽然丢下宝剑,敞开了衣服。
 

 
悟空笑道:“我的儿,打不过,脱光了也没用啊!”不料,那老道却露出两肋下的一千只眼睛,放出万道金光。悟空被那金光刺得睁不开眼睛,皮肤像针扎一样疼,大叫一声,跌倒在地。老道哈哈大笑道:“孙悟空,叫你尝尝我金光的厉害!哈哈……”
 
悟空挣扎着爬起来,坐在地上想对付那老道的办法。忽然,他抬头看见黎山老母向他走来,赶忙过去行礼,问道:“老母,你怎么来了?”黎山老母笑道:“我赶去参加一个法会,路过黄花观,知你师父有难,特来给你指一条出路。”
 
悟空急道:“那妖怪有一千只眼睛,放出万道金光,晃得人睁不开眼睛,好生厉害呀!”黎山老母笑道:“那妖怪叫百眼魔君,又叫多目怪。你可去紫云山千花洞,把毗(pí)蓝婆请来,她能降伏这妖怪。”悟空问:“紫云山在哪里?”黎山老母说:“正南方,离此一千里。”
 
悟空说:“多谢指点!”便一个筋斗翻到紫云山。见到一个老妇人,悟空上前施礼问:“请问这位可是毗蓝婆?”那老妇说:“正是老身,你是?”悟空道:“我是唐僧的大徒弟孙悟空,路过黄花观,那多目怪用毒枣茶把我师父毒倒了。特来向婆婆求救!”
 
毗蓝婆问:“你怎么知晓我能收服那妖怪?”悟空笑道:“是黎山老母指点我的。”毗蓝婆说:“既然如此,老身就跟你走一遭吧。”悟空忙行礼说:“多谢婆婆!你有什么兵器,俺老孙可以帮你扛着。”
 
毗蓝婆笑道:“不用什么兵器,只需一根绣花针。”悟空不信,问道:“绣花针?”毗蓝婆不慌不忙地从头上取下一根针来,放在手心里让他看,说道:“这根针非金非银、非铜非铁,是从我儿子昴日星官的眼睛里炼出来的。”悟空听了点头称奇。
 
悟空带着毗蓝婆回到黄花观,只见那多目怪正敞着怀在那里叫骂。毗蓝婆喝道:“孽障,还不现出原形!”说着,把手里的绣花针往天上一抛。那根针不偏不倚,正好扎中多目怪的后背,将他钉在地上。悟空跑过去一看,原来是一条一丈多长的大蜈蚣。
 
悟空举棒要打,毗蓝婆拦住他说:“大圣,我正缺少一个看门人,就把它交给我带走吧。”悟空收住铁棒,说:“好,不过你要严加看管,不要让它再出来害人!”毗蓝婆笑道:“一定,一定。我这里还有三粒解毒丹,你给师父和师弟服下,就没事了!”
 
悟空接过丹药,扶着唐僧给他吃下去,又给八戒和沙僧一人喂了一粒。不多会儿,唐僧、八戒和沙僧便渐渐苏醒过来。悟空大喜,忙向毗蓝婆拜谢说:“多谢婆婆相救!”毗蓝婆笑了笑,用一块大手帕包住多目怪,返回紫云山去了。
 
唐僧向空中拜谢。八戒过来问:“猴哥,刚才是哪位菩萨?”悟空说:“是毗蓝婆菩萨。”八戒问:“她怎么能降伏那么凶恶的妖怪呢?”悟空笑道:“你这呆子!她儿子昴日星官是只大公鸡,那她不就是只老母鸡吗?母鸡当然会捉虫子!”
 
唐僧忙喝止道:“悟空,不要胡说!还不快收拾行李赶路!”悟空笑笑,扶唐僧上了白马。师徒四人又踏上了取经之路。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