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回【斗法胜三妖】

唐僧师徒过了火云洞,继续一路西行。这一天,他们来到一座大城外。
 
悟空正牵着马走着,只见一伙和尚推着一辆小车,吆喝着朝这边吃力地走来。车上拉着许多石料,旁边还有两个道士挥舞着皮鞭。悟空摇身一变,化作一个云游的道士,上前问礼道:“道长,贫道有礼了!”那两个道士还了礼,说:“道长,您这是从哪儿来呀?”
 
悟空随口答道:“贫道从昆仑山来。请问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两个道士哈哈大笑说:“道长,你赶快进城领赏去吧。我们国王礼遇道士,凡是云游到此的道士,都有重赏!”悟空道:“哦?莫非我们道士做了国王?”
 
两个道士说:“和国王差不多!师父法力无边,被封为护国大法师,现在要修建的府邸,就是国王赐给师父的。”悟空问道:“请问尊师法号?”两个道士说:“贫道共有三位师父,分别是虎力大仙、鹿力大仙和羊力大仙。”悟空暗暗记在心里,向两个道士拱一拱手。
 
悟空又来到那伙推车的和尚面前,那些和尚慌忙下跪。悟空将他们扶起,问道:“都是出家人,你们为什么要受那些道士的欺压?”为首的和尚说:“长老有所不知,我们这里叫做车迟国。三年前天逢大旱,国王命我们求雨。我们没有求来,可是来了三个道士,法力高强,片刻间便求来大雨。国王责怪我们没用,就将我们罚做苦力。”
 
悟空说:“哦,原来如此。我倒认识一个僧人,很是神通广大!”说着,他从脖子上拔下一撮毫毛,给每个和尚发了一根,说:“如果那些道士再欺负你们,你们就对着毫毛大叫三声‘大圣爷爷’,到时自有高人来救你们。”说完就一转身不见了。
 
“神仙哪!”那些和尚都跪在地上磕头。两个道士见了,以为他们偷懒,举起皮鞭就用力抽打起来。一个和尚连忙掏出毫毛,大叫:“大圣爷爷,大圣爷爷,大圣爷爷!”话音刚落,悟空就现出原形,掏出金箍棒,跳到那两个道士面前便要打。两个道士吓得“妈呀”一声赶紧逃跑了。
 
众和尚一齐跪在地上拜谢。悟空笑道:“实话跟你们说吧,我们是从大唐来到西天取经的和尚。”为首的和尚忙说:“多谢长老相救!如不嫌弃,今晚就在敝寺住下吧!”
 
唐僧师徒跟着那些和尚来到一所寺院门前,只见墙倒屋塌,破败不堪,院门倒在一边。唐僧叹息道:“唉,想不到我佛门弟子竟沦落到如此地步!”为首的和尚端上来一碗稀粥,递给唐僧说:“长老,请将就用些斋饭吧。”八戒惊道:“啊!你们就吃这个?”那和尚答:“有吃的就不错了。”
 
悟空问:“刚才在城外看到的城里那最高的建筑是做什么用的?”和尚说:“那是为国师修建的三清观。三位国师每晚都要去观里参拜,祈求上天赐给国王长生不老的圣水。”悟空听了,打定主意晚上去三清观看看。
 
到了晚上,唐僧、八戒和沙僧都睡下了。悟空悄悄地一个人出了房门,眨眼工夫,就到了三清观。悟空来得早了,观里空无一人。悟空一看桌上摆着许多供品,又一个筋斗翻回破庙。
 
悟空先推了推悟净说:“沙师弟,快起来!”沙僧揉揉眼睛问:“大师兄,什么事呀?”悟空小声道:“三清观里有许多供品。刚才没吃饱,现在咱们去吃点儿宵夜如何?”八戒一听有吃的,一骨碌爬起来问:“猴哥,在哪儿呢?”悟空说:“就在三清观里,赶快走!别惊醒师父。”
 
他们三个悄悄地来到三清殿外,见三位国师正领着国王和王后在参拜神像。悟空急着要吃东西,就吹起一阵狂风。三位国师大惊,连忙保护着国王和王后退出殿去。
 
见大殿里没了人,悟空他们便悄悄进去,掩上殿门。八戒一把抓起桌上的点心就要吃,悟空拦住说:“八戒,先别忙着吃!你知道上面供着的三个神像是谁?”八戒眼皮都不抬,哼了一声说:“‘三清’你都不认识?中间的是元始天尊,左边的是灵宝道君,右边的是……”
 
悟空笑道:“这个我认识,太上老君!”八戒笑道:“听说你偷吃过他的九转金丹……”悟空打岔说:“那都是过去的事了。八戒,我们干脆变成他们三个的模样,吃得才安心!”八戒说:“这有什么难的?你瞧!”说着,身形一晃,就变成了灵宝道君的模样。
 
悟空笑道:“沙师弟,你也变来!”悟净答应一声,念动咒语,立刻变成太上老君的样子。八戒、悟净把灵宝道君和太上老君的神像搬下去,藏在一边,问悟空:“猴哥,你怎么不变?”悟空笑道:“我?嘿嘿!”眨眼之间,就变成了元始天尊,又吹一口仙气,把元始天尊的神像变得无影无踪。师兄弟三人相视大笑,抓起供桌上的果子便毫不客气地吃起来。
 
有个小道士见风停了,又听见大殿里有动静,就推门去看。小道士看见桌上的供品被翻得乱七八糟,果皮和果核扔了一地,赶紧跑去报告国师。三位国师一听,急匆匆地赶来,打开殿门一看,果然和小道士说的一模一样。
 
鹿力大仙说:“奇怪,这灵宝道君的肚子怎么鼓起来了?”悟净听了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三位国师大惊,互相看了一眼,说:“太上老君显灵了!”悟空没办法,只好替悟净掩饰说:“我们看你等着实诚心,特意显灵一次给你们看。你们不是要圣水吗?还不快去取些器皿来!”
 
三位国师听了,连忙高兴地去取器皿。悟净说:“大师兄,我们哪里有什么圣水给他?”悟空笑道:“师弟,你也太老实!刚才酒喝多了,俺老孙正有一脬猴尿给他!”八戒也说:“师兄,你可真行!我老猪也憋得厉害,正好方便方便。”
 
不一会儿,三位国师取来盛圣水的瓶子。悟空一本正经地说:“你等且把器皿放在桌上,然后退出殿外!”三位国师一心想要圣水,欢欢喜喜地退出殿去。悟空、八戒和沙僧看他们出去了,忙拉下裤子,往那瓶中撒了许多尿。
 
过了一会儿,三位国师听里面没动静了,急忙进来取圣水。虎力大仙端起瓶子,仰头喝了一大口。鹿力大仙见他皱着眉头,就问:“师兄,怎么回事?”虎力大仙撇着嘴说:“不知怎么,这圣水有一股尿骚味!”鹿力大仙不信,说:“我尝尝。”说着,也喝了一口,强忍着咽了下去。羊力大仙问:“怎么样?”鹿力大仙点点头说:“的确如此,可能圣水就是这个味!”
 
羊力大仙说:“只要能长生不老……”一仰脖,把剩下的半瓶都喝下肚去。悟空三人见了,哈哈大笑,立刻现出原形!虎力大仙抬头一看,惊道:“你们是谁?”悟空笑道:“我的儿,刚才你们喝的乃是爹爹们的尿水!”
 
三位国师一听,气急败坏地冲上来要抓他们。悟空三人却早已化作一阵轻风,不见了踪影。
 
第二天一早,悟空三人起来,只字不提昨晚大闹三清观的事。师徒四人辞别了庙里的和尚们,继续上路。
 
唐僧带着三个徒弟来见车迟国王,要求倒换关文。不料三位国师就坐在国王身边,一眼便认出悟空他们。虎力大仙站起来说:“陛下,这些和尚昨晚大闹三清观,定然不是好人。不能放他们走!”悟空道:“陛下,我等初来贵国,怎么会跟国师过不去呢?”
 
“就是你们!”鹿力大仙和羊力大仙也一口咬定说。
 
“不是,不是!”八戒和沙僧也叫嚷起来。
 
“不要吵,不要吵!孤王的头都疼了!”国王说。
 
正在这时,有太监上殿来报告:“启奏陛下,外面来了一群老百姓要求国师做法降雨!”国王转头说:“三位国师,这降雨之事,又要劳烦各位了!”虎力大仙笑道:“陛下,这有何难?只要杀了那几个和尚,我们自会做法普降甘霖。“
 
悟空道:“陛下,小和尚也会求雨!”王后说:“陛下,就让他与国师比试比试吧。”悟空道:“好,愿与国师赌个高低!”虎力大仙听了,怒道:“嗯!赌什么?”悟空道:“若是俺输了,要杀要剐随便你!”虎力大仙道:“好!要是你赢了,我就放你们西去!”悟空道:“一言为定!”“走!”虎力大仙说着,就要上台比试。
 
悟空道:“慢着!我们两个同去求雨,待会儿求下雨来,算谁的功劳?”王后道:“这小和尚倒心眼多。”虎力大仙冷笑道:“一会儿,我先上台。只看我的五面令牌为号:第一面,风来;第二面,云起;第三面,电闪雷鸣;第四面,雨到;第五面,雨收云散。”悟空笑道:“妙极,妙极!俺老孙倒要见识见识。”虎力大仙哼了一声,大步走上台去。
 
虎力大仙身穿七星道袍,右手持桃木剑,剑上插了一叠黄色的符纸,左手掐指,口中念念有词。然后,他点燃了符纸,在台上左转三圈,右转三圈。待符纸烧完了,他放下桃木剑,拿起一面令牌,向空中一举。顿时,一阵凉风吹过。八戒说:“这风还真来了!”虎力大仙哈哈大笑,又拿起第二面令牌,往空中一举。霎时,阴云密布,像是要下雨了。悟净不禁说:“大师兄,这道士有些本事呀!”悟空眼珠一转,留一个假身在原地,真身飞去了南天门。
 
见风婆和布云童子正在那里忙活,悟空大喝一声:“你们怎么帮助妖怪?”风婆和布云童子连忙施礼说:“大圣,那妖怪法力高强,听到他召唤,我们不敢不来!”悟空说:“我和他打赌求雨,谁要是再敢帮那妖怪,先叫他吃俺二十铁棒!”风婆和布云童子慌忙说:“不敢,不敢!”
 
正说着,虎力大仙已举起第三面令牌。一时间,电闪雷鸣,眼看就要下雨了。悟空赶紧又找来雷公和电母,重复了一遍刚才对风婆和布云童子说的话,再三嘱咐说:“你们都要听俺老孙的号令,不许帮助那妖怪!”雷公电母赶紧说:“是,是。谨遵大圣号令!”虎力大仙得意扬扬,举起第四面令牌。悟空见东海龙王驾着雨云往这边赶来,赶紧拦住他问:“敖广,你到哪里去?”龙王说:“大圣,玉帝命我到这里来降雨。”悟空说:“那是妖怪使的法术!俺老孙正在和他打赌,比试求雨。你一定要帮我,不许帮助那妖怪!”龙王应道:“大圣放心!”悟空道:“好!你们现在都停下来。风婆,要是让俺老孙看见那道士的胡子飘起来一点,就叫你吃棒子!一会儿,你们只看俺老孙的金箍棒:我这棒子往上第一指,风来;第二指,云起;第三指,电闪雷鸣;第四指,雨到;第五指,雨收云散。都记住了吗?”风婆忙说:“记住了,记住了!”赶紧收住了风口袋,并把袋口扎得紧紧的。布云童子也连忙把云推到一边。 
 

 
虎力大仙正在得意,忽然间风停云散,雷也不响了,看上去没有一点儿要下雨的意思。虎力大仙着急,把令牌往上举了好几遍,仍然一点动静也没有。八戒起哄说:“老道士下来吧,你的法术不灵了!该看我们的啦!”虎力大仙又羞又气,红着脸下了台。
 
悟空一个筋斗及时翻回来,落在假身上,笑嘻嘻地说:“这回该看我老孙的了!”说完,一步跨上求雨台。他从耳朵里掏出金箍棒,把它变得足有一丈长,向空中高高举起。霎时,只见狂风大作。八戒高兴得拍手大叫:“风来了!”
 
悟空又往上一指,顿时乌云密布;悟空第三指,果然电闪雷鸣;再一指,顷刻间便下起了倾盆大雨。国王高兴地说:“这下我们的庄稼有救了!”过了一会儿,国王喊道:“雨够了!”悟空又把金箍棒往空中一指,立刻雨收云散,放出太阳。
 
国王笑道:“三位国师,这小和尚也会求雨,就放他们西去吧?”
 
“不行!”虎力大仙说,“刚才我求雨时,正赶上神仙们不在家;轮到他求雨时,神仙们接到我的令牌,正好赶回来。所以论起功劳来,还应算在我的头上!”“这……”国王为难地看看悟空。悟空笑道:“什么神仙不在家!降雨的龙王就在天上,你要是能叫他现身,就算你赢!”虎力大仙不会这样的法术,只好干叫了两声:“龙王现身,龙王现身哪!”却没有一点儿动静。
 

 
悟空冷笑道:“嘿嘿,这回该看俺老孙的了!龙王,快快现出真身!”敖广听了,哪敢不依?立刻化作一条巨龙,在云雾里若隐若现。车迟国的国王和官员们见了,连忙齐刷刷地跪倒施礼。悟空一挥金箍棒对龙王道:“这里没你的事了,你去吧!”巨龙便转身隐去了。
 
车迟国王见悟空对龙王呼来喝去,心下暗自佩服,就说:“大国师,这回该放他们西去了吧?”虎力大仙又说:“陛下,我等愿将平生所学道术,和唐朝和尚再比试一场。如果输了,情愿让出国师的职位!”国王劝道:“国师,何必如此呢?”虎力大仙说:“我意已决,请陛下恩准!”国王没办法,只好问道:“大唐高僧,你们可愿与国师比试呀?”
 
悟空笑道:“好,无论他比什么,俺老孙都愿意奉陪!”虎力大仙说:“陛下,我这次要跟他们比打坐参禅。”国王笑道:“国师,那打坐是和尚的本分,你怎么要跟他比这个呢?”虎力大仙解释道:“陛下,我这打坐与别人不同:要用五十张桌子,一一摞起来,成一座高台,然后驾一朵云上去,坐在台上,几个时辰不能动。叫做‘云梯显圣’!”
 
国王问:“大唐高僧,你们敢不敢比呀?”这下可把悟空难住了,他抓耳挠腮地说:“八戒,俺老孙天生喜动,不喜静;你就是拿根铁链把我绑住,恐怕我也坐不住。这可怎么办?”这时唐僧走过来说:“悟空,为师倒会打坐,只是上不去这高台。”
 
悟空立刻眉开眼笑,说:“怎么把师父给忘了!师父,比试打坐你肯定赢他,俺老孙送你上去!”于是,悟空大喊道:“我们比!这回让我师父跟他比。”
 
两座高台已经搭好了。从下面向上望去,简直高耸入云。别说真的上去,光想想就两腿打晃!
 
虎力大仙气势汹汹地说:“和尚,请!”唐僧毕恭毕敬地说:“道长请!”虎力大仙哼了一声,走下大殿,驾起一朵黄云,一直飘到高台上,盘腿坐下。唐僧走到另一座高台下,悟空吹一口仙气,变出一朵白云,送唐僧上去,稳稳坐好。唐僧双手合十,闭目念起经来。
 
两个时辰过去,虎力大仙有些坐不住了,唐僧却依然纹丝不动。鹿力大仙在高台下见了,暗中念动咒语,手指向唐僧一弹,变出一只臭虫,在唐僧的脖子上叮咬不放。唐僧觉得痒痒,但打坐的规矩是不准动手,他只好耸起肩膀去蹭痒。
 
八戒看见了,觉得有些奇怪,说:“猴哥,师父平时打坐,好几个时辰一动不动,今天怎么坐不住了?”悟空说:“定是那道士捣鬼,待我上去看看!”说着,就留一个假身在原地,自己化作一阵轻风,飞到唐僧脖子后面。只见一只臭虫正在叮咬。悟空一口气将臭虫吹落,心想:这些道士可恨,待俺老孙也戏耍你一回!
 
想到这儿,他飞到虎力大仙背上,变成一条一尺长的大蜈蚣,冲着他的脖子狠命咬了一口。虎力大仙“啊呀”大叫一声,一头栽下来。幸亏鹿力大仙和羊力大仙赶过去双手接住,才没有摔伤。
 
悟空把师父接下来,笑嘻嘻地上前去问道:“国师,这是怎么了?”鹿力大仙说:“大国师突然犯了头疼病,算不得数!有本事再比一场!”国王难为情地说:“国师,还要比呀?”
 
悟空笑道:“不让你使尽看家的本事,谅你也不会心服!说吧,这回比什么?”鹿力大仙说:“这回我跟你比‘隔板猜物’。”悟空问道:“什么叫‘隔板猜物’?”
 
鹿力大仙说:“请国王陛下预先在一只大木柜里放一件东西,我们分别猜是什么。谁说得准,就算谁赢!”悟空笑道:“好好,就依你!”
 
一会儿,国王命人抬来一只朱红色的大木柜,对他们说:“两位请猜吧。”悟空说:“国师先请!”鹿力大仙念动咒语,打开透视眼一看,笑道:“是一件红袄绿裙。”国王点头微笑,说:“和尚,该你猜了!”
 
悟空站在原地不动,真身却早化作一只小虫,钻进柜子里。悟空一看,果然是一件红袄绿裙,心想:这妖道倒真有‘隔板猜物’的本事,待我给他换一换。于是悟空就吹一口气,把红袄绿裙变成了一口破钟。
 
悟空飞出来,悄悄对唐僧说:“师父,你就猜是一口破钟。”唐僧便说道:“陛下,贫僧猜,这柜里是破烂的一口钟。”王后听了大笑,说:“和尚错了,我堂堂的车迟国,怎么会放一口破钟进柜子里?”不料打开柜子一看,却果真是一口破钟。王后大惊,说:“明明是我亲手放的红袄绿裙,怎么变成了一口破钟?”悟空悄悄告诉了八戒自己刚才的小动作,八戒掩口偷笑。
 
国王又惊又怒道:“把柜子抬下去,孤王亲自来放!”过了一会儿,柜子重新抬了上来。国王问:“和尚,你猜这回是什么?”鹿力大仙抢先答道:“陛下,您这回放的,乃是一只鲜桃!”
 
悟空又变成小虫飞进去,看见一只又大又红的鲜桃,就毫不客气地吃了个精光,只留下颗桃核。他飞出来小声对唐僧说:“师父,你就猜是一枚桃核。”唐僧就说:“陛下,贫僧猜,是一枚桃核。”国王说:“你错了,打开!”
 
待打开柜子一看,里面却果然只有一枚桃核。国王大惑不解,说:“明明是我亲手放的鲜桃,怎么只剩下了一只桃核?”八戒偷笑道:“这国王不知道,猴哥最爱吃桃!”
 
虎力大仙见了,悄悄对国王说:“陛下,这和尚会换物的法术。我有个办法,管叫他再换不了!”国王说:“哦?国师有什么好主意?”虎力大仙说:“我们把东西换成人,放一个小道士进去,叫他猜不着!”国王点头笑道:“好,就这么办!”
 
大木柜重新抬来,鹿力大仙说:“我猜是一个小道童。”悟空飞进柜里,见果然是个小道童,就摇身变做鹿力大仙的模样。小道童惊问:“师父,你怎么也来了?”悟空说:“我想了个法子,好让那唐朝和尚猜不着!”小道童问:“什么法子?”悟空说:“把你的头发剃了,装成一个小和尚。”小道童说:“愿听师父安排!”悟空笑道:“好,为师这就替你落发。一会儿外面叫小道童,你千万不要出来,等叫小和尚再出来!”小道童说:“好!”悟空就拔下一根毫毛,变做一把剃刀,飞快地将小道童的头发剃了个精光。
 
鹿力大仙叫道:“童儿出来,童儿出来!”一连叫了几声,也不见动静。悟空笑道:“该看我们的了!小和尚出来!”只见柜门大开,一个小和尚念着经从里面走了出来。八戒和沙僧哈哈大笑。国王苦笑着说:“国师,这回该放他们走了吧?”
 
虎力大仙说:“不能放!陛下,我等愿倾尽平生所学,与那唐朝和尚比个高低!只怕他们不敢再比!”悟空冷笑道:“有什么不敢?你说,还比什么?”虎力大仙说:“比砍头再生!”鹿力大仙说:“比刨腹挖肠!”羊力大仙说:“比油锅洗澡!”
 
国王一听,差点儿吓昏过去,连忙劝说:“三位国师,还是不要比了吧?”虎力、鹿力和羊力大仙一齐嚷道:“要比,要比!”悟空咬牙道:“好,俺就再跟你们比一比!”唐僧担心地问道:“悟空,你有把握吗?”悟空笑道:“师父放心,俺老孙不会有事!
 
”国王于是吩咐布置法场,王后说:“小和尚,头砍了,人就死了,你可要想清楚!”
 
悟空笑道:“多谢娘娘关心!小和尚自幼学过一个对付砍头的法儿,不要紧。”国王问道:“你们哪个先去呀?”悟空一拱手说:“国师,这次让我占个先吧!” 
 
 

 
虎力大仙冷笑一声,说:“好,请!”心想:还真有人急着找死的?
 
只见悟空跳到断头台上,把脑袋往木墩上一枕,抬手招呼两个刽子手说:“来吧,来吧。”两个刽子手从来没见过这等场面,愣了一下,手起刀落,悟空的头颅就被砍下,滚在一边。
 
八戒一看,大哭道:“猴哥,你怎么这样傻呀!”唐僧也伤心得流下泪来。三位国师哈哈大笑。不料这时悟空的身子却站了起来,招招手对地上的头颅说:“头来,头来!”那脑袋就听话地滚回了悟空的脖子上,悟空又伸手将它扶正。
 
王后看得目瞪口呆,说:“小和尚,过来让我摸摸!”悟空就伸过脖子去让她摸。王后惊喜道:“啊呀,连一点痕迹都没有!”三位国师见悟空没事,都不笑了。悟空却笑道:“国师,该你了!”
 
虎力大仙挺着胸脯走上断头台,把头一伸,大叫:“来吧!”刽子手一刀下去,头颅就滚在一边。虎力大仙也像悟空一样,站起身来叫道:“头来,头来!”那头颅果真也向他滚去。悟空一看,迅速留个假身,真身却变做一条黄狗,把那颗头颅叼走了。虎力大仙喊了半天,终于气绝倒地而死。
 
众人围过去一看,只见地上躺着一只没头的死老虎。鹿力大仙哭得捶胸顿足,说:“陛下,这一定是那和尚使的障眼法。我愿和他比刨腹挖肠!”悟空笑道:“正要领教。走!”
 
悟空站在台下道:“我的肠子乱了,正好理一理。拿刀来!”刀斧手递过一把尖刀,悟空接在手里,解开衣服,朝肚皮一划,那肠子就流了出来。悟空用一只木盆接住,梳理了一番,又放回肚去。众人看时,竟连一个伤疤都没有。悟空道:“二国师,该你了!”
 
鹿力大仙走下大殿,也解开衣服,划开肚皮,掏出肚肠。悟空一看,又留个假身,真身变做一只苍鹰,一爪抓起鹿力大仙的肚肠,飞上天空去了。那鹿力大仙哼了一声,也气绝身亡。众人一看,原来是一头梅花鹿。羊力大仙气急败坏地说:“陛下,这又是那和尚使的障眼法。我愿与他比下油锅!”悟空笑道:“俺老孙身上脏了,正好洗洗!”
 
国王命人架起油锅,一会儿,油锅就滚开了。悟空脱了衣服,跳进滚烫的油锅里,一会儿搓搓胳膊,一会儿翻个跟头。唐僧惊问:“悟空怎么不怕烫?”八戒笑道:“嗐,师父!猴哥在太上老君的八卦炉里炼过,还怕下油锅?”
 
洗了一会儿,悟空跳出来笑道:“三国师,这回轮到你了!”羊力大仙也脱了衣服下了油锅。悟空一看,疑道:“奇怪!这油锅怎么不冒热气?”他又留下个假身,真身使个隐身法跳到油锅前伸手一摸,油是凉的!
 
悟空大惑不解,低头往下一看,见有一条冷龙趴在锅底下。悟空骂道:“泼泥鳅,你怎么敢帮那妖怪?”那条冷龙说:“大圣,小龙受那妖怪的法力拘束,不得不听他的号令。”悟空怒道:“快快滚回你老家去,不然吃我一棒!”那冷龙赶忙一溜烟儿窜回北海去了。
 
冷龙一走,油锅一会儿就开了。羊力大仙在沸油中挣扎了一会儿,就沉底了。众人围过去看时,油锅里已经只剩下了一副羊骨头。悟空冷笑道:“你这糊涂的国王!这三个国师,分明是一只虎精、一头鹿精和一只羊精,你还浑然不知!”
 
车迟国王吓得说不出话,半天才回过神来,忙命人替唐僧倒换了关文,又亲自送他们上路。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