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回【女儿国】

唐僧师徒过了金兜洞,又走了一两个月,转眼间春暖花开。
 
这一天,师徒四人来到一条清澈的小溪边。悟空见溪边停着一条小船,就上前去问道:“船家,我们要去西边,借你的船走一程,行吗?”那船家站起来说:“行啊!这溪水正是往西流的。长老们,请上来吧!”
 
悟空扶唐僧上了船,八戒牵着白马,沙僧挑着行李,也都上船去。那船家说:“长老们坐稳了,开船喽!”说着,用竹篙一点,小船就离了岸,顺着水流向西驶去。
 
师徒四人坐在船上,有说有笑。唐僧说:“悟空,为师口渴了。”八戒说:“师父,您看这水多清啊!”说着,就用钵盂舀了一钵清水,递到唐僧面前。唐僧喝了半钵,擦擦嘴说:“这水果然甘甜!八戒,你也喝一点儿吧。”八戒笑着接过来喝了。
 
忽然,悟空抬眼望见前面有一座大城,就问:“船家,前面是什么地方?”那船家说:“长老,前面就是西良女国。说来也奇怪,这城中好几万人,竟没有一个男子!”悟空好奇道:“哦?”
 
不一会儿,小船就已靠近城门。悟空手搭凉棚一看,城门楼上果然写着四个大字:“西良女国”。只见城门口进进出出的都是女子,就连城楼上站岗的士兵也是女的。
 
船家说:“师父们,我只能送各位到这里了。”唐僧向他道了谢,八戒牵下白马,沙僧挑起行李,师徒四人离船上岸。
 
到了城门外,唐僧说:“徒弟们,你们相貌丑陋,这里又都是女子,不要惊扰了人家!”悟空道:“师父放心!八戒,把你的嘴脸遮起来!”八戒没办法,只好嘟囔着用手把脸挡起来。
 
这里民风淳朴,不用查验,师徒四人牵着白马径直进了城。一路上,只见两边街市上做买卖的小贩、买东西的主顾、路上的行人都是清一色的女子。她们见了唐僧师徒,都很好奇,又见唐僧模样标志,就都围过来,边笑边看。
 
唐僧被看得浑身不自在,就叫道:“悟空,你想个什么法子驱散她们,咱们也好赶路!”悟空听了,笑道:“八戒,把你的脸露出来,吓她们一吓!”八戒听了,就放下手来露出了脸,冲那些女子哇哇大叫。那些女子惊叫一声,连忙一哄而散了。
 
悟空牵着马,笑嘻嘻地来到皇宫殿外。唐僧向管事的女官说明来意,女官赶紧进去禀报。女官见到女王,双膝跪倒说:“启奏陛下,今有大唐高僧三藏法师,带领三个徒弟前去西天取经,路过我国,请求倒换通关文牒,请陛下示下!”女王说:“快请进来!”
 
过不多时,唐僧整好衣冠,迈着方步,昂首挺胸走进大殿。见了女王,唐僧双手合十说:“贫僧唐三藏,参见陛下!”女王看他一表人才,满心欢喜,忙说:“圣僧快请坐!”唐僧道:“谢陛下!”于是坐在一边,递上通关文牒说:“还请陛下为我倒换关文,贫僧好继续西去!”
 
女王翻开文牒看了一眼,道:“大唐高僧原来是唐王的御弟,真是失敬了!”唐僧说:“不敢当!蒙我主唐王恩赐贫僧为御弟,法号三藏!”女王微微一笑,想出一个主意,就把文牒放在一边,说:“唐御弟,一路辛苦了!请先回馆驿歇息。这关文嘛,我自会派人送去。”
 
“这……”唐僧没办法,只好说,“多谢陛下!”然后转身出殿,去找悟空、八戒和沙僧。
 
师徒四人到了馆驿,抬头一看,匾额上写着三个大字:“迎阳驿”。只见出来接待的驿丞和侍从也都是女子。悟空笑道:“有趣,有趣!”
 

 
一进屋,就闻到一阵香气,八戒不禁连打了两个喷嚏。一看屋里的陈设,只见红纱幔帐,红绿锦被,桌上摆着各种胭脂水粉和鲜花头饰。八戒看了,乐得心里直痒痒。他先到绣床上打个滚儿,又到桌上抓起一枝小花戴在耳边,还擦了一些胭脂水粉。
 
馆驿的侍从进来献茶,一看八戒的样子,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。悟空接过茶碗,喝了一口刚要咽下去,扭头看见八戒的模样,忍不住一口茶水喷在八戒脸上。
 
再说那女王,自打见了唐僧,就魂不守舍,整日里茶不思、饭不想。女儿国太师见了,便问:“陛下,可是贵体欠安?”女王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,说:“太师,是我国将有大喜事了!”太师听了,不解地问:“陛下,有什么大喜事?”女王羞羞答答地说:“我想那唐御弟不远万里而来,定是天赐良缘!我想以举国之富,招他为王,我为王后。”太师听了,笑道:“果真是大喜事!自我西良女国开国以来,就没有一个男子。如今天上降下一位御弟爷爷来,正好帮助我王生儿育女,永传帝业!”
 
女王止住她道:“太师!”太师笑笑说:“陛下,微臣这就去馆驿,替陛下求亲!”女王挥一挥手,太师便下去了。
 
唐僧师徒正在馆驿里坐着,忽听驿丞喊:“太师到!”唐僧赶紧出门相迎,口称:“贵客驾到,有失远迎!”一边把太师请进屋里。
 
众人分宾主落座,太师笑道:“恭喜圣僧,贺喜圣僧!”唐僧听得一头雾水,问道:“贫僧喜从何来?”太师说:“下官特来替我主向圣僧提亲!”唐僧还来不及吃惊,忽觉一阵肚痛。八戒也叫嚷起来,喊道:“哎哟,我的肚子……”
 
太师忙问:“圣僧进城之前,是否饮了河中之水?”八戒说:“喝了,我和师父一人喝了半钵!”旁边的众女官听了,都掩着嘴嘻嘻直笑。悟空喝道:“笑什么?还不快去取热汤来!”
 
太师说:“小师父别急!热汤也解不了你师父的腹痛啊!”悟空问:“哦?这是为何?”太师解释道:“只因我国都是女子,没有男人,生儿育女全靠这条河。我国女子年过二十之人,才敢饮那河水,喝了便要降生孩儿,因此叫那河为‘子母河’!”
 
八戒听了,一头栽倒在床上,哭喊道:“哎哟!我老猪要生娃娃了!”悟空跳到床边,扶住他道:“八戒!”八戒扭过头,对悟空说:“猴哥呀,到时候你可得给我找一个手稳的接生婆!”侍女们一听,都掩口偷笑。唐僧说:“悟空,你快向太师问问,找一副药打一打!”
 
太师说:“圣僧,吃药也不管事呀!”悟空一听,急道:“啊?这便如何是好?”太师说:“小师父别急!西南方离此三十里,有座解阳山,山上有一眼井,叫做‘落胎泉’,可解胎气!”悟空说:“哦?好,俺老孙这就去!”
 
悟空对沙僧道:“悟净,你好好照顾师父和八戒,我去去就回!”悟净说:“大师兄小心!”悟空道:“师弟放心!”说完,就一个筋斗飞上天去。
 
悟空到了解阳山,只见这里山青水秀,地上果然有一眼井,井水清澈见底。悟空心想:想必这就是那落胎泉了。悟空变出一个水桶,把水桶放下井去,刚要提水,却听有人喝道:“大胆狂徒,我这泉水可不是白送人的!”
 
悟空抬头一看,见是一个道士打扮的人,于是打个揖手,笑道:“道长,贫僧有礼了!只因来得匆忙,没有准备花红礼品。我是大唐派往西天取经的和尚,我师父误饮了子母河水,求道长赊我一点落胎泉水,回去救我师父!”
 
那道士问:“你可是孙悟空?”悟空说:“正是,你如何认得我?”那道士咬牙道:“若是别人来求我,兴许还借他一点泉水;偏偏是你这猴子,半点不赊!”悟空笑道:“嘿嘿,我也不曾得罪过你呀。”那道士怒道:“我是那牛魔王的弟弟,红孩儿的叔叔!你为何陷害我侄儿?”
 
悟空笑道:“那红孩儿正在观音身边做善财童子,我助他修成正果,你怎么反倒怨我?”那道士哪里听得进,举起一对如意双钩,叫了声:“泼猴,拿命来!”就向悟空扑来。悟空微微一笑,从耳朵里掏出金箍棒迎战。
 
两人斗了十几个回合,悟空使一个分身法,留一个假身敌住那道士,真身却到了井边打水。哪知他刚提起半桶清水,那道士便赶来,用钩子钩住悟空的腿,用力一拉。悟空站立不稳,那桶险些掉进了井里。
 
悟空大怒,举棒来打那道士。那道士斗不过悟空,抬腿就跑。悟空也不追赶,又回来打水。哪知他刚把水提起来,那道士又赶回来,一钩勾在他的手腕上。悟空又追,那道士又跑。就这样反反复复,悟空打不到那道士,也取不了井水。
 
悟空心想: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得找个帮手来!于是,他一个筋斗又翻回女儿国。
 
见悟空进了馆驿,沙僧忙问:“大师兄,泉水取来了吗?”悟空急道:“先不要问,你快随我去帮忙!”沙僧对太师说:“请你好好照看我师父!”太师说:“长老请放心!尽管去吧。”沙僧便提了禅杖,跟悟空腾空而去。太师惊道:“大唐高僧,原来你有一群罗汉徒弟!”
 
悟空带沙僧来到解阳山,说:“悟净,俺老孙前去与那道士交战,你就乘机取那井水!”沙僧说:“大师兄放心!”悟空就掏出金箍棒朝那道士打去。沙僧乘机打起半桶泉水,倒在钵盂里。那道士不是悟空的对手,很快被打翻在地,连声求饶。悟空怒道:“俺老孙没工夫跟你纠缠,快滚吧!”说完,驾起筋斗云,跟沙僧返回女儿国。
 
回到馆驿一看,八戒正疼得满床打滚,唐僧也疼得直冒冷汗。悟空端着泉水,一个箭步跨过去,扶着唐僧说:“师父,快喝吧。喝完就没事了!”唐僧喝了半钵,悟空又端过去给八戒喝。
 
过了片刻,唐僧的肚子不疼了,八戒的胎气也消下去了。太师说:“圣僧的高徒真有本事啊!刚才我跟圣僧说的事,考虑得怎么样?”唐僧说:“贫僧自幼许身佛门,四大皆空!”沙僧说:“我师父决不会贪图托国之富,也不爱你那倾国之容!快倒换关文,放我们西去!”
 
太师为难道:“这让我回去如何向女王交代?”八戒笑着说:“你们女王不是要招婿吗?你回去告诉她,就说我老猪愿意!你把我带进宫去,不就行了?”太师又惊又怕,说:“这却不可!长老虽说也是个男身,可这相貌……”
 
八戒嬉皮笑脸地说:“俗话说:‘粗柳簸箕细柳斗,世上谁见男儿丑?’”悟空跳过来说:“呆子,胡说什么!师父,你就答应了吧。”唐僧正色道:“我若留下,谁去西天取经?”太师道:“圣僧不必担心!我王有旨:成亲后,即刻为圣僧的几位徒弟倒换关文,放他们西去取经!”
 
唐僧急道:“贫僧誓死不从!”太师作色说:“圣僧,凡事不可做绝了呀!”唐僧顺着她的眼神往外一看,只见馆驿前后都有女兵把守,非常严密。这时,悟空又跳过来劝道:“师父,你就留下吧。”八戒也说:“也好让我们好好吃一顿斋饭哪!”太师笑道:“就是,就是。”
 
唐僧急道:“悟空你……你们!”悟空把唐僧拉到一边,朝他使了个眼色。唐僧知道他主意多,就不说话了。悟空笑道:“太师,请你转告女王,就说我师父答应了,叫她赶快给我们倒换关文,另外再准备一桌丰盛的酒席,我师弟肚量大!”太师听了大喜,忙转身回去复命。
 
太师一走,唐僧便问:“悟空,你怎么叫为师答应呢?”悟空笑道:“师父,你看看门外!如不答应,咱们怎么出去?难道叫八戒一顿钉耙,打出去不成?”八戒说:“她们又不是妖怪,都是些细皮嫩肉的小女子,我老猪怎么舍得下手?”
 
唐僧急道:“那你们就把为师一个人留在这里吗?”悟空笑道:“师父别急!俺老孙已想好了办法。你先跟那女王成亲,等她换好了通关文牒,你就说要送我们出城。到时候俺老孙再使一个定身法,将她们定住。两个时辰后,等我们走远了,再解了法术,岂不两便?”
 
唐僧这才转怒为喜,道:“贤徒,就按你说的办!”正说着,只听驿丞喊道:“太师到!”原来女王早就准备好了花红彩礼,派太师送来,顺便接唐僧进宫。众侍女一齐动手,替唐僧脱下僧衣,披红挂彩,扶他上了高头大马。三个徒弟在后面跟着,一路往皇宫而来。
 
到了金殿上,女王亲自下殿迎接。她拉着唐僧的手,欢欢喜喜地说:“酒宴早已摆下,御弟哥哥快请入席吧!”唐僧只得跟着她来到偏殿,悟空、八戒和沙僧在后面跟着。只见一张八仙桌上,摆满了各种金银器皿,里面盛着山珍海味和四季鲜果。
 
八戒的眼睛瞪得溜圆,刚坐下就大吃大喝起来。女王亲手为唐僧斟了一杯酒,递到他嘴边说:“御弟哥哥请满饮此杯!”唐僧怕打乱了悟空的计划,只得勉强喝了。等悟空三人吃饱了,唐僧说:“陛下,请即刻为我的几个徒弟倒换关文,也好让他们早日上路,完成贫僧取经的心愿!”
 
女王巴不得他们早些走,笑道:“好!来人!”有女官端过一只木盘来,里面盛放着唐僧的关文和西良女国的玉玺。女王拿起玉玺,在关文上盖上了红红的印章,笑眯眯地递给悟空。悟空接过关文,笑道:“多谢陛下!师父,徒儿这就告辞了!”八戒和沙僧也跟着站起来。
 
唐僧赶紧起身说:“陛下,贫僧想要去送送他们。”女王说:“唐御弟,你我就要成亲了,你怎么还自称‘贫僧’?”唐僧自知说漏了嘴,连忙掩饰道:“我说惯了,一时说走了嘴。”女王笑笑说:“你要送他们,这也是人之常情。好吧,我就跟你一起去送他们出城!”
 
唐僧不好阻拦。于是,女王率领文武百官,排列着盛大的仪仗队,和唐僧一起欢送悟空三人出城门。出了西门,唐僧骑上白马,对女王施礼说:“陛下,多谢你一番美意!只是贫僧已许身佛门,以普度众生、拯救苍生为己任,实在不能独自安享富贵。请陛下原谅!”
 
女王大吃一惊,问道:“唐御弟,不是说好了,咱们成亲之后,我就将王位让给你!你怎么反悔了?”八戒跑过来,甩着大耳朵叫道:“我们出家人,和你做什么夫妻?快闪开让路!”
 
就在这时,忽然刮起一阵妖风,一个女妖一把将唐僧从马上抓起,笑道:“唐御弟,和我做夫妻去!哈哈,哈哈……”悟空三人被妖风刮得睁不开眼,等睁眼看时,师父已经不见了。
 
悟空大怒,问道:“八戒,你有没有看见妖精往哪边去了?”旁边一个女兵说:“好像往西北方向去了!”悟空道:“沙师弟,你在此看好白马和行李。八戒,你跟我去救师父!”八戒应道:“猴哥,走!”两人便腾空而去。女王一看,叹道:“原来竟是罗汉下凡!”
 
悟空和八戒跟着那阵妖风追到一座高山上,那妖风忽然不见了。悟空说:“这里肯定有妖洞,仔细找!”两人落下云头,眼前果真有一座山洞。洞门上方的石壁上刻着三个大字:“琵琶洞”!悟空说:“八戒,你在这里等着,俺老孙先进去打探一番!”说着,就化作一只蜜蜂,从门缝里飞了进去。悟
 
空进到洞里一看,那女妖正在逼迫唐僧成亲。她将唐僧一把推在地上,厉声说:“你最好放聪明点,我可不是那娇滴滴的女王。我有的是力气和手段!你要是依了我便罢;若不依,我就吃了你!”唐僧吓得瘫软在地上。
 
悟空立刻现出原形,大骂:“不要脸的妖精,快放了我师父!”说着掏出金箍棒向女妖打去。那女妖大怒,骂道:“该死的猢狲,坏我好事!叫你知道老娘的厉害!”说着,举起一把三股钢叉就向悟空刺来。悟空怕伤到师父,且战且退,把女妖引出洞外。守在洞外的八戒见了,一晃钉耙,来助悟空。那女妖一看,忙又变出一把三股钢叉,抵住了八戒的九齿钉耙。悟空和八戒双战女妖,那女妖渐渐落了下风。忽然,她一扭身,悟空大叫一声,捂着脑袋败下阵来。
 
八戒扶着他慌忙逃走。那女妖也不追赶,提着双叉,回洞去了。八戒扶了悟空坐下,问道:“猴哥,刚才明明就要捉住那妖精了,你怎么忽然又败下阵来了?”悟空用手捏着脑袋说:“那妖精不知使一件什么兵器,在俺老孙的头上扎了一下,疼痛难忍哪!”八戒又问:“猴哥,你不是常夸口说你偷吃过蟠桃御酒、老君金丹,又在八卦炉里炼过,所以脑袋特别坚硬?怎么这次却被那妖精伤了?”
 
悟空直道:“头疼,头疼!八戒,快帮我看看破了没有!”八戒移开他的手看了看说:“猴哥,没红也没肿,就是头上有一个小眼儿!”悟空说:“了不得,先睡一晚再说吧。”八戒道:“猴哥,那师父怎么办?”悟空说:“没事,妖精正逼师父成亲呢!不会伤害他。”
 
师兄弟俩就在山坡上睡了一晚。在洞里,唐僧百般不依,那女妖恼羞成怒,就把他捆起来,自己睡了。
 
第二天一早,悟空睁眼起来,一摸额头,嘻嘻一笑说:“八戒,快起来。跟我去救师父!”八戒揉揉眼睛说:“猴哥,你的脑袋不疼了?”悟空说:“不疼了。今天定叫那妖精还我师父!”
 
两人又来到妖洞前。八戒说:“猴哥,你且歇歇,瞧我的!”说着,走到洞门前,抡起钉耙,一下把洞门打出一个大窟窿。 
 
女妖正在睡觉,听到“轰隆”一声,知道是昨天的两个和尚捣乱,一激灵爬起来,提起两把钢叉,杀出洞来。八戒见了,大骂:“妖精,快放我师父出来!”那女妖咬牙道:“又是你们两个丑和尚!竟敢打坏我的大门,看叉!”说着,举叉就刺。
 

 
八戒举起九齿钉耙,舞动起来,呼呼生风。那女妖有些害怕,打着打着,忽然把腰一摆,又放出暗器。“哎哟!”八戒大叫一声,捂着长嘴败下阵来。那女妖冷笑一声,又回洞去了。
 
悟空忙跳过来问道:“八戒,你这是怎么了?”八戒捂着嘴说:“那妖精不知用什么东西,刺了我一下,疼得厉害!”悟空叫他放下手,只见长嘴已经肿起一尺来长。悟空忍不住笑起来。八戒埋怨说: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笑!”
 
正在这时,山上走下来一位老婆婆。八戒说:“看样子像本地人,找她打听打听那妖精的来历。”悟空仔细一看,那老婆婆头上隐隐有佛光,脚下有一团云气,就笑着说:“原来是观音菩萨来了!”八戒一听,赶紧过来参见。
 
观音见悟空认出了自己,就现出本相说:“悟空、悟能,我算出你们师父有难,特来相救!”悟空跪下说:“多谢菩萨!菩萨,那女妖是个什么妖精?身藏一件暗器伤人,好生厉害!”观音笑道:“那女妖是一只蝎子精,那三股钢叉是她的两只钳子变的;她用来刺伤你们的暗器,其实是她尾巴上的毒钩!要救你师父,我指点你去找一个人。”
 
悟空忙问:“找谁?”菩萨说:“东天门里,光明宫昴(mǎo)日星官。”说完,驾云去了。悟空跪在地上拜谢说:“多谢菩萨!”便一个筋斗翻到东天门。
 
见了昴日星官,悟空施过礼,把遇妖求救的来意说了一遍。昴日星官点头说:“大圣,既然是观音菩萨举荐,小神就跟你走一遭吧。”悟空大喜,拜谢道:“多谢星官!”
 
昴日星官随悟空来到琵琶洞外,八戒捂着嘴上来见礼说:“昴日星官,多日不见了!”昴日星官看看他说:“天蓬元帅,你的嘴怎么了?”八戒含含糊糊地说:“让那妖精用尾巴蛰了一下,现在还疼!”昴日星官笑道:“不要紧,我给你治治。”说着,往八戒的嘴上吹了口气,又揉了揉。八戒摸一摸嘴巴,笑道:“好了,不疼了!”
 
昴日星官见悟空两眉之间还有一团黑气,就说:“大圣,我也给你治治。”就又在悟空头上吹了口气,揉了揉。替悟空清了余毒后,星官说:“大圣,你去诱她出来,我自有办法对付!”
 
悟空答应一声,掏出金箍棒,一棒把洞门打了个稀烂。那女妖大骂:“泼猴,你欺人太甚,拿命来!”说着,手举钢叉,冲出洞来。
 
这时昴日星官在山坡上现出原形,原来是一只双冠子大公鸡,足有一丈多高。只见他昂起头,对妖精叫了一声。那妖精也立刻现出原形,却是一只三尺多长的大蝎子。昴日星官又叫一声,那蝎子浑身瘫软,挣扎几下就不动了。
 
悟空说:“原来是这么个东西!”八戒大叫一声:“猴哥闪开!”抡起手中钉耙,一耙将毒蝎子打了个稀烂,嘿嘿笑道:“这回看你还怎么害人?!”
 
悟空和八戒冲进妖洞,见有许多侍女在里面。悟空举棒刚要打,那些侍女连忙跪下哭哭啼啼地说:“圣僧,我们不是妖怪!我们都是西良女国人,被这妖精捉来的。”悟空向她们头上看看,果然没有妖气,就收起铁棒问:“我师父在哪儿?”侍女忙说:“在后面山洞里。”
 
悟空和八戒救出唐僧,又回到西良女国接了沙僧,告别女王,继续上路了。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