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回 【高老庄】

唐僧师徒一路向西,走了一个多月.
 
这天来到一个村庄,唐僧说:“悟空,你去前面看看,这是到什么地方了?”悟空答应一声,紧走几步,忽然见一个人背着包袱匆匆赶来。悟空拦住他问道:“请问小哥,这是什么地方?”
 
那人一看见他,叫了一声:“妈呀,有妖怪!”扭头就跑。悟空赶上他,一把抓住他胳膊说:“俺不是妖怪!你老实跟俺说,这里是什么地方?你叫什么,这么急急忙忙地干什么去?”那人胳膊被他扭得生疼,只得回答说:“这里是高老庄,我叫旺财,我家太公叫我去请法师来降妖!”
 
悟空一听,来了精神,放开他笑嘻嘻地问道:“你家有妖?是什么样的妖怪?说来听听!”旺财揉着胳膊,瞧了他一眼,嘟囔着说:“跟你说了也没用,我都请了两三个法师了,也没降住那妖怪!”悟空笑道:“那是他们没本事,你把这事交给俺老孙,保管替你把那妖怪擒住!”
 
二人正说着,唐僧骑马过来,问道:“悟空,怎么回事?”
 
悟空答道:“师父,他家有妖怪,正想请我们上他家去捉妖呢!”
 
旺财一看唐僧仪表不凡,上前拱手问道:“请问师父从哪儿来?”
 
唐僧说:“我们是从东土大唐而来,去往西天拜佛求经的。”
 
旺财听了,躬身施礼说:“原来是大唐高僧,这下我们家可有救了!快请跟我来吧。”说着,就在前面带路。悟空也说:“师父,走吧!您不是常说‘出家人以慈悲为怀’,如今人家有难,咱们岂能见死不救?”
 
唐僧一想有理,就跟着他们往高老庄而去。
 
进了庄上,旺财把唐僧师徒领进一个大户人家。进了大门,旺财说:“请二位在此稍等,我进去通报一声!”说完,就飞快地跑进去了。
 
只听屋里一个苍老的声音说:“不是叫你再到远处找几个有法力的法师来,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你这个奴才,就知道偷懒!”
 
旺财分辩道:“不是,我在路上碰见了两个大唐来的高僧,说是专会降妖除怪的!”刚才那个苍老的声音问:“哦?是大唐高僧!现在哪里?”
 
旺财说:“小的已经把他们带回来了,就在外面。”那人急道:“哎呀,你怎么这样慢待!快快有请!”旺财应了声:“是。”忙把唐僧师徒领进来。高太公一见悟空,吓了一跳,跌坐在椅子上喘着气说:“我叫你去请法师,你怎么把雷公领到家里来了?”
 
唐僧赶紧上前施礼道:“老人家不要害怕,我们是大唐来的和尚,他是我的徒弟,名叫悟空。别看他相貌凶恶,却很有本事,我这一路上多亏他照应!”
 
高太公见唐僧相貌堂堂,说话又彬彬有礼,才渐渐镇定了下来,长出一口气说:“请恕小老儿失礼了!长老远道而来,一路上辛苦了。旺财,看茶!”
 
唐僧坐下喝茶,悟空就蹲在椅子上。高太公问道:“高僧来自东土大唐,想来一定法力无边了?”
 
悟空听了笑道:“老头儿,你这话就错了!会捉妖怪的是俺老孙,不是俺师父。亏你活了这么大把年纪,怎么还是以貌取人?”
 
唐僧忙喝止他道:“悟空,不得无礼!”又道,“老施主,我这徒弟生性粗野,请别见怪!”
 
 高太公说:“不妨事。他说的也有道理,若果真能帮我家捉住那妖怪,小老儿还要好好地谢谢这位小师父呢!”
 
 悟空笑道:“那倒不必。说了半天,那妖怪到底长什么样?是什么来历?”
 
高太公叹口气说:“唉,这话说起来丢人哪!不瞒二位长老说,小老儿有个小女儿,名叫翠兰,本想招个上门女婿,好帮忙做些零活,撑持门户。不想三年前,却来了个黑大汉,说自己是福陵山人氏,姓猪,上无父母,下无兄弟,情愿给人家做个上门女婿。我老伴见他身材魁梧,又无牵挂,就招了他。黑大汉进了门,干活倒也勤快:耕田耙地,收割庄稼,一个人能干几十人的活儿。可是他饭量也特别大,一顿要吃百十个烧饼才够!”
 
悟空听了,嘻嘻笑道:“你这老头也太会算计!他一个人干几十个人的活儿,当然饿,就算吃得多了些,也不能就说他是妖怪呀!”
 
高太公听了,急忙道:“小长老,你听我把话说完。他还有一点不同寻常——他的嘴脸会变!”
 
悟空一听,来了精神,问道:“哦?怎么个变法?”
 
高太公说:“起初来的时候,还是好好的一个人,只是黑了些。可是到后来,他的耳朵却变得有蒲扇那么大,嘴巴有半尺长,脖子后面还长出一撮鬃毛,活脱脱一个猪样……”
 
悟空听了,忍不住拍手笑道:“谁让你们不看仔细,招了个猪精来做女婿!嘿嘿……”
 
唐僧在旁边喝住他说:“悟空,不得无礼!老人家,后来怎样?”
 
高太公接着说:“后来,周围的邻居知道了,都把这当做笑话;家里的亲戚也不来走动了,都躲得远远的。我和老伴一商量,说这样也不是办法,就叫旺财去找了几个法师,想把妖怪赶走。哪知一连请来两三个,都有来无回,也不知是不是被他吃了。那妖怪反倒被惹恼了,索性把我女儿翠兰关在后院的小楼里,还不让我们进去。他每晚来时,云来雾去,飞沙走石。我们老两口和女儿已经有半年没见面了,也不知她如今是死是活……”说着,便滚下泪来。
 
悟空忍不住大怒道:“这妖怪实在可恶!老人家你放心,俺老孙今晚就把他拿住,叫他给你写个退亲文书,如何?”
 
唐僧也劝道:“老人家不要伤心了。”高太公拭干了眼泪,说:“只要能抓住那妖怪,我老汉就谢天谢地了,哪里还要什么退亲文书?就请长老替老汉除了这祸根吧。”
 
唐僧说:“老施主请放心,贫僧今晚就让小徒帮助贵府捉妖!”高太公听了大喜,赶忙命人擦桌抹凳,准备碗筷,安排饭菜招待师徒二人。
 
吃过了晚饭,高太公问悟空:“需要什么兵器,要多少人手帮忙?老汉提前去准备!”悟空笑道:“兵器老孙自己有,也不用一个帮手。你只需请几个年高有德的老头儿,陪我师父聊聊天,别把我师父闷坏了就是!”
 
悟空安顿好师父,扯着高太公的衣衫说:“你领我到后院妖怪的住处看看。”
 
高太公领着悟空来到后院,只见门上拴着一把铜锁。悟空伸手道:“拿来。”高太公不解地问:“拿什么?”悟空道:“拿钥匙来呀!”高太公急道:“嗨呀,若是有钥匙,还请你来干什么?”悟空嘿嘿一笑,说:“看你挺大的年纪,却不识耍,俺哄一哄你,你就当真!”
 
高太公愁眉苦脸地说: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心思拿老汉寻开心!”悟空道:“好好好,俺这就救你女儿出来!”悟空仔细看看那铜锁,原来是被铁汁灌过,将锁眼封死了。悟空从耳朵里掏出金箍棒,晃一晃,一把砸烂了铜锁。
 
屋子里黑洞洞的。“女儿,女儿!爹来看你了!”高太公一边喊,一边领着悟空进去。翠兰认得父亲的声音,有气无力地说:“爹爹,我在这儿呢。”高太公掌上灯和悟空上前去,只见翠兰面容憔悴,头发蓬乱,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。
 
“我苦命的女儿啊!”高太公扑上去,抱住女儿。父女两人放声大哭。
 
悟空道:“现在不是哭的时候!翠兰姑娘,那妖怪哪儿去了?”翠兰哭哭啼啼地说:“我也不知他在哪里。这些天他听说我爹请法师捉他,总是入夜才来,天亮就走!”悟空道:“高老汉,你赶紧带着女儿藏起来,俺老孙在这里等那妖怪回来!”
 
“如此多谢了,长老千万小心!”高太公说着就领女儿出去了。
 
悟空往床上一坐,变成翠兰的模样,守在床边等着那妖怪进来。
 
傍晚时分,窗外忽然刮起一阵黑风,那妖怪进来了。只见他黑脸短毛,长嘴大耳,肚皮像个大皮球,相貌果然十分丑陋。悟空侧着身向床里面一滚,也不理他。那怪往床上摸过来,说:“娘子,今天怎么不高兴,是不是嫌我来晚了?”
 
说着,就要搂住亲嘴。悟空心想:好啊,俺老孙还没教训你,你倒先来占俺老孙的便宜,待会儿叫你知道爷爷的厉害!
 
悟空一使劲,那怪被一脚蹬到床下,摔了个仰面朝天。悟空先嘻嘻一笑,又假装生气道:“唉,我的命苦啊!”那怪从地上爬起来,说:“娘子,好端端的,你叹什么气呀?我是生得丑了点,可是也没少干活呀!自从我到你家,种地收粮、挑水担柴,哪一样不是我做?如今你住在小楼里,吃香的喝辣的,身上穿的是锦绣,头上戴的是金银。这样好吃好穿,还有哪点不称心,要这样长吁短叹?”
 
悟空道:“自从我和你做夫妻到现在,也不知你是哪里人氏,姓甚名谁,你又整天云里来雾里去的,吓坏了我家的邻居和亲戚。乡亲们都在议论,说我找了个丑脸的妖怪做女婿。你说,我能不叹气吗?”
 
那怪说:“嗐!原来你是为这事烦恼。我已经跟你说过好多遍了,我家住在福陵山云栈洞,我姓猪,名叫猪刚鬣(liè)。他们若再问你,你只把这话告诉他们就是了。”说着,又往悟空身上靠过来。
 
悟空道:“还想做夫妻呢?听我爹说,他又请了一个得道的高僧,前来降你!”那怪听了,哈哈大笑说:“不理他,我有三十六般变化,还怕什么降魔法师?不是我夸口,他就是请下九天荡魔祖师来,也不能把我怎么样!”
 
悟空道:“我爹说了,他这次请的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!”那怪一听这话,直吓得头上冒汗,搓着手说:“娘子啊,咱们这夫妻恐怕做不成了,我得赶快回去!”说着,站起身就要走。悟空一把抓住他说:“回来!你刚才不是还说就是请下九天荡魔祖师来,也不能把你怎么样,怎么一听到‘齐天大圣’的名字,就吓成这样?”
 
那怪说:“娘子,你不知道,那闹天宫的弼马温,是有些本事!我怕斗不过他,坏了名头。”悟空故意娇声细气地说:“你真舍得撇下我一个人走啊?”那怪想想又有些舍不得,说:“老实说,我是舍不得你,可是不走又不行!你说,该怎么办?” 
 
悟空道:“那我跟你一起走!”“你要跟我走,不管你爹你娘了?你不后悔?”那怪问道。悟空故意叹了口气说:“唉,这叫‘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’呗!我有什么办法?”那怪听了高兴地说:“好,好。咱们这就走!”
 
悟空扭扭捏捏地道:“可是我脚小,走不了远路。”那怪说:“我有的是力气,我背你呀!”悟空这才点头笑道:“好,那你转过身去。”那怪就转过身去,将大屁股对着悟空。悟空嘻嘻一笑,一下蹿上了他的后背。
 
那怪背着悟空,下了绣楼。悟空故意问他:“夫君,你怎么不驾风?”那怪说:“娘子,你有所不知,背一个凡人在身上太重,驾不得风。我只好背着你走了!”
 
悟空嘻嘻一笑,道:“那敢情好,就怕你没有力气!”那怪说:“你一个小女子,能有多重?”
 
说着,那怪就加快了步伐,悟空在他背上捂着嘴偷笑。那怪背着悟空在荒山野岭里走了大半夜,累得气喘吁吁,说:“娘子,没想到,你这么沉!”他哪里知道,悟空是故意变了个法儿在害他。
 
“嘻嘻,才这么点路,你就背不动我啦?”悟空说。
 
那怪掂一掂背上的“媳妇”,努着嘴说:“背……背得动!”又勉强往前走了几步。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角淌下来。最后那怪实在支撑不住,往旁边一歪,摔了一个大跟头。
 
悟空早已轻轻地滚在一边,却假装哎哟哎哟地直叫唤。那怪赶紧爬过来问:“娘子,你摔伤了没有,哪里疼?”说着,伸手过来要给悟空揉揉痛处。悟空照他手背上狠狠打了一巴掌,疼得那怪“哎哟”大叫一声,抽回手去一看,已经全红了。
 
那怪道:“娘子,你好大的手劲呀!”悟空假装生气道:“都是你!让我跟你受苦……”说着又呜呜地假装哭起来。那怪急道:“娘子,你别哭,你别哭呀!唉,我还不知道向谁诉苦去呢!都是那该死的弼马温给害的……”
 
悟空故意问道:“那弼马温是谁?怎么是他把你害的?”
 
那怪又叹口气,说:“娘子,实话跟你说了吧。想当年,我本是天上的天蓬元帅,掌管天河水军。五百年前,有一只猴子大闹天宫。后来如来佛祖施法术,收服了那妖猴。玉帝设宴,大宴群臣,我也在受邀之列。不想那日酒喝多了,就干了一些错事……”
 
“什么错事?”悟空问。那怪嘿嘿傻笑,不肯说。悟空就一把揪住他的大耳朵,使劲一扭,问道:“你说不说?”那怪疼得哎哟直叫,大声告饶道:“娘子松手,我说我说!”悟空这才丢开手。
 
那怪一边揉着耳朵,一边小声地说:“我仗着酒兴跑到了广寒宫去,想找嫦娥仙子说说话。谁知那嫦娥不领情,竟跑到玉帝那里告我的状,说我调戏她。玉帝一气之下,就把我贬下界来!谁想却错投了猪胎,变成如今的模样!”
 
悟空听了,又好气又好笑,把脸一抹,骂道:“你这欺男霸女的憨货,睁眼瞧瞧俺是谁?”那怪回头一看,大叫一声:“弼马温,原来是你坏我的好事!”说着,便化作一股黑烟逃跑了。
 
悟空驾起筋斗云追去,只见那股黑烟钻进了一座山洞。悟空按下云头一看,山洞门上有一块牌子,上面写着三个字:“云栈洞”。悟空见找到那怪的老窝了,在外面大叫:“妖怪,出来!”喊了半天,不见动静。悟空大怒,举起金箍棒就往洞门上砸去,把洞门打了个稀烂。
 
那怪忍不住了,“嗷”地大叫一声冲出洞来,手里端着一根铁耙说:“孙悟空,你简直欺人太甚!”悟空见了,“扑哧”一下笑出声来。那怪问道:“你笑什么?”悟空笑道:“你这呆子,是不是在高老庄干活儿干惯了?怎么连耙地的家伙都拿出来当兵器!”
 
那怪撇嘴冷笑道:“哼!你这没见过世面的猴子,这叫‘九齿钉耙’,是从太上老君的八卦炉里炼出来的宝贝。别说是你这小小的猴头,就是铜头铁脑,也能被戳出几个窟窿来!”
 
悟空一听,嘻嘻笑道:“那正好,俺老孙的这颗脑袋也是从八卦炉里炼出来的,也不知哪个更硬些。俺站着不动,你且打俺一耙试试!”
 
那怪说:“你少来骗我!我才不信你。”悟空道:“俺老孙说话算话!”说着,就把脖子伸了过去。那怪心想:你说我傻,我看你比我更傻!今天就叫你尝尝九齿钉耙的厉害!想到这儿,那怪便抡起钉耙,向悟空的脑袋用力砸去。悟空不躲不闪,只听得“当”的一声,火星四溅,那根九齿钉耙被弹起老高,悟空拍拍脑袋,竟连一点皮都没破。
 
那怪不禁惊道:“好硬的头!”悟空笑道:“嘿嘿,你打过了,该俺老孙打你一棒了!”说着,举起碗口粗细的金箍棒,劈面打来。那怪急忙举起钉耙招架,“当”的一声,被震退了两步,震得手臂发麻。那怪暗暗吃惊,心想:这猴子果然厉害,难怪十万天兵也奈何不了他!
 
两人斗了二三十个回合,那怪招架不住,被悟空掀翻在地。悟空举棒刚要打,那怪突然叫道:“打不得打不得!菩萨叫我在这里等候取经人!”
 
悟空一听,故意问道:“是哪位菩萨,叫你等什么样的取经人,你且说说清楚!”那怪道:“我受观音菩萨点化,在此等候大唐派往西天大雷音寺拜佛求经的和尚。菩萨还给我取了个法名,叫悟能。不信你问菩萨去!”
 
悟空嘻嘻笑道:“原来是师弟!俺老孙也是受观音菩萨点化,保护唐僧去西天拜佛求经的!”那怪道:“此话当真?”悟空道:“这还有假?当然是真的!”那怪说:“那你还打我干什么?快放开我!”悟空道:“不行,你强占别人女儿,得把你带回去,请师父发落!”说着就拔下一根毫毛,吹口气,变成一条绳索,把那怪绑了。又用手一指,吹一口仙气,将那云栈洞一把火烧了!然后,悟空就驾起筋斗云,带着那怪往高老庄赶去。
 
此时天已经亮了,唐僧和高太公一家等得焦急,都站在院子里向空中观望。见悟空绑着那怪回来了,大家都围过来庆贺。高太公说:“唐长老,令徒真是好本事呀!”唐僧笑道:“老施主过奖了。”
 
悟空落下云头,向唐僧行礼道:“师父,徒弟回来了!”又对那怪说:“呆子,还不快拜见师父!”那怪听了,赶紧跪倒叩头,口称:“师父在上,请受徒弟一拜!”
 
这下,可把唐僧和在场的人都弄糊涂了。唐僧慌忙问道:“悟空,他怎么叫为师‘师父’?”悟空笑道:“师父,他本是天上的天蓬元帅,被罚下界,和弟子一样,也是受观音菩萨点化,来保护师父去西天取经的!”
 
唐僧听了,双手合十默念:“多谢观音菩萨!”这才把那怪扶起,说:“悟空,快快给他松绑!”那怪也说:“快点儿,师父叫松绑呢!”悟空白他一眼道:“呆子,啰唆什么!”说着转到那怪背后,吹一口仙气,那绳索自己就断了。
 
唐僧问:“菩萨给你取了法名没有?”那怪笑呵呵地说:“取过了,叫猪悟能。我还忌了五荤三厌。这回见了师父,总该开荤了吧?”唐僧说:“不可!不可!你既已断了五荤三厌,我便再与你起个别名,叫‘八戒’,如何?”悟能嘟囔道:“八戒……八戒就八戒。”
 
悟空喝道:“呆子,你嘟囔什么?还不快谢过师父!”
 
八戒不情愿地说:“弟子多谢师父。”
 
高太公过来祝贺道:“恭喜圣僧,又收得高徒啊!旺财,把谢礼送上!”旺财忙端过一盘金银,放在唐僧面前。唐僧摆手说:“出家之人,不受这些黄白之物。老施主的好意贫僧心领了,我们这就告辞了!”
 
八戒说:“师父,我的衣服昨天让师兄扯坏了!您给我换一件吧。”
 
悟空笑道:“这都是昨晚背媳妇,被树枝给剐破的!”众人听了都笑,高老太也笑。八戒在旁边看见了,叫嚷道:“丈母娘,您就给我换一件吧。” 
 
高老太叫人取过两套衣服来,说:“念你对高家也有功劳,这两套衣服就送给你吧!”
 
八戒偷眼看一眼翠兰,说道:“丈母娘,好生照看俺娘子。取经不成,俺老猪还要回来呢!”
 
悟空喝道:“呆子休要胡说!小心吃俺老孙的棒子。”八戒吓得赶忙把话憋住,挑起行李担子,两步一回头地随着唐僧师徒向西去了。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