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回【神猴出世】

话说从前很古的时候,世界分为四个大洲,分别是:东胜神洲,西牛贺洲,南赡部洲和北俱芦洲。

在东胜神洲,有一个傲来国。在离傲来国二三百里靠近海边的地方,有一座风景秀丽的花果山。山上长满了各种水果,有桃子,有香蕉,有西瓜,还有菠萝……这里还住着许多小动物,有松鼠,有猴子,有大象,还有一群梅花鹿……

就在这座花果山靠海的地方有一块礁石,整天接受风吹浪打,感受天地日月之精华,天长日久就有了灵性。有一天,一个浪打来,这块石头忽然裂开了一条缝,里面露出一个石头蛋来。又过了五百年,只听一声巨响,这个石头蛋裂开了,从里面蹦出一只石猴来。

这只石猴揉揉眼睛,慢慢地睁开,看着周围的世界。啊!碧海蓝天,绿树森林,多漂亮呀!石猴欢喜地活动活动胳膊腿,就从礁石上爬下来,蹦蹦跳跳地来到森林里。

一路上,他看到小兔子一蹦一跳地从他面前跑过,小鸟在树上唧唧喳喳地唱歌,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样地新奇。石猴来到一条小溪边,在清澈的河水中看到自己的倒影,刚开始吓了一跳,一下子跑开了。后来他又小心翼翼地回到河边,仔细地看着水里的倒影。慢慢地,他终于明白了:原来这就是自己的样子!

石猴在水边玩闹了一会儿,觉得肚子有些饿了,就跑到树林里去摘野果。忽然,他发现有一群跟自己长得一样的家伙正看着他。石猴也不躲开,只是有些纳闷儿地站在原地不动。有几只胆大的猴子慢慢地靠近他,问道:“你从哪儿来呀?”

石猴指指海边礁石的方向说:“我从那边来。”猴子又问:“那你到哪儿去呀?”石猴又指指果树的方向说:“我要到那儿去!”猴子说:“太好了,我们也要去那儿,你跟我们一起走吧!”石猴说:“好!”大家没过几天就混熟了。

有一天,猴子们在河边玩耍。一只猴子忽然问:“你们说,这河水是从哪儿来的?”猴子们抬起头来看看说:“我们顺着河到上游去看看源头不就知道了?”“好,走!”猴子们就欢欢喜喜地顺着小河往上游走。

爬到半山腰,只听水流的声音越来越响。转过一个山口,一幅壮丽的图画出现在眼前,只见猴子们对面的悬崖上,一条巨大的瀑布垂直落下,足有几十丈高,溅起白腾腾的水汽,轰鸣声震耳欲聋。

一只猴子指着瀑布说:“那里面会有什么呢?”另一只说:“你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?”那只说:“你怎么不进去呢?”又一只猴子说:“水这么大,谁敢进去?”这时,一只老猴走过来说:“谁能进得去又出得来,我们就拜他为王,大家说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猴子们大声回应,可是谁也不敢进去。这时,那只石猴站出来说:“让我试试!”说着,他一闭眼,纵身跳进瀑布,消失在一片白茫茫的水雾里。

石猴双脚落了地,抖了抖身上的水珠,睁眼一看,眼前是一片奇异的景象:原来瀑布的里面是一个山洞,地上干干的,一滴水也没有。山洞里摆放着许多石桌石椅、石锅石灶,不知是什么时候什么人留下的。

洞口还立了一块石碑,上面写着:“
花果山福地,水帘洞洞天。”


 
石猴看了心里欢喜,就在里面玩耍起来。外面的猴子们等了半天,不见石猴出来,都以为他被水淹死了。

过了一会儿,石猴玩累了,又钻出水帘来。猴子们见他安然无恙,都围过来问:“里面什么样?”石猴抹了把脸说:“水帘后面有一个山洞,有趣得很,大家都跟我进去看看!”说着,他带了几个胆大的猴子先钻了进去。其他的猴子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也都跟着进去了。

进到洞里一看,果真和石猴说的一样有趣。猴子们高兴得又蹦又跳,攀着藤条荡起秋千来。石猴躺在石床上,高兴得拍手。玩闹了一会儿,石猴忽然安静下来,问道:“你们刚才说,谁能进得去又出得来,就拜他为大王,还算不算话?”

老猴领着众猴说:“当然算话。”石猴问:“那还不快来参见大王?”老猴连忙领着众猴跪在地上,齐声说:“参见大王!”石猴哈哈大笑道:“大家都起来吧。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!”猴子们正欢呼雀跃,忽然,有只猴子一歪脑袋,咽气了。

石猴问:“他怎么了?”一只小猴子过去摸摸那只猴子的鼻子
说:“报告大王,他没气了。”石猴问:“怎么叫没气了?”老猴过来说:“没气了就是死了。”石猴又问:“怎么会死了?”老猴说:“生老病死谁都免不了,我们也难免有这一天啊!”猴子们听了,都神情哀伤。

石猴也闷闷不乐,说:“怎么才能不死?”老猴说:“要想长生不老,除非神仙才有办法!”石猴问:“神仙在哪里?”老猴说:“听说在海那边的南赡部洲。”石猴又问:“离这里有多远?”老猴说:“不知几万里。”石猴说:“为了我们的子孙们能长生不死,不管有多远,我都要去!”

第二天,猴子们七手八脚地扎了一个木筏子,又采来许多野果,放进木筏里。石猴在腰上围了一条树叶编成的草裙,就出发了。

他独自在大海上漂泊了好几个月。一天,终于看到陆地了,石猴撑着木筏上了岸,沙滩上正有一个耍把式卖艺的人,周围围了一群人看热闹。石猴见他武艺高强,就走过去问道:“你是神仙吗?”那人听了,哈哈大笑说:“什么?神仙?神仙住在那边的山里。”石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,只见远处有一座青山,山上云雾缭绕。

看热闹的人见到一只毛绒绒的猴子会说话,吓得一哄而散,衣物掉落一地。石猴从地上捡起两件衣服穿了,向卖艺人道了谢,就往山里走去。

进到山里,一路苍松翠柏,流水潺潺。石猴走着走着,听见远处传来一阵歌声:“相逢处,非仙即道……”一个樵夫担着柴从山上下来。石猴上前去作揖道:“老神仙,给您行礼了!”樵夫放下柴担看了看他,笑道:“你叫我什么?老神仙?我可不敢当。”

石猴说:“你要不是神仙,怎么会唱神仙的歌呢?”樵夫笑笑说:“这个啊,是山上的老道教我的。他是不是神仙我不知道,可也和神仙差不多!”石猴听了高兴地问:“他住在什么地方?”樵夫道:“你顺着山路一直往山上走到头,看见一座洞府就是了。”说完,又挑起柴担下山去了。

石猴顺着山路往上走,果然在路的尽头见到一座洞府,旁边立着一块石碑,上面写着:“灵台方寸山,斜月三星洞。”

石猴忽然感到有些饿了,就跳上一棵松树去摘树枝上的松子吃。这时,洞府的门开了,走出来一个俊秀的小童,向两边张望着说:“是谁在此吵闹?”石猴赶紧跳下树来,上前说道:“是我。”那小童吓了一跳,问:“你是哪里来的?来干什么?”石猴说:“我是从很远很远的海那边来的,是来拜师学艺的。”
 
这时从里面传出一个浑厚的声音:“让他进来吧。”小童把嘴一撅,说:“师父叫你进去,跟我来吧。”石猴跟着小童进了洞府,只见一个白胡子老头坐在高台上面,两边垂手站立着许多小道,都在听他讲经说道。
 
石猴上前行了个礼说:“老神仙,您好!”那小童说:“这是我们菩提老祖,还不快跪下!”祖师挥挥手说:“算了算了。我问你,你是哪里人氏?来此干什么?”石猴双手合十道:“弟子是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人氏,是来求仙学道的。”
 
不料祖师听了发怒道:“来人,给我轰出去!”两边的小道过来拉着石猴就往外走。石猴挣扎着大声说:“放开我,我真是从那儿来的!”祖师一挥拂尘道:“放开他——你说是东胜神洲人,那东胜神洲离此万里之遥,中间又隔着茫茫大海,你一个人怎么来的?”
 
石猴毕恭毕敬地说:“弟子乘坐木筏,一路漂洋过海到此。”祖师点头道:“哦,那你姓什么,叫什么?”石猴想了想说:“弟子无父无母,无名无姓。”祖师又摇头道:“胡说,每个人都有父母,你怎么会没有?”
 
石猴说:“不瞒祖师说,弟子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。求祖师赐我一个名字吧!”祖师说:“你站起来走两步我看看。”石猴拐呀拐地走了两步,祖师说:“看你走路,像个吃松果的猢狲,我从你身上取姓,就姓孙吧。”石猴高兴地说:“多谢祖师!”
 
祖师又问:“你不远万里地来这里,究竟是为了什么?”石猴说:“弟子是来求仙学艺的。”祖师哈哈一笑,说:“看你如此诚心,我就收下你了。起来吧!”石猴高兴地说:“多谢祖师!”祖师想了想又说:“有了姓,还得有个名字。我的徒弟排到你是‘悟’字辈,就叫你悟空吧。”
 
“悟空,孙悟空!太好了,我有名字了!我有名字了……”悟空高兴得又蹦又跳。不料祖师却把脸一沉,说:“悟空,你既然入了我的门,就要守我的规矩;不然,我就要惩治你。你听见了吗?”悟空赶紧说:“弟子知道了。”祖师点头说:“嗯,你下去吧。”
 
从此,悟空就留在了洞府里,整天跟着祖师谈经说道,练习武艺。
 
转眼过了六七年。这天,祖师又把徒弟们召集在一起,给他们讲经说道。不一会儿,只见悟空在那里手舞足蹈起来。祖师沉下脸来,问道:“悟空,你又在做什么?”悟空听了,赶紧坐好道:“弟子听到妙处,忍不住手舞足蹈起来。”
 
祖师问:“悟空,你来这里几年了?”悟空说:“弟子不知道年月,只记得山上的桃花开了七次,又谢了七次,结的果子也被我饱饱地吃了七回了。”祖师说:“来了七年了,你想学一些什么本事呢?”
 
悟空说:“弟子想学长生不老的本事!”祖师道:“那我教你打坐参禅,怎么样?”
 
悟空问:“可得长生吗?”祖师摇摇头,说:“不能。”“不学,不学。”
 
祖师问:“那我教你求神问卦的本事,如何?”
 
悟空问:“可得长生吗?”祖师说:“不能。”“不学,不学。”
 
祖师又问:“那我教你排兵布阵的本领,总该行了吧?”
 
悟空又问:“可得长生吗?”祖师有些不耐烦地说:“不能。”“那不学,不学!”悟空摇着手说。
 
祖师大怒,骂道:“你这泼猴,这也不学,那也不学,该打!”说着,抄起手边的铁戒尺,朝悟空的手心用力地打了三下,然后背着手走了。
 
徒弟们都埋怨悟空道:“都怪你这猴子,惹师父生气了。你看,课也不讲完就走了!”悟空做个鬼脸道:“去去去,你们懂什么?”那些徒弟听了,都生气地一甩袖子走了。
 
悟空自己掰着手指头琢磨:“打三下,背着手……”忽然,他好像明白了什么,哈哈大笑。
 
这天夜里,悟空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。等到三更天,悟空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,悄悄来到祖师的房间。祖师正侧着身子面朝里睡觉,悟空不敢惊动,轻手轻脚地走到床前跪下。 
 
过了一会儿,祖师翻了个身,发现悟空跪在地上,就说:“半夜三更的你不睡觉,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?”悟空道:“是师父您叫我来的!”祖师故意问道:“怎么是我叫你来的?”
 
悟空道:“打三下,是叫我三更天没人的时候来;背着手,是叫我从后门进来。弟子不敢违抗师父的命令!”祖师听了哈哈大笑,披衣坐起来道:“你这个猢狲呀,的确聪明!这也是你与我有缘,为师就教你一些真功夫!”
 
悟空一听,赶紧磕头道:“弟子多谢师父!”祖师笑着说:“呵呵,起来吧。长生不老算得了什么?我这里有两种法术:一种是三十六般变化,一种是七十二般变化。你愿意学哪一种啊?”
 
悟空又跪下磕头道:“弟子愿学多的。”
 
祖师点头道:“好,为师就把七十二般变化的本事传授给你。你可要用心研习,不可偷懒!”
 
悟空道:“请师父放心!”
 
祖师道:“你附耳上来。”
 
祖师低声把法术的口诀告诉了悟空,并嘱咐他说:“这件事天知地知、你知我知,要是让别人知道了,我就要赶你出门,听清楚了吗?”
 
悟空道:“弟子一定严守秘密,不让外人知道。”
 
祖师点头道:“嗯,你去吧。”
 
悟空拜谢了师父,转身出去了。
 
从此,悟空一有空闲,就悄悄地躲到没人的地方练习师父传授的七十二般变化。
 
又过了三年,悟空已把七十二般变化的法门掌握得精熟了。
 
一天,祖师把悟空叫到僻静之处,问他道:“为师教给你的七十二般变化练习得怎样了?”悟空道:“弟子这就演练一回给师父看,请师父指教!”说完,悟空便变化了一回。祖师手捻胡须,点头笑道:“不错,不错!你腾云驾雾的本事又练得怎样了?”
 
悟空道:“弟子已能腾云驾雾了!”说着打了个筋斗,腾身飞起,在半空中打了个盘旋,又连翻了几个跟头,最后落下来。
 
祖师看了,哈哈大笑道:“你离地不过五六丈,来去不过二三里,这哪里算得上‘腾云’,顶多叫做‘爬云’!”“爬云?”
 
悟空问道,“那腾云是怎样?”
 
祖师道:“真正的‘腾云’,能直上九霄,日行万里,一日之间游遍九州四海。”
 
悟空听了,高兴得抓耳挠腮,赶紧跪下说:“求师父教我!”
 
祖师笑道:“好,今日为师心里高兴,索性就教你一个腾云驾雾的法儿。我见你行动之前都先打一个筋斗,就教你个‘筋斗云’吧。”
 
“一个筋斗能打多远?”悟空问道。
 
祖师缓缓地说:“十万八千里!”
 
“好,好!就学这个。”悟空高兴得手舞足蹈。
 
祖师又传授了悟空“筋斗云”的口诀,悟空跪在地上拜谢。
 
一天,悟空和师兄弟们在一起切磋武艺。他看看这个的空手碎砖,撇撇嘴;瞧瞧那个的轻功,又摇摇头。有一个师弟不服气,过来说:“悟空,都说师父把看家的本事教给了你,你倒是露两手,也叫大家开开眼呀!”
 
悟空笑道:“这有何难?你说,要我做什么呢?”师弟说:“我看,就变棵松树吧。”
 
“好,你等着!”只见悟空右手一叉腰,左手往旁边一指,喊一声:“变!”果然变成了一棵松树,挺立在地上。
 
师兄弟们看了,不由得喊了一声:“好!悟空师弟好本事呀!”
 
悟空听了,洋洋得意,又变回了真身。师兄弟们不住地拍手叫好。
 
喧哗声早惊动了正在午睡的祖师。祖师摇着拂尘走出来问:“你们吵什么?”众徒弟都乖乖地站在一旁,说:“师父,徒弟们在看悟空师弟显本事!”祖师听了,沉下脸说:“悟空,我教你七十二般变化,是叫你拿来卖弄的吗?”
 
悟空赶紧跪在地上说:“师父,弟子知道错了,请师父责罚!”
 
祖师叹了口气说:“唉,我也不罚你,你走吧。”
 
“是,”悟空站起来刚走了两步,又停下来问道:“师父,您让我上哪里去?”
 
祖师缓缓地说:“从哪里来,就回哪里去……”
 
悟空这下急了,跪下磕头说:“师父,您要赶我走?”
 
祖师说:“不是我赶你走,是你我师徒缘分已尽!”
 
悟空抱住祖师的腿说:“师父,弟子深受您的大恩,还没有来得及报答,您怎么就忍心?”
 
祖师哈哈大笑道:“说什么报答不报答,你将来惹出祸来,不要连累我,就谢天谢地了!”
 
悟空又叩头道:“师父放心,弟子一人做事一人当,绝不敢连累师父!”
 
祖师道:“很好,很好!你听着,下山以后要多做善事。倘若用我教给你的本事为非作歹,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,为师也决不放过你!你去吧……”说完,转身进洞府去了。
 
悟空含着泪,向师父的背影磕了三个响头,然后一纵身驾起筋斗云,返回花果山去。
 
这次可与去时不同,一眨眼的工夫,就已越过了千山万水,来到花果山水帘洞上空。悟空按下云头,叫一声:“孩儿们,我回来了!”
 
半天却不见有人答应。过了一会儿,一只老猴探头探脑地看了一会儿,说:“真是大王回来了!”这才带着一群小猴前来拜见。
 
悟空一看,这些猴子一个个衣衫褴褛的,忙问:“我不在这些年,家里出什么事了?”
 
老猴走过来说:“大王,自从您走后,不知从哪里来了一群妖怪,占了我们的洞府,我们打不过他们!”
 
“哦?他们是什么来头?”悟空问。
 
老猴说:“为首的一个叫‘混世魔王’!”
 
悟空听了大怒,问道:“那妖怪现在哪里?”
 
老猴说:“正在咱们的水帘洞里饮酒作乐。”
 
悟空听了,险些气炸肚皮,一招手说:“孩儿们,跟我来!找他们算账去!”那些小猴子便都跟着叫嚷起来。
 
悟空率猴子们来到水帘洞,果真见一个青面獠牙的妖怪坐在石床上,旁边有小妖在为他倒酒。
 
悟空指着那妖怪大骂:“你是哪里来的妖怪?竟敢欺负我儿孙、强占我洞府!”那妖怪看了悟空一眼,哈哈大笑道:“就你这么个猢狲,还不够我塞牙缝的。识相的快滚开!”
 
悟空大怒,叫道:“呔!叫你知道爷爷的厉害!”说着,跳过去举拳便打。
 
那妖怪一把推开小妖,举起桌上的九环刀就来砍悟空。悟空一低头,轻轻巧巧地躲过了,顺手在妖怪右肋上狠狠一拳。那妖怪承受不住,口吐鲜血,倒在地上蹬了两下腿,就不动了。
 
小妖们见大王死了,一哄而散。
 
悟空领着众猴子重新占领了水帘洞。
 
老猴走过来说:“大王,这些年你都去了哪里?可把我们给想坏了!”
 
悟空道:“我也想你们呀!我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,在那里遇到了一位老神仙,老神仙还给我取了个名字。”
 
老猴问道:“哦?叫什么?”悟空道:“姓孙,叫孙悟空。”老猴道:“大王姓孙,那我们也姓孙!”
 
悟空笑道:“好好,咱们是一家孙,一窝孙!”
 
“好,好……”小猴子们都欢叫起来。
 
花果山又欢乐热闹起来。
 
过了几天,悟空突然想起一件事,对老猴说:“我想,要想不受别人欺负,光我一人会武艺不行,你们也都要学武!”
 
老猴道:“大王,要学武艺得有兵器呀!”
 
悟空道:“说得是,这附近可有兵器?”
 
老猴说:“附近可没有,不过我年轻的时候,曾被捉到傲来国,那里有铁匠打的兵器。”
 
悟空道:“好,你们在家里等着,我去去就来!”说着,打了个筋斗来到傲来国上空。悟空往下一看,只见在一个兵营里,木架上摆放着几百件兵器,刀枪棍棒样样都有。悟空心下欢喜,就鼓起腮从空中往下吹了一口气,忽然刮起大风,吹得人睁不开眼。
 
悟空又从脖后拔下一撮毫毛,吹了口气,叫声:“变!”只见那些毫毛变成无数只小猴,到地上搬起那些兵器就走。过了一会儿,风停了,人们睁眼看时,架上的兵器全不见了。
 
悟空回到花果山,把兵器发给大小猴子,教他们武艺,又选了一名通臂猿当队长,让他带领众猴子日夜操练。
 
一天,猴兵们操练完毕,通臂猿队长对悟空说:“大王您今天高兴,也让我们见识见识您的武艺吧!”
 
悟空道:“好,把我的九环刀抬过来。”几个小猴子将九环刀抬了过来,悟空握刀在手,在场中飞快地舞起来。猴兵们只看到一团刀影,根本见不到悟空,不住地叫好。
 
悟空一时性起,用力大了点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那口九环刀便断成了两截。众猴兵都愣住了,悟空把手里的半截断刀往地上一摔,说:“扫兴!可惜没有一件称手的兵器!”
 
通臂猿队长走过来说:“大王,不知您水里可去得?”
 
悟空道:“俺老孙上天入地,无所不能,怎么去不得!”
 
“那就好,”通臂猿队长接着说,“咱们这水帘洞地下,直通东海龙宫。那龙王富有四海,什么宝贝没有?大王只要去向他借一两件来使,不就行了?”
 
悟空道:“好,你们在家等着,俺去去就来!”说着就一纵身跳进水里,不见了踪影。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