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回【大闹蟠桃会】

悟空一个筋斗飞出九霄云外,只见远处出现了一座座宫殿,在阳光的映照下,一片金碧辉煌,空中不时有仙鹤和仙女飞过。悟空飞过了一道白玉石拱桥,来到一座大门前,门口两座玉石麒麟从口中喷出两道清泉。门上面写着三个大字:“南天门”!
 
这时一队天兵天将手持长枪,拦住了悟空的去路,大喊道:“站住,干什么的?”悟空落下云头,嘻嘻笑道:“是你们玉帝请俺来的,怎么不放我进去?”天将说:“哪里来的妖猴,信口胡说!”说着,举起长枪对准了悟空。悟空从耳朵里掏出金箍棒,在空中一晃,就要动手!
 
太白金星及时赶到,气喘吁吁地说:“且慢动手!”悟空收住金箍棒,喝问道:“老头儿,你怎么哄俺老孙?不是说玉帝请俺上天,他们怎么不放我进去?”太白金星赔笑说:“你是新来的,他们不认识你!”又转过脸去对天将说:“这位是玉帝请来的下界仙人,还不快闪开!”
 
天将这才退在一边。太白金星说:“上仙请!”带着悟空进了南天门。
 
太白金星把悟空领到一座气势恢弘的大殿前,悟空抬眼一看,只见匾额上写着“凌霄宝殿”四个大字。太白金星说:“上仙请在此稍候,我进去通报!”说完就驾起祥云,上殿去了。悟空岂是闲得住的人?他一猫身,也随着太白金星上了宝殿。
 
太白金星上了殿,启奏道:“陛下,孙悟空带到!”玉帝说:“宣他上殿!”传令官向外喊道:“玉帝有旨,宣孙悟空上殿……”喊了老半天,都不见有人答应。
 
其实悟空早已来到殿上,只是因为他身材矮小,天神都没注意到他。悟空见两旁站着许多高大的天神,文官、武将都垂手站立,目不斜视。他天性喜动,于是拽拽这个的袍袖,扯扯那个的腰带,摸摸这位的盔甲,又摇摇那位的宝剑。
 
天神们都不理他。最后,悟空爬到一名天将的背上,搔搔他的胳肢窝。天将强忍住笑。悟空又爬到他的脸上,扯他的胡须。那天将实在忍不住了,一把将悟空抓下来,扔在地上,大叫:“妖猴在此!”悟空躺在地上哈哈大笑,满地打滚。
 
托塔天王大声喝道:“大胆,见了玉帝,还不快跪下!”
 
悟空听他这么说,故意站起来两手往胸前一抱,挺立在原地。
 
托塔天王气得吹胡子瞪眼。太白金星赶紧过来打圆场道:“启奏陛下,孙悟空乃下界仙人,不懂天上的规矩!”
 
玉帝抬一下眼皮道:“免去朝见!武曲星君,查一查有没有空余的官职给他!”武曲星君取出文册,太白金星凑过去悄悄地说:“给他个最小的!”武曲星君便道:“启奏陛下,御马间尚缺正堂管事一名!”玉帝一挥手说:“就封他为‘弼马温’,掌管御马间,下殿去吧。”
 
悟空却站在那里不动。太白金星过来说:“玉帝封你为‘弼马温’,还不快领旨谢恩!”悟空道:“‘弼马温’是多大的官?”太白金星竖起大拇指说:“‘弼马温’啊,是这里最大的官了,当了‘弼马温’,那御马间的上千匹骏马,就都归你管了,还不快谢恩!”悟空听了,这才欢喜地向玉帝拱拱手,下殿去了。
 
太白金星随悟空一起下了大殿,命人取过猩红的官服和乌纱帽,伺候悟空穿上。悟空顽皮,立即撅下两个帽翅插在太白金星头上。太白金星慌忙摇手说:“大仙不要耍笑!”悟空玩闹了一会儿,才告辞去了。
 
悟空来到御马间,属下的官员拿来骏马的名册禀报:“请弼马温查看御马!”悟空把名册丢在一边,径直来到马棚,只见上千匹骏马都被拴在马棚里,不得自由,有的在低声地哀鸣。
 
悟空见了大怒道:“哪有人这样管马的!”就上前将拴马的缰绳扯断。那些天马高兴得乱叫乱跳,撒欢儿地奔跑。悟空跨上其中一匹跑了一程,只觉风驰电掣,畅快无比!悟空爱马,又变出一片雨云,下了一场大雨。天马都高兴地在云彩做的浴盆里打滚,痛快地洗了一个澡!悟空见天马洗舒服了,就收了变化,轻轻地抚摸它们。
 
忽然,有属下来禀报:“马天君前来查看!”悟空道:“什么马天君、牛天君,不去理他!”
 
马天君在门外等了半天,不见人影,怒道:“新来的弼马温在哪里?怎么不来参见?”说着,大踏步地就往里走。
 
悟空见有人进来,用手点指:“你是什么人,怎敢擅闯御马间?”马天君大笑说:“你这个猴头,玉帝派我来管你,你还不乖乖地服管?哈哈,哈哈……”
 
悟空道:“玉帝命我为‘弼马温’,怎么还派人来管我?”他一把抓过左右的随从问:“弼马温可是这里最大的?”
 
那随从为难地回答说:“是这里最小的。小到没有品级了,就是个养马的头儿!”悟空大怒,一把揪下官帽,扔在地上,骂道:“好你个金星老儿,竟敢哄俺上天,给玉帝养马!”
 
马天君哈哈大笑说:“养马已经是抬举你了,要按我的意思,就该收降了你这妖猴!”悟空一听气得拽下官服,扔在他脸上。马天君被裹在官服里,挨了一顿拳打脚踢,吓得连滚带爬地逃走了。
 
悟空还不解气,又扯出金箍棒,把御马间打了个稀巴烂,这才驾起筋斗云,向花果山飞去。看守南天门的兵将想要阻拦,也被悟空一顿棍棒打得四散奔逃。
 
这天,玉帝正在早朝,有天兵慌慌张张地进来禀报:“报——启禀玉帝,大事不好!那新来的弼马温打伤了马天君,捣毁了御马间,闯出了南天门,返回花果山去了!”
 
玉帝皱眉道:“妖猴竟敢如此大胆……”旁边千里眼、顺风耳跪下道:“启奏陛下,那孙悟空回去后又在花果山竖起了一面大旗,自称‘齐天大圣’!”
 
玉帝大怒:“大胆妖猴,竟敢自称‘齐天大圣’!李天王,朕命你带领天兵天将前去捉拿,不得有误!”托塔天王李靖叉手道:“末将遵命!”便带上自己的三儿子哪吒和神将巨灵神,率领天兵天将下界。到了花果山上空,李靖叫道:“巨灵神,我命你先去挑战!”巨灵神应道:“得令!”便杀上山来。
 
悟空正在饮酒,有猴兵前来禀报:“报——大王,天上下来一个妖怪!”
 
悟空全身披挂,手持金箍棒道:“孩儿们,你们暂且到山洞里躲避,看俺老孙前去迎敌!”
 
巨灵神按下云头,落在花果山上。他足有十余丈高,大树在他身旁,显得像小草一样。他手持两把宣花巨斧,大喝道:“逃跑的弼马温在哪里?”悟空把金箍棒往地上一戳,叫道:“俺老孙在此!”
 
巨灵神找了半天,没有见到人,低头一看,哈哈大笑道:“泼猴,就凭你也敢自称‘齐天大圣’?我劝你还是乖乖地服绑,免得我动手!”
 
悟空用金箍棒点指:“呔!你是哪里来的毛神?敢在这里说大话!”巨灵神说:“我是玉帝驾下的巨灵神,你还不乖乖地跟我回去认罪?”
 
悟空大声说:“回去告诉你那玉帝老儿,他若答应俺老孙的这个称号便罢;如若不然,俺老孙定要打上凌霄宝殿!”
 
巨灵神大怒,举起巨斧来砍悟空。可是悟空身材矮小,身法又灵活,巨灵神怎么也砍不到。巨灵神又收起巨斧,抬脚来踩悟空。悟空一纵身,就从他的两腿之间钻了过去。巨灵神转身不便,又拿悟空没办法,气得哇哇大叫。
 
忽然,巨灵神一个转身,两手往地上一按,把悟空压在手掌下。他笑嘻嘻地收拢双手,再慢慢地摊开手掌,却是空空如也。原来悟空早钻到地下躲过去了。
 
巨灵神大怒,抬起屁股就往地上坐,想用大屁股压死悟空。悟空说:“老孙不跟你玩了!”说着掏出金箍棒,在巨灵神的屁股和后背上狠狠地打了几棍子。巨灵神吃不住疼,一手捂着后腰,一手提着两把大斧,龇牙咧嘴地逃回天上去了。
 
哪吒在云里看见了,大叫一声:“妖猴休要猖狂,哪吒三太子来也!”说着手挺一杆火尖枪,脚踩两只风火轮,杀将下来。
 
悟空用金箍棒架住哪吒的火尖枪,笑道:“你是哪里来的娃娃,胎毛没退,乳臭未干,我劝你还是快回去,免得俺老孙弄伤了你!” 
 
哪吒大喝一声:“大胆,看枪!”举枪就刺。悟空一看,这一枪来得又准又狠,知道他比刚才的巨灵神厉害多了,于是也不敢怠慢,举起手中的金箍棒相迎,两人斗在了一处。
 
打了三十个回合,哪吒忽然身形一晃,身体猛长到几层楼那么高,再找悟空,却看不见了。哪吒哈哈大笑,不料被人从身后按了按脑袋,回头一看,悟空已经长得像山一样高了。
 
哪吒大怒,喊一声:“变!”就变做三头六臂,手拿斩妖剑、砍妖刀、缚妖索、降妖杵(chǔ)、绣球和火轮六般兵器来打悟空。悟空笑道:“这小孩儿倒也有些手段!”于是也喝一声:“变!”霎时也变出三头六臂,手拿三条金箍棒,和哪吒战作一团。
 
悟空见一时难以取胜,就使出分身法,变出一个假悟空跟哪吒对打,自己跳到一边,跷着腿笑嘻嘻地观战。哪吒和假悟空斗了几回合,忽然放出风火轮来烧他。假悟空立刻现出原形——原来是悟空的一根毫毛——被烧成了灰烬。
 
托塔天王在天上见了,哈哈大笑,哪吒也洋洋得意,以为获胜,可以收兵回去了,于是唤回风火轮。悟空灵机一动,摇身也变做一只风火轮,混在里面向哪吒滚来。
 
哪吒看见有三只风火轮向他滚来,分不清哪只是假的,就选了两只架上去,脚上立刻烧起了一个大燎泡。原来其中一只风火轮正是悟空变的。
 
哪吒疼得驾不了云,一瘸一拐地回天上去了。托塔天王没办法,只得带着败军回去复命。
 
悟空指着天上哈哈大笑,猴兵们也从山洞里钻出来,欢呼胜利。托塔天王回到天上,向玉帝禀报道:“那妖猴神通广大,请陛下加派天兵,臣愿领兵再去捉拿!”
 
玉帝手捻胡须说:“这么多兵将还抓不住他,还要派兵?”
 
太白金星出班跪倒说:“启奏陛下,这次的事都怪马天君太急躁。依老臣之见,不如就给那妖猴一个‘齐天大圣’的空号,把他养在天上,严加管束,一旦有事,也好就地擒拿!”
 
托塔天王道:“招安,招安,又是你那老一套!天庭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!”
 
太白金星笑道:“总比损兵折将的好!”
 
玉帝说:“好了,二位不要争了!就按金星的意思办吧。”
 
太白金星施礼道:“老臣领旨。” 
 
于是,太白金星带上玉帝亲笔写的诏书,出了南天门,驾起祥云,又一路往花果山而来。
 
太白金星落下云头,早有埋伏的猴兵捉住他就要打。太白金星赶紧摇手道:“且慢动手,我有话要对你们大王说!”猴兵吵嚷道:“你又有什么鬼把戏,还嫌上一次害得我们大王不够惨吗?”
 
悟空听到争吵,叫道:“把他带过来!”
 
众猴兵推推搡搡,把太白金星押到悟空面前。悟空笑道:“老头,你又想耍什么花招?”
 
太白金星赶紧分辩道:“不是耍花招!上一次是马天君冒犯了大王,玉帝已经处罚了他!”
 
悟空道:“罚得好!早该这样。你这次来有什么事?”
 
太白金星手捧诏书笑眯眯地说:“玉帝已经下旨,封你为‘齐天大圣’!”
 
悟空道:“俺本来就是‘齐天大圣’!谁要他封?你远道而来辛苦了,吃几个水果解解渴吧。”说着,伸手递给太白金星一只桃子。
 
太白金星接过来,咬了一口,笑道:“你这花果山上的桃子倒也香甜!”旁边的小猴子说:“那当然,我们花果山的桃子是最好的!”
 
“最好的?恐怕未必吧。”太白金星说,“你们没有尝过天上的桃子吧?每一个都有椰子大小,又香又脆,又甜又多汁,咬一口在嘴里呀,那味道……真是没法形容!”
 
悟空天生最爱吃桃子,立刻咽了口唾沫,问道:“你说的桃子在哪儿有?”
 
太白金星摇头晃脑道:“这世上可没有,只有天上才有。大王,你还不上去看看?玉帝正要命你掌管那座桃园呢!”
 
悟空一听,来了精神,问道:“此话当真?”
 
太白金星说:“这还能有假,诏书我都带来了!”
 
悟空拿过诏书一看,上面果然有“齐天大圣”四个字,也没心思细看,立刻说:“好,俺老孙再信你一次!走!”
 
小猴们急得叫嚷起来,说:“大王,我们也要去,我们也要去!”
 
“好,好。”悟空安慰他们道,“俺先上去看看,要真像他说的那样好,就接你们一同去!”
 
“好,好!”小猴子们又欢呼起来。
 
悟空驾起筋斗云,随太白金星回到天上,见了玉帝。玉帝说:“孙悟空,朕封你为‘齐天大圣’,掌管蟠桃园,下殿去吧。”太白金星在一边提醒道:“这回可是真的大官,赶紧谢恩吧!”悟空这才高兴地向玉帝拱拱手。
 
太白金星把悟空带到蟠桃园门口,对他说:“这座桃园是王母娘娘每次举办蟠桃会设宴用的,如今就交给你掌管了!”悟空满意地点头道:“嗯,嗯。”
 
太白金星叫道:“土地!”就见地上冒起一阵青烟,钻出一个白胡子小老头儿来,向太白金星施礼道:“不知金星驾到,小神有失远迎!”
 
太白金星说:“这位是‘齐天大圣’,玉帝命他来看管桃园,你领大圣去查看一下。”
 
土地公公说:“是,大圣请跟我来!”
 
悟空向太白金星告辞了,就跟着土地公公来到桃园。悟空放眼望去,只见眼前一片粉红色的桃林,望也望不到边。
 
悟空摸了摸脑袋道:“乖乖!竟有这么大!”
 
土地公公笑道:“大圣,这里有三片桃林,共有桃树三千六百棵。眼前的这一片桃林,共有一千二百棵,三千年一开花,三千年一结果。人若吃了,可以体健身轻,乘云升天。”
 
土地公公带着悟空继续往前走,说:“大圣,这片桃林,共有一千二百棵,六千年一开花,六千年一结果。人若吃了,可以长生不老,得道成仙。”
 
他们又往前走,眼前的这片桃林比前面两片的桃子结得更丰硕。土地公公又说:“大圣,眼前的这片桃林,共有一千二百棵……”
 
悟空捂住他的嘴说:“知道了,知道了!九千年一开花,九千年一结果。”土地公公点点头,悟空放开手说:“你好啰唆!去忙你的事吧,俺老孙自己慢慢查看!”说着,就一纵身跳进桃林里不见了。“
 
大圣,大圣!”土地公公喊道,“我还没说完呢!九千年一开花,九千年一结果。人吃了,可以与天地齐寿,与日月同长……”终于喊完了,也不管悟空听见没有,又钻进土里不见了。
 
悟空钻进桃林,看到满树硕大的仙桃,馋得口水都流了下来。他纵身蹿上一棵桃树,坐在一根树枝上,伸手摘下一只仙桃,咬在嘴里,果然又香又甜。悟空欢喜得不得了,两手捧着椰子大小的仙桃,不一会儿就啃光了。
 
悟空把桃核丢在地上,又摘下另一只来吃。这样一只接着一只,不一会儿,地上就堆了十几颗桃核。悟空吃饱了,打个饱嗝,把自己变小了,又摘下一片桃叶盖在身上当被子在树上睡下了,很快就打起呼噜来。
 
这时,桃园门外响起一阵轻脆的欢笑声。原来王母知道桃子熟了,派七仙女前来采摘。土地公公见她们就要进园,连忙拦住她们说:“各位仙子请留步!今年比往年不同,玉帝派来一个齐天大圣看管桃园,我得先去禀报一声。”
 
红衣仙女说:“什么齐天大圣?没听说过。我们奉王母之命前来采桃,谁敢阻拦?姐妹们,不理他,咱们走!”说着,一闪身溜了进去。其他六位仙女也都跟了进去,土地公公伸手去拦,却一个也没拦住。
 
七仙女直奔九千年的桃林而来。进了林子一看,橙衣仙女说:“这桃子怎么好像少了许多?”绿衣仙女说:“别管那么多,快摘桃子吧。”七位仙女就动手摘了起来。
 
忽然,黄衣仙女叫道:“姐妹们快来,这里有大桃儿!”她碰巧掀起了悟空盖在身上的树叶,悟空被惊醒,翻身跳下树来,用手点指:“呔!你们是什么人?竟敢来偷桃儿!”
 
七位仙女吓了一跳,绿衣仙女说:“我们是奉王母之命,前来采摘桃子的。”
 
悟空笑道:“原来如此。我来问你,王母要你们采桃子做什么用?”青衣仙女说:“王母要开蟠桃会,用仙桃宴请众仙。”
 
“啊,”悟空笑着说,“请的都有哪路神仙,说来听听!”
 
蓝衣仙女说:“请的可多了,有太上老君、南海观音、五百罗汉……”紫衣仙女把话头接过来说:“还有上八洞神仙、中八洞神仙、下八洞神仙!天上的神仙都请了,就连下界的东海龙王也……”
 
悟空越听越气,急道:“怎么没有俺‘齐天大圣’的名字?”
 
红衣仙女听了,“扑哧”一声笑出来,说:“什么齐天大圣?没听说过。一个毛脸的猴头,想参加蟠桃会,真是痴心妄想!”悟空大怒,从耳朵里取出
金箍棒就要打。红衣仙女一见,连忙说道:“姐妹们,我们走!”说着就要腾身飞起。悟空忙使了个定身法,将那些仙女都定在原地,一动不能动。
 
悟空驾起筋斗云,直奔瑶池。忽见赤脚大仙驾云而来,悟空按下云头问道:“赤脚大仙,这么急急忙忙地到哪里去?”赤脚大仙说:“王母娘娘召开蟠桃会,你不知道?”悟空眼珠一转,扯个谎道:“怎会不知?王母知道俺老孙的筋斗云快,特地命俺老孙通知众仙,一会儿先到凌霄宝殿演礼。”
 
赤脚大仙信以为真,拱手说:“多谢,多谢!”转身向凌霄宝殿飞去了。
 
悟空支走了赤脚大仙,独自驾云来到瑶池,只见花园里有一片荷花池,池中开满各种奇花异草。此时还没有客人到来,小桥上和天空中,数不清的男女杂役正在运送酒果,布置酒宴。悟空藏在云头里一看,桌上摆放的尽是山珍海味、奇珍异果,有许多连见都没见过。
 
忽然,悟空闻见一阵酒香,顺着香气飘来的方向望去,只见两个力士正用力抬着一个酒缸。悟空拔下一撮毫毛,吹一口气,那些毫毛就变成无数只瞌睡虫,钻进杂役们的鼻孔里。杂役们一个个伸着懒腰,打个哈欠,便七倒八歪地倒在地上睡着了。
 
悟空高兴地拍手大笑道:“王母,你设宴不请俺老孙,俺老孙就自己先吃个够!”说着,他按下云头,大模大样地坐在玉帝的宝座上,大吃起来,又自斟自饮道:“玉帝,倒酒!王母,上茶!”悟空没喝过仙酒,打开盖子闻了闻,只觉得芳香扑鼻。悟空馋了,掀开盖子往嘴里倒了一大口,辣得差点没吐出来!可是他越喝越爱喝,不知不觉就醉了。
 
悟空心想:这么多好东西偏偏孩儿们吃不着,索性把剩下的都带回去,一点儿也不给他们留!想到这儿,他又拔下一根毫毛,吹口仙气,把它变做一只大口袋,将酒果一股脑儿都装了进去。然后,悟空系上袋口,把口袋扛在肩上,驾起筋斗云,歪歪扭扭地离开了瑶池。
 
悟空背着口袋,摇摇晃晃地来到一个地方,睁眼一看,原来是一座道观,只见匾额上写着:“兜率宫”。悟空心想:俺明明是要回花果山,怎么却跑到太上老君的家里来了?既然来了,索性进去耍耍!于是他上前叩打门环,喊了半天也没人答应。原来太上老君接到赤脚大仙的报信,已经去凌霄宝殿报到了。
 
悟空见门锁着,摇身变成一只小虫从门缝里爬了进去。悟空东看看,西转转,不知不觉来到了太上老君炼丹的丹房。悟空扫视了一遍屋子,见木架上摆放着几只葫芦,便随手取下一只,摇了摇,里面有声音。
 
悟空拔下葫芦口里的塞子,将葫芦对着手心里一倒,倒出两粒金丹。悟空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放在嘴里嚼一嚼,又脆又香,索性多倒出来一些,大把大把地抓着吃。约摸吃了大半葫芦,悟空才打个饱嗝,拍拍肚皮,心满意足地扛起布口袋,驾起筋斗云返回花果山去了。
 
小猴们看见大王回来了,高兴得又叫又跳。悟空按下云头,欢喜地说:“孩儿们,俺老孙回来了!这是俺从天上给你们带回来的仙酒和仙果,大家都来尝尝,吃完之后就可以长生不老了!”说着,打开布口袋,从里面飞出无数的仙酒和仙果。小猴们又吃又喝,个个欢喜得不得了。
 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