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回【通天河】

唐僧师徒过了车迟国,又一路向西行去。走了几个月,转眼已是秋天。
 
这天,师徒四人走在一片林地里,隐约听见哗哗的水流声,越往前走,水流声就越大。待走出林地一看,只见前面一条大河挡住了去路。那河水如万马奔腾,白茫茫的一片,一眼望不到边。
 
悟空跳到前面一探,见岸边立着一块石碑,上面刻着三个大字:“通天河”!石碑的背面还有一行小字:“河宽八百里,自古少行人。”八戒搬了一块石头,用力往河里一抛,只听得“扑通”一声,却半天听不到沉底的声音。八戒说:“师父,这水好深哪!”
 
唐僧听了,眉头紧锁道:“悟空,这里水流如此湍急,又没有船只,怎么过河去?”悟空想了想说:“师父,今天天色晚了,不如先找一户人家安歇,明天再想办法过河。”
 
于是,师徒四人就顺着河岸往上游走。刚走出三四里路,天已经黑了。悟空远远地望见前方有灯火,说:“师父,前面可能有人家。”就牵着马向灯火的方向走去。
 
走近一看,原来是一个村子,住着上百户人家。悟空刚想去敲门,唐僧说:“徒弟们,你们长相凶恶,不要吓坏了人家,还是为师来吧。”
 
说着,唐僧就到一户人家去敲门。吱的一声,门开了,出来一个老汉,问道:“你找谁呀?”唐僧连忙行礼道:“老施主,贫僧是东土大唐派往西天拜佛求经的和尚,想在此借住一晚。”
 
那老汉看他一眼说:“你这和尚,怎么不说实话?大唐到这里有五万四千里,你一个人怎么来的?”唐僧笑道:“施主,贫僧还有三个徒弟,都本领高强,是他们一路护送我到此!”
 
那老汉说:“哦,原来如此。那就都请进来吧。”悟空听了,一下蹦过来说:“老头儿,多谢了!”那老汉吓得大叫:“有妖怪!”转身就跑。唐僧叫住他道:“老施主,不要怕!这是贫僧的徒弟。他们几个虽然长相凶恶,却都是好人!”
 
那老汉定了定神,这才说:“小老儿少见多怪,失礼了!”八戒说:“别说这些了,快去准备斋饭吧。”那老汉答应一声,下去了,一会儿便端上来热气腾腾的馒头和稀饭。
 
唐僧见那老汉老是愁眉不展,唉声叹气,就问:“老施主是不是有什么伤心之事?”那老汉叹了口气说:“唉,师父你不知道,我们这里紧挨着通天河,全靠这河水灌溉庄稼。河里有个灵感大王,每年要吃一对童男童女,不然就要发怒,发大水淹坏农田。我老来得子,有一个独子,名叫陈关保,今年七岁;我哥哥家有一个独生女儿,小名一秤金,今年八岁。今年轮到我们家献童男童女供奉灵感大王了,因此烦恼!”
 
悟空听了,笑道:“老伯,把你的儿子叫来,给我们看看!”陈老汉答应一声,进里屋去把孩子抱了出来。唐僧四人一看,那孩子胖胖乎乎,两只眼睛水灵灵的,很是聪明伶俐、活泼可爱。八戒说:“这么好的孩子,难怪你舍不得!”
 
忽然,悟空跳到地上,变成陈关保的模样。两个孩子站在一起,陈老汉看得眼都花了,问道:“长老,哪个是我儿子?”悟空现出原形说:“老伯,我变得可像你儿子?”陈老汉拍着手说:“简直一模一样!”悟空笑道:“那我变成你儿子,替他去祭献那灵感大王,可好?”
 
陈老汉一听,赶忙说:“长老要是肯如此,就是小老儿的再生父母!孩子,快跪下来,给恩人磕头。”关保也真乖,立即跪下,恭恭敬敬地给悟空磕了三个响头。
 
悟空笑道:“起来,起来!老伯,你刚才说,还有一个侄女,在哪里?也领她来叫我们看看。”陈老汉说:“我哥哥家就在隔壁,长老稍等,我这就去!”说着就转身出去了。
 
时间不大,陈老汉领着一个老头儿进来,那老头儿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。那小女孩长得细皮嫩肉的,大大的眼睛,小小的嘴,扎着两只小辫子。八戒赞道:“这小姑娘,真好看!”
 
陈老汉说:“长老,这就是我哥哥和他家小女。求您也想办法救一救他们吧!”悟空指着八戒笑道:“好,你们多做些白米饭,弄一些好素菜,让我这位师弟吃个饱,他便会想法救这小姑娘!”
 
八戒撅着嘴说:“猴哥,我怎么救她?”悟空道:“你也会三十六般变化,怎么不能救?”八戒说:“要去你去,别算上我!”悟空一把揪住他的大耳朵,使劲一拧,喝问:“去不去?”
 
“哎哟,哎哟……猴哥,我去!我去还不行吗?”八戒连忙求饶。悟空这才放开他说:“早这样不就免了?快快变来!”八戒磨蹭着说:“猴哥,我只会变大树、大象、水牛这些笨东西,这小姑娘这样秀气,我可变不来!”
 
悟空掏出金箍棒来,在他面前一晃,喝问道:“你变不变?”八戒赶紧说:“我变,猴哥别打!”说着,念动咒语,喊了一声:“变!”就变成一秤金的模样。
 
众人见了,哈哈大笑,两个小孩也笑。原来八戒的脸虽然变得和一秤金一样,却还挺着个大肚子。八戒也不好意思地说:“猴哥,我这肚子是回不去了,你看怎么办吧!”
 
悟空笑了笑,对着他的肚子轻吹一口仙气。八戒一摸,笑道:“咦?这肚子回去了!”众人一看,这下八戒变得和一秤金一模一样了。
 
陈老汉的哥哥赶紧领着小女儿给唐僧下跪说:“多谢长老救命之恩哪!”唐僧以双手相搀,说:“老人家不必多礼!”
 
悟空又问:“我们就代替你们的儿子和女儿去祭献那灵感大王,但不知是哪天,怎么个祭献法?”陈老汉说:“就是今晚,一会儿有人来抬童男童女到通天河岸边的灵感大王庙去。童男童女坐在两只红漆盘里,放在供桌上。等到二更时分,灵感大王自会来享用了!”
 
八戒问:“以往他是先吃童男,还是童女?”陈老汉说:“此前有胆大的人偷看过,据说是先吃童男!”八戒庆幸说:“造化,造化!如此说来,我老猪还有机会逃跑。”
 
正说着,只听外面一阵喧闹。陈老汉说:“不好了,他们来接童男童女了!”悟空道:“别慌,快把关保和一秤金抱进去。待我们变化之后,你们把我们交出去就行了!”陈老汉答应一声,赶紧照办。
 
过了一会儿,村民们进来要人。陈老汉就把悟空变的关保和八戒变的一秤金交给他们。村民们便把两个小孩放在两只红漆盘里抬着,并抬着各种酒果供品,一路敲锣打鼓地朝灵感大王庙去了。
 
村民们把盛着童男童女的红漆盘放在供桌上,又摆好了各种酒果供品,纷纷跪下烧香磕头。乱哄哄地闹了一阵,众人关上殿门,渐渐地散去了。
 
大殿里静悄悄的,黢黑一片。八戒有点害怕,就说:“猴哥,咱们也回去吧。”悟空说:“‘救人救到底,送佛送上西!’我们索性等那灵感大王来,捉住他,看看是个什么妖怪!”
 
二更时分,殿外刮起一阵阴风,悟空、八戒借着月光,只见门外出现一个黑影。那黑影推门进来,原来是一个金盔金甲、眼如铜铃、锯齿獠牙的妖怪。
 
那妖怪先走到童男面前,搓了搓手,笑道:“小孩,你叫什么名字?”悟空高声答道:“我叫陈关保,她叫一秤金!”
 
那妖怪吃了一惊,心想:往年我要享用祭品的时候,那些孩子不是哭闹,就是吓晕了过去,今年这童男怎么这么大胆?
 
妖怪有些心虚,不敢先吃童男了,就伸手向童女抓去。八戒忙叫道:“大王,你还是照老规矩,先吃童男吧!”那妖怪又惊又怒,骂道:“小东西,老爷我要先吃哪个,还要你管?”说着,张开血盆大口,向童女咬去。
 
八戒急了,连忙拽起九齿钉耙,用力向那妖怪砸去。那妖怪毫无防备,一看耙来,急忙转身,只听得“当”的一声,后背上便挨了一耙。那妖怪忙负痛跑了。
 
八戒说:“猴哥,这一耙打在盔甲上了!”悟空见地上有东西闪闪发亮,捡起来一看,是两片盘子大小的鱼鳞,笑道:“不必追了,这东西一定是通天河里的鱼精!咱们快回去见师父吧。”
 
八戒拿着两片鱼鳞,跟悟空回到陈老汉家。悟空把打斗的经过说了一遍,八戒把两片鱼鳞给他们看。陈老汉咬牙切齿地说:“原来是这么个妖怪,害了多少小孩的性命!”说着,把鱼鳞摔在地上,狠命地踩了半天,才消了点气。
 
再说那鱼精挨了八戒一耙,负痛回到通天河底的洞府。一个鱼婆过来问:“大王,往年享用完供品回来,都是高高兴兴的,今年这是怎么了?”鱼精叹口气说:“别提了!刚才我高高兴兴地去享用供品,哪知那童男童女却是两个和尚变化的,不但供品没吃成,还被一个和尚用耙子打伤了!”
 
鱼婆一听,问道:“是两个什么样的和尚?”鱼精说:“一个毛脸雷公嘴,一个长嘴大耳,就是那个用耙子把我打伤的!”鱼婆听了,笑道:“大王,那毛脸雷公嘴的是孙悟空,长嘴大耳的是猪八戒,他们都是唐僧的徒弟。” 
 

 
鱼精问:“你是说去西天取经的唐僧?”鱼婆说:“正是。大王,人说吃唐僧一块肉,可以长生不老。有了这唐僧,您还要那童男童女干什么?”鱼精说:“唐僧肉我当然想吃!可是他那两个徒弟着实厉害,如何对付?”
 
鱼婆嘿嘿一笑说:“大王,要吃那唐僧肉有何难?大王法力无边,只要略施小术,下一场雪,把通天河冻成冰。那唐僧取经心切,定然会踩冰过河。等他们走到河心,大王再施个法术,把冰解开,让唐僧掉进水里。这么一来,他还不是您嘴边的肉吗?”
 
鱼精听了,哈哈大笑说:“好!事成之后,也赏你一块唐僧肉!”鱼婆一听,满心欢喜。
 
当晚,唐僧师徒仍在陈老汉家中歇息。睡到后半夜,师徒四人只觉得身上寒冷,裹紧了被子还是止不住地打战。第二天一早,只听陈老汉说:“奇怪,刚十月天气,这通天河怎么就结冰了?”悟空立刻翻身坐起来出去察看。一会儿,八戒跑进屋来说:“师父,您快起来,外面好大雪呀!”唐僧披上衣服,出屋一看,外面已经变成一个白茫茫的世界!
 
唐僧哈着气问:“悟空,怎么一夜之间变得如此寒冷?”悟空跳过来说:“师父,不知怎么昨夜突然下了一场大雪,今早起来,这通天河就结冰了。”唐僧说:“我们正愁没法过河,既然天公作美,我们就踩着冰过去吧。”
 
悟空想了想说:“这十月天气,下这么大的雪,有些奇怪呀!”八戒说:“嗐,猴哥,管他那么多呢!能过河不就行了?师父,待俺老猪试试这冰结实不结实!”说着,他小心地走上冰面,用脚踏了踏,又举起钉耙,使劲往下一砸,冰面上只留下几个白点。八戒说:“师父,这冰冻得实了,可以走了!”唐僧就迈开大步,踩着冰面往河对岸走。悟空叫了一声:“师父,小心哪!”唐僧指着前面说:“那不是有几个行人吗?他们走得,我们为什么走不得?”悟空顺着师父手指的方向望去,果然见有几个小贩正挑着担子在冰上走。
 
悟空这才放心。他找了四块破布,绑住四只马蹄子,牵着马往前走,沙僧挑着行李在后面跟着。四人走到河中心的时候,走在前面的几个小贩忽然不见了。悟空眼尖,大叫一声:“不好!”就在这时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冰面忽然裂开,唐僧、八戒和沙僧脚下一滑,都掉进了河里。
 
悟空赶紧一个筋斗跳到空中。八戒和沙僧都会水,一会儿,八戒牵着马,沙僧提着行李上了岸。悟空急道:“师父呢?”沙僧说:“刚才一阵混乱,我以为师父就在身边,可摸了半天也没摸到!”八戒吐了一口水说:“师父这回是沉底了。”
 
悟空啐了他一口道:“呆子,不许胡说!师父肯定是被那妖怪捉去了。两位师弟,你们也知道,这水里的功夫,俺老孙不如你们。你们快下去看看,把师父救出来!要是那妖怪厉害,就把他引上岸来,俺老孙来对付他!”
 
沙僧提着禅杖说:“大师兄,你就放心吧!二师兄,咱们走!”八戒就扛着钉耙,跟他下水去。二人分开水路,向河底游去。游了好半天,终于到了河底。眼前出现一座宫殿,宫殿的匾额上写着四个大字:“水鼋(yuán)之府”。
 
沙僧说:“二师兄,就是这里了!”八戒说:“你在这儿等着,我去叫门!”说着就扛起钉耙,冲着门里大叫:“妖怪,快放我师父出来!”
 
喊了几声,只见石门大开,从里面杀出一个妖怪来。那妖怪全身金盔金甲,手里提着一对金锤站在门外高喊:“是谁在那里叫骂?”八戒用手点指道:“是你猪爷爷!快放出我师父,不然打烂你的水府!”那妖怪说:“好啊,又是你!上回我没有带兵器,让你占了个便宜;今天你又主动送上门来……休走,看锤!”说着,便抡起双锤,向八戒砸来。
 
悟净一看,立刻挥起禅杖上来帮忙。八戒也舞起钉耙,和沙僧一起双战鱼精。三个人在水底的这场混战,直打了两个时辰,仍不分胜负。八戒一看这妖怪厉害,向悟净使个眼色,拖起钉耙就走。鱼精哪里肯放?举起双锤就在后面追赶。
 
八戒、沙僧出了水面,那鱼精也追了出来。悟空见时机已到,高高跃起在半空,举起金箍棒朝鱼精的头上打去。鱼精看他来势凶猛,知道厉害,忙用双锤一架。只听得“当”的一声,那鱼精被震回水里去了。 
 
八戒急得大骂:“你这猴子,也太性急!你等我们把他引上岸来再动手也不迟啊!”悟空道:“这下那妖怪有了防备,不好办了!”想了一会儿,没有别的办法,只好说:“八戒、悟净,你们再辛苦一趟,把那妖怪引上岸来。这回俺老孙一定看准下棒,叫他不死也昏过去!”
 
八戒还在嘟嘟囔囔,悟净说:“二师兄,大师兄也是心急要救师父,你就别再埋怨他了!”八戒撅着嘴说:“那好吧!猴哥,这回你可打准点,别再叫俺老猪白跑一趟了!”悟空笑道:“师弟放心,快去吧!”八戒又扛着钉耙跟沙僧下了水。
 
两人又来到水底,找到妖怪的水府,在门外叫骂了半天,可是一点儿动静也没有。悟净说:“这妖怪肯定是被大师兄打怕了,不敢再出来!”八戒说:“不敢出来,我就把他打出来!”说着就抡起钉耙朝大门狠狠砸去。“当”的一声,石门破了一个大洞,石门里面却被一块大青石板挡住,任凭八戒和沙僧怎么用力,也砸不开。
 
两人没办法,只好重又钻出水面。悟空见他们身后没有妖怪,奇怪地问:“八戒,那妖怪呢?”八戒摇头说:“别提了!我俩上去打门,可那妖怪却用一块大青石板把门堵住了,躲在里面,就是不肯出来!”
 
悟空抓耳挠腮,说:“这可如何是好?”三人正在着急,只听空中有人说:“悟空,不要急,我来了!”三人抬头一看,原来是观音菩萨驾着祥云来了。悟空高兴地问:“菩萨,你怎么来啦?”观音说:“特来替你们降服这妖怪。”八戒笑道:“太好了!”
 
只见观音不慌不忙地从手上取下一只竹篮,接着从腰上解下一条丝带,丝带的一头拴在竹篮上。接着菩萨站在云上,把竹篮往河水里一抛,念动咒语,随后轻轻地提起竹篮来。
 
悟空、八戒和沙僧围过去看时,见竹篮里盛着一条大金鱼。悟空笑道:“原来是这么个东西!”说着,举起金箍棒就要打。
 
菩萨一摆手说:“悟空莫动手!这畜生本是我莲花池里养着的一条金鱼,天长日久就成了精。今晨我到池边赏花,不见了它,掐指一算,知道它正在通天河里害你师父,就赶来了!看在我的面上,就饶了它吧。”
 
悟空笑道:“好,看在菩萨面上,就饶了它。”菩萨点头微笑说:“快救你师父去吧!”说完,提着竹篮,又返回南海去了。
 
八戒和沙僧到水底打死鱼婆,救出唐僧上了岸。唐僧望着眼前的滔滔河水,犯难地说:“这么大的水,叫为师怎么过去呀?” 
 
话音未落,就见通天河的河水突然往两边分开,一只大白鳖朝他们游过来,足有四张席子一般大。八戒大叫:“不好,又有妖怪!”悟空掏出金箍棒,指着那大白鳖喊:“别靠近,小心吃俺老孙一棒!”不料那大白鳖竟然张嘴说起人话来:“大圣,不要打,我是这条河里的河神!原本被那妖怪强占了水府。今日三位和观音菩萨替小神收服了那妖怪,小神才重新夺回水府,因此特来报答!”
 
悟空一听,收了铁棒问:“哦?你如何报答?”那大白鳖说:“唐长老不是正为过河犯难吗?小神愿叫他骑在我的背上,驮他过河去。”唐僧一听,迟疑道:“悟空,只怕这不稳当!”大白鳖说:“放心吧,唐长老!坐我背上比坐船还稳当。”
 
悟空说:“师父,您就坐上去吧。有我们几个护着,不会有事!”大白鳖就游到岸边,悟空先跳上鳖背,小心扶唐僧上去,然后八戒把白马也牵了上去,沙僧挑着行李担子,接着也上去了。
 
大白鳖说了一声:“几位坐稳了!”就划开四爪,披波斩浪地向河对岸游去。唐僧、八戒、沙僧和白马在鳖背上坐着,悟空则飞在半空保护。
 
不一会儿就过了河心,唐僧不禁赞叹道:“真是又快又稳!多谢河神了。”大白鳖转过头来说:“圣僧,您这次上西天取经,小神还有一事相求呢!”唐僧问:“什么事?请说。”
 
大白鳖说:“小神在这通天河里修行了一千三百多年,虽然会说人话,但却不能脱去硬壳,变成人形。听说西天佛祖能知过去未来之事,恳请师父见到他时,替我问问小神什么时候才能修炼成人形!”唐僧双手合十说:“尊神放心,贫僧记下了。”
 
说话间,大白鳖已驮着唐僧师徒到了对岸。悟空扶师父下了鳖背,唐僧又向通天河神道谢。大白鳖说了声:“不用客气!”转身回水府去了。
 
唐僧上了白马,师徒四人又踏上西天取经之路。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