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回【平顶山 下】

两个小妖被悟空骗走了宝贝,还自以为得了便宜,一路欢欢喜喜地抬着“宝葫芦”回了洞,见了金角和银角。银角问道:“孙悟空装回来了吗?”精细鬼说:“路上遇见一个老神仙,我们用装人的葫芦和玉净瓶换了他这个装天的葫芦!”
 
银角听了,说道:“哦,有这等事?快快装给我看,可不要是叫那猴子给骗了!”精细鬼说:“是。”说着,就把“宝葫芦”往空中一举。伶俐虫连忙对众小妖说:“注意,天要黑了!”银角下令说:“小的们,点起火把!”
 
可是等了半天,也不见有半点要天黑的迹象。金角急道:“坏了,肯定是那猴子逃了出来,把宝贝骗走了!”这时,伶俐虫过来说:“大王,我听说还要念咒语呢。”银角说:“好,你来念咒!”
 
伶俐虫接过葫芦说:“好,我来装天!”说着,就捧起“宝葫芦”,口中默念道,“与我奏上玉帝,说俺法力无边,快快把天收起!不然动起刀兵,打上凌霄宝殿……”
 
咒语念完又等了半天,还是一点儿动静也没有。金角急得快要哭出来,说:“不灵,不灵。准是让那猴子给骗了!”银角说:“哥哥别急,咱们还有一件宝贝——晃金绳!”金角说:“可是晃金绳在干娘手里。”银角笑道:“哥哥,咱们派两个小子去接干娘,就说请她来吃唐僧肉。再让她把晃金绳也带来,捉住那猴子,不就行了?”
 
金角说:“好主意,就这么办!来人……”精细鬼、伶俐虫赶紧跑过来。银角呵斥道:“下去!巴山虎、倚海龙……你们两个,去压龙洞把老奶奶请来,就说请她来吃唐僧肉,再把晃金绳也带来,好捉孙行者。快去!”巴山虎和倚海龙领命下去了。
 
悟空得了两件宝贝,正高兴地摆弄着玩,忽见莲花洞洞门大开,从里面出来两个小妖,抬着一顶空轿子,不知要上哪儿去。悟空收起宝贝,变成一只小虫,悄悄地跟在他们身后,一路向压龙山走去。
 
悟空跟着他们进了一座山洞,见一个老妖婆坐在里面。两个小妖跪下施礼道:“老奶奶,我们是莲花洞的,大王和二大王请您去吃唐僧肉,顺便把晃金绳带去,好捉那孙行者。”老妖婆笑道:“真是两个孝顺儿子。好!我这就跟你们去。”
 
老妖婆带上晃金绳,让两个小妖抬着,一路颠簸着往莲花洞走去。悟空也跟在后面。走到半路上,悟空现出原形,轻轻一棒,把两个小妖打死。老妖婆大吃一惊,转身想跑,也被悟空打死,原来是一只九尾狐狸。悟空从她身上搜出晃金绳,揣在自己怀里,然后拔下两根毫毛,吹一口仙气,变做巴山虎和倚海龙。他自己则变成老妖婆的模样,让两个小妖抬着往莲花洞去。
 
“大王,老奶奶接回来了!”到了莲花洞,巴山虎和倚海龙齐声说。“
 
干娘驾到,有失远迎!”金角和银角一看干娘来了,连忙走下座椅迎接。“
 
我儿免礼,那唐僧在哪儿呢?”悟空问。
 
“干娘请看,这就是那唐僧!”金角和银角把悟空领到被绑着的唐僧面前,指给他看。
 
“这就是那猪八戒吧?”悟空故意问道。“
 
对,这肥头大耳的正是猪八戒。干娘快请坐!”金角和银角把悟空扶到椅上坐下。
 
“好。”悟空转身时,乘机向八戒挤挤眼睛笑了一笑。
 
“啊?呵呵,呵呵……”八戒立刻眉开眼笑。沙悟净在旁边问:“二师兄,死到临头了,你怎么还笑?”八戒小声说:“原以为是老妖婆来了,没想到却是弼马温到了!”
 
悟空坐下,笑嘻嘻地说:“这唐僧肉倒不忙吃,听说猪八戒的耳朵甚是可口,我的儿,割下一个来给干娘下酒!”银角一听,立即吩咐说:“小的们,把猪八戒的耳朵割下来!”
 
八戒一听可慌了神,大叫道:“该死的猴子,你不得好死!”金角和银角一听,大吃一惊,齐向“干娘”望去。
 
悟空把脸一抹,现出原形,笑道:“我的儿,还不快给干娘倒酒!”金角和银角气得哇哇大叫,一把掀翻了桌子。银角手举七星宝剑砍杀上来。悟空怕在这里动手伤到师父,一纵身跳出洞外,喊道:“妖怪,快把我师父、师弟送出来,免得你孙爷爷动手!”
 
“啊——”银角带着小妖冲杀出来。悟空也掏出金箍棒迎面打去,银角用七星宝剑接住,两个剑来棒往,打了三十个回合,不分胜负。
 
悟空心中一动,想:我老孙真是糊涂,不是刚得了条晃金绳吗?干吗不用这宝贝擒他,还费力跟他动手!想到这儿,悟空把晃金绳往空中一抛。那绳仿佛有灵性一般,立刻把银角紧紧缚住。 
 

 
悟空见了,欢喜地笑道:“真是个好宝贝!”说着,转身要回洞里去对付金角。不料银角却念动咒语,那晃金绳从他身上解下来,直向悟空扑去。悟空一看不好,撒腿就跑。可还没跑两步,就已经被绳子追上,捆了个结结实实,倒在地上。
 
悟空想挣断绳索,可是无论两膀怎么用力,那晃金绳都纹丝不动。悟空眼珠一转,又想了个办法,他念动咒语,想把身子变小了逃出来。不料绳子也跟着变小,还是紧紧地捆在身上。
 
银角走过来,哈哈大笑,说:“没想到吧?这晃金绳还有个松绳咒。你自作聪明,反而是给我送宝贝来的!”说着,他一弯腰,从悟空身上把紫金红葫芦和羊脂玉净瓶两件宝贝解下来,收了回去。
 
银角提着悟空回到山洞,把他往地上一丢,笑道:“哥哥,我把那猴子抓回来了,两件宝贝也追回来了!”金角一看,大笑说:“贤弟,你真行啊!小的们,快摆酒来,给二大王庆功!”酒端上来,金角给银角敬了一杯。银角说:“多谢哥哥!”接过酒来一饮而尽。接着,他们又推杯换盏起来。
 
八戒见悟空也被捉进洞来,笑道:“猴哥呀,现在猪耳朵吃不成了吧?”悟空啐他一口道:“你这呆子,老孙变化了,还不是为了救你们?”八戒这才低头不说话了。
 
悟空乘金角银角饮酒作乐得意忘形时,一骨碌滚到沙僧身边,轻声说:“沙师弟,给我咬下一根毫毛来!”沙僧咬下一根在嘴里,悟空对着那根毫毛吹了口气,叫声:“变!”那毫毛立刻变成一把锉刀。悟空说:“沙师弟,快锉!”悟净就咬着锉刀,在绑着悟空的晃金绳上锉起来。
 
不一会儿,只听“嘣”的一声,晃金绳被锉断了。悟空悄悄抖落绳索,把晃金绳揣进怀里,然后吹了口仙气,在地上变出个被绑着的假悟空。悟空得了晃金绳,逃出洞外。过了一会儿,小妖进洞来禀报:“报大王,外面有个毛脸雷公嘴的猴子,自称是孙行者的弟弟者行孙,在洞外叫骂!”
 
银角一听,问道:“哥哥,孙行者还有个兄弟吗?”金角说:“这倒没听说。”银角摆手说:“不管他!反正宝贝在我们手里,来多少都把他装进去!”金角道:“兄弟说得是。”银角说:“哥哥,你先在这里等着,我去把他也装回来!”说着,就拿起自己的羊脂玉净瓶出去了。
 
银角拿了宝贝出来,问道:“哪个是孙行者的弟弟?”悟空跳过来说:“俺就是!”银角一看,这“者行孙”长得和孙行者一模一样,笑道:“你这猴子,倒被你逃了出来!”悟空道:“我是孙行者的弟弟者行孙,快把我大哥放出来!”
 
银角冷笑道:“不管你是谁,我叫你一声,你敢答应吗?”悟空高喊:“你叫爷爷一千声,爷爷就答应你一万声!”银角说:“好!”就摘下玉净瓶的塞子,把瓶口朝下,叫道:“者行孙!”悟空有点儿心慌,生怕一不小心答应了,被那玉净瓶吸进肚里去。
 
银角嘿嘿一笑,又叫:“者行孙!”悟空心想:俺的真名叫“孙行者”,“者行孙”不过是随口编的一个假名,应该不会有事;若是不答应,倒叫他小看了俺老孙!
 
想到这儿,悟空大叫一声:“你爷爷在此!”不料话音未落就嗖地一下被吸进瓶里去了。原来这玉净瓶,不管叫的是真名字还是假名字,只要答应了,都会被吸进去。
 
银角见悟空中计,赶紧盖上瓶塞,以防他跑掉。他哈哈大笑着返回洞府,把宝瓶往桌上一放,说:“哥哥,那者行孙被我用宝瓶装回来了!”金角说:“好!过一时三刻,让那猴子化成一滩脓血!”说罢两个妖王便仰天大笑。
 
八戒唉声叹气地说:“这下可完了,那猴子自身难保了!”唐僧一听这话,心里也凉了半截。
 
再说悟空被吸进瓶里后,只见瓶底烟雾缭绕,放出两道白光。悟空知道厉害,用两手两脚撑住瓶壁,不让自己滑下去。可是总这样也不是个办法,悟空灵机一动,往瓶里撒了泡尿,然后大叫:“哎呀,我的脚化了……哎哟,我的腰也化了!”
 
金角和银角在外面听见,拿起宝瓶来摇了摇,听见里面果然有水声。银角笑道:“哥哥,腰一化他就完了!”金角说:“兄弟,快打开瓶子,看看那猴子变成什么样了!”
 
悟空听他这么一说,立刻变了一个半截身子的假悟空在瓶底,自己化作一只小虫,趴在瓶塞上。银角拔出塞子,眯起一只眼往里面一看,哈哈笑道:“哥哥,者行孙已经化了一半了!”金角一听,大笑说:“兄弟,你劳苦功高,为兄再敬你一杯!”
 
不料悟空乘他拔出塞子的机会,早飞走了。金角和银角又开怀畅饮起来,喝了一会儿,金角摇摇酒壶说:“怎么没酒了?”银角晕晕乎乎地招呼说:“小的们,上酒!”
 
悟空机灵,立刻变成一名小妖,端上一只酒壶说:“大王,酒来了!”金角一把拿过酒壶,又给银角倒酒。悟空乘金角不注意,把他身上的紫金红葫芦取下来,挂在自己腰上,然后又变出个假葫芦,挂回他腰上。两个妖王只顾饮酒,丝毫没有察觉。
 
悟空得了宝贝,逃出洞去,又在洞外大叫:“妖怪,快放了我大哥和二哥,我是他们的弟弟——行者孙!
 
”金角一听,摇头叹气道:“兄弟,这下捅了猴子窝了——晃金绳捆住了孙行者,玉净瓶装了者行孙,现在又来了个行者孙!”银角说:“哥哥,你怕什么?只管把他也拿来就是了!”金角说:“你的玉净瓶装了者行孙,拿我的紫金红葫芦去吧。”说着就摘下葫芦,递给银角。
 
银角不知这是个假的,接过来走出洞府。来到洞外,银角大叫:“哪个是孙行者和者行孙的弟弟?”悟空蹲在一块石头上说:“你爷爷在此!”
 
银角微微一笑,说:“我也不跟你斗口,我叫你一声,你敢答应吗?”说着,举起葫芦。不料悟空也笑道:“我的儿,我叫你一声,你敢答应吗?”说着,也从身后取出一只红葫芦来。银角一看,吃惊地问道:“你这葫芦怎么和我的一模一样?我问你,你这葫芦是从哪儿来的?”悟空反问道:“你这葫芦是从哪儿来的?”
 
银角把嘴一撇,竖起大拇指,摇头晃脑地说:“我这葫芦,是从太上老君的仙藤上摘的!”悟空点头笑道:“啊,彼此彼此!我这葫芦也是从那儿摘的。”
 
“也是从那儿摘的?我不信!”银角说。
 
“不信?我告诉你,原来那仙藤上结了两个葫芦:你那个是雌的,我这个——是雄的!”悟空说着,把腰杆一挺。“
 
什么?这宝贝还分雌雄?”银角将信将疑地说,“不管那么多,先斗了再说!”
 
“好,我让你先叫。”悟空道。
 
银角拔下葫芦塞子,把口朝下,对准悟空喊道:“行者孙!”
 
悟空笑眯眯地说:“你爷爷在此!”银角吃惊地摇了摇葫芦,自言自语道:“咦?怎么不灵了?”
 
悟空笑道:“你的宝贝是雌的,见了我这个雄的,就不灵了!”
 
银角还不甘心,又叫:“行者孙!行者孙……”
 
悟空大叫:“爷爷在此,爷爷在此,爷爷在此!”
 
银角见自己的宝贝不灵了,转身想跑。悟空一个跟头翻下来,拦住他说:“刚才让你叫过我,现在该俺老孙叫你了!”说着,他拔出葫芦塞,也把口儿向下,对准了银角叫道:“银角大王!”
 
银角吓得转身就跑。悟空使一个分身术,变出好几个悟空,个个手拿葫芦把他围住,叫道:“银角大王!银角大王……”
 
银角被叫得心慌意乱,无意中“啊”了一声,立刻被吸进葫芦里。
 
金角听说银角被捉,痛哭流涕道:“兄弟呀,是我害了你啊!”八戒被吊在洞里,大笑说:“妖怪,你别哭了!快把我们放下来,好酒好饭招待,再把我们送出去!”金角一听,大怒道:“呸!孙悟空,我跟你拼了!”说着,拿起七星宝剑,冲出洞去。
 
悟空正在洞外等着,见金角气急败坏地冲出来,不慌不忙地掏出金箍棒,在空中一晃,朝金角迎面打去。金角举起七星宝剑招架,却终究不是悟空对手,只斗了二十几个回合,就被一棒打翻在地。
 
悟空举起金箍棒,刚要下手,只听空中传来一个声音:“大圣,住手!”抬头一看,原来是太上老君。悟空笑着问道:“老倌儿,你来干什么?”太上老君说:“正为这两个孽徒而来!他二人本是我的一对道童,不想却乘我睡着了,偷了我的宝贝,逃下界来做了妖怪。”
 
接着,他用拂尘对着地上的金角轻轻一拂,金角立刻变成了一个小道童。太上老君呵斥道:“畜生,竟敢私逃下界!”金角连忙跪下磕头说:“徒弟以后再也不敢了,求师祖饶恕!
 

 
悟空笑道:“原来是你管教不严,纵徒为妖!”太上老君呵呵笑道:“你这猴子,好厉害的嘴!快还我宝贝,救你师父去吧!”悟空嬉皮笑脸地说:“什么宝贝?俺老孙不曾见过。”太上老君用拂尘一拂,那紫金红葫芦、羊脂玉净瓶、晃金绳和七星宝剑几件宝贝就到了他手里。
 
悟空赶紧抓住晃金绳说:“这条带子是俺老孙的!”太上老君呵呵笑道:“这是老夫的一条腰带,也被他们偷下界来。”说着,用力一扯,就扯回了那条晃金绳。太上老君把银角从葫芦里放出来,转身对悟空说:“快救你师父去吧!”说完,就带着两个徒弟返回天宫去了。
 
悟空回到妖洞,救出唐僧、八戒和悟净,放火烧了妖洞。师徒四人牵着马,挑起行李,又欢欢喜喜地上路了。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