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回【三借芭蕉扇 上】

话说唐僧师徒一路跋山涉水,穿州过府,又走了几个月,已到了深秋时节。
 
师徒四人来到一片茫茫的戈壁滩上,头上顶着毒辣的日头,脚下踩着滚烫的沙漠。葫芦里的水早喝光了,唐僧走得口干舌燥,问道:“徒弟们,如今已到了深秋,这天气怎么还如此炎热?”
 
八戒说:“听说西方有个斯哈里国,是日落的地方。想是咱们快走到太阳睡觉的地方了。”悟空笑道:“呆子,那斯哈里国远在天边,像师父这样的走法,就是从小走到老,也到不了!”
 
走着说着,前面出现了一座市镇。悟空赶到一户人家门前,问当家的老头儿说:“老人家,这里是什么地方,为何如此炎热?”那老头儿说:“离这儿六十里,有一座火焰山,终年烧着大火,四周寸草不生。就是铜头铁骨过去,也要化成水哩!”
 
唐僧一听,赶紧问:“老人家,我们是大唐来的和尚,要去西天取经,那火焰山在什么方向?”那老头儿说:“要往西去?不行,不行!那火焰山正在西边。”唐僧焦急地问:“这可怎么办?”
 
那老头儿说:“长老不必担心!离此一千里有座翠云山,山上有个芭蕉洞,洞里住着一位铁扇仙。她有一把宝扇,叫芭蕉扇。那芭蕉扇扇一下熄火,扇两下生风,扇三下降雨。我们这里的庄户人家,每年都要抬着花红酒礼去拜见她,求她用宝扇降雨。”
 
悟空眼珠一转,说:“铁扇仙?师父,待老孙前去瞧瞧。借来扇子,咱们好过火焰山!”唐僧说:“好!悟空,你快去快回。”悟空说:“两位师弟,好生保护师父,俺老孙去也!”说着,就腾云驾雾地去了。那老头儿吃惊地说:“原来长老们会驾云!”
 
悟空飞出一千里,落在一座山上。他看见一个砍柴的樵夫,就过去问:“这里可是翠云山?”那樵夫道:“正是。”悟空又问:“山上可有个芭蕉洞,洞里可有位铁扇仙?”那樵夫笑道:“有啊。人们都叫她铁扇公主,又叫罗刹女,是大力牛魔王的妻子,就住在半山腰的山洞里。”
 
悟空道:“多谢了!”转身来到芭蕉洞前。他见洞门紧闭,就上去敲门,边敲边朝里面喊:“牛大哥在家吗?”不一会儿,洞门大开,出来一位长相凶恶的女子,腰悬宝剑,问:“是谁在门口大呼小叫?” 
 
悟空笑道:“请问这位可是铁扇公主嫂嫂?”铁扇公主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你是谁?”悟空笑道:“嫂嫂,我是牛大哥的结义兄弟,名叫孙悟空。”他话还没说完,铁扇公主就咬牙切齿地说:“你就是孙悟空?”悟空道:“正是,正是。”
 

 
谁知铁扇公主拔出宝剑就向他刺去。悟空跳在一边,问道:“嫂嫂,我也没有得罪你!这是为何呀?”铁扇公主骂道:“泼猴,你害了我孩儿,还说没得罪?”悟空笑道:“原来你说的是红孩儿?嫂嫂,你错怪我了!他现在被封为善财童子,跟着观音菩萨得了正果。你该谢我才是呀!”
 
铁扇公主咬牙道:“你害得我们母子不能团聚,还要我谢你?吃我一剑!”说着,举剑就刺。悟空伸手抓住她的宝剑,笑道:“嫂嫂慢着。我这次来,是有事相求呢!”铁扇公主问:“有什么事?你快说!”悟空笑道:“我保护师父西天取经,走到火焰山,想借嫂嫂宝扇一用!”
 
铁扇公主冷笑道:“都说你的脑袋硬,我却不信!你站着,让我砍上三剑出出气,我就把宝扇借给你!”悟空一听,欢喜道:“嫂嫂此话当真?”铁扇公主道:“决不反悔!”悟空说:“好,一言为定。你砍吧,砍完了就借给我扇子!”说着,就把脑袋伸了过去。
 
铁扇公主高高地举起宝剑,狠命地朝悟空头上戳去。只听“当”的一声,火星乱冒,悟空头上却连个红印都没有,还摇头晃脑地笑道:“来来,还有两下!”铁扇公主又惊又怒,使出吃奶的力气,又连刺两剑。可悟空依然毫发无损。
 
悟空摸摸头发,笑道:“嫂子,这回你也出气了。按照约定,你该把宝扇借给我了吧?”铁扇公主冷笑道:“好,你等着!”说着,就从口中吐出一把一寸来长的小扇子,又念动咒语,把扇子变做一尺来长,对着悟空便扇。
 
顿时飞沙走石,天昏地暗。悟空只觉得被一股大力抛在天上,身子就像一片树叶,飘飘荡荡,也不知飞出了多远,最后被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接住。悟空缓缓睁开眼,只见四周云雾缭绕,不辨东西。他自言自语地说:“这是哪儿啊?”
 
这时,只听有人叫他:“大圣,大圣!”悟空回头一看,原来是灵吉菩萨。灵吉菩萨问:“孙大圣,你不是奉如来之命保护唐僧西天取经吗?怎么跑到我的小须弥山来了?”悟空叹口气说:“唉,别提了!俺老孙保护师父走到火焰山,向那铁扇公主借芭蕉扇,却被她一扇子扇到这儿来了!”
 
灵吉菩萨吸了口气,说:“火焰山离此有五万四千里。”悟空也吃了一惊,说:“乖乖,五万四千里!”灵吉菩萨说:“常人被那宝扇扇到,早就没有性命了!大圣,你会筋斗云的本事,想必没有伤到你吧?”悟空道:“伤倒没有伤到,只是借不到宝扇,过不了那火焰山哪!”
 
灵吉菩萨笑道:“大圣别急!我这里有一粒定风丸,就送给你!你把它拿在手上,就再也不用怕那芭蕉扇了!”悟空接过定风丸,说了声:“多谢菩萨!”又一个筋斗翻回了翠云山。
 
到了芭蕉洞,悟空又在门外叫道:“嫂嫂,俺老孙又回来了!”铁扇公主举着芭蕉扇冲出洞府。她见悟空安然无恙地回来了,又惊又怒道:“好个孙悟空,想不到这一扇竟扇不死你!”悟空笑道:“嫂嫂不知,你这一扇子能将人扇出五万四千里,俺老孙一个筋斗就是十万八千里哪!快快借宝扇一用。”
 
铁扇公主冷笑道:“你要是能经得住我这三扇子,我就把宝扇借给你!”悟空问:“此话当真?”铁扇公主说:“当真。”悟空又问:“你决不反悔?”铁扇公主说:“决不反悔!”悟空笑道:“好,你扇吧!”
 
铁扇公主暗想:你这不知死活的猴子,今天要你知道我这宝扇的厉害!她举起扇子,用力向悟空扇去。顿时狂风大作,飞沙走石。悟空把定风丹捏在手里,好像泰山一样巍然不动。
 
铁扇公主又惊又怒,对着悟空又连扇两扇。霎时天昏地暗,连门口的芭蕉树都被连根拔起。悟空索性把定风丹吞进肚里,于是他就像长在了地上一样,纹丝不动。
 
铁扇公主大惊,收起扇子,扭头就跑。悟空追上去,喝道:“嫂嫂,你怎么说话不算数?”铁扇公主头也不回,逃回洞里,关上洞门,任凭悟空再怎么叫也不出来了。
 
悟空眼珠一转,喊一声:“变!”便化作一只小虫,从门缝里飞了进去。只见铁扇公主气喘吁吁地回到洞里,叫道:“这猢狲,果然神通广大!童儿,快上茶!”女童赶紧端上茶水。悟空乘机飞进茶水里,变做一片茶叶。
 
铁扇公主端起茶杯,一仰脖把茶水喝了下去。悟空随着茶水流进她的肚子里,大声叫道:“嫂嫂,快把宝扇借给我!”铁扇公主大惊失色,站起来问:“童儿,洞门可曾关好?”女童答道:“夫人,关好了!”
 
铁扇公主疑惑道:“既已关好,为何那猴子好像在家里说话?”悟空又叫:“嫂嫂,快借宝扇一用!”女童仔细听了听,惊慌道:“夫人,像是在您身上说话呢!”铁扇公主大惊,急得在身上又摸又找。悟空笑道:“嫂嫂,我在你肚子里呢!”
 
“啊!”铁扇公主吓得大叫一声,双手捂着肚子骂道,“你这该死的猢狲!”悟空笑道:“嫂嫂,我在你肚里玩耍呢!”说着,就在她的肚子里打起猴拳来。铁扇公主肚子里顿时如翻江倒海,疼得她满头大汗,满地打滚。
 
悟空停下来说:“我再问你一遍,到底借不借?”铁扇公主咬紧牙关道:“不借!”悟空在她肚里说:“不借,俺老孙在你的心上打个蝴蝶结!”说着,就骑在她的心上,打起秋千来。铁扇公主疼得心肝乱颤,把桌子都踢翻了。
 
女童连忙在旁边劝说:“夫人,快说句好话吧!”悟空咬牙切齿道:“你到底借不借?”铁扇公主实在忍不住了,只好求饶道:“借,我借!孙叔叔,你快出来吧!”悟空说:“老孙信不过你。你把扇子拿过来,张开嘴,俺老孙看见了就出来!”
 
铁扇公主向女童使个眼色说:“童儿,快去把扇子拿来!”那女童会意。时间不大,女童说:“夫人,扇子取来了。”铁扇公主接过扇子,说:“孙叔叔,扇子拿来了,你快出来吧!”说完,张大了嘴。悟空跳到她嗓子眼儿一看,笑道:“好,我这就出来。”
 
悟空从铁扇公主的嘴里跳出来,从她手中接过宝扇,说:“多谢嫂嫂!”然后就欢欢喜喜地去了。
 
悟空回到戈壁滩,唐僧和八戒、沙僧正等得焦急。见他回来了,八戒急忙跑上前问:“猴哥,扇子借来了?”悟空笑嘻嘻地说:“借来了,借来了!师父,老孙这就去灭火,你们随后跟来吧。”说完,他一个筋斗翻到了火焰山。 
 
只见黄黄的土山上,熊熊大火燃烧着,烤得脚下的石头都发烫。悟空站在山尖上,举起芭蕉扇,用力往下一扇。不料火苗不但没有减小,反而越烧越旺起来。悟空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又连扇了两下。整座火焰山忽然好像火山爆发一般,腾起大火,漫山遍野地烧起来。
 
悟空赶紧跳至空中,驾云向唐僧飞来,一边大叫:“师父快走!”唐僧抬头一看,只见悟空身后跟着一条火龙,足有几十丈高,烈焰腾腾地向这边烧来。唐僧连忙翻身上马,向东边飞跑。八戒、沙僧也腾云驾雾,跟在后面。
 
师徒四人跑出足足二十里路,身后的大火才逐渐熄灭。白马跑得气喘吁吁,沙僧挑着担子满头大汗,八戒对悟空嚷嚷说:“猴哥,你借的什么宝扇呀?越扇火越旺,要是俺老猪跑得慢点儿,就要变成烤猪了!”
 
悟空道:“呆子,你吵嚷什么!俺老孙也被那婆娘骗了,借回来的,竟是一把假扇子!”唐僧一听,犯愁道:“这便如何是好?”悟空说:“那婆娘实在可恶,老孙已被她骗了两次了!”
 
这时,走过来一个老头儿,手里端着一只罐子,说:“圣僧别急!先来吃一点斋饭吧。”
 
悟空问道:“你是何人?”那老头儿笑道:“大圣,小神是这里的土地,特来为长老们献斋。”悟空跳过去,一把揪住他的衣领说:“若不是看在你送斋的分上,俺老孙定将你一顿好打!”土地公问道:“大圣,这是为何呀?”
 
悟空道:“我来问你,你既是这里的土地,常年受百姓的香火供奉,为何要燃起一座火焰山,害得百姓不得安宁,民不聊生?”土地公苦笑道:“这……大圣,你错怪小神了!这火原是你放的呀!”悟空道:“哦?你把话说清楚!”
 
土地公说:“大圣,你好好想想。五百年前,你大闹天宫时,被天兵天将捉住,关进太上老君的八卦炉里,炼了七七四十九天。后来大圣逃出老君炉,炼成了火眼金睛,却一脚蹬翻八卦炉。那炉砖掉出来两块在这里,就变成火焰山了!”
 
八戒一听,撅着嘴说:“猴哥,原来是你害我们呀!”悟空呵斥道:“去去去!土地我问你,要去西天,这火焰山能不能绕过去?”土地公摇摇头说:“绕不过。这火焰山方圆八百里,正是西去的必经之路!”唐僧叹气说:“这可怎么办?”
 
八戒道:“要我说,咱们找个没火的地方不就得了?”悟空问:“哪边没火?”八戒道:“东边没火,北边没火,那南边也没火!”悟空又问:“那哪边有经呢?”沙僧说:“西边有经!”唐僧道:“唉!有经处有火,无火处无经。徒弟们,这才叫进退两难啊!”
 
土地公说:“圣僧莫急!大圣,听说你与牛魔王有八拜之交,为何不去找他帮忙?”悟空说:“我去那翠云山上的芭蕉洞,可是那老牛不在家呀!”土地公笑道:“大圣有所不知,那牛魔王最近不在翠云山,而在积雷山摩云洞。”
 
悟空问:“哦?这是为什么?”土地公笑道:“只因那积雷山摩云洞里有个玉面狐狸精,生得花容月貌,牛魔王这两年迷上了她,所以就抛下铁扇公主,和那玉面狐狸住在一起。”悟空笑道:“哦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那积雷山在哪里?”土地公说:“在正南方,三千里外。”
 
悟空说:“好,老孙就到积雷山走一趟!八戒、沙僧,好好照看师父。”说完,一个筋斗就不见了。
 
悟空行了约三千里,按下云头,落在一座山上。只见四周苍松翠柏,绿草成茵,景色十分秀丽。悟空望见远处有一个女子走来,那女子慢慢走近,只见生得面似桃花,眼如秋杏,柳叶弯眉,樱桃小口,十分美丽。
 
悟空跳过去说:“女施主,贫僧有礼了!”那女子正在采花,见是个丑和尚,吓了一跳,勉强应道:“你找谁?”悟空问:“请问这里可是积雷山?”那女子点点头,说:“正是。”悟空又问:“那可有个摩云洞?”那女子上下打量他一番,反问:“你找摩云洞干什么?”
 
悟空心想:要是直说找牛魔王借宝扇,恐怕她不肯引见。也罢,待俺老孙骗她一骗。于是悟空笑嘻嘻地说:“我是铁扇公主派来的,要接牛魔王回去。”那女子果然中计,咬牙道:“你回去告诉那贱人,就说大王不要她了!”
 
悟空嘿嘿笑道:“原来你就是那玉面狐狸!”那女子一听,恼怒道:“你竟敢无礼?看我回去不叫大王打断你的腿!”悟空大怒,掏出金箍棒朝那女子一棍打去。那女子尖叫一声,现出原形,化作一只白脸狐狸,扭头钻进草丛里不见了。
 
悟空顺着山路一直追去,到半山腰一看,眼前有一座山洞,门上刻着三个字:“摩云洞”。悟空心想:那老牛功夫不弱,最好不要与他翻脸。于是,他蹲在门外,想编一套说辞。 
 

 
再说那玉面狐狸逃回洞里,牛魔王正在喝酒。玉面狐狸劈手夺过酒杯,把酒倒在地上。牛魔王先是一愣,见玉面狐狸吓得花容失色,忙问:“美人儿,你这是怎么了?”玉面狐狸哭道:“怎么了?都是你这头老牛害我!今天我下山采花,被一个毛脸雷公嘴的和尚拦住,说是铁扇公主派来的。我说了他两句,他就拿出一根铁棒来打我。要不是我跑得快,早就没命了!”
 
牛魔王一听,大怒道:“竟有这等事!美人儿,你等着,待我出去拿住那贼人为你出气!”说着,牛魔王全身披挂,拿起一条浑铁棍,冲出洞来大叫道:“是谁在我门前无礼?”
 
悟空一看是牛魔王,只见他头戴亮银盔,身穿黄金甲,眼如铜铃,口似血盆,比五百年前更加威武。悟空跳过来说:“牛大哥,还认得小弟吗?”牛魔王问:“你是孙悟空?”悟空笑道:“正是,正是。牛大哥,你比五百年前更加威武了!”牛魔王哈哈大笑,突然伸手拉住悟空说:“你这猴子,刚才为何辱我爱妾?”悟空笑道:“刚才小弟不知,惊了二嫂嫂,请牛大哥见谅!”牛魔王放开手说:“既然如此,看在往日的情分上,饶你去吧!”说完,转身就要走。
 
悟空拦住他道:“牛大哥,实不相瞒,小弟这次来,还有事相求呢!”牛魔王问:“有什么事?快说吧!”悟空道:“只因小弟保唐僧取经,过不了那火焰山,想请大哥帮忙借嫂嫂的宝扇一用。”牛魔王冷笑道:“原来如此。你到翠云山借扇,我那山妻不肯,你就跑到这里来胡闹,辱我爱妾!我岂能饶你?吃我一棍!”说着,举棍就打。 
 
悟空一看只能动武了,就笑道:“当年和大哥结义,却不知大哥的武艺如何,今天正好领教领教!”“哇呀呀!”牛魔王大叫一声,举棍向悟空砸来。悟空掏出金箍棒招架,只听“当”的一声,火星四溅,牛魔王被震退一步。两个人就在山坡上打斗起来。
 

两人大战了五十回合,不分胜负。这时,玉面狐狸忽然打开了洞门,向牛魔王喊道:“大王,不要打了!碧波潭驸马请你去赴宴!”牛魔王听了便收住浑铁棍,说:“猴子,今天不打了。我还有事!”说完就转身回洞去了。悟空紧跟了上去,趴在门上偷听,只听牛魔王说:“把我的避水金睛兽牵过来!”
 
过了一会儿,洞门大开,只见牛魔王骑着一头怪兽,腾云驾雾地赴宴去了。
 
悟空心想:五百年不见,不知这头老牛结识了什么新朋友,待俺老孙跟上去看看。于是,他喊了一声:“变!”就化作一只苍蝇,跟了上去。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