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回【沿途逢三难】

唐僧师徒三人一路西行,走了一个月,来到崇山峻岭间。周围山石突兀,草木茂盛。悟空在前面探路,不时回头嘱咐八戒:“八戒,这里山路险峻,多有虎豹豺狼,小心保护师父!”八戒扛着钉耙,牵马在后面跟着。
 
忽然,树林间刮过一阵恶风。唐僧闭眼用衣袖遮挡,白龙马一阵嘶鸣。悟空用鼻子嗅了嗅,说:“不好,这风中有一股腥气,恐怕有妖怪。”
 
正说着,从树林里蹿出一只虎怪,立在一块大青石上,喝道:“站住!你们是哪里来的和尚?”唐僧吓得慌忙答道:“贫僧是从东土大唐而来,到西天拜佛求经的。请大王放我们过去吧!”
 
悟空道:“师父,跟他啰唆什么?”说完掏出金箍棒,举棒要打。八戒过来拦住他说:“猴哥,你且歇歇。看老猪去立个头功!”说着,抡起手中的九齿钉耙,就向那虎怪砸去。那虎怪急忙从身后取出两把铜刀来抵挡。
 
那虎怪哪是八戒的对手,斗了二三十个回合,渐渐败下阵来。忽然间,他大吼一声,震动山谷,变成一只巨大的斑斓猛虎,向八戒扑来。八戒吓得拖着钉耙,转身就跑。一旁观战的悟空见了,大喝一声:“呔!虎怪休要猖狂,俺老孙来也!”说着,一晃手中的金箍棒,来打那猛虎。
 
悟空抡起金箍棒呼呼生风。那虎怪知道厉害,张牙舞爪地扑咬了几下,掉头就跑。悟空在后面紧紧追赶。
 
忽然又刮起一阵狂风,直刮得天昏地暗,飞沙走石。悟空被刮得睁不开眼,那虎怪便趁机钻进树林里逃走了。悟空返回来找八戒,只见八戒蹲在地上,白龙马上师父却没了踪影。悟空急得大叫:“师父呢?”八戒说:“就在马上……哎,怎么不见了?”
 
悟空埋怨道:“都是你,不是叫你看着师父的吗?”八戒委屈地说:“刚才一阵大风,刮得人睁不开眼……”悟空气得蹲在地上,道:“我去赶那妖怪,可你却……唉!”八戒说:“猴哥,现在也不是生气的时候,咱们还是想想怎么找师父吧!”
 
悟空站起身来:“唉,师父一定是被什么妖怪捉去了!说不定,就在这山里。”八戒道:“既然这样,咱们就一起去找找吧。”悟空叹口气说:“如今也只好如此了!”说着,两个人就一起在山上找起来。
 
八戒眼尖,走着走着,忽然叫道:“猴哥你看,那不是妖怪的洞府吗?”悟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,果然见山崖下有一个洞口,被一片树荫遮盖着,不仔细看很难发现。两人悄悄地走近一看,那洞府的大门上写着:“黄风洞”。
 
悟空掏出金箍棒,站在门外大叫:“妖怪,快放我师父出来!否则一棒打烂你的洞府!”
 
过了一会儿,洞门大开,杀出一队小妖来。刚才那虎怪也在其中,不过为首的却是另一个妖怪,只见他:头戴金盔,身穿金甲,背后披着大红的斗篷,手里托着一杆三股钢叉,小眼睛,尖嘴巴,鼻子旁边还长着几根长胡子,活脱脱一个老鼠样。
 
悟空用手点指,喝道:“妖怪,快还我师父来!”那妖怪哈哈大笑道:“你师父正被我绑在定风柱上,等着待会儿下酒!”悟空大怒,举棒向那妖怪打去。那妖怪抖擞精神,用钢叉接住了棒,二人就斗在一处。
 
八戒也与那虎怪战在一起。这次八戒长了个心眼,不等那虎怪变成老虎,就转身先跑。那虎怪以为八戒被吓破了胆,哈哈大笑,往地上一趴,变成老虎随后追来。不料,八戒却拖着钉耙猛然回头,倒打一耙,正好打在那虎怪的脑袋上,留下九个血窟窿。
 
见八戒打死了虎怪,悟空更加卖力。那妖怪勉强支应了三十几个回合,渐渐有些招架不住,转身想跑。悟空刚要追赶,那妖怪一回头,鼓起腮帮,朝地上吹了一口气,突然间只见飞沙走石、天昏地暗。悟空被沙子迷了眼,疼得睁不开,又败下阵来。
 
八戒扶着悟空驾云逃走,那妖怪和众小妖哈哈大笑,得意扬扬地回洞去了。
 
八戒扶悟空在草地上坐下,问道:“猴哥,那妖怪的武艺怎样?”悟空道:“武艺倒也一般,就是这黄风厉害,不知是个什么妖怪!”八戒又问:“猴哥,你的眼睛怎么样?”悟空道:“疼得厉害。八戒,你去找个瞧眼病的郎中来!”
 
八戒说:“这荒山野岭的,你叫我上哪儿找去?猴哥,你就忍一忍吧。”悟空道:“师弟,我这眼睛要是再不医,只怕就瞎了!”正巧这时黎山老母驾云经过,听到了他们的对话,转身对旁边的道童说:“齐天大圣保护唐僧去西天取经,路上遇到了危难,咱们不能不管!”说着便按下云头,在山里变出一座茅屋来。
 
八戒扶着悟空在山里走了半天,终于见到一座茅屋,忙上前去敲门。开门的是一个老太婆,屋里还有个女孩儿。老太婆问:“他的眼睛怎么了?”八戒扶着悟空坐下说:“被黄风洞里一个妖怪放出的一阵黄风,吹瞎了!” 
 
悟空喝道:“呆子,别胡说!老人家,您给看看,我这眼睛还有救吗?”老太婆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,说:“这黄风洞里的黄风怪吹的是三昧神风,能吹得天地暗,能刮得鬼神愁啊!好在我家自有祖传的眼药,专治各种眼病。”
 
说完,老太婆便对那女孩儿道:“女儿,快去把眼药拿来,再把灯点上!”那女孩儿答应一声,下去了。不一会儿,眼药拿来,灯也点上了,老太婆就帮悟空上眼药。八戒借着灯光偷眼去瞧那女孩儿,女孩儿忙把脸扭向一边,这一切都被老太婆看在眼里。
 
上完了眼药,老太婆说:“闭上眼睡一晚,明天一早就没事了!”悟空道:“多谢老人家!”老太婆说:“不必客气,你们今晚就睡在我家吧。”八戒答应一声,就扶着悟空下去睡了。
 
第二天一早,悟空睁开眼睛,竟一点儿都不疼了,起身一看,自己刚才却睡在草地上。他摇摇八戒,唤道:“八戒,醒醒!”八戒起身问道:“猴哥,你的眼睛好了?”悟空点点头。八戒又问:“咦?这房子怎么不见了?这家人也真怪,搬家也不告诉咱们一声!”
 
悟空道:“这不知又是哪路神仙变化了,来搭救咱们。”八戒说:“管他哪路神仙,咱们先去救师父吧!”悟空道:“说得对!师弟,这次让俺老孙先进去打探一番。”说着,就化作一股轻烟,直奔黄风洞去。
 
悟空来到洞前,见大门紧闭,就变做一只蚊子,飞了进去。
 
那黄风怪正在饮酒,忽然有小妖慌慌张张地跑进来,说:“报——禀告大王,小的奉命巡山,看见那长嘴大耳的和尚躺在草地上,却不见那毛脸的和尚!”
 
黄风怪大笑道:“哈哈哈……想必是被我的神风吹死了!”小妖说:“大王,要是他没有死,请救兵来,该如何是好?”黄风怪哈哈大笑道:“怕什么?他就是请下天兵天将来,也不能把我怎么样。天下除了灵吉菩萨,谁也定不了我这神风!”
 
悟空听得清楚,立刻飞出洞外,一个筋斗翻到小须弥山。见到灵吉菩萨,悟空行了个礼说:“菩萨……”灵吉菩萨止住他说:“悟空,你不必说了。事情我已经知晓,这就随你去捉妖!”悟空欢喜道:“多谢菩萨!”
 
灵吉菩萨随悟空到了黄风洞,对悟空说:“悟空,你只管前去与他交战,我自有办法降他!”悟空道:“遵命!”就掏出金箍棒,一棒打碎了洞门,叫道:“妖怪出来!你孙爷爷又回来了!”
 

 
黄风怪手托三股钢叉冲出洞来,骂道:“猴头,你又来找死?叫你知道本大王的厉害!”说着,举起钢叉,与悟空战在一处。战了几个回合,他斗不过悟空,鼓起腮帮又要吹起黄风。这时,灵吉菩萨现出真身,大喝一声:“孽障!还不伏法?”说着,向天空抛起一根飞龙宝杖。
 
那宝杖在空中变成一条八爪金龙,飞腾下来,一把抓住黄风怪,将他使劲摔在山崖上。那黄风怪现出本相,却是一只黄毛貂鼠。悟空笑道:“原来是这么个东西!”说着,举棒就要打。灵吉菩萨拦住他说:“大圣,莫伤他性命。这畜生本是灵山脚下得道的老鼠,因为偷了琉璃盏内的灯油,才成精做了怪!大圣把他交给我,让我带回灵山,交给如来佛祖处置吧。”悟空道:“多谢菩萨相助!”灵吉菩萨呵呵笑道:“不谢,不谢。快解救你师父去吧!”说完,带着黄鼠精,升天而去。
 
悟空和八戒返回洞里,打死打散小妖,救出了师父唐僧。
 
师徒三人继续向西赶路,走了半个多月,一条大河挡住了他们的去路。只见眼前波涛汹涌,宽阔的水面卷着黄沙急速地向前涌动,耳旁只听得隆隆的水声。
 
唐僧道:“徒弟们,这里的水流如此湍急,又没有船只可渡,叫为师如何过去?”悟空说:“师父不要急,待俺前去打探一番。”说着,一下跳到河边。
 
悟空四下一望,只见河边立着一块石碑,上面写着“流沙河”三个大字。另有一行小字写道:“八百流沙界,三千弱水深;鹅毛漂不起,芦花定底沉。”
 
八戒搬了块石头,往水里一抛,只听扑通一声,半天没有沉底,便跑回来说:“师父,这水好深哪!”唐僧听了,说:“你们两个,谁驮我过去?”八戒说:“师父你不知道,背一个凡人重如泰山。您还是问问猴哥吧,他的筋斗云打得远!”悟空道:“呆子,少胡说!俺的筋斗云是快些,可是要背着师父,我们两个都得掉进河里去!”
 
三人正说话间,水面忽然一阵翻腾,闯出一个妖怪来,只见他红发红须,赤着上身,颈上挂一串骷髅头,手持一条铁禅杖,样子十分凶恶。那妖怪一露头,便上来抢唐僧。八戒举起九齿钉耙护住唐僧,和那妖怪斗在一处。
 
那妖怪力大无穷,吼声如雷,十分凶猛。八戒和他大战了二十几个回合,正难解难分时,悟空赶过来照着那妖怪搂头盖脸地一金箍棒打下去。那妖怪一看不好,赶忙拖着铁禅杖,钻到水下去了。
 
八戒气呼呼地跑到唐僧面前告状:“师父,你看师兄!本来我再战几个回合就将那妖怪拿住了的,可这猴子心急把妖怪打下了水。这下没法过河了!”
 
悟空嬉皮笑脸地凑过来说:“八戒,这回是俺老孙心急了点。自从那日被黄风怪迷了眼睛,俺这条铁棒,有半个多月没使唤了。刚才见你打得痛快,俺老孙心里痒痒,就想去帮你一把!”
 
唐僧劝道:“八戒,你师兄也是一番好意。”八戒撅着嘴说:“这可倒好,那妖怪钻进水里不出来,咱们还怎么过河去!你我倒好办,可以驾云,可师父和白马呢?”
 
悟空笑道:“八戒,老孙倒有个办法:你下去把妖怪引上来,老孙在岸上等着他,怎样?”八戒说:“你怎么不去?”悟空嬉皮笑脸地说:“不瞒你说,这水里的手段,俺老孙不如你。你不是说自己当年是天蓬元帅,掌管水军么?”
 
八戒把嘴一撇,说:“那当然,原来你这猴子也有不如人的时候!”悟空笑嘻嘻地说:“好师弟,看在师父的面上,你快去把那妖怪引上来,我等在这里下手!”八戒应允说:“好吧,那我就下去走一趟。”说着,就拖起钉耙下水去。悟空道:“有劳贤弟了!”
 
下到水中,八戒睁眼一看,眼前一片浑黄的浊水,全是泥沙。八戒顾不得这许多,拨开浑水往河底游去。那妖怪正在水底睡觉,听见动静,翻身坐起,提了铁禅杖就来找八戒算账。八戒也不答话,抡起钉耙便和他打将起来。
 
八戒和那妖怪打了个平手,谁也胜不了谁。打了一会儿,八戒觉得差不多了,就假装败走。那妖怪跟在后面,紧追不放。两个从水里一直打到岸上。悟空看见,嘻嘻一笑道:“师父,看老孙给他来个‘饿鹰扑食’!”说着,高高一跃,跃到空中,一棒向那妖怪打去。
 
那妖怪看悟空来势凶猛,哧溜一下,又钻进水里不见了。八戒气得将钉耙一把摔在地上,骂道:“你这猴子,也太性急!老猪费了这许多力气,你等我把他引到岸上来再动手啊!这下可倒好,你自己去吧,我老猪是不管了!”
 
悟空见他真生气了,赔笑道:“师弟,这次又是俺老孙不对!我知道你辛苦,可是为了师父,你还是再去一趟吧。”八戒鼓着腮帮子不理他。唐僧问道:“悟空,怎么回事?”悟空说:“师父,那妖怪被打滑了,再也不肯出来了!”唐僧急道:“这可如何是好?”
 
师徒三人正在发愁,只听空中有人喊:“唐长老!”悟空赶紧跳起来,说:“是惠岸行者,你怎么来了?”惠岸行者笑道:“菩萨知道你们师徒有难,命我来收服妖怪!”说着走到岸边,向水下喊道:“沙悟净——”
 
只见水面一阵翻腾,那妖怪钻了出来,站在水面上向惠岸行者施礼。惠岸行者说:“悟净,菩萨命你在此等候取经人,你怎么反而在此作怪?”那妖怪说:“悟净一直在此等候,取经人却并没有来。”惠岸行者笑道:“谁说没有来?那岸上的便是。还不快去拜见师父!”
 
那妖怪听了,瞪着眼睛说:“我不去,那个长嘴大耳的,和我斗了半日;旁边那个尖嘴猴脸的是他的帮手,好不厉害!我不去!”惠岸行者道:“和你斗的是猪八戒,旁边的是孙悟空,他们都是唐僧的徒弟,你怕什么?”
 
那妖怪这才上岸,向唐僧跪倒施礼,说:“弟子沙悟净拜见师父!”唐僧吓了一跳,不解地问惠岸行者道:“他怎么叫我师父?”惠岸行者解释道:“长老莫怕!他原本是天上的卷帘大将,只因失手打翻了琉璃盏,被罚下界来,在这流沙河做了妖怪,后蒙观音菩萨点化,诚意要给你做个徒弟,保你去西天取经的。”
 
唐僧一听,这才放下心来,道:“悟净,把你颈上的骷髅取下来,为师这里有一串念珠,给你戴上。”然后又取出剃刀,替悟净落了发。沙悟净恢复了本性,胡子也变成黑色。他双手合十,向唐僧行完礼,又拜见了师兄。唐僧说:“你既有了法名,为师再给你取个别名,叫‘沙和尚’,好吗?”悟净道:“多谢师父!”
 
惠岸行者说:“恭喜你们师徒团聚。这流沙河,我送你们过去!”说着,拿出观音菩萨赐的宝葫芦往空中一扔,宝葫芦立刻变得像小船一般大,浮在水中。悟空扶着唐僧、八戒牵着白马、沙僧挑着行李,都坐进了葫芦里。那葫芦便乘风破浪,一路到了对岸。
 
惠岸行者收起葫芦,告辞离开了。唐僧师徒四人继续向西赶路。
 
一天,黎山老母在跟文殊、普贤二位菩萨和南海观音聚会时,说:“前些天我遇到唐僧师徒有难,救了孙悟空那猴子。我看那猪八戒有些不老实,须想个办法试试他们,看他们师徒四人是不是真心,否则难取真经!”
 
观音听了,点头微笑道:“我倒有个办法……”
 
这天傍晚,唐僧对徒弟们说:“天色不早,前面有一座庄院,我们前去借宿一晚吧。”八戒附和说:“就是!走了一天,就是人不累,这马也该歇歇腿了。”“还有,这人也饿了,也该化些斋饭了。”沙僧跟他们相处了这些天,已经摸清了八戒的脾气,就跟他开起玩笑来。
 
师徒四人走到庄院门前,悟空上前去叩打门环。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谁呀?来了!”唐僧说:“徒弟们,你们相貌凶恶,不要吓坏了人家,还是为师来答话吧。”徒弟们听了,就退在一旁。 
 
只听“咯吱”一声,一位四五十岁的半老徐娘开了门,见了他们,问道:“长老们从哪儿来呀?”唐僧上前躬身施礼,答道:“我们师徒四人,从东土大唐而来,途经宝方,想在此借宿一晚。”那妇人说:“我丈夫不在家,本不方便待客。但看长老诚实有礼,就请进来吧。”
 
“如此就打扰了!”唐僧说着,领着三个徒弟进了屋。走进宽敞的庭院,眼前是一片大瓦房,庭院中间布置着假山。八戒牵着马,左看右看,走一步赞一句道:“果然是大户人家,真是气派!”
 
众人来到大厅,分宾主落座后,那妇人说:“不瞒各位长老,我丈夫三年前就去世了,家里只有我一个妇道人家和三个女儿,守着这样大的家业,真有点不放心!所以想招一个老实能干的上门女婿。不知长老可愿意?”
 

 
唐僧听了,双手合十道:“女施主的好意,贫僧心领了。只是我已许身佛门,决定终身侍奉我佛如来!女施主的提议,贫僧断然不敢接受。”
 
那妇人一听,生气道:“长老就算不愿意,可你那三个徒弟,我也一个留不得吗?”唐僧说:“这要问问他们自己的意思。徒弟们,你们谁愿意留下给这位女施主做女婿呀?”悟空笑道:“俺老孙可不愿意!八戒,你留下吧。”八戒说:“其实大家都有这个意思,凭什么总拿我开心?沙师弟,你说呢?”沙僧道:“我愿追随师父去西天取经,你留下吧!”
 
唐僧听到八戒的话,皱了皱眉。那妇人呵呵笑道:“怎么样,留下哪个呀?”沙僧心直口快,瞪着眼睛说:“商量好了,留下那个姓猪的!”八戒不好意思地说:“沙师弟,你别说笑,咱们再商量商量嘛!”沙僧说:“有什么好商量的?要留你留下,我们走!”那妇人见他们吵吵嚷嚷,就起身说:“你们好好合计合计,想好了派人去后院找我!”说完,就转身出去了。八戒埋怨道:“都是你,有话不会好好说吗?如今把她气走了,茶饭也没人给准备。你们先在这儿坐着,我去放放马!”说着,就贼溜溜地出去了。
 
悟空笑道:“这呆子,准是找那妇人去了!”唐僧道:“悟空,休要胡说!”“什么,胡说?好,俺老孙这就亲眼看看去。”说着,悟空就摇身一变,化作一只蜜蜂,嗡嗡嗡地飞出去了。
 
八戒说是去放马,实际上却悄悄地跟着那妇人来到后院。远远地,他听见一阵银铃般的欢笑声,原来是三个花季少女正在花园里捉蝴蝶。八戒躲在一盆花后面,正偷看得起劲,那妇人走过来说:“小长老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 
八戒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是来放马的。”“放马?”那妇人笑笑说,“其实是你愿意留下来,对不对?”八戒说:“没错,是我愿意!”那妇人问:“那你师父答应吗?”八戒扭扭捏捏地说:“又不是生身父母,这终身大事,还不是由我自己说了算吗?”那妇人笑道:“招赘你也不是不可以,不过得先问问我几个女儿的意思。”八戒说:“那好,娘……你好好和姐姐们说说,我在前面等着啊!”那妇人笑道:“哎。”转身摇着扇子去了。
 
八戒回到大厅,见师父神色有些不对。唐僧问道:“八戒,你去哪儿放马了?”八戒只得扯个谎说:“没有好草,无处放马。”悟空跳过来道:“无处放马,可有处攀亲!”
 
八戒还狡辩道:“谁攀亲了?不要诬赖好人!”悟空道:“呵呵,娘都叫过了,还不认账?”八戒急道:“原来那只蜜蜂是你变的?你这猴子,偷听别人说话,不得好死!”“八戒!”唐僧喝住他道,“你师兄说你扯谎,为师本来不信!可是你……太让为师失望了。”八戒说:“师父,如今有这么个好去处,有吃有穿,还去西天取什么经啊!”
 
“住口!光你一个人有吃有穿就行了吗?那普天之下的百姓怎么办……”唐僧正说着,那妇人推门进来了,笑着说:“哟,唐长老在教训徒弟呀?这事本来我不该管,可他现在是我的女婿了。走吧,姑爷!”说完,就背着手出去了。“师父……娘!”八戒大叫一声跟了出去,气得唐僧直摇头。
 
八戒跟着那妇人来到后院,涎着脸问:“娘,你打算把哪个姐姐许配给我呀?”“唉,”那妇人叹口气说,“我若把大女儿许配给你,怕二女儿不愿意;若把二女儿许配给你,又怕三女儿不愿意。我正为这事发愁呢!”
 
八戒赶紧说:“娘,那您把三个姐姐都许配给我,不就得了吗?”“啊?你一个人就想占我三个女儿?不行,不行,绝对不行!”那妇人摇着扇子说。八戒急道:“那怎么办呀?娘!
 
”“好了,好了!我倒有个办法,叫‘撞天昏,选女婿’!”“什么意思?”八戒不解地问。“就是找一块盖头搭在你的头上,在柱子上撞一个天昏。我再叫三个女儿从你面前走过,你扯住哪个,就把哪个许配给你。”
 

 
“好,就依你!”八戒赶紧把盖头搭在头上,向柱子一头撞去,撞起了一个大包。那妇人叫道:“真真、爱爱、怜怜,快出来,‘撞天昏,选女婿’啦!”
 
“哎,来啦!”门帘一挑,三个女儿从里屋出来,一个个从八戒面前飞快地走过,八戒一个也没捉住。三个女儿又都笑着跑进去了。
 
八戒唉声叹气地说:“娘,姐姐们乖滑得很!我一个也没扯住。”那妇人说:“不是我女儿乖滑,是她们都太谦让了!”八戒急道:“她们谦让,我可怎么办呀?”那妇人说:“你先别急,我再想个办法。有了!我这三个女儿,手都巧得很。她们每人织了一件珍珠汗衫,你能穿上谁织的那件,我就把哪个许配给你!怎样?”八戒又笑嘻嘻地说:“那我要是能把三件都穿上,你就把三个姐姐都许配给我?”“行!”那妇人说,“女儿们,把珍珠汗衫拿出来!”
 
“哎,来啦!”门帘又一挑,三个女儿每人捧着一件珍珠汗衫款款地走出来。那妇人问:“你们哪个先试呀?”姐妹们推让一番,最小的怜怜说:“我来。”说着,把珍珠汗衫披在八戒身上。突然,那汗衫变成一个大网兜,把八戒牢牢网住,越收越紧。
 
当晚,雷电交加,风雨大作。唐僧问:“八戒怎么还不回来?”悟空笑道:“师父放心,他现在正享福呢,哪肯回来!”
 
第二天,唐僧和悟空、悟净醒来,发现庄院不见了,四下里找了半天,发现八戒被吊在一棵大树上。悟空哈哈大笑道:“怎么样,这个女婿的滋味不错吧?”八戒有气无力地说:“猴哥,快放我下来!我都被吊了一夜了……”唐僧有些不忍心,说:“悟空,八戒也该记住这次的教训了,放他下来吧。”
 
“是,师父。”悟空吹了口仙气,八戒就从树上掉了下来,一屁股坐在地上,摔了个大屁股蹲儿。沙僧见了,忍不住偷笑。八戒站起来揉揉屁股,不好意思地跟着大伙继续上路。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