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回【偷吃人参果】

话说唐僧师徒取经的路上,有一座道观,道观里有一位大仙,名叫镇元子。这天,镇元大仙收到元始天尊的请柬,邀他上天听讲道法。镇元大仙叫过两个道童说:“清风、明月,为师要带你们的师兄上天听讲道法,几天后会有几个去西天取经的和尚路过此地,你们可将人参果打下两个,送给为首的唐僧解渴。”说完,便带起几个徒弟走了。
 
再说唐僧师徒一路走来,见山上到处苍松翠柏、流水鸣蝉,唐僧感叹道:“好一个清修的所在,此山中必有高人。”又走了一会儿,前面出现一所庄院,唐僧问:“悟空,前面是什么去处?”悟空道:“像是一座道观。”
 
师徒四人来到近前,只见门前立着一块石碑,上面写着:“万寿山福地,五庄观洞天。”悟空道:“原来叫做五庄观。”又见大门上贴着一副对联,写道:长生不老神仙府,与天同寿道人家。
 
悟空见了嘿嘿直笑:“这道士说大话!想俺老孙五百年前大闹天宫时,曾到过太上老君的洞府,也没有见到这样的对联。这道士好大的口气!”
 
唐僧道:“悟空,休管人家,快去敲门吧。”悟空就上前去叩打门环。时间不大,清风开门出来,问道:“师父有什么事?”唐僧上前施礼说:“我们师徒路过此地,僧道本是一家,想进去参拜。”清风说:“师父请进吧。”
 
唐僧师徒牵马进入观内,随着道童来到大殿里参拜。见香炉前面的正殿墙上贴着一张红纸,纸上写着“天地”两个大字,唐僧奇怪地问:“你们为何不供奉三清、四帝等天上仙人,而只供奉‘天地’二字呢?”
 
明月傲慢地答道:“不瞒师父说,三清是我家师父的朋友,四帝是师父的故人,那九曜星君嘛,还是我师父的晚辈呢!”
 
悟空笑道:“师父,别听他拿大话唬人!”唐僧瞪了悟空一眼,接着问:“仙童,你家师父哪里去了?”
 
清风说:“我家师父受元始天尊邀请,到上清天弥罗宫听讲道法去了。”悟空嘿嘿笑道:“这道童又说大话,那元始天尊请你师父讲什么道法!”唐僧见两位道童神色不悦,忙喝住悟空道:“悟空,不得无礼!徒弟们,快去割草喂马,准备晚饭。”
 
悟空、八戒和沙僧一同出去了,这才没有吵起来。清风和明月互相递了一个眼色,问道:“请问长老是从哪里来呀?”唐僧双手合十道:“贫僧是从东土大唐而来,去往西天拜佛求经的。”两个道童便说:“长老请在此稍等,我们去准备茶果。”
 
清风明月回房间里取出一把小锤,去果园里打下两只人参果,用果盘盛了,送到唐僧面前,说:“师父,这是我们观里的人参果,请师父品尝!”唐僧一看,大吃一惊,只见两个活生生的小孩,有鼻子有眼,有胳膊有腿,被放在果盘里。
 
唐僧赶紧摆手说:“这……这分明是刚出生的孩子。这里本是清修之地,你们怎么吃人呢?”两个道童扑哧一笑,说:“师父,这是树上结的果子,吃了可以强身健体,提神醒脑。”唐僧吓得连看都不敢看,只说:“拿走,拿走。阿弥陀佛,善哉,善哉!”
 
明月、清风只好把人参果端回房里,一个说:“师弟,那唐僧真是个呆和尚,不识咱们仙家的宝贝!”另一个学着唐僧的样子,双手合十说:“还‘善哉,善哉’呢!”两人调笑了一会儿,清风说:“这人参果打下来不能久放,他不吃,咱们俩吃了吧?”明月赞同道:“好。”于是两人一人捧着一个,香喷喷地吃起来。
 
哪知这一切都被割草回来的猪八戒看在眼里。八戒看得直流口水,赶紧去找悟空。“猴哥,他们这里有一件宝贝!”悟空正在喂马,听八戒这么一说,就停下来问:“哦?什么宝贝?”八戒舔着嘴说:“是一种果子。”悟空笑道:“俺老孙曾偷吃过蟠桃宴,什么果子没见过!”八戒道:“那人参果,你见过吗?”
 
悟空眼珠一转,说:“哦?这倒没听说过。哪里有?”八戒趴在悟空耳边,悄悄地说:“他这道观里就有!刚才那两个道童还拿了两个请师父吃。可是师父不识货,没有吃。师父不吃,应该问问咱们吃不吃呀?可他们倒好,关起门来自己吃了!猴哥,我老猪倒也罢了,可就连你这齐天大圣也没有份儿……”
 
悟空气鼓鼓地说:“不要说了!快告诉俺,哪里有这种果子?”八戒说:“就在他们后院。我还听说,要用一种叫什么‘金击子’的东西摘,像是一把小锤子,就放在咱们隔壁的房间。”悟空道:“好,你等着,俺老孙这就去弄几个,给兄弟们尝尝!”说着,身形一晃,使一个隐身法,就不见了。
 
悟空去隔壁房间取了金击子,揣在怀里,一路向后院赶去。到后院一看,眼前是一座花园,到处是奇花异草,芳香扑鼻。过了花园,眼前出现一道月亮门,被一道阴阳八卦的门锁锁住。悟空上前推了推,又靠了靠,那门纹丝不动。突然,悟空灵机一动,转了一下阴阳云,那门就自动开了。
 
悟空闪身进去,一株仙树映入眼帘:高大粗壮的树干,芭蕉大的树叶闪闪发光。悟空爬上树枝,只见树叶底下藏着一些果子,形状像极了刚出生的婴儿。悟空嘻嘻笑道:“原来果真有这等宝贝!”说着,就用手去摘,却怎么也摘不下来。
 
悟空忽然想起八戒说的金击子,于是从怀里掏出小锤,轻轻一敲,那果子便应声而落。悟空跟着跳到地上一看,那果子却不见了。
 
悟空找了半天,心想:奇怪!就是那果子长了脚,也跳不出墙去呀!肯定是被园里的土地收去了。
 
想到这儿,他从耳朵里掏出金箍棒,朝地上狠狠一棒,打得火星四溅。悟空心里暗叫:好硬的地!便又念动咒语,叫一声:“土地,快来见我!”土地公公这才拄着根拐杖出来,道:“大圣,叫小神有何吩咐?”
 
悟空一把抓住他说:“嘿嘿,土地老儿,俺老孙在天上偷吃蟠桃时,也没人敢跟我分着吃。怎么今天从树上打了个果子,掉在地上就不见了?分明是你收了去!”土地公公呵呵笑道:“大圣,你错怪小神了!这果子并非凡果,乃是与五行相克的仙果!”悟空收起金箍棒,问道:“哦?怎么叫与五行相克?”
 
土地公公笑眯眯地说:“大圣别急,听我慢慢说来。这人参果树乃是混沌初开时,天地间所生的一根灵苗。树上的果子三千年一开花,三千年一结果,再过三千年才成熟。过得近一万年,才结出三十个果子。人若闻一闻,能活三百六十岁;若是吃上一个,能活四万七千年!”
 
悟空笑道:“哈!有趣,有趣。这么说来,俺老孙造化不浅。你接着说!”
 
土地公公又道:“这果子还与五行相克:它遇金而落,遇木而枯,遇水而化,遇火而焦,遇土而入。刚才大圣用金击子把它打下来,没有接住,落到土里嘛,自然就不见了。”
 
“噢,原来如此!是俺老孙错怪你了,你回去吧。”
 
“是,小神告退。”说着,地上冒起一股青烟,土地公公就不见了。
 
悟空跳回树上,又用金击子打下三个人参果,小心地用褂子兜住,嘴里衔着金击子,赶回自己的住处。
 
八戒正等得心急,一见悟空回来,高兴得跳起来:“猴哥,你可回来了!宝贝弄来了吗?”悟空道:“这世上没有俺老孙弄不到的东西!你看!”说着就掀开褂子。八戒一看,两眼放光道:“人参果!嘿嘿,猴哥你真行!”说着,伸手就要拿。
 
悟空喝住他说:“呆子,小声点!去,把沙师弟也叫来。”八戒不情愿地说:“啊?还叫他呀?”悟空把眼一瞪,斥道:“你去不去?”八戒嘟嘟囔囔地说:“我去,我去还不行吗?”
 
沙僧正在厨房做饭,听见八戒小声呼唤:“沙师弟,你来!”便问:“二师兄,你叫我做什么?”八戒招手说:“你过来,大师兄叫你有话说。”“唉。”沙僧放下柴火,跟着八戒回到房里。
 
 
“沙师弟,你看这是什么?”悟空取出一个果子给他看。
 
“人参果!从哪里弄来的?”沙僧惊讶地问。
 
“咦?”悟空有些意外,说,“你怎么识得人参果,莫非你吃过?”
 
八戒忙道:“师兄,他吃过。咱们俩把果子分了吧,不用给他!”
 
悟净摊开手说:“小弟在天上做卷帘大将时,在王母的蟠桃会上曾经见过,因此认得,可是小弟却不曾吃过。”
 
悟空道:“啊,原来如此!沙师弟,他这道观里就有人参果,刚才俺老孙到园里去打了三个,咱们师兄弟一人一个。”说着,就把人参果分给悟净和八戒。
 
悟净捧着人参果问:“大师兄,师父可曾吃过了?”悟空道:“刚才有道童给他他不吃,别管他,咱们几个吃吧。”
 
八戒拿起人参果,囫囵吞枣地一口咽进肚里,抬头看看悟空和沙僧,却都在用手捧着,慢慢地吃。
 
八戒涎皮赖脸地靠过去,对悟空说:“猴哥,你们怎么还有呢?”悟空没好气地说:“去,谁叫你吃得快!现在问谁要去?”八戒说:“刚才我老猪吃得是快了点,也没吃出来有籽没籽,有核没核……好猴哥,你再去弄几个。我老猪这回也像你们一样,细嚼慢咽地尝尝,品品滋味!”
 
悟空道:“八戒,这果子一万年才结三十个。我们吃他三个,已是大有福分!”说着,顺手把金击子丢回隔壁房间。
 
偏巧清风和明月给唐僧送茶回来,正从他们的窗前经过,恰好听见他们的对话。清风问明月:“你听见什么没有?”明月说:“他们好像在说什么‘人参果……再弄几个’。师兄,他们不会偷了咱们家的宝贝吧?”清风说:“走,赶紧回去看看!”
 
两人回到房间里,一眼就看见了掉在地上的金击子。明月大叫:“不好,金击子怎么掉在了地上?”清风说:“走,赶紧到园里去看看!”说着就拉起明月跑向后院。
 
他们来到果园,仰着头把树上的果子仔细数了好几遍,都是二十二个。明月说:“师父临走时,带了两个给元始天尊,我们又打下两个,应该还剩二十六个才对。现在少了四个,一定是叫那伙贼和尚偷吃了。找他们算账去!”清风道:“对,去找唐僧问清楚!”
 
两人来到大厅,指着唐僧喝问道:“唐僧,刚才给你你不吃,怎么又偷我们的人参果?”唐僧说:“两位仙童,那东西贫僧一见到就胆战心惊,怎么还敢偷吃呢?”清风说:“你虽然不曾偷吃,可你手下的三个徒弟呢?”唐僧说:“我把他们找来,一问便知。”
 
悟空、八戒和沙僧被叫到大厅,唐僧问道:“徒弟们,他这道观里有什么人参果,你们哪个偷吃了?”八戒抢先说:“师父你知道,我是最老实的,什么人参果,我老猪没见过!”刚说完,就打了一个饱嗝。
 
悟空“扑哧”一下笑出声来,明月指着他说:“谁笑就是谁偷吃的!”悟空道:“嘿嘿,俺老孙生来就是这副笑脸。”唐僧道:“徒弟们,出家人不打诳语。若真是你们偷了,赔礼认个错,也就是了!”八戒撅着嘴说:“没偷就是没偷嘛。”
 
悟空嘻嘻一笑说:“师父说得对,是俺老孙到园子里打了三个,和师弟们一人一个分吃了。”清风说:“呸!什么三个?明明是四个!有胆子偷嘴吃,却没胆子承认。”八戒一听,急道:“好啊!你这猴子,自己偷了四个,却只拿出三个来分,那一个藏哪儿了?” 
 

“呆子!”悟空喝住他。
 
清风大骂道:“你们这群馋嘴的贼和尚,表面上装成得道,背地里却偷鸡摸狗!”八戒道:“好啊,你敢骂人?猴哥,我老猪给他们骂几句也就算了,可他们竟然连你齐天大圣也不放在眼里!”明月听了也接嘴骂道:“什么大圣?不过是一只不要脸的毛猴!你这样,还取什么经?还我人参果来,还我人参果来!”
 
悟空险些气炸了肚皮,眼珠一转,就变了一个假身留在那里,自己使了个隐身法溜出来,一口气跑到果园里,掏出金箍棒大骂:“这些黄毛小子,竟敢辱骂俺老孙,今天叫你知道俺的厉害!”说着,蹿上人参果树,抡起金箍棒就打。
 
那金箍棒的两头是包金的,打在人参果上,果子便纷纷落下,都钻进土地里不见了。悟空呵呵笑道:“嘿嘿,这下谁也别想吃到了!”又抡起金箍棒,把树干也纷纷打断。悟空还嫌不解气,又把金箍棒插进树根里,用力往上一抬,将树连根拔起,人参果树“轰隆”一声倒在地上。
 
这一倒,连大地也震动了一下。清风和明月在大殿里感觉到了,匆匆赶来,眼前的景象把他们惊呆了,只见满园都是残根断枝,人参仙树被连根拔起,果子一个也不见了。明月跪在地上大哭:“呜……这可怎么向师父交代呀!”
 
清风咬牙道:“定是那毛脸雷公嘴的猴子干的!”明月说:“师兄,咱们跟他们拼了吧?”清风说:“不行,他们人多,师父又不在,咱们不是对手!”“那难道要就这么眼睁睁地放他们走吗?”清风说:“你别急,我自有办法!”
 
过了一会儿,两人笑嘻嘻地端着茶饭进到大厅里,说:“各位师父,实在对不起,我们到园里又数了一遍,果子一枚也不少。刚才言语冒犯,多有得罪!特备下茶饭,请慢用!”说完就转身出去,带上房门,清风又悄悄地上了锁。
 
清风锁了门,大骂道:“好个偷嘴的贼和尚,不但偷吃了人参果,还把仙树给推倒了,你们就在这里等着饿死吧!”
 
“这家的规矩可真怪,吃饭还锁门!”八戒过去摇了摇门,见丝毫打不开,便道,“这下可好,别说上西天取经,连门都出不去了。”唐僧也埋怨悟空。悟空笑道:“师父别急,等到天黑,俺老孙自有办法让你们出去!”
 
傍晚,天渐渐黑下去,一轮明月升起来。悟空道:“让你们看看俺老孙的手段!”他走到门前,对着那锁吹了一口气,锁便自己掉了。悟空轻轻开了房门,招呼八戒、沙僧保护师父出来,牵着白龙马上了路。
 
悟空又只身悄悄来到道童的房间。见清风和明月正在睡觉,悟空拔下一撮毫毛,吹一口仙气,变出无数只瞌睡虫,得意地笑道:“你们好好睡上一个月吧。”
 
师徒四人乘着月色,连夜赶路直到天亮。八戒扔下钉耙说:“我老猪实在是跑不动了!”唐僧也累得口干舌燥,说:“徒弟们,我们就在这里歇歇脚吧。”说完便下了马,盘着腿打坐在地。沙僧也放下行李担子,靠着树歇息。悟空却不觉疲倦,兀自爬上树去玩耍。
 
话说镇元大仙听道回来,“清风!明月!”地喊了几声,却不见有人出来答应。命徒弟找了半天,才发现他二人还在床上呼呼大睡。镇元大仙用拂尘在他们脸上一拂,他们才打个哈欠醒过来。
 
两个道童见到大仙,连忙跪着向他哭诉了孙悟空偷吃仙果、推倒仙树的经过。镇元大仙听完,哈哈大笑说:“那猴子叫做孙悟空,五百年前曾大闹天宫,神通广大。你们可认得那几个和尚?”
 
清风和明月点点头,镇元大仙说:“既然如此,你们且随我来,定要叫他赔我的人参果树!”说着,镇元大仙便驾起祥云,带着清风、明月向唐僧师徒赶路的方向一路追来。
 
清风、明月从云头上向下一看,说道:“师父,那树下坐着的就是唐僧!”镇元大仙说:“好!你们先回去准备绳索,为师一会儿就把他们捉来。”清风、明月便应声回去了。
 
镇元大仙落下云头,化作一个游方道士,走到唐僧师徒近前,问道:“请问各位长老,可是从万寿山五庄观来呀?”八戒忙摇着手说:“不曾……什么万寿山五庄观,没听说过!”
 
悟空笑道:“我们是从另一条路上来的,你问这做什么?”镇元大仙跳到半空,恢复了本相,哈哈大笑道:“你这泼猴,从大唐到西天我那五庄观是必经之地,你骗得了谁?分明是你偷吃了人参果,又推倒了仙树,你师徒连夜逃到此处,还想抵赖?”
 
八戒道:“猴哥,跟这老道啰唆什么?看我老猪来对付他!”说着,举起九齿钉耙,打上天去。那大仙拿拂尘轻轻一拂,便把八戒的钉耙拨在了一边,八戒站立不稳,摔了一跤。悟空大怒,掏出金箍棒,也往天上打。镇元大仙左躲右闪,把悟空的金箍棒也拂在了一旁。
 
沙僧见了,大喊一声:“师兄,我来也!”举起铁禅杖,也杀大圣?不过是一只不要脸的毛猴!你这样,还取什么经?还我人参果来,还我人参果来!”上了天去。师兄弟三人将镇元大仙围在中间,铁棒、钉耙和禅杖一齐往他头上打去。镇元大仙虚晃一下拂尘,纵身跳出圈外,接着把袍袖一展,袖里便放出一道白光,将悟空三人、唐僧、白马和行李一起收入袖中。
 
八戒大叫:“不好了,我们被那老道装进口袋里了!”
 
悟空道:“呆子,不是口袋,是他的衣袖!”
 
八戒说:“这不打紧,等我一顿钉耙,砸它个大窟窿,我们就逃出去了。”说着就举起钉耙使劲乱打,可那衣袖竟比铁还硬,耙上去却留不下半点儿痕迹。
 
镇元大仙回到五庄观,把唐僧师徒从袍袖里倒出来,命人将他们绑在四根柱子上。徒弟上前问:“师父,接下来怎么处置?”镇元大仙说:“取我的七星鞭来,打他们一顿,替咱们的人参果树出出气!” 
 

 
徒弟取过鞭子,又问:“师父,要打多少?”镇元大仙说:“就按人参果的数量,每人各打三十鞭!”徒弟又问:“师父,先打哪一个?”镇元大仙说:“那唐僧为师不尊,先要打他。”
 
悟空笑道:“大仙错了!偷果子是我,吃果子是我,推倒果树的也是我。你不打我,打他做什么?”镇元大仙说:“这话有理,就先打他!”那徒弟就抡起鞭子,连着打了三十下,悟空却丝毫不觉疼痛。
 
徒弟又问:“师父,下一个打谁?”镇元大仙说:“那唐僧管教不严,接下来就打他。”悟空又嘻嘻笑道:“大仙你又错了!师父纵有管教不严之罪,做徒弟的,也应该替他挨打呀!”
 
镇元大仙说:“你这猴子,倒有几分孝心!好吧,再打你三十鞭子!”徒弟接连又打了悟空三十下。镇元大仙说:“今天就到这儿,先饿他们一晚,等明天接着打!”说完,背着手走了。
 
到了晚上,八戒饿得肚子咕咕叫,埋怨悟空道:“都是你这猴子,吃几个果子就算了,还推倒人家的果树干什么?害得我们跟你一起受苦!”
 
唐僧斥道:“八戒!今日打的是你师兄,又没打你,你嘟囔什么?”
 
八戒说:“师父,虽然没挨打,可绑了一天,这肚子饿得直叫唤啊。”
 
悟空道:“呆子,不要吵!俺老孙有法儿救你们。”说完,念了个松绳咒,那绑绳就自己开了。悟空抖落了身上的绳索,又替唐僧和沙僧解了绑绳。八戒急道:“好猴哥,你快帮我也解开呀!”悟空对着他的手腕吹了口气,那绳子“突噜”一下也掉了。八戒眉开眼笑地说:“猴哥,你真行!”
 
悟空道:“少啰唆,快走!”又吹一口气,把四棵柳树变做他们四人的模样,绑在柱子上。师徒四人牵了白马,取了行李,悄悄打开院门,连夜逃出了五庄观。
 
第二天,镇元大仙升坐大殿,道:“今天该打唐僧了,也是三十鞭,开打!”徒弟拿起鞭子,对假唐僧说:“要打你哩!”假唐僧说:“打吧,打吧。”三十鞭打完了,大仙又叫打八戒和沙僧。徒弟又说:“要打你哩!”假八戒和假沙僧也说:“打吧,打吧。”最后轮到假悟空,悟空正在路上走着,突然“阿嚏”一声,打了个喷嚏。唐僧问:“这是怎么了?”悟空说:“师父,俺老孙把四棵柳树变成咱们的模样替咱们挨打。原想他们昨天打过我,今天不会再打了,哪知又要打我的替身。索性收回法术吧。”说着,便念动咒语。
 
那徒弟正抡鞭子打着,忽见被打的师徒四人都变成了柳树,大吃一惊。镇元大仙道:“孙悟空啊孙悟空,你果然有真本领!难怪当年十万天兵,也奈何不了你。可你跑就跑了吧,何必弄这些柳树来捉弄我。一定要捉你回来好好教训一顿!”
 
唐僧师徒四人正打马赶路,忽见镇元大仙飞在半空。八戒大叫:“不好了,对头又来了!”悟空、悟净赶紧取出兵器抵抗。镇元大仙只把袍袖一展,又将他们连人带马装进衣袖里。
 
镇元大仙回到五庄观,命人把他们吊起来,在他们面前架起了一口油锅。悟净问:“大师兄,他们干什么?”悟空笑道:“想是要煮饭给我们吃。”八戒道:“死也要做个‘饱鬼’!”
 
不一会儿,油锅开了。只听镇元大仙喝道:“把那孙悟空扔进去,给我炸一炸!”便应声过来四个徒弟,来抬悟空。
 
悟空使一个千斤坠,四个徒弟怎么也抬不动。镇元大仙怒道:“四个人抬不动就八个人抬,八个人抬不动就十六个人抬!”于是又过来十二个徒弟,抬起悟空,扔进油锅里。
 
只听“当”的一声,油锅被一只石狮子砸了个大洞。悟空则蹲在一旁拍手大笑。镇元大仙喝道:“孙悟空,你跑就跑了,何必又变个石狮子,砸坏了我的油锅?算了,由他去吧,另换一口锅,把唐三藏扔进锅里炸一炸!”
 
悟空一听,赶紧跳过来说:“放了我师父,还是炸我吧。”镇元大仙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道:“孙悟空,我知道你神通广大!可你推倒我人参果树,就是到了西天,见了如来佛祖,也要赔我!”
 
悟空笑道:“说来说去,就是为了一棵果树,俺找人帮你医活它就是了!”
 
“医活?你好大的口气!”
 
悟空笑道:“若是俺帮你医活仙树,怎样?”
 
镇元大仙道:“我愿与你八拜为交,结为兄弟!”
 
悟空道:“好,一言为定!请先放了俺师父。”
 
唐僧、八戒和沙僧被放了下来,悟空向他们辞行。八戒说:“师父,不能放他走啊!要是这猴子丢下我们,自己溜了,留下我们给果树抵命,可怎么办?”悟空道:“呆子,俺老孙决不干那伤天害理之事!”
 
唐僧说:“悟空,你去找人求方,几日能回来?”悟空道:“只需三日,徒弟便可回来!”唐僧说:“好,为师就给你三天时间。如果三日不回,为师就要念那紧箍咒了!”悟空答应下来,便一个筋斗飞出了天外。
 
悟空先来到蓬莱仙岛,看见福、禄、寿三星正在松树下下棋。悟空过去拱手说:“几位好自在呀!”寿星佬儿放下棋子说:“大圣,听说你奉命保唐僧去西天取经,怎么有空闲到这里?”悟空道:“特来陪你们玩耍!”
 
福星笑道:“准是遇上了什么难事,要我们帮忙。说吧,你们走到哪儿了?”悟空嘻嘻一笑,说:“不瞒你说,走到五庄观,确实遇到了一点难事。”寿星佬儿也笑道:“啊!一定是你偷吃了镇元大仙的人参果了!”
 
悟空笑道:“你猜得倒准。可是俺还推倒了他的果树,特来向几位讨一个医树的方儿!”
 
禄星说:“你好大的胆!那人参果树乃天地间所产的一棵灵苗,我们可没有办法医治。”
 
悟空挠头道:“这可如何是好?”寿星佬儿安慰道:“大圣别急,此处无方,也许别处还有。”
 
悟空道:“可是我师父气狭量窄,只给我三日期限。三日不回,他便要念那紧箍咒了!”寿星佬儿道:“不如大圣你赶紧去别处求方,我们替你去五庄观求情,让那唐僧不念就是了。”悟空道:“多谢几位,老孙去了!”
 
悟空又来到方丈仙山,见了东华帝君。东华帝君说:“我这‘九转太乙还魂丹’只能医人,却不能医树!你还是再到别处去问问吧。”
 
悟空又来到南海落伽山,见到观音菩萨。菩萨说:“你这猴子,那镇元大仙,连我也要让他三分,你怎么敢顶撞他,还推倒他的果树?”悟空说:“菩萨,弟子知道错了,求菩萨教我一个医树的方儿,好回去救我师父!”
 
观音说:“我这玉净瓶里的仙露,专治各种灵根仙苗,我就随你走一趟吧。”悟空大喜,随观音回到五庄观。观音见了镇元大仙,福、禄、寿三星也都已经等在那里。众人一同跟随观音来到果园,看她如何医活仙树。
 
观音叫道:“悟空,你过来,伸出双手。”悟空过来,观音从玉净瓶中取出柳枝,在他的掌心里滴了几滴仙露,说:“将它滴在仙树的根部,再把仙树扶起来!”
 
悟空小心翼翼地走过去,把仙露滴在仙树根部,立刻涌出一股清泉来。悟空再用力把仙树扶起,仙树重又变得枝叶茂盛,树上挂满了人参仙果。
 
清风、明月过去数道:“一、二、三……二十二、二十三,果然是二十三个!”他们走回来对悟空说:“请大圣原谅!”悟空笑道:“嘿嘿,罢了!” 
 

 
镇元大仙哈哈大笑说:“今日索性就办一个人参果会,请大家一同品尝仙果!”
 
众仙纷纷坐好,清风、明月笑嘻嘻地端上十个人参果来。
 
观音菩萨说:“今日我等共庆镇元子与孙悟空结为兄弟!”镇元大仙和悟空双双拜谢说:“多谢菩萨!”
 
第二天,唐僧师徒辞别了五庄观,又一路向西去了。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