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回【大闹天宫】

再说王母和众仙来到瑶池赴宴,看见眼前的景象都惊呆了,只见杂役、力士趴在地上呼呼大睡,桌子上杯盘狼藉,吃剩下的果核和仙酒撒了一地。
 
七仙女被悟空使的定身法定住了,过了半个时辰,那法术过时失效,才自动解除。她们提着空篮子到王母面前哭诉。王母一听大怒道:“妖猴竟敢如此大胆?简直无法无天!”又跑到玉帝面前去告状。
 
玉帝听了皱眉说:“反了,这简直是反了!”王母说:“万岁,千万不可轻饶了这猴子!”正说着,太上老君气急败坏地赶来说:“陛下,贫道为陛下炼制的九转金丹,被那猴子偷吃了一大半,他吃完就逃回花果山去了!”
 
玉帝听了,气得直打哆嗦,大叫道:“托塔天王,命你率十万天兵天将前去捉拿妖猴。如敢反抗,就地正法!”
 
托塔天王叉手道:“末将领旨!”立刻带上四大天王、九曜星君、二十八星宿,点起十万天兵,恶狠狠地杀奔花果山而来。
 
悟空正和小猴们饮酒作乐,忽见一块黑云向这边压来,小猴们吓得纷纷逃散,躲进山洞里。
 
托塔天王和天兵天将都藏在那块黑云里面,他取出一面令旗,分派说:“命你等山前埋伏,命你等山后埋伏……”不一会儿,一队队天兵天将就按照他的命令把花果山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 
悟空见这一片黑云来得不寻常,好像在花果山上面盖了一个黑锅盖,急忙把手中的令旗一摇。大小猴兵见了纷纷拿起刀枪,站出来准备厮杀。
 
托塔天王把令旗一挥,说道:“四大天王何在?”四大天王叉手道:“末将在此!”托塔天王说:“命你等前去攻打头阵,不得有误!”四大天王道:“得令!”说完一齐杀向花果山去。 
 
这四大天王是四兄弟,分别叫做魔礼青、魔礼红、魔礼海和魔礼寿。他们个个身高数丈,青面獠牙。四人手里分别拿着一件法宝:魔礼青手里握一把宝剑,魔礼红抱一只琵琶,魔礼海撑一把伞,魔礼寿脖子上缠一条大蟒蛇。
 
“哇呀呀呀……”四大天王一齐呐喊着杀下界来。小猴子们见了,都吓得缩进了山洞。
 
四大天王站在半空,魔礼青举着宝剑说:“大胆妖猴,快快出来受死!”
 
悟空大怒,挥舞金箍棒出来应战,大叫:“你这小小的毛神,有什么法力,竟敢口出狂言!”说着,举棒来战魔礼青。魔礼青举起宝剑相迎。
 
二人打了十几个回合,魔礼青渐渐被震得手臂发麻,心下慌乱。他赶紧把宝剑往地上一丢,那宝剑立刻放出万道金光,变成千万把宝剑,从空中飞过来刺悟空。悟空嘻嘻一笑,把金箍棒往天上一扔,口中念动咒语,那金箍棒也变成千万根,在天上和那些宝剑一一对打起来。
 
魔礼青收回宝剑一看,那柄宝剑被打出了无数的缺口,吓得赶紧逃回了天上。
 
魔礼红和魔礼海见了,一个抱着琵琶,一个撑着魔伞,上来拦住了孙悟空。魔礼红弹起琵琶,仙乐从空中传来,钻进了小猴子们的耳朵里。猴兵们立刻摇摇晃晃,东倒西歪。悟空也被搅得头昏脑涨,一下坐倒在地。
 
魔礼海赶紧撑起魔伞,从伞里放出一阵阴风,把悟空和小猴都摄了进去。魔礼红和魔礼海对视一眼,哈哈大笑,得意扬扬地返回天庭去了。
 
悟空在伞里揉揉眼,打个哈欠醒了,只见四周黑漆漆的一片,小猴们都在他身边昏睡。悟空摇一摇伞的骨架,十分结实,他们就像被关在一所牢房里。悟空又用金箍棒向外捅捅,也捅不破伞衣。
 
悟空脑筋一转,从脖上拔下一根毫毛,在手里一搓,变做一支锉刀。
 
悟空用锋利的锉刀在伞衣上轻轻一戳,就捅出了一个小洞。他伸手将那个小洞扒开,温暖的阳光照射进阴暗的伞里。小猴们揉揉眼睛,悟空推推这个,搡搡那个,把他们都叫起来,又吹一口仙气,送猴子们回了花果山。
 
魔礼海正驾云走着,忽然觉得魔伞轻了许多,翻过来一看,伞上破了一个大洞,捉回来的悟空和猴子全都跑了。
 
就在他一愣神的工夫,悟空突然蹿上来,一把抢过魔礼红怀抱着的琵琶乱弹起来。魔礼红和魔礼海一边摇手,一边想要上去抢夺,却早被带魔力的仙乐迷惑,倒在地上爬不起来。
 
在一边观战的魔礼青见了,急忙放出大蟒蛇来咬悟空。那条巨蟒足有七八丈长,张着血盆大口,吐出鲜红的舌芯子,嘶嘶作响。
 
悟空赶紧扯出金箍棒,变做碗口粗细,来战巨蟒。悟空上蹿下跳,不但要防着被巨蟒的巨口咬住,还要防着不被它粗壮的身子缠起来,忙得不可开交。忽然,悟空发现巨蟒头上有一颗夜明珠,闪闪发光,再偷眼一看,只见魔礼青在一旁手舞足蹈、张牙舞爪地比画。
 
悟空立刻明白了魔礼青就是靠那颗夜明珠操控那只巨蟒的。巨蟒一口咬来,悟空往旁边一闪,一纵身骑在了巨蟒的后背上,又爬上它头顶。巨蟒拼命地挣扎,要把悟空甩下来。悟空死死地抓住那颗夜明珠不放,双手一用力,就把那颗夜明珠抠了下来。
 
没有了夜明珠,那条巨蟒立刻变成一条死蛇,软软地瘫倒在地。魔礼青见了,搓着两手直跺脚,干着急却没办法。悟空笑嘻嘻地用金箍棒挑起死蛇,用力一甩,把它丢给魔礼青。魔礼青慌忙扛起那条死蛇,狼狈地和其他三位天王一起逃走了。
 
托塔天王见四大天王也打了败仗,慌忙派人回天庭向玉帝告急。
 
玉帝听说后,手捻胡须皱眉道:“十万天兵还捉不住一只妖猴,这可如何是好?”
 
来赴蟠桃会的观音菩萨说:“我保举一个人,本领不在那妖猴之下——”玉帝道:“菩萨请讲!”观音笑道:“此人住在灌江口。”玉帝道:“你是说我那外甥二郎真君?”观音点头笑道:“正是此人!他还有结义的梅山六兄弟帮忙。
 
”玉帝立即传旨,派人带了诏书和礼物到灌江口去请二郎神。
 
不一会儿,远处飘来了一团乌云,里面闪出手拿板斧、狼牙棒和护手双钩的梅山六兄弟。接着,蹿出一条天狗,乱咬乱叫。最后,天空中出现闪着寒光的三只眼睛,仿佛黑雾中打过一个闪电。来人正是二郎神,他全身披挂,手持一柄三尖两刃刀,威风凛凛。
 
悟空见了,不慌不忙地用金箍棒点指道:“来将通名!”
 
“俺乃玉帝派来的二郎真君,前来拿你!还不快乖乖服绑!”
 
悟空听了笑道:“俺听说玉皇大帝有个妹妹,思凡下界与凡人婚配,还生了一个儿子,想必就是你吧?”
 
二郎神喝道:“住口,看刀!”举起三尖两刃刀便刺。悟空也举起金箍棒相迎,两人就斗在了一处。二人大战了三百回合,仍不分胜负。二郎神暗自吃惊道:这妖猴果真好本事,就连我二郎真君也是将将打个平手,难怪十万天兵也奈何不了他! 
 
梅山六兄弟见二郎神胜不了孙悟空,纷纷围拢过来,举起兵器要帮忙。悟空一眼瞥见,使一个分身的法儿,变出六个孙悟空,各持一条金箍棒,正好敌住了梅山六兄弟。
 
这时,托塔天王挥动令旗,指挥天兵天将去捉花果山上的猴子。猴兵们抵挡不住,纷纷逃进洞里。悟空被二郎神缠住了,救援不得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儿们被杀得逃的逃,散的散,心里十分焦急。
 
悟空无心恋战,虚晃一棒,转身便走。二郎神大叫:“泼猴,哪里走!”在后面紧紧追赶。
 
悟空刚落到花果山上,就从地底下伸出无数的刀枪,来刺悟空。悟空又一飞冲天,头上却又出现一块云彩,里面暗藏着的许多天兵将刀尖向下,对准了他。悟空驾云往山前飞去,山前闪出一队天兵;悟空又向山后转去,埋伏在树林里的几员天将又一齐杀出。
 
悟空心想:这才叫“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”哪!玉帝老儿,你好歹毒!
 
忽然,悟空灵机一动,化作一只小麻雀,拍打着翅膀,若无其事地停在一根树枝上。
 
二郎神追着追着,忽然不见了悟空,天上地下搜寻了个遍,也没有发现他的踪影。二郎神一摸额头,睁开了双眉间的天眼,天眼放出一道金光,把地上的草木照得一清二楚。二郎神望见树枝上有一只小麻雀形迹可疑,不时地手搭凉棚向天上张望,心想:“哪有麻雀长手的?定是那猴子变的!我且不要惊动他,来个突然一击。”
 
想到这儿,二郎神摇身一变,化作一只老鹰,从天上向树枝俯冲下来。小麻雀早有防备,一下蹿出好远,老鹰一击扑了个空。小麻雀就和老鹰在天上打起来。老鹰虽然凶狠,但却没有小麻雀灵活,被它啄下几根羽毛来。
 
小麻雀飞到一条小河边,忽然钻下水去,变成一条小金鱼,混在鱼群里不见了。二郎神变回真身,用天眼往水里一照,只见一条小金鱼长着一张猴脸。二郎神心道:“这定又是那猴子变的,看我怎样来降他!”
 
想着,二郎神将身子一抖,变做一只鹭鸶,迈开两条长腿,伸着长脖子,把尖尖的长嘴插进水里,就来啄那条小金鱼。
 
小金鱼被鹭鸶追得无路可走,迅速蹿上了岸,变成一只小松鼠,趴在树枝上。鹭鸶也跟着上了岸,化作一条毒蛇,来咬小松鼠。
 
小松鼠又变成了一只仙鹤,伸着尖嘴来啄毒蛇。毒蛇被啄了两下后,变作一条狼狗,来咬仙鹤。仙鹤立刻变成一只豹子,来咬狼狗。
 
二郎神又从狼狗变成一头猛虎,将豹子按在爪下。猛虎正得意扬扬,豹子突然又化作一头雄狮,三拳两脚把猛虎打昏过去。
 
悟空嘻嘻一笑,乘机溜走了。二郎神被打得晕头转向,好半天才爬起来,却早已不见了悟空的踪影,气得哇哇大叫。
 
悟空来到半山腰的一片空地上,灵机一动,钻进土里变成一座土地庙:他用嘴巴当庙门,用牙齿当门扇,两只眼睛变做窗户,只有尾巴不好办,只好变成一根旗杆。
 
二郎神遍寻不到悟空的踪影,只好又飞上半空,睁开天眼,望见半山腰上有一座小庙。二郎神定睛一看,不禁嘿嘿冷笑道:“哪有把旗杆插在庙后面的?定是那猴子变的!”
 
二郎神落下云头,假装没有瞧破,他慢慢地转到土地庙后面,突然举起尖刀,朝着土地庙的窗户就戳。悟空一看不好,急忙用金箍棒架开,使了个隐身法,钻到空中不见了。 不见了悟空的踪影,托塔天王急忙取出照妖镜来查找。神光只那么一照,托塔天王就大叫一声:“不好!真君,那妖猴朝你的灌江口飞去了。”二郎神听了,向托塔天王一拱手,就急急地往家赶。
 
悟空来到灌江口,摇身一变,化作二郎神的模样,大摇大摆地走进供奉二郎神的庙里。众人都出来迎接。悟空大模大样地抬起屁股往二郎神的神位上一坐,抓起桌上的酒果就吃。
 
二郎神急急忙忙地赶回家,家人出来迎接。二郎神手握三尖两刃刀,问道:“刚才有个叫‘齐天大圣’的猴子来过没有?”家人惊奇地说:“‘齐天大圣’没有见,倒是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真君爷爷,在那里喝酒!”
 
二郎神听了大怒,挺起三尖两刃刀冲进庙里,只见一个假二郎神坐在神位上,一手拿水果,一手握酒壶,正吃得起劲儿。看见真二郎神进来了,假二郎神嘻嘻一笑,露出了悟空的本相,叫道:“二郎真君,这庙如今姓孙了!”
 
二郎神挺起三尖两刃刀就来刺悟空,悟空掏出金箍棒,往空中一晃,两人又斗在一处。
 
太上老君在天上看见了,对玉皇大帝说:“陛下,待贫道助二郎真君一臂之力。”玉帝好奇地问:“你用什么兵器?”太上老君笑道:“什么兵器也不用,只用一只小小的金钢镯!”说完,骑上青牛,从左臂上取下一只金光闪闪的钢圈,用力往空中一抛。
 
悟空正在聚精会神地与二郎神交战,丝毫没有防备。那只钢圈不偏不倚,正打中悟空的后脑勺。悟空眼前一黑,二郎神的哮天犬乘机扑上去,一口叼住悟空的右腿,将他拖倒。旁边的二郎神等就一拥而上,把悟空捆住了。
 
悟空被押回天庭,二郎神急忙去向玉帝报捷。
 
玉帝听了大喜,下令立刻把妖猴押到斩妖台,就地正法。
 
玉帝亲自监斩。他坐在高高的监斩台上,得意扬扬地说:“哼,胆大包天的妖猴,这下你明白了吧,这就是反抗朕的下场!”
 
悟空被一根粗大的铁链捆在柱子上,却笑嘻嘻地说:“嘿嘿,玉帝老儿,你可真有本事,对付俺一个还要暗地里使手段。俺倒要看看你能把俺怎么样!”
 
玉帝大怒道:“来人,给我速速处死!”
 
谁知过了一会儿,刀斧手却前来禀报:“启奏万岁,那妖猴的头就像钢铁一般硬,刀斧砍在上面,火星乱冒,却伤不了他一根毫毛,已经崩坏好几口刀了!”
 
玉帝气急败坏地说:“刀斧伤不了他,就将他乱箭射死!”
 
一会儿,弓箭手又来禀报:“启奏万岁,神箭像雨点一样射去,连柱子都射坏了,可那妖猴依然毫发无损,反而呼呼睡着了!”
 
玉帝咬牙切齿地说:“射不死他就用火烧,用雷劈!”
 
一时间,火神放出天火,雷公打下闪电。可是悟空依然挺立着,哈哈大笑道:“玉帝老儿,你还有什么手段?都给俺使出来吧!”
 
玉帝无可奈何地说:“唉!妖猴如此厉害难治,这便如何是好?”
 
太上老君眼珠一转,说:“万岁,一定是因为那妖猴偷吃了蟠桃仙酒,又偷吃了贫道的九转金丹,故而炼成了金刚不坏之身。贫道倒有个办法,请陛下应允我把他带回去,丢进我的八卦炉中,用文武火炼他七七四十九天,不怕他不化成灰烬!”
 
玉帝手捻胡须,点了点头。
 
太上老君把被铁链捆住的悟空带回自己的兜率宫,命道童打开八卦炉,把悟空头朝下丢进烧得通红的炉火里,然后用宝剑敲敲炉子,问道:“猴头,里面的滋味怎么样啊?”
 
不料悟空却在里面说:“嘿嘿,好凉快,好舒服!”
 
太上老君冷笑道:“你先别急,待会儿让你好好凉快,好好舒服!”说着掐起指头,念动口诀,向八卦炉里放出三昧真火。
 
要说这三昧真火,可比凡火不同,就连石头遇上了也要化成灰。太上老君还怕悟空死得不够快,又吩咐道童说:“给我使劲扇火!”
 
这样过了七七四十九天,太上老君敲敲八卦炉,朝里面问道:“猴头,这回还舒服吗?”
 
等了半天没人答应,太上老君哈哈大笑说:“徒儿们,妖猴已经化为灰烬,赶快收火开炉!”道童就用火葫芦收了三昧真火,按动机关,打开八卦炉。
 
太上老君朝里面望去,只见里面有两颗珠子闪闪发光。他嘻嘻地笑道:“没想到已将妖猴炼成两粒仙丹!”说着,笑眯眯地伸手进去捡仙丹。不料他的手指却被一排白森森的牙齿咬住,疼得大叫一声,一屁股坐倒。八卦炉里猛地蹿出满身烟灰的悟空来,两只眼睛闪闪放光,原来,悟空竟在这八卦炉里炼成了“火眼金睛”。
 
悟空一脚蹬翻八卦炉,两膀一用力,挣断已经烧脆了的铁链,又从耳朵里掏出金箍棒,在空中一晃。太上老君吓得趴在地上直叫:“大圣,大圣……”
 
悟空没心思理他,一个筋斗翻出天外,去找玉帝算账。他挥舞着金箍棒打过了南天门,又一路打上了凌霄宝殿。殿前的武士和天兵天将都上来围攻悟空。悟空毫无惧意,把身形一晃,变成三头六臂,抡起三条金箍棒,舞得呼呼生风,谁也不敢近前。
 
玉皇大帝在宝殿上见天兵天将都不是悟空的对手,急忙叫道:“快去请西天如来佛祖!”
 
如来早已算出天宫有难,带上阿傩、迦叶两位尊者,眨眼工夫,就来到大殿前。
 
悟空被他拦住了去路,大怒道:“你是何人?快快闪开!莫挡俺坐那玉帝老儿的宝位!”
 
如来不紧不慢地说:“你有什么本事?竟敢来夺玉皇大帝的宝位!”
 
悟空左手叉腰,右手把金箍棒往台阶上一戳,大声说:“俗话说,‘皇帝轮流做,明年到我家。’玉帝的宝座谁有本事谁坐!”
 
如来问:“这么说,你的本事不小了?”
 
悟空双手抱在胸前,自信满满地说:“那当然,俺老孙的手段可多着呢!七十二般变化不在话下,单是一个筋斗,就能飞出十万八千里。俺有这等本事,凭什么不能坐玉帝的宝位?”
 
如来听了,微微一笑道:“人都说你筋斗云打得远,我却不信!你敢不敢和我打个赌?”
 
“不信?赌什么?”悟空问。
 
如来笑眯眯地摊开手掌,对他说:“我赌你一个筋斗翻不出我这手心!”
 
悟空心想:这和尚好傻,俺老孙的一个筋斗就能打出十万八千里,他那巴掌总共不过一尺见方,怎会飞不出去?
 
于是悟空叉腰说道:“好,俺就跟你赌一回!若是你输了,怎样?”
 
如来道:“若是我输了,就劝说玉帝将宝座让给你!”
 
悟空一听,瞪着眼睛说:“此话当真?你能做得玉帝的主吗?”
 
如来点头道:“做得,做得。”
 
“好!”悟空一纵身,跃上如来的掌心,叫一声:“你看清楚了,俺老孙去也!”说着,一个筋斗飞了出去。如来见了,只是点头微笑。
 
悟空飞了半天,但见眼前云雾缭绕,前面五根硕大的、肉红色的柱子。悟空按下云头,上去摸一摸,还是温温的,心想:莫不是俺一个筋斗打得太远,已经飞到天边了?他转身刚要回去,又一想不行,得留下一个凭据,免得那和尚赖账!
 
于是,悟空拔下一根毫毛,变做一支毛笔,伸出舌头舔湿了笔头,在其中一根柱子上歪歪扭扭地写下了几个大字:“齐天大圣到此一游!”写完忽然有些尿急,就把笔一丢,脱下裤子,在那柱子底下撒了泡猴尿,然后又一个筋斗翻了回来。
 
悟空见了如来,得意扬扬地道:“胖和尚,你可要说话算话!俺已经飞到天边又飞回来了,还在撑天的柱子上留下了一句话,不信可以随俺老孙前去察看!”
 
如来笑道:“不用看,你这只爱撒尿的猴子,还没翻出我的手掌心呢!”悟空回头一看,见自己写的那几个字原来都在如来的中指上,下面还有一泡猴尿,不禁自言自语道:“有这等事!难道他有未卜先知的本领?待俺前去察看一番再说。”说着,就驾起筋斗云想飞走。如来把手掌向下一翻,五根手指化作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座山峰,叫做“五行山”,将悟空压在山下。悟空挣扎着想爬起来,顶得五行山裂开了一条大缝。 
 
千里眼看见了,慌忙将此事禀报玉帝。玉帝抬眼看看如来,如来一挥手,镇定地说:“大家不要慌,我自有办法。”说着亲手写了一道法帖,让阿傩尊者贴在山的裂缝处。阿傩尊者手捧着如来的法帖,将它贴在五行山的裂缝处。
 
说也奇怪,那两边的大山又慢慢地合拢起来,原先裂缝的痕迹竟一点都找不到了。
 
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,只露出一个头和一条手臂,半点儿动弹不得。他饿了,当地的土地公公就喂给他铁丸子吃;渴了,就给他喝熔化的铜汁。
 
暂且不提悟空在五行山下如何受苦,先说玉帝见彻底制伏了妖猴,当下吩咐手下散仙摆下龙肝凤髓、仙酒蟠桃,招待捉妖有功的如来佛祖,并且大宴群臣。王母也命月里嫦娥带领众仙女翩翩起舞,天兵天将们个个开怀畅饮,举杯庆贺。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