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回【三打白骨精】

唐僧师徒离了五庄观,又走了一个多月,来到一座大山前。悟空一看,四周崇山峻岭,杂草丛生,山势十分险恶,便道:“八戒、沙僧,小心保护师父!”
 
又走了一会儿,唐僧说:“悟空,为师肚子饿了,你去化些斋饭来吧。”悟空说:“师父,不是徒弟不愿意去,只怕俺老孙走了,有妖精来加害师父!”唐僧道:“你放心去吧,有八戒、沙僧在此,不会有事。”
 
“师父,先待俺打探一番。”悟空说着,跳至半空,手搭凉棚,向四面眺望,然后说,“师父,这方圆几十里没有人家,仅山南有一片红,想是熟透了的果子,徒弟这就去给你摘些来,解解渴吧。”
 
悟空刚要走,还是不放心,又扶唐僧坐下说:“师父,你先请坐!”接着,从耳朵里掏出金箍棒,在地上画了一个圈,道:“师父,这个圈有俺老孙的法力,寻常的妖魔进不来。八戒、沙僧,你们也进来,好好保护师父。不等俺老孙回来,千万不可走出圈外!”
 
八戒说:“大师兄可真有意思,画个圈叫我们钻。”沙僧说:“你就进来吧!”一把将他拉了进来。唐僧道:“悟空,你放心去吧,快去快回!”悟空就一个筋斗飞到半空去了。
 
俗话说:“山高必有怪,岭峻却生精。”这座高山里果然有一个妖精,早就踏着阴风,在云端望着他们。她见悟空走了,唐僧盘着腿坐在地上,心中暗喜:早就听说这唐僧是金蝉子转世,十世修来的好人,吃他一块肉,便可长生不老,不想今天能落在我手里!
 
妖精在山坳里落下云头,变成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媳妇,耳边插一朵野花,提着一只篮子,便摇摇摆摆地向唐僧走来了。
 
那女子来到唐僧近前,叫了一声:“师父!”刚要走近,地上突然迸溅起一道白光,将她打倒在地。那女子“哎哟”一声倒在地上,却假装被八戒的相貌吓住了,口中大叫:“有妖怪!”
 
八戒拿起钉耙,站起来叫道:“妖怪在哪里?”一会儿,他明白过来,笑着说:“女施主,你不要怕!我们不是妖怪,是唐朝来的去西天取经的和尚。”
 
那女子缓缓地站起来说:“原来是大唐高僧,小女子有礼了!”说着,深深道了一个万福。唐僧赶紧说:“女施主,贫僧还礼了!请问施主,这荒山野岭的,你这是要到哪里去呀?”
 
那女子说:“奴家就住在这山里,怎么能说是荒山野岭呢?奴家的丈夫在地里锄田,小女子正要去给他送饭。既然在这里遇见师父们,就请师父把这篮子饭食吃了吧。”说着就将篮子递了过去。
 
唐僧说:“女施主,我们若吃了这篮饭,你丈夫怎么办呢?”那女子说:“没关系,我家里最是敬重佛事,要是他知道我把饭给师父吃了,高兴还来不及呢!” 
 
八戒闻到饭香,早忘了悟空的告诫,一步跨出圈外,抢过篮子,掀开盖篮子的花布一看,里面全是大馒头和白米饭。八戒说了声:“多谢女施主!”抓起一个馒头就要吃。
 

 
唐僧拦住他道:“八戒!”那女子说:“师父,我家就在那边的山里,我父母最是敬重僧人,要是见到几位师父去了,不知会有多高兴呢!”
 
唐僧摇手道:“多谢施主的好意,只是我那大徒弟还没回来,不便离开!”不料那女子却突然一把拉住他的手说:“师父,快随我去,快随我去吧!”
 
沙僧大怒道:“大胆,男女授受不亲!这样拉拉扯扯的,成何体统!”说话间,只听得空中一声大喊:“妖精,放开我师父!”原来是悟空回来了。
 
悟空像旋风般落下,一下将唐僧和那女子分开,抓住她的手说:“妖精,你怎敢变化了,来骗我师父!”说着,从耳朵里掏出金箍棒,一棒将她打死了。
 
不料那妖精也有些本事,看那棒打来,立刻变一个假身留在那里,自己化作一阵轻烟逃走了。
 
八戒见了忙说:“师父你看,多好看的一个小媳妇,被他一棒给打死了!”悟空喝道:“呆子,我打死的是妖精,莫非你见她生得好看,动了凡心?”
 
八戒说:“师父,你听他说的什么话!”唐僧也说:“悟空,这分明是一个年轻女子,怎么你偏说她是妖怪呢?”悟空笑道:“师父,妖精都会变化。不信你看!”说着,用金箍棒挑起盖篮子的花布,唐僧一看,里面竟全是蚯蚓和蝎子。
 
八戒见了,肚里一阵恶心,张嘴吐出一只癞蛤蟆来。悟空和悟净见了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八戒擦干净嘴说:“师父,这都是大师兄使的障眼法。他打死了好人,怕你念紧箍咒罚他,所以故意把一篮子饭菜变成这些东西,好让你相信!”
 
唐僧信以为真,立刻念起紧箍咒来。悟空疼得在地上打滚,沙僧忙上去替他求情,唐僧才停下不念了,却说:“出家人,当以慈悲为怀!扫地不伤蝼蚁命,爱惜飞蛾纱罩灯。可你这猴子,竟连一点慈悲之心都没有。你走吧,我不要你这样的徒弟!”
 
悟空说:“师父,你叫我上哪儿去?”唐僧说:“回你的花果山去!”悟空作揖道:“师父,想当年俺老孙头戴紫金冠,身穿赭黄袍,何等威风?如今头上戴个金箍回去,只怕孩儿们见了笑话。还求师父念一个松箍咒,把这金箍取了去!”
 

 
唐僧道:“我只会念紧箍咒,菩萨没有教我念松箍咒。”悟空嬉皮笑脸地说:“既然如此,师父还是带徒儿一起到西天耍耍吧?”旁边沙僧也劝道:“是啊师父,就饶了大师兄这一回吧!” 
 
唐僧叹口气说:“唉,好吧。为师就饶你这一回,下次再犯,定将那紧箍咒念上二十遍!”八戒在一旁说:“师父,念上三十遍也行啊。”悟空斥道:“去,你这呆子!嘿嘿,嘿嘿……师父吃桃。”说着,把刚摘来的桃子递给唐僧。
 
那妖精躲在一旁见没有赶走悟空,一咬牙,又变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,拄着拐棍来骗唐僧。那老太婆一路走着,一路喊道:“女儿!女儿……”
 
八戒一听,叫道:“不好了,老妈妈寻闺女来了!”正说着,老太婆已经走到他们面前,问道:“师父,我女儿下山去给我女婿送饭,走的就是这条路,不知你们可曾看见了?”
 
八戒赶紧往旁边挪了挪,想用身子遮住那女子的尸体。不想老太婆还是看见了,大哭道:“女儿!我苦命的女儿呀!长老,你快告诉我,是谁害死了我的女儿?”
 
唐僧没有办法,只好说:“老施主,都怪贫僧管教无方,是贫僧的一个徒弟……”
 
“啊?原来是长老的徒弟!你这出家人,你还我女儿,还我女儿!”说着就上来扯唐僧。“
 
妖精住手!”悟空一把将她扯到一边,当头一棒,将她打死。可那妖精又化作一股黑烟逃走了。
 
唐僧见又打死了人,骂道:“你这泼猴,怎么又伤人命?”悟空分辩道:“师父,您想想,哪有八十岁的老奶奶,闺女却只有二十岁的?分明又是那妖精变化了,来骗你。你肉眼凡胎,认不得妖精,却来冤枉俺老孙!”悟净也说:“师父,大师兄火眼金睛,不会看错!”
 
唐僧说:“即便是妖,它没有伤害我,你也不应该打死它!你连伤两命,分明是野性未驯。你走吧,为师再不留你了!”
 
悟空哽咽道:“师父,您又要赶我走?”唐僧挥挥手,说:“去吧,去吧。”悟空含泪说:“好,只是徒儿还有一件心愿未了……”唐僧说:“什么事?”
 
八戒插嘴说:“师父,他是要跟你分行李呢!总不能白跟你当了几年和尚,空着两只手回去。”悟净瞪他一眼道:“二师兄,你就少说几句吧!”
 
悟空道:“徒儿还没报答师父您的大恩呢!”唐僧说:“我与你有什么恩?”悟空感慨地说:“想当初,俺因为大闹天宫被压在五行山下,蒙观音菩萨指点,拜您为师。是师父救我脱困,徒儿愿保护师父去西天取经,作为报答。如今取经未成,我就这么回去,岂不成了无情无义之人?”
 
悟净也说:“师父,大师兄一路上降妖除怪,念在师徒的情分上,就请您饶恕了大师兄吧。”唐僧自言自语道:“观音菩萨……好吧,看在菩萨的面上,为师就再饶你这一回!”
 
那妖精见两次变化都没有捉到唐僧,有些气急败坏,心想:那唐僧吃斋念佛,心善好骗,沙僧和猪八戒也容易对付,就是那个孙悟空,老是坏我的好事!得想个办法除掉他……有了!妖精就写了一张黄纸,假装是如来的法旨,从山洞中抛下来。
 
那妖精又在山中变出一座茅草屋,外面还变了一圈篱笆墙,自己则变做一个哆哆嗦嗦的老头儿,在上山的必经之路上等着唐僧他们。
 
唐僧师徒来到山上,远远地望见一个老头儿一手拄着拐杖,一手数着念珠,正在念佛。唐僧说:“真是一位一心向善的老人家。”
 
师徒四人走到茅草屋前,老头儿过来施礼道:“几位师父,这是从哪儿来呀?”唐僧说:“我们是从东土大唐而来,到西天去拜佛求经的。”老头儿说:“请问各位,路上有没有看见一个年轻女子和一位老太太?那是我女儿和老伴——我女儿下山去给他丈夫送饭,半天没回来;我老伴担心女儿,就下山寻找,也没有回来。”
 
“这……”唐僧张口结舌,说不出话来。“
 
莫非……她们死了?长老,你快告诉我,是谁害死了我女儿和老伴?”
 
“是……是贫僧的徒弟……”唐僧吞吞吐吐地说。
 
“啊?这真是报应啊!我老汉一辈子斋僧敬佛,想不到到头来却落得个这样的下场!你……你纵徒行凶,还念什么佛,取什么经?”说着,那老头儿就恶狠狠地向唐僧扑来。
 
“妖精,休伤我师父!”悟空大喊一声,举棒就要打那老头儿。那老头儿吓得哧溜一下,躲在唐僧的背后。唐僧喝道:“悟空,住手!在为师面前,你还敢逞凶吗?”悟空只得退在一旁。
 
那老头儿一看,暗自冷笑一声,假装捶胸顿足地大哭起来:“天哪,你们这些出家人,狠心打死我女儿和我老伴,如今又要打我!来吧,你不要拦住,索性叫他打死我算了,我也不活了!”
 
悟空道:“好,俺就成全你!”说着,举起金箍棒,跳至半空。唐僧喝道:“孽徒住手!”一边默默地念起紧箍咒来。
 
悟空疼得丢了金箍棒,双手抱头,跌落在地上,满地打滚儿。那老头儿藏在唐僧背后,嘿嘿冷笑。不一会儿,悟空疼得昏死了过去。悟净赶紧跑过去,抱住悟空求饶道:“师父,别念了!”唐僧这才停住。
 
这时,那老头儿在唐僧身后恶狠狠地向他伸出双爪。悟空瞧见了,忍住疼痛大叫一声:“妖精看打!”纵身跃起,一棒打在那老头儿脑袋上。这一次妖精躲闪不及,顿时倒在地上,气绝身亡。
 
唐僧见了,大骂:“你这孽畜,怎敢又伤人命?这回定不饶你!”说着,又要念紧箍咒。悟空忙道:“师父别念,看看妖精的模样!”唐僧一看,只见那老头儿已经变成了一具白骨架,脊梁上还现出“白骨夫人”四个字。
 
唐僧刚要说话,八戒抢着说:“师父别信他!这准又是那猴子使的障眼法。”唐僧耳朵根软,又相信了,说:“你这猴子,劣性不改!你还是走吧,我不要你这徒弟了……”
 
悟空道:“师父,没有俺老孙,只怕你到不了西天!”唐僧生气地说:“难道悟净、八戒就不能降妖除怪?就算我被哪个妖精蒸了煮了,也是命里注定,与你这猴子无关!”沙僧劝道:“师父,取经路上艰险,不能没有大师兄啊!”八戒这时也替悟空求情说:“师父,就让师兄留下吧。”
 
唐僧正被说得有一点动心,这时,天上飘飘荡荡,落下来一张黄纸,上面写着八个字:“恶徒不除,难取真经!”唐僧一看,以为真是如来佛的旨意,连忙跪下说:“弟子谨遵法旨!”随即站起来说:“悟空,不是为师不肯留你。实在是你一天之内连伤三命,连佛祖也不肯宽恕你!你还是走吧……”
 
悟空急道:“师父,你真的要赶我走?”
 
唐僧闭目说道:“为师心意已决……”
 
悟空道:“师父,俺老孙不是那有始无终之人。将来菩萨问起来,你叫我如何回答?”
 
唐僧说:“这好办。悟净,取纸笔来,八戒,磨墨!”
 
悟空问:“师父,你这是要干什么?”唐僧说:“我给你写一纸贬书,将来菩萨问起来,你就说是我叫你走的。”
 
悟净道:“师父,写不得呀!”
 
唐僧说:“悟净,为师的话你敢不听?”
 
悟净只好拿来纸笔,八戒不情愿地磨好了墨。唐僧趴在行李上,写好了贬书,递给悟空。悟空含泪接过了,说:“师父,俗话说‘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’,徒儿以后不能再侍奉您老人家了,请受徒儿一拜,也算我跟了您一场!”说着便倒头下跪。“
 
贫僧没有你这样的徒弟。”唐僧背过脸去,不肯受悟空的一拜。悟空把身形一晃,变成四个悟空,把唐僧围住,齐声说:“师父,请受弟子一拜!”唐僧无奈,只得受了他这一拜。
 
悟空恭恭敬敬地给唐僧磕了三个头,擦干了眼泪,站起身说:“八戒、悟净,你们过来!”两人抹着眼泪过来了。八戒哭道:“猴哥,都是我老猪不好……”
 
悟空安慰他说:“八戒,不要哭!我走之后,保护师父西天取经的重担就交给你们了。你们一路上要多加小心,若是遇上了妖怪,就报俺老孙的名号,他们就不敢伤害师父了,记住了吗?”八戒抽抽噎噎地说:“猴哥……我记住了……你放心地去吧……”
 
悟空嘱咐完了,又向唐僧一拱手说:“师父保重,俺老孙去也!”说着就一个筋斗翻进空中不见了。
 
悟空心里烦闷,先来到东海龙宫。龙王敖广出来迎接道:“大圣,听说你已脱了大难,奉命保唐僧西天取经,今日怎么有空闲跑到我这里来了?”
 
悟空一屁股坐下说:“唉,老邻居,别提了!俺在路上打死了一个妖精,可那老和尚人妖不分,反而把我给撵了回来,你说气人不气人!”龙王说:“大圣,不提这些!回来也好,没事就到我这里来散散心,我陪你好好喝几杯。来人,上酒!”说罢便吩咐侍女摆下酒宴,热情款待。
 
悟空在龙王那里喝了几杯酒,心情好了许多,于是就告辞出了龙宫,返回花果山水帘洞。猴子们一见悟空回来了,都高兴地围拢过来喊:“大王回来喽!大王回来喽……”边喊边端出酒果来庆贺。
 
悟空又恢复了原先的打扮:头戴紫金冠,身披黄金甲,手持金箍棒,真是英气勃勃!他又竖起“齐天大圣”的旗帜,做起自由自在的美猴王来。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