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回【真假美猴王】

唐僧师徒离了女儿国,又走了些日子,到了端阳五月。一路上野花满山,艾叶飘香。师徒四人边走边欣赏景致。
 
这一日,他们来到一片密林旁。唐僧说:“悟空,想办法快些过了这片密林才好!”悟空笑道:“这有何难?”说着,就用金箍棒往马屁股上一捅。白龙马一声嘶鸣,撒开四蹄,往前奔去,把悟空、八戒和沙僧甩在了后面。唐僧惊慌失措,吓得伏在马鞍上。悟空见了呵呵直笑。
 
唐僧骑马跑了一阵,停了下来。突然,从树后窜出一伙强盗,个个手里举着钢刀。为首的一个大叫:“和尚,留下盘缠和马匹,放你过去!”唐僧一惊,连忙求饶说:“大王,求你行个方便,放贫僧过去吧。”
 
强盗头冷笑一声说:“我行个方便,叫弟兄们都喝西北风去呀?赶紧拿钱来!敢蹦半个‘不’字,叫你在刀下做鬼!”唐僧吓得咽了口唾沫,扯了个谎说:“大王,我的行李都在我徒弟身上,他就在后面。”强盗头便说:“把他先吊起来!”众强盗就把唐僧吊在树上,重新躲起来。
 
悟空和八戒、沙僧赶来,远远望见被吊在树上的唐僧。八戒说:“猴哥,师父好悠闲,在荡秋千呢!”悟空一看,骂道:“呆子,什么荡秋千?师父被人吊在树上呢!你们在这里等着,我去看看!”说着,悟空跳到一座高坡上,手搭凉棚一看,只见那伙强盗正鬼头鬼脑地在树后张望。
 
悟空嘻嘻一笑,自语道:“待俺老孙和他们戏耍一番!”于是摇身一变,化作一个干干净净的小和尚,背着包袱往树那边走去。走到树下,悟空抬头问道:“师父,你怎么被吊在这里?”唐僧知道是悟空,只是还没来得及说话,那伙强盗就已经一拥而上,把悟空围住。
 
强盗头手持钢刀说:“小和尚,你师父说盘缠都在你这儿。识相的赶紧把包袱留下,放你一条生路!”悟空笑道:“一点儿没错!几位施主,这包袱里面有二十锭马蹄金,全都给你们。不过请先放了我师父!”强盗头挥了挥手,叫人放下唐僧。
 
悟空扶唐僧上了马,猛打了一下马屁股,那马便驮着唐僧跑远了。强盗头说:“小和尚,我已经放了你师父,快把包袱打开!”悟空笑道:“咱们先说好,一人一份。”强盗笑道:“你这小滑头,把师父支走,是想跟我们分金子,留一份私房钱,是不是?好吧,要是钱多就分你一点!”
 
悟空笑道:“不是,你听错了。我是说,把你打劫得来的银子,拿出来,分给我一份!”强盗头一听,气得七窍生烟,骂道:“好个不知死活的小和尚!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!小的们,给我上!”强盗们便各举刀枪,一拥而上。
 
那铁棒。谁料,却如蚂蚁撼树,哪里摇得动!
 
悟空轻轻一推,金箍棒倒下来,向那两个强盗头砸去。强盗头拔腿要跑,已经来不及了,只好伸手去接。那金箍棒足有一万三千五百斤重,他两人如何能接得住?只听“咣当”一声,金箍棒从两个强盗头身上滚过去,将他两人压成了肉饼。
 
悟空嘻嘻一笑,把脸一抹,现出原形。其余的强盗见了,“妈呀”一声大叫,便一哄而散。悟空收了金箍棒,见八戒朝这边跑来,问道:“八戒,你怎么来了?”八戒说:“师父不放心,叫你别伤了人命,让我来看看!”悟空一听忙挡住他说:“我已经把他们赶跑了,回去吧。”
 
八戒眼尖,指着地上说:“那两个躺在地上干什么?”悟空笑道:“正睡觉呢!”八戒仔细一看,大叫:“啊!人都成肉饼了,还睡觉呢?!”说完,就一溜烟儿跑去向唐僧报告。
 
唐僧听说悟空又打死了人,训斥道:“你这猴子,真是屡教不改!全无一点出家人的慈悲之心。”悟空分辩道:“师父,徒儿打死的都是坏人呀!”唐僧说道:“为师岂能不知?但坏人也是人!”悟空不服,说:“徒儿只知道,坏人不除,他们就要祸害好人!”
 
唐僧被驳得说不出话来,只得说:“孽徒,以后不许你再行凶伤人!八戒,你刨个坑把尸体埋了。”八戒嘟嘟囔囔地抱怨道:“猴子惹出来的事,却要我老猪埋死人!”悟空正憋了一肚子气,骂道:“呆子,你絮絮叨叨什么?小心挨我老孙的棒子!” 
 
八戒撅着嘴把尸体埋了,堆起一座土堆做坟头。唐僧走过去,念经给他们超度亡魂。只听他低声念道:“冤各有头,债各有主。是那猴子杀了你们,你们做鬼只去找他,不要缠我!”悟空冷笑道:“师父,你也太没情义!我老孙打死他们是为了救谁?没老孙,你如何取得真经?”
 

唐僧反问道:“你滥杀无辜,取经何用?!”悟空气得掏出金箍棒,狠命在坟头上戳了三下,骂道:“你们两个强盗听着,我老孙一人做事一人当。玉皇大帝认得我,二十八星宿惧我,九曜星君怕我,地府阎王跪我。天上地下,四海龙王,我都面熟,随你告到哪里去!”
 
唐僧一听他这话,毫无悔改之意,就说:“你这猴子,我管不了你,你还是走吧。”悟空眼睛一湿,问道:“师父,你又要赶我走?”唐僧扭头摆手说:“你走吧,我没有你这样的徒弟!”悟空见唐僧这样绝情,眼圈一红,咬牙道:“好吧,师父保重,我老孙去了!”
 

 
说罢,悟空便一个筋斗跳入空中,飞向南海去了。唐僧命八戒、沙僧挑上行李,继续赶路。
 
悟空来到落伽山,过了紫竹林,被善财童子拦住。童子笑嘻嘻地说:“你这猴子,不保唐僧西天取经,跑到这里来干什么?”悟空正没好气,把气全撒在他身上,说:“你这忘恩负义的小畜生,当初你在火云洞为妖时,若不是观音菩萨拦着,我早就一棒结果了你!哪轮到你说我?”
 
观音菩萨听到吵闹,问道:“童儿,是谁呀?”善财童子说:“菩萨,是悟空来了!”菩萨说:“叫他进来吧。”悟空一把拉住童子,说道:“闪开!”就几步跨进去,向观音跪倒,哭诉了唐僧如何不分好歹,赶他出来的经过。
 
观音菩萨劝道:“悟空,我知道你的委屈!但他毕竟是你的师父,纵有不对,你也不该一气之下,就扔下他不管!倘若他就此被妖怪捉了去,你岂不后悔莫及?”悟空说:“菩萨,就算老孙现在想回去,也怕那老和尚不答应。”
 
菩萨道:“好吧,你就先在我这里住几天。等你师父气消了,我陪你走一趟,替你说个情!”悟空拜谢道:“多谢菩萨!”于是就在南海住下了。
 
再说唐僧赶走了悟空,师徒三人无精打采地走了半日。唐僧说:“刚才骑马跑了半天,又被那猴子气了一阵,有些饿了。八戒,你去化些斋饭来!”八戒答应一声,跳入半空,四下望了一番,又落下云头说:“师父,这周围没有人家,你只能饿一会儿了!”
 
唐僧叹了口气说:“八戒,就是无处化斋,你也去弄一些水来,为师口渴得厉害!”八戒小声嘟囔道:“早知这样,你赶走那猴子干吗?”唐僧不悦道:“你说什么?”八戒赶紧改口说:“没什么,我说我老猪这就去!”说着,扛起钉耙,老大不情愿地去了。
 
唐僧等了半天,也不见他回来,就说:“这呆子,说不定又躲到哪里睡大觉去了。悟净,你去把他找回来!”沙僧应道:“师父,你坐在这里不要动,徒弟去去就回!”说罢,驾云走了。
 
唐僧正等得口干舌燥,只见悟空笑嘻嘻地端着一碗水,蹦过来说:“师父,没有我老孙,你连一碗水都喝不上!”边说边把水递到唐僧面前。唐僧一摆手说:“我就是渴死,也不喝你这猴子的水!”悟空气得把水碗摔在地上,说:“我好心给你水喝,你反倒不识抬举!”说着,照唐僧脸上只一拳,就把唐僧打昏过去。然后,悟空笑嘻嘻地提起一个包袱,驾云逃走了。
 
沙僧找到八戒,两人到溪边打了一钵清水,返回来一看,只见唐僧倒在地上,白马扯断了缰绳,行李被翻了一地。沙僧大惊,连忙跑过去扶起唐僧。八戒唉声叹气地说:“这回师父也死了。沙师弟,咱们把行李分了,我回我的高老庄,你回你的流沙河吧!”
 
沙僧道:“二师兄,你胡说什么?师父还有气呢!”说着扶住唐僧,给他灌了半钵清水。唐僧缓缓地睁开双眼。八戒忙问:“师父,你醒了!快告诉俺老猪,这是谁干的?”唐僧咳嗽了两声,说:“是那猴子,刚才来把我打昏了!悟净,快看看少了什么东西没有!”沙僧说:“师父,有一个包袱不见了!”唐僧摇头叹气说:“别的东西倒还不要紧,那包袱里有唐王御赐的紫金钵盂和通关文牒。那文牒是我过关的凭证,没有了它,我们怎么去西天呢?”八戒说:“不要紧。那猴子一定是回花果山去了,师父,我去找他要回来!”
 
唐僧说:“八戒,你和他向来不和。悟净,还是你去吧!”沙僧双手合十说:“师父,我去!”唐僧嘱咐他说:“你到了花果山,对他好言相劝。他要是还给你包袱,自然很好;若是不给,你也不必与他争执,只需到南海去找观世音,她自会替我们向那猴子要回来!”
 
沙僧说:“徒弟记下了!”然后转头叮嘱八戒说,“二师兄,你在这儿好生保护师父,我去了!”八戒说:“放心吧,有我老猪在,谁也伤不了师父!”沙僧就扛起禅杖,向花果山飞去。
 
沙僧一路飞过了东洋大海,来到花果山。他无心观赏四周景致,径直前往水帘洞。
 
悟净一落下云头,就听见猴子们吵吵嚷嚷的声音。他循声赶去,只见悟空正翘着腿坐在石椅上,大声宣读唐僧的通关文牒。悟净忍住气,大声说:“大师兄,你为何打伤师父,又抢走师父的关文?”
 
悟空见到他,大喝一声:“什么人?给我拿下!”众猴兵便一拥而上,把悟净摁住。要论悟净的本事,这些猴兵根本不是他的对手,只是忌惮悟空,才任由了他们。
 
悟净见悟空装做不认识自己,劝道:“大师兄,就算师父言语伤害了你,你也不该打他!看在师徒的情分上,快把通关文牒还我,我们好去西天取经!”
 
悟空笑道:“什么你们的文牒,你们去西天取经?我们师徒四人好好地在这里,凭什么把关文给你?”说着,从水帘洞后面走出三个人来。悟净一看,竟是唐僧、八戒,还有自己。悟净大怒,骂道:“呔!我沙悟净好端端地在这里,你是什么妖怪?”
 
悟净一禅杖向那假悟净打去,正打在他的头上,假悟净当场毙命。悟净低头一看,原来是一只马猴。悟空大怒,喝道:“竟敢在我这里撒野!不要走!”说着,就挥起铁棒追来。悟净知道自己不是对手,急忙跳上云头。悟空也不追赶,只另选了一只马猴变成悟净。
 
悟净心想那猴子厉害,别人治不了他,只能找观音菩萨帮忙了,于是就直飞南海。
 
悟净到了落伽山,穿过紫竹林,见到观世音,赶紧跪下施礼。悟净刚要开口,抬眼看见悟空就站在观音身旁。悟空笑着向他打招呼道:“沙师弟,你怎么来了?”悟净站起来,大声骂道:“你这猴子,仗着筋斗云快,又跑来蒙骗菩萨?吃我一杖!”说着,举起禅杖就向悟空打去。
 
观音止住他问:“悟净,怎么回事?”悟净便跪下,把悟空打伤唐僧、抢走包袱、将猴子变成他们师徒的模样想取真经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。观音道:“悟空这几天一直在我身边,从没有离开过!”沙僧说:“这就奇怪了!”
 

 
悟空一想,说:“菩萨,定是有妖怪变成俺老孙的模样,打伤了师父,又哄骗我的孩儿,强占了我的花果山!”菩萨说:“既然如此,你就跟悟净回去看看吧。”
 
悟空答应一声,驾起筋斗云就要走。悟净怕他耍诈,拉住他的手说:“等等,我跟你一起去!”悟空笑道:“沙师弟,你还信不过俺老孙?”悟净说:“除非亲眼看见,我才信你!”
 
悟空没办法,只好跟他手挽着手,一起来到花果山。猴子们一看,叫道:“不好了,怎么有两个大圣爷爷?”悟空按下云头,喝道:“什么‘两个大圣爷爷’,我是真的美猴王,他是假的!”那一个悟空也不示弱,指着他叫道:“你是假的,你是假的!”
 
悟空大怒,掏出金箍棒,骂道:“你是什么妖怪?再不滚开,叫你吃俺一棒!”那个悟空冷笑道:“难道就你有铁棒?”说着,也取出一条金箍棒来。悟空怒不可遏,举棒向那悟空打去。那悟空也举棒相迎,两人打得难解难分。
 
沙僧叫道:“大师兄,我知道你是被冤枉了!”一个悟空叫道:“那还不快来帮我打死这妖怪!”沙僧叫苦说:“大师兄,你们两个长得一模一样,叫我帮哪一个呀?”悟空和假悟空打得不分胜负,叫道:“悟净,你先回去禀报师父,就说俺老孙和那妖怪要去找菩萨评理!”沙僧答应一声,就飞回去保护唐僧了。悟空问假悟空道:“你敢跟俺老孙去见观音菩萨吗?”假悟空说:“有何不敢?”两个人便一路棍棒,打到南海。
 
到了落伽山,两个悟空拉拉扯扯,穿过紫竹林,来到观音菩萨面前,双双跪倒施礼。一个说:“菩萨,这妖怪变成俺老孙的模样,打伤我师父!”另一个说:“菩萨,别听他的,我才是真的!”菩萨看了看他们说:“我这玉净瓶里的仙露能让妖怪现形!”说着,往两个悟空身上各洒了几滴。
 
不料,两个悟空都依然站在原地,丝毫未变。悟空说:“菩萨,你的法术不灵!”观音说:“你们都过来,我念紧箍咒,哪个悟空头疼,就是真的。”两个悟空走上前来,观音菩萨就喃喃地念起紧箍咒。谁知,两个悟空都躺在地上打起滚来,喊道:“菩萨莫念,菩萨莫念!”观音菩萨心疼真悟空,只好停下不念,说:“你们当中有一个是真疼,那个假悟空也装做头疼。我没办法分辨!悟空,你曾大闹天宫,天上的神仙都认识你。你去天上请他们辨个真假吧!”
 
两个悟空都说:“多谢菩萨!”他们从南海出来,又一路打斗,来到南天门。守门的天将广目天王一看,慌忙大叫:“不好了,有两个齐天大圣打进来了!”
 
两个悟空一路打上凌霄宝殿,各路神仙见了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玉帝低头问:“悟空,你有什么事?”一个悟空道:“玉帝,这妖怪变成我的模样,我想叫你来断一断!”“我是真的!我是真的……”两个悟空又吵起来。
 
“两位不要吵,我这就请众仙给你们断一断!”玉帝说,“众位爱卿,你们都过去认一认。”托塔天王、哪吒三太子、太白金星、太上老君、四大天王、九曜星君和二十八星宿就一起上来辨认,把两个悟空从头到脚仔细看了一遍,还是一般无二难以分辨。两个悟空又吵嚷起来。
 
玉帝说:“大圣别急!托塔天王,你去王母那里把我的照妖镜取来,谁真谁假一照便知。”时间不大,托塔天王取来照妖镜,对着两个悟空一照,照妖镜里却显出两个猴影儿。玉帝说:“我这里也没有办法!这样吧,你曾经大闹过地府,也许那里有人认得你。”
 
两个悟空又一路打到地府。黑白无常抱头鼠窜,牛头马面吓得乱叫。一个小鬼急忙跑到阎王殿上,大叫:“报——阎王爷,外面有两个孙悟空打进来了!”
 
“什么?”阎王一听,吓得从宝座上站起来,钻进桌子底下。两个悟空来到阎王殿上,叫道:“阎王,出来!”阎王不敢不答应,颤颤巍巍地扶着桌子站起来,赔笑道:“两位大圣,请问有什么事呀?”
 
“什么‘两位大圣’?只有一个大圣!我是真的,他是妖怪变化的!”一个悟空大叫。“胡说!我才是真的,你是假冒的!”另一个也大叫说。阎王笑道:“两位……是不是要我分真假?”前一个悟空说:“正是,快把生死簿拿出来。我要查一查,看看这是个什么妖怪!”
 
阎王苦笑道:“大圣啊,你忘了?生死簿上所有猴类的名字已经被你一笔勾销了!”后一个悟空听了冷笑。前一个悟空咬牙切齿地说:“那怎么办?”阎王赔笑说:“大圣别急,还有个办法!地藏王菩萨有一只神兽,名叫‘谛听’,二位去找他辨一辨吧。”
 
“好!”两个悟空又下到十八层地狱。见到地藏王菩萨,两个悟空一齐施礼说:“菩萨,这妖怪变成我的模样,想借您的谛听辨辨真假!”地藏王菩萨听了,点头微笑说:“谛听,你过来!”只见走过来一头狮不狮、虎不虎的灵兽,耳朵和眼睛都特别大。
 
地藏王菩萨说:“你好好听一听,看哪一个悟空是假的!”谛听摇头晃脑地走过去,在两个悟空身上闻了闻,又趴在地上,一只耳朵贴地仔细听了半天,最后开口说:“菩萨,我也分不清真假!”地藏王菩萨说:“没用的东西!两位,佛法无边,看来你们只有去求如来了!”
 
两个悟空走后,地藏王菩萨问谛听道:“你前知五百年,后知五百载,真的没有听出真假吗?”谛听说:“菩萨,其实那妖怪的来历我已经知道了,只是不敢说出来!”菩萨问:“为什么?”谛听说:“那妖怪的神通不在大圣之下,我们地府里没有一个是他对手。”菩萨笑道:“你这滑头!”
 
两个悟空又一路打上西天。如来佛祖正在讲经说法,两个悟空一路棍棒,打上灵山,慌得听讲的四位菩萨、八大金刚、五百罗汉纷纷上来阻拦。可是谁也拦不住!两个悟空一直打到如来面前。
 
一个悟空说:“佛祖,这妖怪变成弟子的模样,天上地下不能分辨,求您为老孙做主!”如来威严地说:“你这猴精,在我面前,还不现出原形吗?”说着,拿起一只发光的钵盂,向假悟空罩去。假悟空一看,有些慌了手脚,连忙跳入半空。
 
悟空大叫:“别让他跑了!”如来微微一笑道:“他跑不了。”又把钵盂轻轻一抛,那钵盂瞬间便变大了,向那假悟空罩去。假悟空被钵盂里放出的金光罩住,动弹不得。
 
悟空问道:“佛祖,这到底是个什么妖怪?”如来说:“这妖怪已经被我的法力镇住,你打开钵盂看看,不就知道了?”悟空掀开钵盂一看,只见里面罩着一只六耳猕猴。悟空越想越气,掏出金箍棒,一棒将那猕猴打死。
 

 
如来阻拦不及,只好说:“悟空,妖怪已除,你和唐三藏的误会也该消除了。你还是回到师父身边去吧!”悟空说:“不是俺老孙不肯回去,只怕回去了,那和尚也不肯收留我。”如来笑道:“你这猴子!好吧,我让观音跟你去走一遭,替你说个情,总该行了吧?”
 
悟空这才拜谢了佛祖,跟着观音返回唐僧身边。唐僧见菩萨来了,慌忙率八戒、沙僧下拜。观音降下云头,说:“唐三藏,前日打伤你的是六耳猕猴,这次多亏了悟空,才打死了假行者!”唐僧拉住悟空的手说:“贤徒,是为师错怪你了!”
 
悟空激动地叫了声:“师父!”师徒二人言归于好。于是,唐僧师徒四人欢欢喜喜,又踏上了取经之路。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