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回【悟空脱难】

  时光如电,岁月如梭,转眼之间已过了五百年。
 
这天,如来召集四大金刚、五百罗汉,在灵山大雷音寺讲经说法。忽然,他想起一件事来,对弟子们说道:“我有真经三十五部,可以劝人向善。想那南赡部洲多杀多争,我想在那里找一个合适的取经人,叫他跋涉千山万水、历尽千难万险来这里取得真经,好化解世间的苦难。你们哪个愿意替我到那里走一遭?”
 
观音说:“弟子愿往。”如来道:“你办事周到,正合我意。我这里还有一件锦襕袈裟、一根九环锡杖和三个箍儿,你一并带上。袈裟和锡杖送给取经人,这箍儿嘛——如果在路上撞见神通广大的妖魔,你先劝他学好,给取经人做个徒弟。他如果不听使唤,就将这金箍给他戴在头上。不管他有多厉害,只要念动紧箍咒,保管让他头痛欲裂,乖乖服管!”
 
观音接过宝贝,如来道:“你附上耳来,我教你咒语。”
 
观音学会了紧箍咒,就带着徒弟惠岸行者驾起祥云,往东土大唐飞去。
 
观音路过五行山时,悟空见菩萨来了,大声说:“菩萨,你到这里来,可是来救俺老孙的?”
 
观音笑笑说:“悟空,自有人救你,却不是我!”悟空歪着头问道:“不是你,那是谁?”观音道:“天机不可泄露!你若是见到一个从东土大唐来,到西天取经去的和尚,就叫住他,拜他做师父。他自会有办法救你!”
 
悟空称谢了。观音和惠岸又来到大唐首都长安,变做两个云游的和尚,一面化缘,一面打听有道的高僧。
 
此时正是唐太宗时期,国泰民安,物阜民丰,是少有的太平盛世。恰逢唐太宗特设“水陆大会”,请有道的高僧讲经说法。经众人推举,洪福寺玄奘法师,做了水陆大会的坛主。他端坐在高高的法坛上,滔滔不绝地讲经说法。
 
观音和惠岸走进一家饭馆坐下,就听旁边两个食客正在谈论今天的水陆大会。一个说:“今天主讲的法师是谁呀?长得真是慈眉善目,一表人才!”
 
另一个说:“你连他都不认识?他就是洪福寺的玄奘法师啊。要说他的身世,也真是可怜:二十年前,他父亲陈光蕊原本中了状元,娶了一位大家闺秀,夫妻俩十分恩爱。那天,陈状元带着新婚的娘子去南京赴任。坐船走到江心时,那船夫见财起意,乘陈状元不备,一竹篙将他打落下水。当时陈娘子已经怀有身孕,想保住肚里的胎儿,就顺从了那歹人。于是,那船夫便冒名顶替,带着陈状元的文书到南京去赴任,又霸占了陈娘子……几个月后,陈娘子生下一名男胎。她生怕那船夫加害婴孩,就咬破手指,写了一张血书,与男婴一起放在一只大木盆里,放到河中,让它顺水漂流。”
 
这食客的伙伴赶紧问:“后来怎样?”
 
这食客喝了口酒,接着说:“那木盆在水中漂漂荡荡,就漂到了洪福寺山下。你说,这不是与佛有缘吗?寺里的老方丈是个好心人,就把他收留了下来,留在寺里喂养。几年工夫,婴孩长大了,长成一个十分秀气的小男孩。老方丈就教他讲经说法。那男孩也着实聪明,凡是老方丈讲过的,竟倒背如流。他不光聪明,还十分心善。有一次,他去山下砍柴,回来路上遇到一个樵夫,手里提着一条大鱼。他就问:‘施主,用我这担柴换你手里的鱼,行吗?’樵夫说:‘那你可亏大了!’就换给了他。谁知他却抱着鱼,欢欢喜喜地去到河边,把它放生了……”
 
观音在一旁听了,点头道:“出家人以慈悲为怀,善哉,善哉!”心下已认可了玄奘法师的为人,有心要再听听他的佛法怎样,于是就带着惠岸起身向水陆大会会场而来。
 
到了会场,只见台下已坐满了前来听玄奘法师讲法的人,就连唐太宗也来了。玄奘法师声音洪亮,吐字清晰。观音仔细听了一会儿,不住地点头,心下已经认定了玄奘便是取经人。
 
于是,观音喊道:“货卖袈裟!能识此宝者,分文不取;不识此宝者,重金不卖!”众人循声望去,见是两个其貌不扬的云游和尚。唐太宗觉得这两个和尚奇怪,就吩咐随从说:“把这两个和尚和袈裟都带回宫里!”说完便起驾回宫。
 
唐太宗坐在金銮宝殿上,下令道:“把那两个和尚带上来!”观音和惠岸被带到金殿上。唐太宗问道:“和尚,你这袈裟要卖多少钱?”
 
观音答道:“袈裟五千两,锡杖二千两。”
 
唐太宗倒吸了一口凉气,问道:“要这么多?你这袈裟有什么好处,要卖这么多银两?”
 
观音道:“我这袈裟,乃天蚕丝织成。穿上这袈裟,但坐处,有万神朝礼;行动处,有七佛随身。”说着,便叫惠岸行者把袈裟打开。金殿里顿时红光满室,只见袈裟上金光闪闪,满是镶嵌的珍珠、玛瑙、宝石和玉片。
 
唐太宗看了禁不住赞叹,又问:“你这袈裟果然是宝贝,那锡杖又如何?”
 
观音说:“我这锡杖,能避水火,万毒不侵。”说着,又让惠岸取出锡杖。金殿里立刻闪过一道金光,众人看时,只见那条锡杖通身黄金,上面缀着九只金环,杖头上也镶嵌着宝石。
 
唐太宗看了心里欢喜,命道:“宣玄奘法师进殿!”
 
主管太监连忙向殿外高喊道:“宣玄奘法师进殿——”
 
一会儿工夫,玄奘法师便稳步登上金殿,双手合十道:“贫僧玄奘,参见我主万岁!”
 
唐太宗笑道:“法师免礼!法师,你且把这袈裟穿上,让孤王看看!”
 
玄奘法师道:“遵命!”接过袈裟,穿在身上。众人看去,但见鲜红的袈裟映着他雪白的肤色,更衬托得他相貌堂堂。
 
唐太宗见了,心里甚是欢喜,说:“果真是一位得道的高僧,朕就把这袈裟和锡杖买下来,送与法师。来人!”
 
太监连忙端上来一盘金银,递到观音面前。观音却摆手不要。
 
唐太宗说:“和尚,你刚才说‘袈裟五千两,锡杖二千两’,怎么又不要了?”
 
观音道:“贫僧曾有言在先,‘能识此宝者,分文不取;不识此宝者,重金不卖!’今见陛下敬我佛门,这位法师又是一位有道的高僧,袈裟和锡杖理当奉送!”唐太宗听了更是喜出望外。
 
观音又走到玄奘法师面前说:“刚才听法师讲的是小乘教法,不知能讲大乘教法否?”
 
玄奘听了皱眉说:“如今东土讲的都是小乘教法,不知这大乘教法如何?”
 
观音听了哈哈大笑道:“你这小乘教法,只能超度亡灵;今有大乘佛法三藏,却能超亡者升天,度难人脱苦……”
 
唐太宗听了,问道:“但不知这大乘佛法在何处?”
 
观音悠悠地说:“在西天我佛如来之处,离此十万八千里!”
 
殿上的文武百官听了,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 
这时,玄奘法师向唐太宗施礼说:“陛下,为了保佑我大唐风调雨顺、国泰民安,贫僧愿去西天求取真经!”
 
唐太宗听了又感动又欢喜,激动地说:“法师为了国家社稷和黎民百姓,不怕路途遥远和艰难,寡人愿意与你结为兄弟!”
 
观音听了,满意地点头微笑,恢复了本相。文武百官见是观音菩萨,都齐刷刷地跪在地上。观音驾起祥云,升在半空说:“玄奘,祝你早日到达灵山,修成正果!”太宗和玄奘连忙出来恭送。
 
几天后,唐太宗率文武百官到郊外为玄奘送行。太宗说:“御弟,朕有一只紫金钵盂,赠你路上化缘之用;这匹白马,则送给你作为脚力。”玄奘接过钵盂和白马,躬身拜谢了。
 
唐太宗又命人斟一杯水酒,端到玄奘面前说:“御弟,请满饮此杯!”玄奘说:“陛下,贫僧从不饮酒。”唐太宗说:“这是素酒,但饮无妨!”
 
玄奘接过酒刚要喝,唐太宗又从地上捻起几粒尘土放进酒杯里。玄奘不解地问道:“陛下,这是何意呀?”
 
唐太宗缓缓地说:“御弟此去西天,路途遥远,日久年深,你要切记:‘宁爱本乡一捻土,莫恋他国万两金’哪!”玄奘心下感动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 
太宗又说:“御弟,你已有了法号,朕再给你取一个别名如何?”玄奘说:“请陛下赐教!”太宗道:“观音菩萨说,西天有大乘佛法三藏,你就叫‘三藏’如何?”玄奘说:“多谢陛下!”
 
太宗又问玄奘道:“此去西天,估计何时才能回来?”玄奘说:“三年五载,便可返回。”太宗握住他的手,激动地说:“朕就在长安,等御弟回来!”玄奘谢道:“不劳陛下挂念,贫僧去了。”
 
三藏骑上马,辞别太宗上了路。他离开长安一路向西,走了十几天,来到一座大山深处。这天,三藏正走着,忽然一阵风刮过,从树后闪出一头斑斓猛虎。那白马长嘶一声,就把三藏掀翻在马下。三藏一闭眼,说了句:“我命休矣!”就坐在地上等死。 
 
忽听有人大喝一声:“孽畜,休伤人命!”说话间,只见一条大汉手托一把五股钢叉,站在一块大青石上。那虎看见明晃晃的钢叉,仰天长啸一声,就掉头跑了。
 
三藏吓得跪在地上,叫道:“大王救命!大王救命!”那大汉收起钢叉,过来扶起三藏说:“长老请起,我是本地的猎户,不是什么大王。”
 
三藏站起来抖抖身上的尘土,施礼道:“多谢施主救命之恩!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那猎户道:“这里还是大唐的疆界,前面那座山叫两界山,原先叫五行山,过了那座山,就是别国的疆土了。长老这是从哪儿来,要到哪里去呀?”
 
三藏说:“贫僧是受唐王差遣,前往西天大雷音寺拜佛求经的。”那猎户吃了一惊,说道:“此去西天有十万八千里,长老一个人怎么去得?”三藏说:“不管路有多远,有多艰险,只要能救世人超脱苦难,贫僧就一定要去!”
 
那猎户听了,大受感动,说道:“有长老这样的高僧,真是我黎民百姓之福啊!我家就在前面不远,长老请随我到家里住几天,我再送长老上路!”
 
三藏见盛情难却,就跟着猎户回了家。猎户拿出青菜豆腐、馒头白粥,请三藏用饭。一连住了三天,三藏要告辞上路。
 
猎户说:“长老的取经大事要紧,我就不多留了,待我送长老一程!”说完,拿起钢叉,扶三藏上了马,牵着马直奔两界山去。
 
两人一路说着话,来到两界山下。猎户说:“长老,我只能送您到这里了。您一路保重!”三藏辞别了猎户,独自一人骑马上山。
 
刚走出没多远,就听有人叫:“师父,师父!”三藏心想:我没收过徒弟,怎么有人叫师父?又往前走。那声音又叫起来:“师父,师父!”
 
三藏心中一动,心想:不管怎样,还是先过去看看。于是,他循着声音来到山脚下,只见有一只毛脸的猴子被压在山下,脸上落满了灰,耳边长着几根野草,两只眼睛却还闪闪发光。
 
三藏吃了一惊,仗着胆子问道:“你是何人,怎么叫我师父?”悟空说:“请问师父从哪儿来,要到哪儿去?”
三藏说:“贫僧是唐王驾下,被遣往西天拜佛求经的。”
 
悟空嘻嘻笑道:“师父,快放俺老孙出去,徒儿护送你上西天取经啊!”
 
三藏不解地问:“你是何人,为何被压在这山下?”
 
悟空叹口气道:“唉,俺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‘齐天大圣’孙悟空,被如来使了个法术困在这里。前些天受观音菩萨点化,叫我拜你为师,护送你去西天取经呢!”
 
三藏听了大喜道:“原来是观音菩萨的旨意……可是为师没有锹镐,如何能救你出来呢?”
 
悟空道:“不用锹镐,你只要爬上山顶,将如来的帖子揭去就行了,老孙自有办法出来!”
 
三藏抬头望望那山,足有五六百米高,一咬牙道:“好,你等着,贫僧这就去。”说完,就拖着长长的僧衣,一步步地往山上爬去,遇到陡峭的地方,就手脚并用。
 
好不容易,三藏爬上了山顶,果然见石头上贴了一张黄色的法帖。三藏闭了眼睛,默默地祷告说:“观音菩萨,若是三藏真与那猴子有师徒之缘,就请保佑我揭去了此帖。”
 
他刚念完,睁眼瞧去,那法帖已经飘飘荡荡地飞向天上去了。空中传来迦叶尊者的声音:“我奉如来法旨,已将法帖收回。唐三藏,愿你与孙悟空齐心协力,早到灵山!”
 
三藏高兴得向空中拜了几拜,又急忙下山来见悟空。
 
三藏俯下身,说道:“帖子自己飞去了!”
 
悟空欢喜道:“好!师父,你骑着马走远些,俺老孙要出来了!”
 
三藏答应一声,赶紧上马跑出五六里。悟空又喊:“师父……再走远些!”三藏打了马一鞭子,又跑出好远才站住。
 
悟空咬紧牙关,腰背一用力,山石便裂了一条大缝,就听轰隆隆一阵声响,斗大的石头从山上滚落下来。悟空再一用力,就听天崩地裂的一声巨响,整座五行山轰然倒塌,变成一堆碎石。
 
悟空高兴得又蹦又跳,来到三藏面前,跪倒磕头,口称:“师父在上,请受徒儿一拜!”三藏赶忙伸手把他扶起,说道:“为师法名三藏。刚才听你说已有了法名,叫悟空,为师再给你取个别号,叫‘行者’,好吗?”
 
“孙悟空,孙行者……”悟空念道,“好,多谢师父!”
 
悟空先到河里洗了个澡,三藏从包袱里取出两件干净衣服,给他换上。然后,悟空就背了行李,牵着白马,欢欢喜喜地跟着三藏上了路。 
 
走着走着,忽然从树林里蹿出一只猛虎来。悟空嘻嘻一笑,从耳朵里掏出金箍棒,变成碗口般粗细,在空中一晃。那老虎见了,立刻停止叫唤,伏在地上不敢再动。悟空赶过去,一棒将它打死。
 
三藏见了有些不忍心,说:“既然它已经服软了,就该饶了它!”悟空收起金箍棒,笑道:“不打死它,它还会再害别人!既然师父不忍心,下次俺老孙改过了就是!”
 
三藏喋喋不休地说:“你既然已经入了我佛门,就该记住:出家人以慈悲为怀,切忌杀生!”悟空道:“徒儿记下了,只是这虎已经死了,说也没用了。”三藏说:“这一次就算了,下不为例。这虎皮丢了可惜,正好你穿为师的衣服也不合适,就把那虎皮剥下来洗干净了,为师给你做条短裙吧。”
 
两人接着往前走,三藏问:“刚才那只虎见了你,怎么一动不动?”悟空笑道:“师父,不瞒您说,别说是只虎,就是一条龙,见了我也要畏惧三分。”三藏又问:“刚才你打虎的铁棒哪里去了?”悟空说:“那是俺老孙的宝贝,叫‘如意金箍棒’,能大能小。我已把它变成绣花针,藏进耳朵里了。”三藏道:“如此说来,我徒弟真是好本事啊!”两人欢喜地继续赶路,一路上有说有笑。
 
晚上,师徒二人投宿在一户人家。三藏一夜没睡,在灯下把虎皮裙给悟空缝制好了。
 
次日清早,三藏叫过悟空说:“虎皮裙为师做好了,你穿上试试,看合不合身。”悟空穿上一试,喜道:“不长不短正合适,师父的手真巧,多谢师父!”
 
师徒俩辞别了那家人,又赶了半天路。时近正午,三藏说:“悟空,为师饿了,你去化些斋饭来!”悟空答应一声,就驾起筋斗云去了。
 
三藏坐在山路上,等了一会儿,只见远处来了一位老婆婆。老婆婆提着个篮子走到三藏面前,问:“请问师父是从哪儿来,要到哪儿去?”
 
三藏说:“贫僧是从东土大唐而来,要到西天去。”老婆婆道:“此去西天有十万八千里,师父就一个人,怎么去?”三藏说:“还有个徒弟,化缘去了。”老婆婆说:“这荒山野岭的,到哪里去化缘?”三藏说:“我这个徒弟有腾云驾雾的本事,一会儿就能回来。”
 
那老婆婆说:“有那样大的本事,想你也管不了他。我这里有一顶花帽,我孙子戴小了,就送给你徒弟吧!”三藏接过来说:“多谢老施主。”一边躬身施礼。
 
等三藏再抬起头来,才看出那老婆婆原来是观音菩萨变的。观音变回了真身,对他说:“唐三藏,你这个徒弟生性顽劣难治,我怕你管不了他,特送你一件法宝。这顶花帽里有个金箍儿,只要他戴上就取不下来。我再教你个紧箍咒,如若他不听话,你就念动咒语,那金箍儿便会越收越紧,叫他头痛眼胀的,他便不敢再逞凶了。”
 
三藏学会了紧箍咒,拜谢了观音菩萨。观音升到空中,脚踩祥云去了。
 
过了一会儿,悟空化缘回来,说:“师父,附近没有人家,我到南山摘了几只桃子,你先解解渴吧。”三藏接过桃子,吃了几口,说:“刚才有一位老婆婆,听说我有个徒弟,就送给你一顶花帽!”悟空问道:“在哪里?”三藏说:“就在我的包袱里。”
 
悟空翻出花帽,只见那花帽镶着金边,上面还有一个疙瘩。悟空心里欢喜,立刻抓起来戴上说:“师父你看,徒儿戴上好看吗?”
 
三藏一边说:“好看,好看!”一边默默念动咒语。悟空突然觉得头痛欲裂,一摸头上,多了一只金箍。悟空揪也揪不断,就想了个办法,掏出金箍棒来,变成笔管般粗细,使劲去撬那金箍,可那金箍还是纹丝不动。
 
悟空猛然间发现三藏口中念念有词,心下明白了,叫道:“师父,原来是你害我!”说着晃动金箍棒,就要打三藏。三藏急忙加快念紧箍咒的速度,悟空疼得将金箍棒扔在地上,满地打滚,口中求饶道:“师父莫念,师父莫念!”
 
三藏有些于心不忍,停下来说:“今后你还听不听为师的话?”悟空赶紧说:“师父的话,徒儿一定听!”三藏道:“那你刚才还要举棒来打我?”悟空说:“请师父恕罪,徒儿下次不敢了。”三藏道:“好,为师就饶了你这次!吃桃吧。”
 
悟空吃着桃子,挨挨挤挤地过来问:“师父,这顶花帽你是从哪儿弄来的?”三藏不会说谎,便道:“这是观音菩萨送给我的,刚才的‘紧箍咒’也是她教的。”悟空咬牙切齿地说:“原来是这婆娘害我,俺老孙找她算账去!”
 
三藏劝道:“她既然教会我这个咒语,自己当然也会,你还是别去的好。”悟空想想也对,就忍下了。
 
师徒俩又向西走了几天,来到一座悬崖边。悟空站在悬崖边上往下一看,这山崖足有几十丈高,崖下是一个大水潭,那水潭还不知道有多深。悟空又往旁边一看,只见悬崖边上立着一块石碑,上面写着三个字:“鹰愁涧”。
 
三藏也牵着马过来看,突然从悬崖下面的水潭里蹿起一道白光。三藏吓得一跤跌坐在地上,再看那匹白马,却已经不见了。
 
三藏惊魂未定地问悟空道:“刚才是什么东西?”悟空眨着眼睛说:“像是一条白龙,把咱们的白马拖下水去了。”三藏听了哭道:“没有了脚力,这十万八千里路,叫为师怎么走到西天?”悟空说:“师父不要急,待俺去找那白龙,要回咱们的白马就是了!”
 
说完,悟空掏出金箍棒,站在悬崖上大喊:“孽龙出来,孽龙出来!”喊了半天,也不见有什么动静。悟空急了,喊一声:“长!”把金箍棒变得几十丈长,一直伸到潭里,搅动起来,搅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。
 
不一会儿,只见水面翻腾,波浪往两边一分,钻出一条白龙来,露出半个身子叫道:“什么人敢搅我的清静?”
 
悟空提棒在手,喝骂道:“泼泥鳅,还我的马来!”白龙笑道:“已经在我的肚子里了!”悟空大怒,举棒就打。那白龙也不示弱,张牙舞爪地就来咬悟空。一猴一龙就在悬崖边水面上大战起来。那白龙哪里是悟空的对手,只战了一会儿,就筋骨酸软,一头钻进水里不见了。
 
这回,任凭悟空怎么叫骂,那白龙都只是躲在水里,再也不肯出来了。
 
悟空正在焦急,只见远处飘来一朵祥云。悟空笑道:“好了,观音菩萨来了!”
 
观音落下云头,悟空上前问道:“菩萨,你怎么变着法儿害我?”观音绷起脸说:“你这猴头不知天高地厚,不这样管束着你,岂不闯下祸来?前几天你还要打师父……”
 
悟空不好意思地说:“那都是过去的事了,不提也罢!老孙问你,既然你要俺师父去西天取经,怎么又让一条孽龙在这里把俺师父的白马吃了?他一个凡人,你叫他怎么去西天?”
 
观音说道:“泼猴不要吵,我正是来替你们师徒收降这条白龙的!”悟空听了,甚是欢喜。
 
三藏也过来拜见菩萨。观音说:“这白龙本是西海龙王敖闰之子,因为纵火烧毁了玉帝的夜明珠,犯了天条,被罚在这里受苦。如今唐三藏去西天取经,一路十万八千里,凡马怎能到得了?我特意命他在这里等候,好助你师徒一臂之力!”
 
说完,观音走到悬崖边,向水潭里喊道:“小白龙出来!”
 
那白龙听到菩萨的声音,立刻现了人形出来,跪在地上说:“小白龙参见菩萨!”
 
观音对他说:“小白龙,我让你等候取经人,你怎么反而吃了人家的白马?”
 
小白龙说:“菩萨让我等候取经人,小龙一直没有忘,只是没有等来。”
 
观音笑道:“这不就是?还不快拜见你的师父和师兄!”
 
小白龙一听,赶忙向三藏跪下说:“徒儿拜见师父,请师父恕罪!”三藏忙把他扶起。
 
观音说:“小白龙,你师父如今没有了脚力,去不了西天。你就变成一匹白马,一路驮着他上路吧。功德圆满之后,你也可修成正果!你可愿意呀?”
 
小白龙说:“愿听菩萨调遣!”观音说:“好!你且趴下。”小白龙就趴在地上,观音从玉净瓶中取出一条柳枝,在他身上洒了几点仙露,叫一声“变”,那小白龙立刻化为一匹白马,神骏异常。 
 
悟空见了,拍手笑道:“菩萨好手段,不愧是一匹龙马!”
 
观音对悟空道:“悟空,你过来!这次你护送师父去西天取经,一路上还会遇到两个师弟。但凡遇到难事,叫天天应,叫地地灵。我再给你一样本事——你把脖子伸过来!”
 
悟空把脑袋伸过去,观音从柳枝上取下三片柳叶,放在他脑后。
 
悟空问:“菩萨,你放什么东西在老孙脑后?”
 
观音说:“这是三根救命毫毛,危难时可以助你脱险!你摸摸。”
 
悟空一摸,果然比其他的毫毛坚硬。悟空欢喜地谢过观音,扶三藏上了白龙马,继续西去。
 
第六回 【高老庄】唐僧师徒一路向西,走了一个多月。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